第127章 (一更)

上一章:第126章 下一章:第128章 (二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到底也是见过风浪的,太阁楼大掌柜很快回过神,爽快道:“不曾想能尝到孟老板的手艺,岂有不准,需要什么食材尽管说,这边请。”

在一旁看着孟初晞下厨的掌柜的目瞪口呆,从没想到一个生意人还能做这出一手好菜,看她翻炒颠勺的动作,行云流水,简直让他叹为观止。

尤其是这爆炒后的香味扑鼻而来,简单的炒鸡蛋就让人觉得馋虫上翻。

周清梧在一边帮着打下手,除了青椒炒蛋,另一道菜孟初晞选择了剁椒鱼头,刚好就用她们带来的新鲜剁椒。

周清梧手脚利落地把鱼头卸下来,去掉鱼牙后一分为二,姜葱蒜很快就备齐了,看得掌柜的叹为观止。

孟初晞这么大方自在的做菜已经让他意外了,可是那个在她身边不能说话的内敛安静姑娘,在一旁同样毫不扭捏地替她准备食材,似乎根本没觉得这件事是多么让人惊讶的。

这看上去就是在家中做饭,完全想不到她们是为了上门让他和她们合作去卖一种食材。

约摸一炷香时间,剁椒鱼头便做好了,两道菜摆在他面前时,孟初晞擦着手解下身前的围裙道:“献丑了,掌柜的试一试。”

摆上桌的菜色泽上的确十分诱人,不仅如此,那剁椒鱼头里的那股鲜咸微辣的香味亦是格外的特别。

掌柜的先试了下中规中矩的炒蛋,孟初晞手艺很好,鸡蛋炒的鲜嫩味道很好,不过作为一个经营太阁楼的大掌柜,他也是个老饕,立刻品出了鸡蛋中淡淡的辣味,舌尖些许灼热感,有些刺痛,但是不得不说口感很新奇。

然后孟初晞递给他一碗米饭:“配上米饭试试。”

掌柜的夹了一块辣椒放进嘴里仔细品尝,那种辛辣感浓郁了不少可是味道出乎意料好,再吃一口米饭惊为天人。

他脸上依旧不动声色又去尝了口剁椒鱼头。剁椒的鲜咸和辣味把鱼的腥味彻底祛除,而且鱼肉鲜嫩中透着辣味,吃起来比单纯加生姜增添辣味的鱼口感要丰富多了。

“掌柜可以加一些这红油辣汤,吃起来会更好。”一直没说话的周清梧突然开口让掌柜地惊了一跳。

看他这反应孟初晞忍不住笑道:“我家清梧会说话了,都忘记告诉您了。”

这话的语气开心又骄傲,再加上那个满是亲昵的我家清梧,听得周清梧直想捂脸,心里又甜又羞。自她会说话以来,每每遇到熟人惊诧时,孟初晞都是一句我家清梧会说话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家里的孩子能开口了,让周清梧哭笑不得,又暗自欢喜。

而孟初晞这话也逗乐了掌柜的,他哈哈笑着说了句:“恭喜恭喜,是大好事。”

说罢按着周清梧说的尝了口米饭,顿时连连点头:“绝了,绝了!”

最后的结局毋庸置疑,太阁楼很快就让掌勺师傅好好研究新菜品,最先推出的便是这青椒炒蛋,青椒肉丝和剁椒鱼头。

送过去第一批辣椒后,最开始品尝时客人还跟犹豫,结果适应辣味后越吃越上瘾,当天菜品便被卖空。太阁楼这些新菜色引得客人赞不绝口,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出了名。

掌柜的直接安排牛车上桑园收辣椒,孟初晞这一片辣椒园根本供不应求。

留着做种子的辣椒不能再卖了,产量有限,以至于太阁楼带辣椒的菜品限量供应,生意依旧火爆的不行。

当下江阴县对这新奇的辣椒议论纷纷,只可惜这江阴除了孟初晞的桑园根本就没有辣椒可买,一时间价格堪比城中珍馐价格。

孟初晞留了一批种子继续种,辣椒这个季节可以种到九十月份,完全够第二批。至于种子她会卖给一些菜农和专门嗅到商机的商人,当然价格她定的不低。

虽然辣椒并不属于她一个人,但眼下能吃的起辣椒的家境都殷实,而孟初晞去如今需要本钱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这笔钱她不得不挣。

她和周清梧商量,第一年定然是囤货居奇,等到来年,辣椒她便会分给普通农家让他们去种。这种在后世如此普通却备受人喜爱的美食是几代人积累的宝藏,从中得利已经是投机取巧,孟初晞不想把它变成富人炫耀享乐的珍馐。食物本就应该是让人幸福,这种幸福还是尽可能多让普通人也能享受。

周清梧听了只是笑着点头,她的初晞从没让她失望过。

自此孟初晞在整个江阴又再次名声大噪,许多酒楼纷纷高价预定辣椒,这种新奇的调味品,才初初显露它丰富作用的冰山一角,就已经征服了食客。

而这效益也是毋庸置疑,甚至比她们第一次养蚕收入更多。

而随着时间推移,这批新蚕已经开始了,这个时节乃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也是蚕病高发季节,因此孟初晞要比往日忙碌许多。

但是即使忙碌,孟初晞都会抽空给周清梧她们做顿饭,闲暇时节带着她们去附近搜寻一些她们不知道的野菜,这样的日子充实却幸福。

只是这种平静祥和终究是在这个七月的傍晚被打破了。

当天孟初晞去了江阴和一个商户商谈作坊纺麻的单子,恰逢周清梧月事来的第一天,因为前一天睡觉受了凉,这次来的时候尤为不舒服。

因此这一天孟初晞都有些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结束了,回去时她买了红糖和姜准备去给周清梧熬红糖姜茶。

当她提着纸包回到家时,看着院门开着,里面两个穿着短打的家丁站在院门口,而且都是生面孔,顿时握紧了手中的绳子。

心里有一瞬间的慌乱,顾不得等两人对她行礼,她大步跨进去走到了大堂,看到坐在太师椅上的华服老者时她目光凝了一下,他果然还是来了。

这眼神停留的很短,孟初晞又极快地看了眼一边的周清梧,她脸色不大好,不知道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因为面前的老人说了什么话。

安抚地看了她一眼,孟初晞这才一步步上前站在了老人,也就是孟闲庭面前。已经六十七岁的老人有些干瘦,眼窝深陷,但是那双眼睛依旧充满了力量,眼神在察觉到孟初晞回来时波动的厉害,但现在已经是如老鹰一般锐利,满是审视和打量。

“见了我便是这般么?在这个穷乡僻壤和乡野之人待久了连礼数和规矩都丢了吗?”有些不满的声音满是讽刺,从而很容易让人忽略有些关切和担忧的眼神。

孟初晞看着这个和自己爷爷长得一般无二的老人,有些恍惚,喃喃道:“爷爷。”只是叫完这两个字她就清醒了过来,虽然这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个和她爷爷长得一模一样的老者和她爷爷却是截然不同,她的爷爷不会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

看一边偷听的周念安气得直咬牙的模样,孟初晞也是皱了下眉,淡声道:“没想到您会突然来青阳镇,所以一时间未能反应过来,是我的不是,和别人不相干。至于青阳,民风淳朴,礼数也周全,清梧和念安应该没有对爷爷有什么失礼之处。”

她话说的不卑不亢,可是字里行间都是在维护周清梧,让孟闲庭有些不满。

“呵,我为什么突然来这里你不明白吗?你的伤势,怎么样了?”虽然因为孟初晞对周清梧的维护而生气,但是到底是这么久没见,又想到她两次重伤死里逃生,心里又气又疼,强忍了怒气,眼神不住往她身上瞥,略显生硬地问道。

孟初晞心里乱的很,面对孟闲庭和面对孟初暄的感觉不同,这记忆深处留下的敬畏和怨恨还有这和她记忆中慈爱睿智的爷爷一样面容,让孟初晞对这个原身爷爷的感情格外复杂。她有些分不清哪些是她的感觉,哪些是原主的。

“让您担心了,已经痊愈了。”

“既然痊愈了为什么还留在这里不回去,你知不知道你失踪这些日子里爷爷是寝食难安?”所以明明年纪大了,天气又热不适合长途跋涉,他还是让肖达带他来了。

“让您担心,是我的不孝,但是眼下我不能不管这里的一切就跟着姐姐回去,离家时我留的那封信中,我已经很详细和您说了我的打算。即便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那些事我依旧没想改变。”

“没想改变?你说你不想接手家业,可是却跑到这么一个小镇中自己经营小营生,早出晚归不说又没有得力的人帮你,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看了眼周清梧意有所指,胸口不断起伏。他实在难以理解孟初晞为什么要这般做,他手放在拐棍上杵了半晌,另一只指着周清梧,沉声逼问孟初晞:“是为了她们,还是为了你姐姐?”

孟初晞微微上前挡在了周清梧身前,神色平静:“我喜欢这样简单的生活,孟家我不想要,也要不了。姐姐能力心性比我都合适,爷爷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为什么非要逼得我们走到如今这步田地呢?”

“你是在教训我?”孟闲庭气得吹直敲拐棍,肖达在一边忙给他顺气,对着孟初晞道:“小姐,老爷一路奔波十分遭罪,您就别再惹他生气了,和我们回去吧。”

孟闲庭喘着气又在那拿眼神瞟孟初晞,看她沉默着不说话,继续道:“我知道你重感情,这位周姑娘救了你是你的恩人,理应好好报答。但是,你是我孟家嫡小姐,我绝对不允许你和她共侍一夫。之前说你失忆了,我可以理解,但是现在你想起来了,难道还要委屈自己?而且这婚事我不接受,你立刻把他叫回来,写和离书,然后跟我回青州。”

孟初晞心头那种窒息一般的压抑感腾腾往上涌,她努力摒弃之前原主记忆中的怨意才冷静下来,心平气和道:“我是不记得许多事了,可我只是忘了不是傻了,即使想起来了,这决定我也从没后悔过。我知晓您的想法,可是我是个人我有感情,有取舍,有想要追求的东西。如果您认为我选择的可以这么轻易抛弃掉,那您给我的一切,我的确可以接受,但同样也会轻易抛弃掉,所以请恕我难以从命。”

孟闲庭从没想到她如此能言善辩,当下被说的哑口无言,有些恼羞成怒。

而就在孟闲庭又要爆发时,孟初晞有些疲倦道:“爷爷舟车劳顿一定累了,我们现在先不争论这些,先让您好好休息我们好么?肖叔,客栈住处安排好了么,随行也有人照应吧?”

“回小姐,我都安排好了您放心。”

孟初晞话中的贴心让孟闲庭怒火平息了不少,以往的孟初晞脾气其实有些像他,又倔又犟,话不投机时任性又不服软,总是闹得不欢而散。而今天她的表现让孟闲庭觉得有些惊讶,他的这个孙女,成熟懂事了许多。

他也清楚孟初晞的脾气,想让她这么轻易低头是不可能的,便只能从长计议。

“爷爷,我送您过去吧。”毕竟是原身的爷爷又和自己爷爷生得一样,孟初晞也做不到冷漠。况且周清梧不舒服,有他在她更是难以自在。

孟闲庭冷哼一声站起身,在肖达搀扶下准备走。

孟初晞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周念安,低声叮嘱:“先让清梧姐姐休息,我很快回来。”

说罢孟初晞伸手偷偷捏了一下周清梧的手,这才转身离开。

屋外孟闲庭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她们的院子:“这院子太小了,布局也小家子气,简陋的很,你住这也不觉得难过。这段时日为外面还没受够苦么?”

他没有遮掩的意思,因此周清梧和周念安也听的一清二楚,不过随后便是孟初晞的声音:“这里自然入不了您老人家的法眼,但是于我而言却是最好的,并未受苦,反而很幸福。”

次次都被孟初晞不软不硬地顶回来,孟闲庭很不开心,不过见了孙女还是心安更多,并没有发作。

送孟闲庭到客栈后,孟初晞没准备多留,看得孟闲庭一肚子气:“这么久没见了,你这就准备离开,不知道陪我老头子说会话吗?”

孟初晞微微行了一礼:“爷爷现在心情不畅,我怕再惹您生气,还是先回避。爷爷您先休息,肖叔,你照顾好他。明日一早,我就过来陪您用早膳。”

她现在也是无奈,她对孟闲庭并不是全无感情,可是却也不可能真的把他当爷爷,出于对长辈的尊敬有些礼数不能缺,但是也不知道他和周清梧说了什么,今天周清梧本来就不舒服,她担心的很,不能丢她一个人在家。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26章 下一章:第128章 (二更)
热门: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 总裁QQ爱 彷徨之刃 死亡草 锦桐李桐姜焕璋 罗杰疑案 主角对我因爱生恨后我穿回来了(快穿) 为了恰饭我决心成为美貌人妻 诡案追踪2 横滨第一重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