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上一章:第124章 下一章:第12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今天这顿饭周清梧准备自己亲手做,晚上鱼市那边刚好送来了几尾鱼,其中有两条野生鲫鱼,可以用来清蒸,这次回家辣椒已经结了不少,周清梧带了一些回来。

中午做道清蒸鲫鱼,做一道西湖莼菜羹,另外这季节蔬菜都出来了,周清梧想着孟初晞要吃的清淡一点,就再来一份苦瓜炒蛋。

周清梧做饭孟初晞自然闲不住,一回来她就把周清梧买回来的鸡拿了一半炖汤,又吩咐下人出去买了块火腿,西湖莼菜羹少不了鸡胸肉和火腿,熬好的高汤也是这道菜一大亮点。

话说周念安来家里几个月了,还没机会试试辣椒,周清梧在做清蒸鲫鱼时便切了青椒圈放在里面。

葱切开后横着卷起来切成细丝,待会儿清蒸鱼做好放在上面装饰,又香又好看。

重头戏是西湖莼菜羹,无论是莼菜还是配菜都值得期待。

熬好的鸡汤留着备用,把煮好的鸡肉撕成鸡丝,再把火腿切成丝煮熟。

莼菜的处理尤为重要,时间过短过长都会导致色香味受损,莼菜焯水后颜色就由原来的暗黄色变为翠绿色,把调好味的鸡汤浇在莼菜上,摆上鸡丝和火腿,就可以了。

周清梧把这道莼菜羹一摆上来周念安就忍不住哇了一声,勾芡后莼菜羹香滑诱人。其中莼菜翠绿,鸡白腿红,颜色上就尤为漂亮。

周清梧给孟初晞和周念安一人盛了一碗,“来尝一尝,看看好不好吃。”

孟初晞舀了一勺尝了尝,莼菜滑嫩清香,它本身带的胶质粘液让它口感格外独特,吃起来细柔滑嫩,清凉可口,而这汤也是鲜醇味美。

“好吃,难怪能让张翰当下弃官回家。”孟初晞感叹道。

周念安也很喜欢,喝了几口汤,抬头道:“是清梧姐姐手艺好好。”

孟初晞看了眼她,摇头笑道:“糟了,我都没念安会说话。”

周清梧白了她一眼,给她夹了一筷子苦瓜:“吃饭还嘴贫。”

孟初晞其实不喜欢苦瓜,虽然一直知道苦瓜是好东西,可是那一股去不掉的苦味实在是不好吃,当下看着碗里的苦瓜一脸苦相。

周清梧严肃道:“不许挑食,苦瓜吃了对身体好,念安都吃了。”

孟初晞也就是和她撒娇,除了折耳根和香菜她真吃不下去,其他的即使不喜欢,周清梧做了她都会吃的。

那道清蒸鲫鱼是周念安特别喜欢的,尤其是这个她从没见过的叫辣椒的东西,带着一股辛辣味,配上野生鲫鱼鲜嫩微甜的口感,没有一丝腥气,开胃可口。

这一顿午饭没有人在旁伺候,倒是呜呜坐在一边好好享受了下主人久违的投喂,乐得一直摇尾巴。

吃过饭周念安去书房看书写字去了,周清梧陪着孟初晞躺在院子里,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

合欢花开了许久了,时不时就有一两朵飘下来,孟初晞抬手接住了一朵,眯着眼看着树顶,周清梧安静陪着她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孟初晞扭过头看着她,半晌才轻声道:“是不是觉得这样的日子有些不真实?”

周清梧瞅了她一眼,接过她手里的合欢花,嗯了一声。随后微微叹了口气:“我突然很怀念在周家村的日子,即使日子没那么好,我也不会说话,可我很安心,因为没人能抢走你。”

孟初晞眉头轻轻一蹙,伸手握住她的手指:“现在也没有人可以抢走我。”

孟初晞说地慢而坚定,她思忖了下然后笑道:“其实只要不被他拿捏住,我们并不需要担心。孟家虽然家大业大,可也不是能一手遮天,现下有孟初暄愿意帮我们,我们的路会好走许多。”

周清梧神色越发不安:“现下我们最大的助力就是孟初暄,可是如果你坦白身份,孟初暄觉得我们在欺骗她,恼羞成怒,或者是把对孟初晞的愧疚感转成对你的恨意,那怎么办呢?”

孟初晞看着她微微一笑:“我明白的,这的确是一场豪赌,不过退一万步说,除非他们还想再杀我一次,不然能做的不过是断了我现下的发展。然而,青阳可不是青州,即使他们使手段,最坏不过我们桑园经营不下去了,但是该得到的我们依旧可以得到。”

说完她抬起身看着周清梧:“只要我们没分开,就可以从头来过。如果他当真赶尽杀绝,我们就私奔,带着念安呜呜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小村庄住下来,我们再从头来过,就过着在周家村时的日子,吃着粗茶淡饭,听着闲言碎语,依旧怡然自得,你说好不好?”

周清梧愣愣看着她,桑园发展到今天花了多少心血没有人比周清梧更清楚,孟初晞竟然考虑到那等地步了吗?

她喉咙有些发紧,伸手抱住她:“如果真到那地步,值得吗?”

孟初晞蹙了下眉:“什么值不值得?大富大贵从来不是我奢求的,和你在一起的幸福安稳是钱带不来的,你说,你就几天不在我身边我觉都睡不好,你要是离开我了,我该怎么过呢?”

周清梧噗嗤笑了起来,可是又有点想哭。孟初晞抱着她轻轻拍着:“你不用担心我们的结局,生同衾死同穴,这是命中注定的。我担心的只是这个过程会让你受伤害,所以需要谋划一个好的办法。”

在之前她从没想过她怎么莫名其妙来到大衍王朝的,可是受伤时她又想到了那幅画,她打量着眼前的人,心里倏然安定了。那幅画上的那个姑娘,和她怀里的分明是十分神似的。

可不就是命中注定,因为那幅画来到了这里遇到了周清梧。两个女人的合葬墓,想到那天博物馆听到的话她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想想有些古怪,但是不得不说她很喜欢,这也让她坚定了她们的结局,必然是生死不弃的。现下她还不打算告诉周清梧,毕竟这种预知未来的话她不敢多说,万一有了变数得不偿失,但是她要给周清梧信心。

周清梧吸了吸鼻子:“我不怕,只要你好好的,我们不分开,什么情况我都可以接受。”

在江宁府孟初晞足足待了二十多天这才启程回青阳镇的家中。罗武已经送完货回来了,桑园新吐的嫩芽已经开始长了出来,只等秋蚕新出了。

孟初晞伤好的差不多了,基本不会再疼了,那道伤口的血痂已经脱落,留下了半指长的粉嫩刀疤。

家中许久没有人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回到家周清梧就挽起袖子和周念安一起清扫,作为重伤初愈的伤员,孟初晞只能在一边看着。

“把他们留在那里没问题吗?”忙碌了半天终于清扫完毕,周清梧铺着床,想到肖达他们留下的人都被孟初晞发配到桑园干活去了,不由问道。

“没事的,况且他们虽然叫我小姐可不是真的全心听我的,带在身边自然不可能,但是要想他们乖乖留在江宁府也不大可能。索性让他们去桑园帮忙,也省得再去招短工。罗武不是说现在正好需要沤肥,除虫么?这么好的劳力不用,多浪费。”

周清梧失笑不已:“遇到你这么个小姐,他们估计叫苦不迭。”

“我看他们挺开心的,刚好黄豆也开始长了,让他们采一些豆荚送过来,我给你们做凉拌毛豆。”

周清梧一愣,“黄豆还没熟呢,现在就吃了吗?”

孟初晞点了点头:“我去看了,颗粒开始饱满了,可以吃了。新鲜的嫩黄豆夹,里面的黄豆还是青绿色的甜嫩可口用来凉拌,你们肯定喜欢。还有田边长了不少灰灰菜,明天去掐一点,可以用来蒸饭,很不错的。”

“都是往年闹饥荒才吃的野菜,你总能吃出新意。”灰灰菜周清梧却是知道,在遇到荒年没饭吃时,别说能吃的野菜,哪怕是草根树皮都能啃了吃。但是那个时候山穷水尽,有的吃就不错了,根本不会有人费心思去琢磨吃法,更没有油水盐巴,因此哪里会有人觉得野菜是好吃的。

孟初晞摇了摇头:“现下人们梦寐以求的是吃好,能吃白米饭就比杂粮饭强,大鱼大肉永远比素菜好,但是到了后世,生活水平大多很好,人们反而追求吃野菜,认为绿色健康,新意也多了。”

周清梧听得只觉得不可思议:“想象不到那种场景,你来这委屈你了。”想着孟初晞曾经描绘的世界,生活方便富足,有许多神奇的东西,现在来到大衍王朝,一切都是粗陋的,还有那么多潜在风险。

孟初晞伸手在她额头弹了一记:“又瞎想,我不是告诉过你么我在那里并不开心,虽然这里许多东西都比不上那里,但是这儿有你,比那什么都好。”

她说的认真,眼神缱绻温情,听得周清梧忍不住咬唇笑了起来,又不好意思看着她的眼睛,蹭过去埋在她怀里笑:“就会哄人。”

孟初晞抱着她,没说话,这怎么是哄呢,她觉得之前自己在世间唯一连接就是爷爷,爷爷去世她就像五根的浮萍,毫无着落,遇到了周清梧她才真正生根发芽,仿佛得到了新生。

翌日,孟初晞和周清梧去了桑园,七十多亩的桑园一眼看不到头,郁郁葱葱的桑叶翠绿喜人,风吹过绿浪翻腾,这片桑园已经成了青阳镇一大风景了。

孟初晞去的时候,孟家的人和桑园内的长工正在翻地,给桑树施肥。当初开春孟初晞就在桑园内种了绿豆和黑豆,旁边空着地里还种了不少黄豆,现在都已经挂满了豆荚。

罗武见她们来了忙吩咐妻子倒茶,孟初晞摆了摆手道:“不用麻烦了,你们忙就好,让他们帮着采一些黄豆荚就好了。”

“黄豆荚?”罗武有些愣,“东家,黄豆还嫩着呢。”

“她就爱折腾,没事的,摘一小筐就好了。”周清梧帮着应到。

罗武点了点头,跑去照做了。桑园旁边的小路边生了不少野草,其中就有孟初晞说的灰灰菜。

灰灰菜看着并不像可以吃的,叶子边缘不整齐有锯齿,背面有灰色粉末,因此看起来略带灰绿色,并不是寻常野菜那种青翠好看的模样。

但是灰灰菜还是一种药材,对人身体很有好处,用来蒸着吃凉拌吃都很好吃。

两人把灰灰菜顶端的嫩叶掐下来,带上采好的豆荚准备回家。临回去时,孟初晞把肖达和孟初暄留下的人都召集在了一起,看着他们孟初晞脸上带笑:“在这里可还适应?”

一群人忙点头:“回小姐,适应,适应。”

“最近辛苦你们帮忙了,工钱到时候还是和他们一样发,可能比不上在青州孟家的时候,但是也不会把你们拿来当苦力使。”

“小姐客气了,我们是孟家家仆,本就有月银,不敢再要工钱。”说话的男人约摸四十多岁,是肖达留下的那批人中资历最老的。

孟初晞随意道:“这并不冲突,拿着便是。如今姐姐和肖叔先回了青州,肯定是不放心这边,所以让你们护在我身边,让你们背井离乡也着实辛苦了。我伤好的差不多了,这里也一切顺利,所以给他们回信时只说一切安好便是,其他的事就不要让他们劳心劳力了。”

话说的很软,但是这批人留下来到底几分是保护几分是监视他们自己心知肚明,那孟初晞这一番话就颇为耐人寻味了。

还不等他们表忠心,孟初晞又继续道:“这次的事也让我明白了身边有一批值得信任的人有多么重要,你们跟着我在江宁府,等我伤好回去都论功行赏。家中主要产业便是桑蚕,如果你们有人善于比道,回去也能一展所长,可以好好学学。”

“是,小姐,我们一定好好干。您放心养伤,我们不会让老爷和大小姐他们担心。”

孟初晞这番话诱导的意思明显,在孟家所有人眼里,孟初晞必然是下一任家主,所以应该听谁的似乎不言而喻。

虽然有些不厚道,倒也是形势所迫。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24章 下一章:第126章
热门: 把酒话桑麻 蟑螂 北洋夜行记 咬上你指尖 杀人的花客 再见了,忍老师 前妻修罗场 异世之王者无双 寝台特急1-60秒障碍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