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上一章:第122章 (大修) 下一章:第12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对于孟初暄的回答,孟初晞有些许惊讶,但是却没多说什么,孟初旭罪有应得,即使孟初暄肯姑息养奸,她也要替原身讨个公道。

只是她大概能猜到孟初暄面临的困境,于是认真道:“我的伤要想能够长途跋涉回青州至少还需要一个多月,再加上途中的时间,等你回青州那也是两个月之后的事。爷爷能够把肖叔派过来,想必他并没有你预想的病得这般严重。他知晓我活着,定然是还指望着我回去接受你的事务,所以肯定会有所动作。我建议你先回去,至少不能让自己处于被动地位,爷爷年纪虽然大了,可是在孟家的威信可没有变过。”

孟初暄皱了皱眉,看着孟初晞。

孟初晞笑了笑毫不避讳她握住了周清梧的手,“姐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的确不想回去。至少此刻我是不会回去的。青州不是青阳镇,如果你没能取得主动权,我回到青州后,我有什么能力和爷爷抗衡。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我怎么会自投罗网。”

孟初暄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但是不得不说孟初晞考虑得一点都没错。如果冒然回去,就爷爷那性子,不知道会怎么对她们,至少孟初晞肯定没了自由。

“你这算盘打得当真好,这就是把我派回去打头阵,以后好给你撑腰是吧?”孟初暄口中这么说,但是心里其实有些开心的,至少在孟初晞心中她还是可以信任的。

至于孟初晞喜欢周清梧的事,她虽然没办法理解但是现在看着,她还是羡慕两个人之间那种彼此依赖彼此照顾的样子,让人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时这么的幸福。所以,她尊重孟初晞的选择,倒不是支持她们在一起,只是希望她能有选择权,而不是像过去的她们,什么都被爷爷安排着,那太可悲了。

“那好,我再待两天然后就回青州,手下的那些人也留给你。不过肖叔那边?”

“没事的,我会和他说。桑园都在这,我和清梧的家也在这,我们还能跑不成。”孟初晞微微一笑道。

孟初暄亦是笑了出来,不过有些事她还是要提前提醒孟初晞:“你和清梧的事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但是肖叔和爷爷远比我敏锐,迟早都会猜到的。”

周清梧虽然没见过那个所谓的孟家家主,可是从孟初暄两姐妹的遭遇中就能猜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族的一家之主,代表着绝对的权威和□□。他这么看中孟初晞,连她不接孟家都接受不了,如何能接受她喜欢一个女人不成亲生子。

想到这她还是有些忧虑,她不怕前路有阻挠,但是她害怕孟初晞受伤害。

孟初晞神色倒是平静:“我知道的,他不知道是最好的,如果知道了,我也有所准备,过程如何我不并不在意,我所要的是那个既定的结果,一日不成便一个月,一个月不成便一年。”

说这话时她把目光落在了周清梧身上,周清梧看着她的眼神心里又酸又甜,眼神温软但同样坚定。

孟初暄看得直摇头:“我觉得我说什么都是在看你们感情有多好,实话说我并不能理解你们,但是你们如果能一直这般坚持下去,我想了一下,也挺美好的。”

说完她自己笑了起来:“我大概疯了。”

周清梧和孟初晞对视一眼,轻声笑了起来。

肖达得知孟初暄准备回去时有些不赞同,孟初暄心里门清。肖达和老爷子是一条心,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希望自己回去坐镇。

“大小姐此行就是为了找小姐,如今找到了却不带她回去自己先行回家,到时候老爷恐怕会有别的想法,反而伤了你们之间的感情。”肖达希望她能改变主意。

孟初暄双眸微沉,脸色冷静:“青州分家最近又在挑事,趁我不在把桑园原本的几个老主顾全部揽到自己私人园子。不仅如此,孟家和朔州常家的货物往来一直都是主家在操持,其中利益肖叔你应该清楚,可是竟然让孟凡接了过去,而且李管事居然说他不好强硬拿回来。肖叔,爷爷还活着,孟家也还有人,但凡他们对孟家有一丝敬畏,对爷爷有一丝尊重,都不敢做到这地步。爷爷以为这是下我的面子,给我制造麻烦,却不知丢脸损失的都是他。”

肖达面色青红交加,但到底是老练的人,很快转过弯:“老爷身体不好这些事我从特意吩咐了不让他知晓,这些事我自然知道,所以已经在派人处理,那些跳梁小丑哪里犯得着大小姐和老爷亲自出手。”

孟初暄笑意薄凉:“原来如此,倒是我想多了。但是,到手的鸭子飞了,即使再抓回来,也少不得折了几根羽翼。回去的事我和初晞商量了,她伤势未痊愈,肯定不能舟车劳顿,我离开后会留一批人手在这里保护初晞。肖叔也不用担心,罪魁祸首爷爷已经知道了,处置了他,不会有人去害初晞了。倘若您不放心,可以留下来,但是得看初晞愿不愿意了。”

肖达只能应下,心里有些无奈,老爷看不上大小姐,却不知大小姐可比小姐心思多多了。尤其是如今接管孟家一年多,处理事情,言行举止越来越雷厉风行,就连他都算计不了她了。

老爷如今想折了她的羽翼给小姐做嫁衣,恐怕难了。更难的是,他看得很明显,小姐一点和大小姐争的心思都没有。

第二天一行人和孟初晞辞行,肖达留了随身的几个人,也准备回去了。他临行前道:“小姐留在这好好养伤,这些人任凭小姐差遣,等到回去将家中事处理好,我们亲自来接小姐归家。”

孟初晞点了点头,孟初暄看着她,凑过来轻声道:“下次来恐怕是爷爷亲自来了,知道了你还活着的消息,他精神好了很多,身体一日比一日好了。”

孟初晞点了点头:“我明白,你要记住孟家这么一个大家族,有些人也跟着腐朽了,虽然不能太过激进,但是有些人当去则去,不破不立,姐姐不用太过优柔寡断。”

孟初暄微微一愣,低头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看着一行人离开,孟初晞心里那份沉重感去了不少,可依旧不轻松。现下她又何尝不是骗孟初暄,现下她叫她姐姐,真相大白那日,她会有什么反应,孟初晞不得而知,这是她的业报,也是自己应该承受的。看看身边留的人,孟初晞又微不可察笑了笑,看来他们并不放心自己,现下走一步算一步了。

因为伤势的原因周清梧不打算带孟初晞回青阳,但是桑园不能不管,都丢给严家更说不过去,因此周清梧只能一再叮嘱留下来照顾孟初晞的丫鬟照顾好她,再把念安留下来陪孟初晞,自己先回去处理下桑园的事宜。

没有周清梧在孟初晞就有些兴趣缺缺,躺在院子里躺椅上时就在那看周清梧给她寻来的杂书,顺便教周念安念书。

周清梧回去已经是第四天了,今天天气还不错,六月已经有了暑气,但好在院子里有阴凉地,坐在这株合欢树下也颇为凉爽。

孟初晞吃罢午饭,给周念安讲了一篇《孟子》后,就让她自己在那写生字背书文去了。周念安颇为自律,因为长年流浪,她深知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因此让她背书写字她都格外认真。

孟初晞看着坐在那全神贯注写字的小姑娘,颇为欣慰。不过很快就有些蔫了,可惜周清梧不在,她会说话后孟初晞最喜欢的就是她的声音了,和她人一样软绵温润,特别可爱,尤其是念书给她听的时候,轻缓温润,很舒服。

想到这孟初晞低头看了眼手里的书卷,叹了口气,自己都能写一首闺怨了。

周念安听到了她的叹气声,停下笔笑道:“初晞姐姐是想清梧姐姐了吗?”

孟初晞看了她一眼,失笑道:“你哪来看出来我想她了?”

“哪哪儿都看出来了,自从清梧姐姐离开后,你每天都要叹好几次气。”周念安说得认真且不容反驳。

孟初晞被戳穿有些不自在,反问道:“记得我之前教过你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都几日没见清梧了,想也是正常不是,你不想她吗?”

周念安睁大眼睛摇头,小声道:“我可不敢想,不然初晞姐姐该吃醋了。”说完她晃了晃脑袋继续写字。

逗得孟初晞噗嗤笑出来:“小丫头,人小鬼大。”

她百无聊赖地躺着,很想起来走走。但是一个人还是不能下地,周念安小,她又不大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索性躺着继续看书。

没有周清梧在她睡觉也不安稳,看着书吹着院子里的微风颇为惬意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捏着书睡过去了。

周念安许久没听到书页翻动的声音,转头却发现她睡着了,于是蹑手蹑脚上前替她把手里的书拿了下来放在一边,继续看书守着她。

这一觉孟初晞睡得有些久,久到赶回来的周清梧到家了她还没醒。周念安看到周清梧眸子都亮了,颇为欣喜地站起身小声喊了句:“清梧姐姐,你可算回来了。”

周清梧笑了起来,跟在她身后一溜烟跑过来的却是呜呜,周念安立刻迎上去抱着呜呜,开心极了。

周清梧已经看到了躺在藤椅上的孟初晞,她今天穿了一身浅绿色衣衫,就这么躺在那,右手搭在胸前,长发披散着犹如泼墨。

下午的阳光把树叶的影子投射下来落在她身上,恰好风吹过,几朵粉红色毛茸茸的合欢花打着旋儿落在了她身上,惹得周清梧弯了眼睛。

周念安眸子转了转招呼着呜呜出去了,留下两个人在院子里。

周清梧看着四天没见的人,脸色红润看起来气色不错,就是眼底有淡淡的乌青,看来没睡好,嘴角两边梨涡浅笑,难怪睡得这么香。

伸手摸了摸她的手,风吹的微凉,再把合欢花从她身上捻掉放在一边,周清梧眼神越来温柔缠绵,痴痴盯着她。

天知道这几天她有多难熬,一想到孟初晞伤还没好一个人留在这,她就神思不定。总怕她逞强动了伤处,又怕她被别人照顾的不细致不好好吃东西,眼下回来了才踏实下来。

她低头看了看手中一捧栀子花,这个季节栀子花开的很好,开的路上恰好看到了路边一户人家种的栀子花,清幽的香味格外迷人。她记得孟初晞很喜欢栀子花和桂花的香味,便厚着颜讨了几朵。

那户人家朴素大方,直接给她折了几枝。轻手轻脚进了屋,寻了一个花瓶倒满水把栀子花放进去插好。洁白的花朵舒展开,还有许多花苞和绿色的枝叶又美又香。

做完这一切,她坐在一边伸手把孟初晞被风吹乱的发丝抚好,不过还是迟了些,有一些发丝飞到了她鼻头处惹得她打了个喷嚏。

周清梧脸色一变赶紧替她压着腹部伤口,但是睡着的人还是蹙眉疼醒了,睁开眼时迷迷糊糊的带着些疼意,便格外惹人心疼。

“伤口疼了吗?”孟初晞刀口好得慢,到现在已经十多天了,打喷嚏这种大动作还是会疼。

孟初晞睡得久了,所以醒来有些懵,听到耳边熟悉而焦急的问话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就愣愣看着眼前逐渐清晰起来的人。

脑袋转了半晌才吐出一个字:“香。”

“嗯?”周清梧一愣,看着她吸着鼻子有些茫然寻找的模样,把目光落在了桌上的栀子花上面,低低笑了起来。

她手上沾染了栀子花的香味,于是伸手过去:“是不是这个香?”

孟初晞嗅了嗅点了点头,但是人也逐渐清醒过来了。眸子里的迷蒙褪去,惊喜和欢喜涌了出来,她拽住她的手指:“清梧,你回来了啦?”

周清梧抿唇笑着点头:“嗯,回来了。刚刚说香,什么香呀?”

孟初晞已经看到了她身后桌子上的栀子花,却还是伸手抱着她嗅了嗅,低笑道:“媳妇香。”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22章 (大修) 下一章:第124章
热门: 妄神[快穿] 星际之永生为伴 女巫角 抽泣的死美人 谋杀狄更斯 攻略那个地下城领主 低智商犯罪 诡案笔录之灭顶之城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人妻受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