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大修)

上一章:第121章 下一章:第123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孟初暄有些愣,神色间有些诧异,孟初晞自顾自道:“虽说这一年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以你的能力,孟家许多产业你应该都能扛下来了,唯一缺的就是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或者是爷爷的承认。我会帮你彻底堵住那群人的嘴,让你名正言顺地接管孟家。我要你做的只有一件事,事情结束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干涉我的决定。”

“我决不会拿孟家一分一毫,也不是孟家小姐。”孟初晞不可能接受孟家的一切,这不属于她,眼下她欺骗了孟初暄能给的补偿就是全她所愿。

孟初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不可思议道:“你是要彻底和孟家划清界限,彻底和我和爷爷断绝关系吗?你这么恨我们吗?”

孟初晞没说话,她沉默了许久,划清界限?原本就是没有干系的人。

她叹了口气抬眸盯着孟初暄的眼睛:“我不恨你,也没资格怪你。只是我在孟家就是是非,于你于我都不好。孟家不可能接受我和清梧嫁给一个男人,我亦不可能丢下眼下我有的生活。同样,我在孟家,爷爷就不会死心,这样才是最好的选择,你应该明白的。”

“你为了他们连家都不要了?你昏头了!”孟初暄还是不能接受,声音有些高。

周清梧根本放心不下孟初晞,此刻现在院子在外面,孟初暄这一声清晰传进她耳中,顿时拧紧了眉,神色有些许担心,目光望着房门处。

“是你们先抛弃孟初晞的!”孟初晞听到这番话陡然控制不住,说完看着孟初暄痛苦怔愣的模样,心口那种尖锐的痛意又涌了出来,说不清是这身体残存的痛意还是她的愤怒。

她平复了下情绪才低声道:“眼下孟家能接受他们吗?多余的话我不想多言,清梧是我的命,我能活着都是因为她,所以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事去打扰我们。”她并没有一丝退缩一字一句道。

孟初暄胸口不断起伏,她抚了抚额头:“为何偏偏是个女人?”

孟初晞沉默下来,孟初暄无奈道:“别人可能会信你和周清梧嫁给了同一个男人,可是爷爷呢?他会信吗?我能看出来你真正放不下的只有周清梧他一样能。在爷爷眼里这就是离经叛道,为世人所不容啊,初晞!”

“我知道这条路有多难,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有时候自己做了决定,无论是什么后果都要承担的。”

孟初暄沉默了许久:“真的决定了,不后悔?”

“不后悔。”

“好,我和你合作。但是初晞,你可以过你自己想要的生活,可以喜欢自己选的人,我虽然不能认同但是你若坚持,我可以支持你。但是唯独和孟家划清界限,我不允许。爷爷也绝不会允许!”

说罢她转身便离开了,孟初晞脸上有些无奈,等真相大白,要划清界限的可就不是自己了。

其实找孟初暄何尝不是一场赌注,但是从眼下看孟初暄虽然曾经做过错事,但是对原主的确是有感情的,而且为人心性坚定,骨子里也不是坏人,到时候也许还有转圜余地。

孟初晞心下那丝叹惋越发浓重,还有对原主的亏欠,让她有些不舒服。只是她有私心,现下绝对不能直接告诉他们真相,不是所有人都是她的清梧,这等怪力乱神的事,如果在没有信任的基础上说出来,等着她的下场恐怕是当成妖魔鬼怪直接诛杀了。

屋外孟初暄一出门就看到了站在院门口的周清梧,她看了周清梧许久,最后才低声道:“你进去吧。”

周清梧点点头,进了房间看到孟初晞在那发呆,脸上表情有些低落,上前在她身边坐下:“和她吵架了?”

孟初晞摇了摇头,轻声道:“只是替原本的孟初晞难过,又觉得对不起她,明明已经不在世上,眼下却要被我顶着身份,无人知晓她已经死在了这场家族争斗中。”

周清梧看着她,点了点头:“我知道的,一想到她的遭遇就让人难受。只是她的死这不能怪你,如今你最对不起她的是你不得不认下她的身份,对么?”

孟初晞眼神微暗,点了点头,苦笑道:“孟家欠她一个公道,我觉得我应该替她讨公道,可是我怕……”她没说完,只是看着周清梧。

周清梧心里发酸,她知道孟初晞怕什么,俯身抱着她,周清梧认真道:“我的初晞总是善良的,我一直知道。眼下他们来的猝不及防,你的选择和无奈我也知晓,所以只能暂且对不起她。但是初晞,如果想替她讨回公道,我们便不能冒然回去,我也是自私的,如果需要牺牲你去讨这个公道,我宁愿就此瞒下来。若真有因果,下辈子我去还这个债便是。”

孟初晞愣愣看着她,百感交集,眼里有些热。她不想弄得气氛太过沉重,便故意严肃看着她:“不许去。”

周清梧一愣:“什么?”

孟初晞一本正经地道:“不许你去还债,我和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你下辈子要是去坏还债看上她了,我怎么办?”

周清梧愣了半晌,最后无奈笑了起来:“胡说什么呢,我喜欢你又不是看你的脸。”

孟初晞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可说不准,我长得这么好看,你看着不心动么?”

周清梧噗嗤笑了起来,伸手捏着她的脸扯了扯:“皮也不厚啊。”

孟初晞亦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周清梧赶紧替她压着腹部,免得乐极生悲。孟初晞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心,迟早需要告诉孟初暄的。

今天又该换药了,周清梧把东西准备好,小心翼翼替孟初晞揭开了腹部的纱布,白皙的腹部上那道狰狞的刀口依旧清楚可见,周清梧看着就心疼的红了眼,待会儿换药更是一场折磨。

伤口必须清理干净,之前的药都要清理掉换新的,这对伤口才刚刚结了层薄薄血痂的孟初晞而言是极为痛苦的。

孟初晞伸手轻轻拽了拽她:“让别人换吧。”她不想周清梧心理压力这么大,这看着伤口就心疼了,让她换药不是折磨她么。

周清梧摇了摇头:“没事的,我手脚轻你能少遭点罪,而且你这样子,我才不让别人看。”

此刻孟初晞躺着就穿了一身中衣,衣衫被撩起来露出纤细的腰肢,如果不是伤口,看起来那是相当旖旎。当然这只是借口,周清梧觉得自己不能替她一起承担这身体上的疼痛,那陪着她一起心痛也是好受些的。

清理的过程漫长而痛苦,孟初晞本来就不是耐疼的人,可是看着周清梧那模样,再痛她也只能死死忍耐着,双手揪着被子冷汗直冒。周清梧眉头紧紧拧着抬眸看了眼孟初晞,忍不住咬紧了下唇。

等到一点点把药清理下来,孟初晞身上衣服都快湿透了,额头青筋一直绷着,被单被攥得皱巴巴的,周清梧别过头快速抹了把眼泪,握住了她汗湿的手:“好了好了,已经清理干净了,我现在给你上药,一会儿就好了。”

孟初晞实在没力气了,她呼吸凌乱,勉强笑了笑,有些虚弱得嗯了声。

看着周清梧额头一层细密的汗,双眸专注,小心翼翼把药敷上去,孟初晞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伤口的刺痛细密难以忍受,她咬紧牙没再发出声音。

被人心疼是件很幸福的事,但是这种情况下,周清梧的心疼却让她更心疼,她才十七岁呢,一个在她们那还在家中撒娇的小姑娘,却吃了有些人一辈子的苦,在这个年纪就要替自己担心难过。

周清梧一边上药一边时不时看看孟初晞,直到她把纱布重新裹好,再把被子替她盖好,周清梧才显露出自己的崩溃,她小心抱着孟初晞,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偶尔一点抽泣的声音。

孟初晞也没说话让她抱着,轻轻摸着她的脑袋,半晌才轻声哄小姑娘:“好啦,我现在不疼了。”

“都怪我没用,帮不了你不说反而拖累你只能眼睁睁看着你受伤,现下疼了也没办法。”孟初晞受伤那天的场景她根本不敢回想,可是一想到都是悔恨自责。

“不许这么说,若深究起来对方是冲着我来,那日我若没保护好你,亦或者孟初暄没来,我那真是要懊恼死。所以,不许乱想,是我连累了你,不是你没用。”

周清梧抬头看着她,眼里还有泪:“你怎么这么会哄人?”

孟初晞笑了起来,顶了顶她的额头,随即又蹙眉道:“我一身汗,抱着我不嫌弃呀?”

周清梧摇了摇头,又凑过去嗅了嗅笑道:“我每天都有给你擦洗,香香的不难闻。”

不过说着周清梧还是赶紧去拿了干净衣裳,又去取了干净的毛巾替孟初晞擦干净身上的汗,再把衣服换好。

孟初晞看着她满脸红晕,低头抿唇笑:“还这么害羞可怎么好呢?”

周清梧白了她一眼,红着脸嗔怪道:“害羞也没见你少欺负我。”

孟初晞差点又忍不住笑了出来,碍于腹部的疼痛,只能忍着。

虽然孟初晞身体还没好,但是她醒过来和自己说话,就已经让周清梧的恐惧和紧张都消失了,满满的幸福甜蜜。

肖达一直想让孟初晞早些回青州,如果不是孟初晞伤势太严重,他早就等不住了。

现下是六月了,桑园的处理工作就要开始了,现下周清梧和孟初晞在江宁府养伤,罗武还没回来,孟初晞心里还是有些忧心,虽然不知道未来如何,但是眼下青阳镇的产业她不打算就这么丢了,因此还是要交代一下两位管事,再让严家帮着照看一下。

这次她们又欠了严家一个大人情,孟初晞在心里一一记下。

在江宁府养了七天,孟初晞才能自己坐起身,她深知躺久了对身体不好,可是在这个连基本缝合都没有的时代,她还是不敢冒险下床,不然撕裂了伤口,她估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怕她躺在床上闷坏了,天气好了周清梧便会让人在外面备上躺椅让孟初晞坐在那透透气。

孟初暄最近并不是没有事,她离开青州这么久,家中事物她依旧操心,最近几天从青州送来了不少信函,都是需要她亲自去处理的。看着上面的讯息,孟初暄苦笑,果然有些人就是阳奉阴违,无论自己怎么做他们都留着一点心思,因为知道这孟家的主子不可能是她孟初暄!

把信收好压在镇纸下,孟初暄打算去看看孟初晞。

还未进园子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笑声,她站在门外看着院子里的情景。孟初晞躺在躺椅上,周清梧搬了个小马扎坐在一边,替孟初晞捏脚,孟初晞有时候发痒,忍不住笑起来。

周念安坐在一边看着她们,在孟初晞笑时严肃提醒:“初晞姐姐不能笑得太厉害了,伤口疼的。”

孟初晞连忙收敛,周清梧斜眼瞧了她一眼:“都不如念安懂事,这样很痒么?”

嘴里这么说着,却还是避开她脚底敏感的地方,替她揉捏小腿。

孟初暄看着她们,只觉得她们当真像一家三口一般,其乐融融的幸福让她都觉得艳羡。

这些日子周清梧对孟初晞的照顾她靠在眼里,凭心说,找不出一丝缺漏。如果不是见了她们,孟初暄都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可以这般亲密体贴。

那边周清梧已经看到了孟初暄,对她对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

孟初晞亦是叫了声:“姐姐。”

孟初暄笑了笑:“好很多了,再过半个月应该就可以自己活动了,也省得清梧每天替你活动筋骨。”

孟初晞看了一眼周清梧,眼神温柔带笑:“嗯,这段时间累到她了,也让你费心了。”

孟初暄摇了摇头。

孟初晞看着她:“你离开青州应该有段时日了,那边没出什么事吗?”

虽然是问句,但是之所以问,也昭示了孟初晞已经猜到了孟家那边会出问题。

孟初暄脸上神色微有些淡漠,轻嗤一声:“我不在,他们怎么会安生。”

孟初晞没有说话,记忆中孟家当家做主的的确是孟闲庭,但是一个几代起家的大家族,怎么会安生。虽然孟闲庭牢牢把控了孟家,可是旁支还是费尽心思想要分一杯羹。

如今孟初晞失踪生死不明,孟初暄不受孟闲庭待见,孟初旭不成器,难免就有人蠢蠢欲动了,更别说孟初暄现在不在青州。

“你不需要先回去吗?按时间算,爷爷应该接到了肖叔的信,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理。”她说的话语很淡,也没说清楚,但是孟初暄知道她的意思。

“我若回去那也是为了处理生意上的事,至于他,爷爷怎么处置,我不会再插手了。一次已经够了,他不是小孩子了,该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孟初晞有些许惊讶:“可他是你亲弟弟,你也不在意么?”

孟初暄有些复杂地看着她:“我已经帮他一次了,也对不起你一次了,这次不会了。”

孟初旭派人追杀孟初晞的事周清梧已经知道了,她一直在旁边听着两人平静得过分的对话,缓缓松了口气。

虽然孟初晞不是原本的那个,但是无论是这次,还是上次,占用了她身体的孟初晞都不能放过孟初旭。才十八岁的人心思如此歹毒,手里沾了自己姐姐的血,若非周清梧没办法插手,她杀了孟初旭的心都有了。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21章 下一章:第123章
热门: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谋杀狄更斯 识骨女法医 手工帝大师兄日常 空幻之屋 大龟甲师(中) 国学学霸的成神之路 灵魂破译师 穿越之妖妃攻略 三界解忧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