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上一章:第120章 下一章:第122章 (大修)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孟初暄看着坐在旁边的周清梧,在一边坐下后有些自嘲道:“她当真是和你感情好极了,以往在家她最为依赖我,现下即使要人陪着,她也只会要你。”

周清梧看着她眼里的那些失落,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事实远比现下看到的残酷,孟初暄因为孟初晞的疏远而难过,可是那却不知道个真正的孟初晞却在那个秋天,死在了冰冷的河水中,甚至是很可能是死在了自己亲人手中。

纵然那不是她的初晞,可是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周清梧还是替那个无辜的孟初晞难过,更为自己的初晞后怕,差一点,那个人也夺走了她的初晞。

她此刻却不能告诉孟初暄这些事实,这对孟初晞是致命的威胁,不是每个人都会接受这等离奇的事,她不能冒险,哪怕眼下认下这个身份会有很多波折。

因此她轻声道:“她心里装了事,身体又不好自然顾不过来,而且这些日子她什么都不记得,自然会更依赖我一些。”

孟初暄点了点头,笑道:“你说得对,就是辛苦你了。”

周清梧摇了摇头:“有什么辛苦呢,她好起来才最重要。”

孟初晞醒了后周清梧精神明显好了起来,只是孟初晞伤口刚好转还疼得很,根本没办法自己起身,周清梧也不敢放松,怕她碰到伤口。

半睡半醒过了一天,孟初晞精神好了许多,周清梧给她喂着燕窝粥,孟初晞靠坐在床头一口口慢慢吃着,眼神却是不离周清梧。

周清梧抬眸掀了她一眼:“好好喝粥,做什么这么看着我。”

孟初晞笑了起来,“你脸色好看多了,我看着喜欢。”

周清梧停下手中动作打量着她,脸色还是透着病弱的苍白,嘴唇也没有色泽,不过好歹说话不再是有气无力,比昨日好多了。

“你脸色还是不好看,不过总算比昨日好了,今天这碗燕窝粥要都吃完,知道吗?”

她说的严肃而认真,孟初晞心里想笑却还是苦着脸道:“我吃不完这么多嘛,那我现在是不是不好看了?”

周清梧忍俊不禁,捏了下她的鼻尖:“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不好看,怎么都好看,就是这样子太让人心疼了。”

居然没脸红,孟初晞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周清梧不明所以:“这么惊讶干什么?”

“清梧说情话都不会脸红了。”她好似真的很惊讶,惹得周清梧顿时红了脸,低头舀了一勺子粥喂进她嘴里:“谁说情话了,赶紧吃你的。”

孟初晞只是笑,死里逃生,再看到她的姑娘,她总是很欢喜,哪怕就这么说着话,她也开心。

“我都想起来那些事了,清梧你都不问我么?”眼下她们虽说温馨甜蜜,但是风暴并没有结束,等待她们的几乎是一场死局。

周清梧敛了笑认真看着她:“你身体没好,我不想让你思虑太多,有些事我们一起商量最好,但我能想到的我都思量好了,不急的。”

孟初晞既惊讶于她的冷静又觉得欢喜,她的清梧比她想象的还要坚强独立,可是又有些心疼,如果不是自己现在身体状况太糟糕,便不用周清梧这么辛苦了。

可是心里这么想,孟初晞还是装作委屈的样子:“他们都来了,你都不怕直接让我们分开带我回青州么?”

周清梧动作一顿,表情也微微一凝,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她看着孟初晞认真道:“无论你在哪里,只要你不说不要我了,我都会跟着你。”

孟初晞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此刻屋内只有两人,她有些控制不住心头的悸动,轻声道:“清梧,你靠近点。”

周清梧不明所以,但很听话的凑了过来,孟初晞继续道:“再近点。”

周清梧脸腾地红了,她们已经面对面了,再近一点是要做什么对现在的周清梧而言,可不是什么难猜的事了。

可是半躺着的孟初晞双眸盯着她看,好看的薄唇微抿,柔软诱人的唇瓣还缺了几分血色,带着一丝柔弱,让人爱怜。于是她可耻地妥协了,闭上眼睫羽轻颤,如愿亲到了那软得像云朵一般的唇。

周清梧越亲越投入,她很喜欢和孟初晞亲吻,但是还记着她伤着,一直小心护着孟初晞,随后她睁开眸子看着孟初晞,缓缓离开她。

嘴唇撅了撅又有些想笑,孟初晞舔了舔唇眼里笑意融融,却还问周清梧:“笑什么呢?”

周清梧红着耳朵替她擦了擦唇角的痕迹,又憋不住笑道:“笑你刚刚像个大爷,就等着我送上门给你亲。”

孟初晞忍不住笑出声,又拧着眉哼了声,面色发苦。周清梧脸色也是一变,赶紧替她护着腹部。

孟初晞看到她的紧张,在她说话前软软撒娇:“清梧,疼。”

周清梧看她这模样又心疼又好笑,有些懊恼道:“我不该逗你笑的。”

孟初晞有些不赞同:“逗我才好,我一个人躺着多没趣。也不是很疼,要疼厉害了你亲一亲就好了。”

周清梧嗔了她一眼:“不正经。”

正说着屋外脚步声传来,却是孟初暄来了。孟初晞当下收了和周清梧在一起时轻松谈笑的模样,看着孟初暄半晌才有些不习惯地叫了一声:“姐姐。”

其实有了原主记忆的她叫孟初暄姐姐时并不觉得古怪,似乎理应如此。可是理智却还没能适应,更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叫这个姐姐。因此,这两个无比亲近的字听上去并不是那么亲近。

孟初暄眼神微闪,但还是有了些许笑意,她看着孟初晞温声道:“脸色比昨天好多了,清梧姑娘把你照顾的很好。”

孟初晞看了眼周清梧,随后道:“还要谢谢你及时出手,又请了名医救治,不然我恐怕已经没命在了。”

她这话说的真诚但是孟初暄却听出了里面的些许意味,还有些生疏。她心里微微有些苦,初晞不傻,这两次暗杀她应该早就猜到了是谁下的手了。叹了口气,她抬眸问道:“可以单独和姐姐谈谈么?”

周清梧眉头一皱连忙看着孟初晞,眼里明显是不大赞同。

“如果身子还弱,那姐姐再等等,不急的。”孟初暄把周清梧的担心看得清楚,颇为体谅道。

孟初晞摇了摇头:“我好多了,只要不动到伤口并没什么事。”说着她转头对周清梧道:“念安一个人怕是有些无趣了,你先去陪她,也休息一下,我和孟……姐姐单独聊一聊。”

她眼神带着安抚,周清梧虽然担心但是她相信孟初晞,于是点了点头但还是叮嘱道:“孟小姐,初晞身体才好一些你们不要谈太久了。”对着孟初晞又道:“不许乱动。”

她没有掩饰自己的态度,甚至话语中她比起孟初暄更像是孟初晞的亲人。孟初暄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却没表现出来。

只是在周清梧离开后才开了口:“初晞你和清梧姑娘的关系好的让我都嫉妒了,哪怕是以前在家,你和我都没有和她这般亲密无间,她对你也很特别。”

孟初晞没有接话只是看着她,片刻后她才微微一笑:“你觉得以前在家时我们感情很好,是么?”

这话问的有些带刺,而且除了最开始她都不怎么叫自己姐姐,孟初暄心里一拧,呼吸有些沉,半晌有些艰涩道:“你都知道了对吗,你怪我。”

孟初晞摇了摇头,她心里很难受,这是这身体中残留的痛苦,她忍了忍道:“我看到了枭阳脖颈处的印记,所以我知道是孟初旭派人来的。”

说完她看着孟初暄有些发白的脸,低声道:“孟初晞一直都知道你要什么,原以为你也知道她要什么,可是却忘记了,并不是所有的事都有因果,所有的罪过都源头,存在有时就是过错吧。”

孟初暄觉得喉咙被什么堵住了,眼睛发红,嘴唇蠕动着想要说什么却只能吐出几个字:“初晞,对不起。”

孟初晞闭上眼,心口一阵阵抽痛,感觉很难受。在孟初晞原本的记忆中,她和孟初暄感情甚笃,孟闲庭对她的□□对孟初暄的漠视和不公,她看得一清二楚。

之所以如此排斥接管孟家,如果说四分是因为她自己的天性,那么六分就是因为孟初暄。她选择离开何尝不是给孟初暄机会,可是却没想到那却是断送自己性命。当她看到了枭阳身上的印记时她就清楚了,只有孟初暄知道她的行程,孟闲庭尚且没有找到她,可并没有多大能力的孟初旭却能在这截杀她,定然有孟初暄的原因。

醒过来后她也清楚,纵然当时孟初暄没有参与那场截杀,但终究是在她和亲弟弟之间选择了弟弟。这对原本的孟初晞是多大的伤害,没有想起来时那只是一个结局悲惨的人,如今有了记忆这种不平和痛苦却感同身受了。

“我知道我该理解你的选择,但是还是很难过。其实你,没必要再找我的。当初那个孟初晞已经死了,孟初旭也犯不着再杀我一次。孟家我不会要,甚至我也不可能回去,如果你还顾念那一丝情分,你要做的事就是给我和你你自己讨个公道。”

她看着孟初暄等着她的回答,孟初暄眼里已经有了泪意,但是她有些不可思议道:“你不回去?可是爷爷已经知道了你在这,他不可能就让你留在这里的。”

“至于你的公道,如果你是担心初旭,那这次我一定不会再包庇他,他该承担的一分都不会少。但是你该知道爷爷的性子,他怎么可能让你留在青阳不回去?”

孟初晞垂眸沉默了一下,随后笑道:“所以我希望姐姐帮我,也帮你自己。”

“初晞你想做什么?”孟初暄觉得眼前的人和之前变化太大了,让她觉得有些陌生。

“姐姐,你想要孟家,想要向爷爷证明你有能力带着孟家更上一层楼,而我想要的,就是无忧无虑的留在这,这一切不是恰到好处么?”成全孟初暄改变她爷爷那顽固不化的观念是原本的孟初晞想要的,而她想要的就是自由。

孟初暄看着她,想到什么,定定看着她:“如果我没猜错,你想要的不是无忧无虑,是周姑娘吧。”

孟初晞干脆地回答:“是。”

她丝毫不掩饰地承认了倒让孟初暄愣住了,半晌她才不可置信道:“所以你们两个人所谓的成亲是掩人耳目?你们都是姑娘家,这样子怎么可以,爷爷怎么可能答应?”

她真的凌乱了,她其实早就觉得两个人感情好的有些过分,但是一直不敢往这方面想。孟初晞虽然没有喜欢的人,可是以前也有春心萌动的时候,可都是喜欢人家少年郎,怎么受了伤被救了后就喜欢上一个姑娘了。

“初晞,你冷静一些。你知道两个女人在一起会怎么样吗?你们会被流言蜚语淹没的,甚至是没办法立足的!”

孟初晞淡淡一笑:“我们并没有在一起,不过是嫁给了同一个人生活在一起相互扶持,有什么问题呢?流言蜚语又有什么立场指责我们。”

“你早就打算好了?”

“不是打算,不过是顺其自然罢了。姐姐,你应该了解爷爷,他对我与其是偏爱不如说是执念,这么多年了,他把自己年轻时犯下的错产生的愧疚拼命地想要弥补回来,却一错再错,害了大伯也害了我爹,如今在我们身上再次重演,难道你还想我们重蹈覆辙吗?”

说完她苦笑一声:“其实已经重蹈覆辙了,孟初旭已经恨不得我死了。其实在你们心里都想过,如果没有我,你们处境便不会这样对吧?”

孟初暄欲要反驳却无能为力,颓然坐了下来,看着她苦涩道:“我从来不知道你看得这么透彻,明知道我是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放弃呢?原以为你是真的不想经商,可现在看你明明做的很好。你如果不让,我再怎么本事通天,爷爷在时我不可能接触到孟家的一丝一毫事业。”

孟初晞看着她:“因为孟家是姐姐的目标,你有能力,更重要的是,你是姐姐。”

这是原本孟初晞心里想的,她想成全孟初暄,只可惜,她输了,代价是她的命。她为了自己也是遵循原主的意愿,让孟初暄成为家主。

孟初暄听到她叫姐姐,听着这几句话,当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晌捂着脸埋下了脑袋:“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孟初晞没有说话,她甚至原谅她的资格都没有,那个孟初晞早就那时候魂归黄泉,她占了她的身体眼下却不能告诉眼前满是愧疚的人,她的妹妹已经死了,心口闷闷的感觉让她颇为难受,

许久后,孟初暄抬头看着她:“你要我怎么帮你?”

孟初晞有些许惊讶,最后释然一笑:“先帮你拿下孟家。”孟家由孟初暄当家后,许多问题就简单了,一个固执且充满控制欲的老人,没了控制的能力才是去说服他的最好方式。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20章 下一章:第122章 (大修)
热门: 被嫌弃的,卑微爱情 这只男鬼要娶我 过界 定风波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听说我是反派的官配 他会飞 子夜悲歌 仙羽幻境 法医专家第一季:昆虫尸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