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上一章:第119章 下一章:第121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等了许久却没有看到一丝变化,周清梧心里难过极了,紧绷的身体弯了下去,有些颓然。

周念安拿了茶水进来,看她这模样有些担心道:“清梧姐姐,怎么了?”

周清梧正准备说话却又立刻把头扭了回来,只见孟初晞手指微屈虚虚握住了周清梧的手,而指尖细微的力道也提醒周清梧,这不是幻觉。

她颇为失态,一把握住孟初晞的手,急急忙忙扑过去,话语急促:“初晞,初晞,你醒了吗?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孟初晞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周清梧喜极而泣眼泪顿时落了下来。周念安也是难得这般情绪外露,跑过去叫着:“初晞姐姐,你醒了吗?”

她冲过去又想到什么,转身往外跑:“我去叫大夫!”

周清梧没拉住她,心神又全在孟初晞身上顾不得其他,赶紧看着孟初晞,捧着她的手,眼泪止不住往下落,半晌才带着浓重哭腔吐出一句话:“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孟初晞闭着的眼睛开始微微发颤,可以看到眼珠子在动,半晌她终于从那无尽的黑暗中睁开了眼。

太久没睁开眼,光线让她觉得有些刺眼又皱眉闭了起来,身体知觉开始恢复,身体的僵硬和腹部那十分磨人的痛意全部袭过来,让她不舒服的唔了一声。

周清梧赶紧伸手替她遮住一些光线,急切而小心翼翼道:“是不是伤口疼了?你别乱动,慢慢睁开眼。”

“清梧。”孟初晞低低呢喃出两个字,声音很轻周清梧听出来是在叫她,连忙凑过去一迭声道:“我在这,初晞,我在呢。”

她似乎累极了,单单睁眼就耗费了她不少力气,说话也是细若蚊吟,听得周清梧心头一阵阵发疼。

半晌她又睁开了眼睛打量着眼前泪眼朦胧的女孩儿,脸色这么差,好像又瘦了,她身体很虚弱,说话也很费劲,稍不注意腹部痛得厉害,勉强攒了点力气,“受……受伤了么?脸色……差。”

周清梧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额头处抵着,憋着哭声身体都在发抖。终于听到她的声音了,周清梧这几日做的心里建设彻底崩塌,她不想在孟初晞面前哭,她还受着伤呢,可是真的忍不住。

她强行压着眼泪,吸着鼻子抬起头连连摇头,哽咽道:“你都昏迷三天了,你吓死我了。”

孟初晞眼睛跟着红了,她大概知道这几天周清梧有多么难熬,这傻姑娘肯定是因着照顾自己,才把自个儿折腾成这模样。

她目光黏在周清梧身上,嘴角弯起一个苍白的笑意,流了太多血又昏迷这么多天,她精神很差,但是看着周清梧的眸子却带着光:“我们……清梧会说话了,真好。”

周清梧哭着道:“一点都不好,我不要说话我只要你好好的。”

孟初晞唇角弯了弯却最终还是因为心疼放了下去,脸上的笑意转为难过,低低道:“对不起,吓到你了。”

那天她撑不住晕了过去才发现原来人濒死时最后消失的是听力,她听到了周清梧嘶声喊出了她的名字,听到了她不断叫着,听到了她哭得撕心裂肺,当时那种痛苦和心酸真是让她觉得自己死不瞑目。

还好老天眷待她,让她还能睁开眼看看这傻姑娘,自己受伤肯定让她害怕极了。

周清梧擦了擦眼泪,摇了摇头,正要说什么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传过来,周清梧意识到什么,连忙道:“初晞,你才醒精力不济,有些事等你好些了我慢慢和你说,现在过来的人是那日救了我们的人,她说,她是这身体的姐姐。”

孟初晞一愣心里微微发紧,眉头也皱了起来,周清梧看她现在状态还很差,生怕她想多影响伤势,忙伸手握住她的手,在她心口轻轻抚了抚:“什么都不要想,现在没有比你养好身体更重要,更紧要的事。”

说话间人已经走进来,孟初暄步履匆匆:“初晞你醒了,感觉怎么样?饿不饿,我让厨房给你做了吃的,你昏迷这么多天一定要好好养身子。”

说罢她又赶紧让开:“对对,先把脉,大夫你给她看看。”

孟初晞很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女子,她其实都想起来了。在这昏迷的时日里,原本的孟初晞濒死时丢失的记忆又在这次奇迹般全部记了起来,自然对眼前这个堂姐是熟悉的,但是却不是孟初晞亲身经历的因此又觉得陌生。

而且对这个堂姐她现在心情很复杂,明明是疼这个妹妹的,现在的担心却也不作假,但是终究因为那些私心放弃了原本的孟初晞,甚至是间接害死了她。

心口一阵阵不舒服,她有些难受地扭头看着周清梧,周清梧立刻发现了她的不舒服,连忙过去低声道:“初晞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不舒服么?伤口疼了吗?大夫,她怎么样了?”

把完脉后大夫摸了摸胡子,脸上有了点笑意:“能醒过来算是闯过了鬼门关了,但是伤口还没好,不能大意。汤药和吃食都要精细,得好好补补。她年轻身体好,能扛过来真是万幸万幸。不过到底是重伤,身体虚弱,伤口痛也是避免不了的,千万注意不能让伤口裂了。”

“好,我们记下了。”

“药方我改一下,这几日先吃着,我会时不时过来看看。”

“多谢大夫,辛苦您了。我让人送您回去。”孟初暄让人送大夫离开,临走时他又嘱咐道:“她还需要静养,不要太过打扰她。”

送走大夫后,孟初晞看着屋里的人,周念安也在,小姑娘神色间难掩激动,无声叫了她一句,懂事的没上前,孟初晞神色由诧异转为柔和,对她笑了笑。

另外两个人,除了孟初暄,另一个在原本的孟初晞记忆里也有,她声音很小,轻声道:“肖叔,姐姐。”

孟初暄一愣,周清梧也是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初晞你不是……”孟初暄想到周清梧的话,忍不住道。

“我已经想起来了。”

“这太好了,小姐您可算醒了,列祖列宗保佑您安然无恙,我立刻送信回去让老爷安心。您失踪的这些日子,老爷身体每况愈下,担心的不得了,现下可算好了。”

听了他的话,孟初晞心里微微一沉,孟闲庭知道她活着,还把身边最为信任的肖达派过来,看来孟初旭对孟初晞下手的事现在都知晓了。

她身子实在不舒服,看着此刻两个都让她头疼万分的人,虚弱道:“辛苦肖叔了,我累得很想休息一下。”

“好好,大夫刚说了要好好休息,老夫不打扰小姐了。”

孟初暄想要说什么可看到孟初晞那模样又忍了下去,“那好,你好好休息,吃的我待会儿让人送来。”

肖达看周清梧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清了下嗓子道:“周姑娘现下确认了她是我们的小姐了,既然她醒了就不要打扰她,让她休息。你累了这么多天,也该歇息了。”

孟初晞摇了摇头:“让她留下。”

肖达一愣,有些无奈,最终只能和孟初暄一起离开,周念安跑过去低声道:“初晞姐姐,我不吵你们,但是要好好休息哦,也让清梧姐姐多休息一下。”

周清梧脸颊微红,看着小丫头跑出去,轻嗔了一句:“她古灵精怪的。”

孟初晞没说话只是睁着眼睛看着她,见她不说话周清梧俯身看着她,神色有些担忧:“刚刚是哪里难受了?伤口疼吗?”

孟初晞摇头:“只是看到孟初晞的家人,有些难过。”

孟初晞已经想起了那些属于那个无辜枉死的孟初晞记忆,会有感觉不奇怪。周清梧并不打算多问,孟初晞看起来真的累了,脸色很难看,大概是伤口太疼醒过来这么一会儿就是一头冷汗。

拿出帕子给她仔细擦汗,见她还要张嘴,伸出食指压在她唇上:“不许说话了,休息一下。”

孟初晞微微扁了下唇,伸手想拿开她的手指。她没什么力气不等她做完动作,周清梧就捉了她的手:“不要乱动,当心扯到伤口。”

孟初晞不管,轻声委屈道:“我好不容易才醒过来看到你,不想休息。”

周清梧听得心里又酸又疼,柔声道:“我一直陪着你不会离开,我和你说话就好,你别乱动也不要多说话。”

孟初晞弯了弯眉眼,就这么躺着看着她,半晌她又不听话地开了口:“你叫我一下。”

周清梧脸颊蓦然红了,只是叫个名字而已,她却突然觉得羞涩,半晌才低声道:“初晞。”

孟初晞显得格外开心,没什么精神的眼睛都有了光亮,继续道:“多叫几声。”

周清梧根本无法拒绝她,轻声重复着她的名字,她从来不知道会有这么两个字让她叫得这么缠绵,叫得这般心动,脸上的红晕越来越盛,眼里的情愫也越来越浓。

孟初晞同样如此,她曾经无数次设想周清梧会说话了会怎么样,想象过她叫自己的场景,却从没现在这般,这么幸福开心。

她控制不住此刻的心情,看着她的心上人,弯起唇低低要求道:“那,叫一声姐姐?”

周清梧脸直接涨红,抿紧唇直接捂住了孟初晞的眼睛,语气有些结巴:“你……你不许说话了,闭眼休息。我才不像你一样,姐姐什么的,是能乱叫么?”

以前就觉得叫她姐姐让人面红心跳,难为情得很。在一起以后,这个坏人总在两人情浓的紧要关头哑着声音让她叫姐姐,当时说不出话就觉得浑身颤栗,能说话了她更开不了口。

孟初晞一愣随后低低笑了起来,这小丫头自己不就是叫了声孟初暄姐姐么,还在意上了。只是乐极生悲,身体因为笑意轻颤着,伤口生疼,不得已又把笑意憋回去了。

纵然被蒙住双眼,都能想象到她的小姑娘此刻是什么样子,她这么辛苦,一连几天照顾自己,她想让她轻松一下,所以才逗她,忍着疼又道:“小心眼儿,我刚才不过是顾及一下才叫了姐姐,和让你叫的姐姐,可不一样。”

察觉到她神色的变化,周清梧连忙小心压着她腹部,“哼,有什么不一样。让你逗我笑话我,疼了吧?”语气里是抱怨可是神态动作却满是心疼和小心。

两人没再说话,孟初晞躺着就这么看着她,而周清梧就握着她的手,无声与她对视,屋内很安静,但是却满是柔情和缱绻的意味。

孟初晞眼睛时不时闭上,看起来犯困了。周清梧摸了摸她的额头:“等吃的送来了,你喝一些汤,我守着你睡一会儿,好不好。”

孟初晞真累了,身体远没恢复,她轻轻点了点头。

孟初晞胃口不大好,周清梧哄着喝了小半碗燕窝,又喝了点鸡汤便熬不住睡了。

不过睡前又撒娇耍赖要周清梧亲亲她,周清梧舍不得拒绝,吻得格外珍惜,仿佛对待一个稀碎的宝贝。就这般亲昵了一下,又小心哄着,这折磨人的人才算睡了过去。

孟初晞额头冷汗就没干过,看她睡着了周清梧心里那种细密的疼涌了上来,明明自己这么难受,还在故意逗她,眼里的泪意被她压了下去,低头又亲了亲她的额头。

虽然清醒了过来但是这一整天孟初晞基本上睡过去的,清醒的时候并不多。

中午被叫醒吃了点东西,孟初晞催着周清梧去休息,周清梧才睡了一个多时辰。

期间孟初暄来过许多次,她最近似乎有些忙碌,过来时孟初晞都是昏睡着的,她也没多说只是在一边看着孟初晞。

今天孟初晞醒了后只是叫了她一声姐姐,基本没多看她更别说说话了。如果是以往,孟初晞最是依赖她,所以她如今这般是因为猜到了一些事吧。

心里闷闷的感觉难以排遣,说不出来是愧疚多一些还是痛苦多一些。实话说如果不是爹娘临终前的叮咛,孟初旭在她心里其实是比不上孟初晞来得亲厚,可是她终究是在关键时刻没有站清立场,也算自找的。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19章 下一章:第121章
热门: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 迷人的山顶 我的前妻们 崔老道捉妖:夜闯董妃坟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剑道之王 吻了厌世女配后[穿书]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 萍小姐的主意 生死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