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上一章:第112章 下一章:第11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清梧看着她手中的甲鱼,站起身比划:我去处理。

孟初晞犹豫了下还是交给了她,说来惭愧,对于杀鸡杀鱼她都有些发怵。

周清梧去处理甲鱼,她则准备食材做饭去了。呜呜看到有新成员到来,一直很好奇,凑在小孩身边嗅着。只是小孩显然很畏惧呜呜,缩着往里躲却不敢像以前那般和狗对峙发狠。

孟初晞看见了连忙唤道:“呜呜过来,不许过去,你吓到人家了。”呜呜被训斥了一顿,蔫头耷脑地看了眼小孩,直接出去找周清梧委屈去了。

孟初晞看得好笑:“孩子一样。”

她看了眼小孩,询问她:“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

小孩看着她沉默半晌,最后摇了摇头,她不记得了。她曾经是有名字的,那时候她也有爹娘护着,可是她爹娘死了,再没人叫过她的名字。

后来她辗转流浪,被人叫了太多乱七八糟的诨名,至于春风楼给她取得那个花名她是一点都不像要的。

孟初晞蹙了下眉:“那姓什么呢?”

小孩摇头:“很长,记不住了。”她声音有些哑,但是带着小孩的稚嫩,可以听出来她年纪不大。

“你眼睛很漂亮,看起来和我们不一样,你不是大衍人对么?”孟初晞此刻走到了她身前,微微蹲下身仰头看着她。

从来没有人和她说话时蹲下身这般看着她,小孩子内心触动非常,愣愣看着她,半晌摸了摸眼睛有些痛苦地别开:“他们说我眼睛长得像怪物,不好看。”

“怎么会,你的眸子看起来就像天空一样,都是蓝色的,很好看。他们是少见多怪,看不得有人长得和他们不一样,说不定嫉妒的很。”孟初晞神色很认真,她知道眼前这个孩子缺乏的不仅是安全感,更是积攒了一身的冷漠,和当初的周清梧不一样。周清梧把自己缩了起来,而这个孩子却是给自己装满了刺。

说罢她不再多言:“好了,你一个人乖乖坐在这,我去和清梧姐姐做饭。嗯,我叫孟初晞,那个很温柔的姐姐叫周清梧。”

简单交谈后孟初晞全心去做饭了,甲鱼汤最好就是清炖,家里还有枸杞和红参,孟初晞加了一些蘑菇后,放入这些药材用瓦罐慢慢炖。而买回来的肉孟初晞决定就把瘦肉拿来汆糊糊肉,好消化也不油腻。另外就是苕尖也出来了,可以做一盘苕尖,再蒸份鸡蛋,营养丰富均衡,适合那个小姑娘吃。

小孩子一个人坐在房间里,耳朵却是全神贯注听着那边的动静。因为有一个人不会说话,所以只能时不时听到那个漂亮女人的声音,轻缓温柔,偶尔会提到自己,没有一丝恶意。

她还是难以相信,她竟然可以遇到这么好的人,她在外流浪四年了,除了那个捡了她的阿婆待她好过,她遇到的人一个比一个恶劣,能活下去简直就是她骨头硬,她实在不敢想自己还能回到天堂。

可是她们两个人好温柔,家里的布置,两个人说话做事的神态,都是好人才有的姿态。自己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小丫头,除非是真的拿她去送人,不然真的没有什么好贪图的。

厨房内香味从院子里飘过来无可避免进入了小孩的鼻子里,肚子顿时投降,咕噜叫了起来。

很快两个人进来了,小孩忙别开目光,只见她们手里端着菜往这边来。

把菜放在了桌子上,孟初晞笑道:“今天情况特殊就在这里用饭。”说完她又回去捧着香味扑鼻的瓦罐放在桌子上。

小孩看着桌上的菜色,愣了半晌,却一直不敢动筷子,直到周清梧替她装了饭递到她跟前,她才试探着拿起了筷子。

“赶紧吃,饿坏了吧。”孟初晞在给她们盛汤示意小孩吃饭。

小孩捧着白米饭,眼里冒出一缕光芒,拿着筷子非常迅速地往嘴里扒了一大口饭。只是扒进嘴里后意识到不对,又颇为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看她的两个人。

嘴里塞满了饭的她不敢放肆咀嚼,哽着嗓子往里咽,周清梧一愣连忙摆手阻止她。

但还是晚了,这一口米饭哽下去,小孩脸瞬间涨得通红,孟初晞立刻站起身把她拉过来压在腿上在她后背拍打了几下,她才把饭吐出来。周清梧手忙脚乱道了杯水喂给她喝下。

这场景惊险又尴尬,小孩看着地上吐出来的白米饭,涨红的脸又有些发白,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挫败感和耻辱感让小孩眼睛都红了。

孟初晞和周清梧对视一眼,都有些心酸,孟初晞声音放稳道:“把头抬起头,坐好。”

小孩闻言慢慢抬起了头,坐好看着两个人的表情。

“很久没吃饭了,是么?”她现下也才意识到,陈妈妈想要教训她,磨她的性子,怎么可能给她饭吃。

她点了点头,孟初晞叹了口气,认真道:“你现在在这里,吃饭每日三顿都会有,不用急不用抢,也不用刻意去收敛,这些都是你的,不会有人不给你吃。只是饿极了更不能暴饮暴食,要细嚼慢咽,我晓得很难做到,但至少不能一大口直接往下吞呀。”

说着她把筷子重新递给她,周清梧又把碟子里菜都夹了一些放进她碗里,孟初晞把盛好的汤递给她:“先吃一点饭,再把汤喝了。”

小孩子扶着碗,拿筷子一口一口吃起来,她速度明显还是比寻常人快,但是却努力咀嚼好再咽下去。这道菜味道比她吃过都有的东西都要美味,就连这不知名的绿色青菜都那么可口,一碗饭很快下肚了。

孟初晞示意她喝汤,甲鱼汤熬的奶白鲜香,喝一口鲜美的不得了,她从没吃过甲鱼却也知道甲鱼是个好东西,寻常人家哪里吃的到,上午她还在忍饥挨饿,被人鞭打,如今却坐在这吃着白米饭喝着甲鱼汤,她真的就像在做梦。

这么多的苦难没有让她落泪,因为哭除了告诉别人你很痛苦,没有任何帮助,所以她痛得受不了时都要忍着哭泣,在屈辱下流的泪会让她更加觉得悲哀。

可是当幸福来临时,这种顽强的意志力就会土崩瓦解,她捧着汤一口一口喝着,眼泪却一滴一滴往下落,她睁着眼睛丝毫无法克制,到之后埋着脸一直哭。

明明不痛苦,不难过,甚至幸福而感动为什么反而哭得停不下来呢?

后来长大了的她才知道,爱其实比恨更具有杀伤力,后者你会筑起城墙,前者却让你软化盔甲。

两个人没有劝她只是静静等着,周清梧眼睛也有些红,她能体会她的心情。

哭完后,小孩抽噎着看着她们,眼里满是不好意思,那本就轮廓深邃显得有些冷硬的面容瞬间柔软了许多,眼神都软绵绵的像个小孩子了。

孟初晞拿出手帕给她擦了擦眼泪,小孩子居然红了脸,嗫嚅着说了她回来的第一个谢谢,声音很小,吐字也不清楚,因为她太久太久没有说出这两个了。

“不哭了,还没吃饱吧,再喝一碗汤,饭不能再吃了,吃多了更受不了,晚上我们早点做,好不好?”孟初晞能看出她逐渐软化,声音也越发温柔。

小孩点了点头,继续小口小口喝着汤,不再像之前那么急切。她没学过多少餐桌礼仪,可是却知道对面两个人都温柔又雅致,自己不能像在大街上混迹时一般粗俗。

吃过饭,周清梧给她量了尺寸准备去给她做两身新衣裳,孟初晞看着瘦的只有小小一只的女孩,和她商量:“你还没有名字呢,以后也不能不称呼你,介意我们帮你取一个吗?”

小孩摇头,“可以。”

孟初晞思忖了一会儿,指了指自己和周清梧,笑道:“你是和清梧姐姐姓还是和我姓,唔,如果你有想叫的姓也可以,日后你就留在我们家,好不好?”

小孩眼里那一丝希冀闪闪发光,但是看着两个人她迟迟不敢下决定,半晌急的抠指甲的小姑娘,忐忑地问孟初晞:“我选清梧姐姐,初晞姐姐你会生气吗?”

孟初晞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摇头道:“不会,不过你为什么要选清梧姐姐?”

小孩子看她的确不生气,小心翼翼道:“你听清梧姐姐话。”

孟初晞顿时一愣,周清梧也愣住了,怎么就得出这个结论了。

半晌她噗嗤笑了起来:“就因为这个,你怎么知道我听她话?明明你清梧姐姐更乖,她还要叫我姐姐呢。”

周清梧脸颊一红悄悄踢了孟初晞一脚,小孩看的清楚,再看孟初晞笑意盈盈宠溺样,越发坚定了:“你喜欢清梧姐姐,而且,清梧姐姐姐不会说话,以后我会护着她的。”

她深知原本是不幸的遭遇最终会变成别人攻讦你的理由。今天周清梧给她穿衣服时,旁边就有人指指点点说周清梧是哑巴真可惜云云。

孟初晞听得心头一烫,其实孟初晞救回来只是因为不忍和同情,亦是爱屋及乌。这个孩子戾气重了些,原本孟初晞还有些担心。

可是带回来看她和周清梧相处,她才发现,这孩子的戾气不是用来伤人的,只是保护壳罢了。一个能够分辨是非,柔软对待对自己好的人,表示懂得感恩,如今更让她满意。

“好,就和清梧姐姐姓周,叫周念安,意思是以后都能平平安安,清梧你觉得呢?合不合适?”说罢她又问小孩,“叫念安好不好?”

一大一小两个俱都认真思索着然后齐齐点头,惹得孟初晞笑了起来:“都挺乖的。”

“念安,今年几岁了?”

周念安听着这个新名字,有些恍惚,有人给她取了名,还是有名有姓的大名。她忍着鼻头的酸意,轻声道:“好像是七岁了。”

名字不知道,年岁不清楚,这孩子遭遇了什么呢?

“念安能和姐姐们说说你怎么会流落到春风楼了呢?”

周念安闻言身子一紧,眼里那股怨恨又没能压住,她压着声音一字一句告诉了她们。

她记得她以前就是和爹娘住在大衍的,爹爹是胡人,娘亲是大衍人,家中做了点小生意,具体是做什么她记不得了,只记得那一天许多人骑马闯进村庄杀了很多人,其中就有她爹娘。家里被洗劫一空,房子被烧掉,小孩子都被带走了。

她阴差阳错被一个小哥哥带着跑掉了,却又失散一个人无依无靠沦为乞丐,那时候她才几岁根本活不下去,被一个行乞的阿婆捡了去。她叫她丫丫带着她乞讨,拼死拼活养活了她。

日子过得特别苦,却有人护着。但是在去年过年时,阿婆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富公子,被家丁猛然推倒外地摔得爬不起来,回去就病了,那个冬天特别冷,无论她怎么努力的行乞,甚至冒着被打断腿的风险偷吃的,也没能让她熬到第二年,在新年夜里阿婆死在破庙,又只剩她一个人。

她聪明又会跑,知道自己长得和普通人不同,因此一直故意蓬头垢面的,总算有惊无险得撑过了半年。

就在两个月前,她遇上了一对夫妻,莫名地对她格外好,说刚刚没了女儿痛苦不堪,说她声音像他们的女儿,于是百般体贴,总是给她送吃的,说想收养她。

小姑娘心眼是多,可是那般环境下怎么扛得住两个成年人的温情攻势,跟着回了家,还没等她庆幸自己遇到了好人终于重新有了家,转手就被下了药卖到了青阳镇的春风楼。

她说的时候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泪光闪动,咬牙切齿,她的痛苦怨恨憎恶毫不掩饰。

所以当她被买下来时,她对周清梧很有好感,但是一直很敌视孟初晞,她怕她又掉进了另一个地狱里。

孟初晞两人听得满脸不忍,这才七岁啊,经历生离死别,尝尽人生的酸甜苦辣,见识这么多人心的险恶。因此她们并没有去苛责她那与年龄颇为不符的阴暗和恨意,没有人能要求一个经历这么多的孩子温柔良善。

她又忍不住看了眼周清梧,她庆幸周清梧那时候还有片瓦遮身,周家村虽小人多,但没有那烂了心的无耻之徒。

没忍住握住了周清梧的手,周清梧明白她的意思,看了她一眼。

随后孟初晞对着周念安低声道:“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只要有我在,一定不会让念安和清梧你们再受苦的。”

这个孩子,要好好爱护,不然这种怨恨和阴暗会侵蚀了她的心。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12章 下一章:第114章
热门: 夜色深处 团宠不好当 裴公罪 谋杀似水年华 天命青书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 蝙蝠 永远是孩子 军门之废少逆袭 和渣狗离婚后嫁入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