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上一章:第110章 下一章:第112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钱仁离开后,孟初暄一个人在书房坐了很久,随后推门准备去主院,门外那个陪了她十几年的人一动不动站在外面,孟初暄愣了下看着他垂首行礼:“大小姐。”

她眼里神色复杂,叹了口气:“陪我去看爷爷吧。”

易云欲言又止,不明白她为什么每天风雨无阻地去看那个顽固的老头。

走进院子孟初暄就闻到了浓重的药味,似乎是一种即将腐朽的气息,蹙了下眉她走进了房间,丫鬟见了她,齐齐行礼道:“大小姐。”

孟初暄点了点头,屋里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和喘息声,似乎排斥着她的到来。

孟初暄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进去,雕花大床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老人,他身形削瘦,皮肤有些枯黄,一双还算明亮的眼睛深陷眼窝,不难看出,即使行将就木,他也是个精明老者。

“爷爷。”

“你又来干什么?”他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一直忽略的孙女,眼神都不专注,似乎不愿多看。

孟初暄没有多说他的,是看着他淡淡道:“如果初晞回来了,我现在努力得到一切,你会全部给她吗?”

孟闲庭心口一哽,几乎忍耐不住:“这本就是她的!你努力得到的一切?你用了什么手段得到的这一切?她是你妹妹,是你一起长大的妹妹啊!”

老人愤怒地把药碗砸在地上,碎瓷片溅落一地,而易云已经忍不住一把把孟初暄带着往后退了几步才避免被伤到。

孟初暄喉头滑动了几下,只是低声道:“我知道了。”

易云看着她离开,对着孟闲庭行了一礼忙追了过去,孟闲庭看着眼里亦是有些悔恨和痛苦,但是一想到孟初晞又痛恨起来。

易云很担心孟初暄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孟初暄却是看出他的心思摇了摇头:“我没事,易云,陪我去趟江阴吧。”

易云表情微微有些诧异,踟蹰道:“大小姐,你……”

孟初暄自嘲般笑了一下:“无论我多么嫉妒她,她都是我妹妹。”错误犯一次就够了,她不想和爷爷一样,明明是错的却一意孤行走到底,害了他们三个。

孟初晞哪里知道那场风暴从苏州酝酿而起,自青州呼啸而来。

和往日一样,她带着周清梧一起去桑园,如今的她们衣食无忧,只是忙碌时需要耗费更多的心力,但是却依旧幸福满足。

这一天周清梧照旧在账房做盘点,她每个月都需要清一遍账,以确保有问题能够及早发现,更重要的是必须确保每个月预留最合适的资金以防万一。

周清梧和冯煜学了大半年,冯煜真心教她,许多东西她已经处理的比那些账房先生要好很多了。

家里的院子小了些,但是这里有太多她们的回忆,不想像老宅子一样搬走,因此她们没有换地方。只是把桑园外的院子被整修一遍,除了罗武一家子可以住的宽敞,孟初晞和周清梧也有了一间专门处理事情的书房。

有了闲钱后孟初晞买的最多的便是书,闲暇时还会自己去抄书。周清梧也酷爱看书,这些日子里,有空时她们两个人就经常在书房安静地看书。

周清梧正聚精会神地埋头拨着算盘,时不时拿起笔在账簿上记下一次,不知过了多久,一声细微动静传来,眼前却是一盏茶递了过来,同时手的主人顺便把没来得及喝已经冷了的茶杯换了过去。

周清梧抬头一看,嘴角笑意浅浅,未免思绪被打断她继续手中的动作,而进来的人把茶盏挪开后便站在一边,安静看着她,眼神柔和缱绻。

如此过了一炷香时间,周清梧这才搁下笔,活动了一下有些发僵的手。很快孟初晞把她手拉了过去,轻轻揉捏替她舒缓筋骨,语气有些埋怨和心疼:“你不会自从我出去到现在都没休息一下吧?手都僵了。”

周清梧摇了摇头,被她捏着手她也不好比划,只是看着孟初晞,眼里都是笑意。

等到差不多了,她抽回手示意自己无事,打着手势问她:事情商量好了吗?

今天孟初晞如何青阳镇黄家谈生意去了,去年黄家收地租收了不少苎麻,还没来得及纺,因此想要借用她们的作坊,同时需要一同帮忙把麻布运出去。

黄家和严家不合,这件事他黄家不好直接开口只能求上孟初晞了。

“嗯,谈好了。黄家当家的是个爽快人,就是有些好面子,还是挺好打交道的。”

说完她又蹙眉道:“你不要这么拼,等我回来帮你一起做,不要累到了。”

周清梧摇头:你在外面跑才辛苦,我没法替你分担那些,把这个做好了你才能安心。

这也是周清梧最遗憾的,她说不了话,因此和人打交道的事她去了反而添乱,只能孟初晞一个人四处应酬。商人之间谈生意少不了应酬,每次去她都害怕有人灌孟初晞酒。

她酒量本来就浅,许多事又不得不碰酒,为了应付逼着自己练酒量,在家里喝吐了好几次。周清梧心疼得要死,却又帮不了忙。

知道她担心,因此每次孟初晞回来都要让随行的人先回去,自己在外面散散酒气,就怕让周清梧知道了难受。

就好比现下,她的小姑娘又在胡思乱想了,“不许胡思乱想,你帮我出了多少点子,又把家中开支处理的一清二楚,我从不担心账务,哪家老板一开始就这么省心的。”

周清梧知道她心疼自己,不想总是自怨自艾,便转移话题:出去吃饭了吗?

孟初晞点了点头:“盛情难却,黄家那个东家最是缠人。”

闻言,周清梧忙凑过去嗅了嗅。

孟初晞忍俊不禁:“好啦,别嗅了就喝了一盏,没事的。”看她脸色还没舒缓,又继续道:“吃了东西才喝的。”

周清梧嘟囔了下,比划着:你喝醉了就爱亲人,可不能喝醉了。

孟初晞哭笑不得,她从不知周清梧还有这层顾虑,只能辩驳:“说的对也不对。”

周清梧不解,孟初晞笑道:“我喝醉了只是喜欢亲你,你看那次在罗武家喝多了,我多乖,一点都没撒酒疯。”

周清梧红着脸白了她一眼,的确挺乖,当着人前不吵不闹,不乱动,回了家,抱着她亲了半宿。让她去洗漱不给亲还闹腾。满身酒气,要不是还有点香香的,她才不依。

“你还没吃午饭吧,都这么晚了,饿不饿?”看周清梧这架势肯定没吃午饭,江嫂子今天带孩子去看她娘了,自然也没人叫她吃午饭。

周清梧摇头,但是肚子却有了动静,当下讨好地看了眼孟初晞。

孟初晞毫不客气,屈指在她脑门弹了一记。然后在周清梧委委屈屈的时候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掏出一个帕子,里面包着的一小团。她一本正经打开手绢,里面裹了油纸,再打开一看,三个金黄酥灿的金丝饼。

孟初晞看她张着嘴惊喜的模样,脸上笑意颇为自得:“恰好广平楼也有金丝饼,我便点了一份,味道和江阴那家太阁楼差不多,我便偷偷拿了三个,藏怀里了。”

周清梧自然不信她这扯浑的话,偷偷拿回来的哪能包的这么好,况且她也想象不出来那场景。笑着嗔了她一眼,可是心里灌了蜜一般,偷不一定是真,特意带给她吃却不假。

见她开心,孟初晞也笑得灿烂,捏了一个喂给她:“还是温热的,垫垫肚子,我带你去李大娘的小铺子里去喝一碗甜豆花,再买一块枣糕,好不好?”

周清梧也不点头只是笑,然后比划道:太甜了,你给的糖多了。

孟初晞听得低低笑了起来,不过好像是甜了点,想了想,抿嘴道:“的确太甜了,那我带你去吃咸豆花。”

周清梧一愣:咸的怎么吃?

孟初晞突然想到著名的咸甜之争,顿时笑得乐不可支:“咸豆花才好吃呢,要不要试试?”

周清梧将信将疑,然后想像了一下顿时摇头拒绝,豆花儿怎么能是咸的呢?那吃起来多古怪?

于是本来是甜蜜地宠着媳妇儿吃午饭的孟初晞,和周清梧争论起了咸甜豆花的事,不过最后她们没吃咸豆花,也没吃甜的,孟初晞直接带她去一家吃了三鲜面。

回来的路上两人在街上漫步,孟初晞无意看到路边一片草地上开着淡黄色花朵,叶片灰绿色带着绒毛的植物,正是开了花的鼠雀儿草。清明节已经过去了,鼠雀儿草都开花了,想到这,孟初晞眸子微亮:“清梧,想不想吃鼠雀儿粑?”

周清梧一愣:什么东西?

孟初晞又笑了起来:“看来又没吃过,我还想着这里鼠雀儿草也不少,你们应该吃过。正好赶上,明天我们休息一天,我去采鼠雀儿草给你做鼠雀儿粑吃,唔,它也分咸甜的,你要吃咸的还是甜的?”

看她脸上调侃的笑意,周清梧撅了撅嘴,哼了一声,比了几次:甜的,甜的!

孟初晞哈哈笑了起来,揉了揉她的脑袋:“是是,我们清梧爱吃甜的,我记住了不问了不问了。”

做鼠雀儿粑是要糯米粉的,回去的路上孟初晞就买了糯米回去泡着,早上起来可以磨粉,另外还需要准备馅儿,既然周清梧爱吃甜的,她就准备做一个豆沙,不过咸的也可以试试,说不定她会喜欢。

一早孟初晞就带着呜呜去地里采鼠雀儿草了,周清梧在家里磨糯米粉,等到糯米粉磨好,孟初晞也提着篮子回来了。

周清梧从不知道这个可以做吃的,有些好奇如何处理。孟初晞带着周清梧把它择干净后洗了一遍,拿起擀面杖开始把鼠雀儿草捣碎,绿色汁液流了出来,那就是孟初晞要的。

过滤残渣后拿绿色的汁水和面,加入适量草木灰澄清液,这样青绿色才能保持好。同时糯米粉里要加一些面粉,不然蒸熟就化成一滩了。

豆沙昨夜孟初晞就做好了,醬红色豆沙香甜软糯,周清梧吃了很喜欢这口感。

咸馅儿孟初晞就做了点鲜肉的,待会儿包进去就好了。两个人吃不了多少,所以做得不多,一共十个,六个甜的四个咸的,等到蒸好了送几个给罗武他们尝尝。

青绿色的鼠雀儿草粑包好馅儿后柔软漂亮,蒸熟后更是细腻,颜色越发漂亮,用手戳一戳,软糯滚烫。

用筷子小心夹出来一个,松开筷子都能感觉到那种黏糯,孟初晞把碗递给周清梧:“忙活了一上午可算可以吃了,这是甜的豆沙味儿的,你试试。当心烫到了。”

她叮嘱着,周清梧吹了吹,小心翼翼咬了一小口,软糯有韧性,满口都是鼠雀儿草的清香,口感特别棒。她再次尝了一口,这次咬到了豆沙馅儿,烫得她直吹气,等到终于凉了一些她裹着豆沙馅儿一起吃,软糯清香中带着豆沙的绵甜,太好吃了。这对喜欢甜的周清梧而言,当真是从没吃过的美味。

看她吃得开心,孟初晞弯了弯唇,不枉她们辛苦一上午。她拿了一个咸味儿的,吃了一口,味道挺不错的,鲜香中带着清甜口感,挺好吃。她看周清梧瞅着自己手里的团子,夹了起来递给她:“你尝一口咸的,看好不好吃。”

两个人早就习惯了彼此吃对方的东西,丝毫不在意她吃过,咬了一口过来仔细品尝了一下,并没有想象中奇怪,挺好吃的。

“可以接受吗?”孟初晞笑着问她。

周清梧点了点头:好吃。

眼看小姑娘又夹了一个豆沙馅儿的,孟初晞知道她还是偏爱甜的,低头失笑却满是宠溺。只是挑眉道:“吃完这个就不许吃了,这糯米的不好消化,知道吗?”

周清梧把最后一口放进嘴里,闻言恋恋不舍看了眼锅里冒热气的团子,咬了咬筷子艰难点头。

把鼠雀儿粑装起来的孟初晞忍俊不禁,捏了下她的鼻尖儿:“小馋猫,那就再吃半个,不许再这么眼巴巴了,喜欢明天再吃。”说完她夹了一个,分了一半递给周清梧,剩下的自己慢慢吃了。

周清梧低头吃着,却拿眼儿偷偷看孟初晞,脸色微红。怎么和她待在一起,自己却总像个孩子一样呢?蹙了蹙眉,又笑了起来,都是孟初晞惯的,不怪她。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10章 下一章:第112章
热门: 最强游戏架构师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 秀色农家 和讨厌的Alpha交换了身体 情债血案 当Alpha被同类标记后[电竞]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 沉睡谋杀案 为了养老婆我成了开国皇帝[星际] 主角们都以为我暗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