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上一章:第108章 下一章:第11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那一丝忐忑不安中,孟初晞和周清梧安稳度过了这个四月。

在青阳镇郊外生长着一片槐花树,在这温暖的理解,槐花开始吐出了花骨朵,有些早早就开了花,空气中弥漫着槐花清甜的香味。

去年槐花开时她们没有赶上,今年孟初晞出去时路过那一片城郊发现有槐花树,因此看季节差不多,便准备带着她和呜呜去踏青,顺便把江嫂子也带去了。

天气好,孟初晞想带着忙碌了许久的周清梧去外面散散心,因此不仅是出去,还带上了她自己做的一些食物。

出去踏青最好的就是带饭团,简单容易处理也方便携带,顺便孟初晞还做了几个糯米鸡。

从没吃过这种新奇样式的周清梧兴致勃勃地看着一大早孟初晞在那忙活,看着她在饭团里装着各种菜品,模样漂亮富有食欲,尤其是糯米鸡。

煮熟的糯米饭加上香菇肉丁和笋,加入调味品拌匀后锅上面粉糊放油锅里炸两遍,香味扑鼻而来,样子一看就很好吃。

周清梧馋得想尝一尝,孟初晞阻止她:“早上吃这个太油腻了,中午去那边再吃,好不好?”

周清梧咬了下手指,乖乖听话,两人用竹篮子提着水囊和吃食,一同去桑园找了江九儿。

忙碌这么久恰好是放松的时候,恰好孩子被送到了爷爷奶奶那,江九儿刚好能休息一下,听了她们的提议当下动了心。而且槐花的确是很难得美食,江九儿也想去采一点。

四月中旬阳光温暖明媚,三个人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看到了那一片槐花树林,微风拂过槐香迷人。而且来的不仅她们三个,早就有人垂涎一年一度难得的美味,早早来了。

三个人寻了一株开得甚好的槐树,把带来的麻布摊开坐在上面,江嫂子看着满树的槐花,很快就坐不住了,指着矮写的槐花树道:“我先去把矮一些的摘了,东家和小姐先坐在这休息。”

孟初晞应了声,两人靠坐在一起,看着蔚蓝的天空,还有上方花团锦簇的槐花,周围都是那种甜香。

“喜欢槐花吗?”孟初晞把水囊递给她,抬头问道。

周清梧点了点头,印象中,他们原本的家里就有一株大槐树,每年到了四月,槐花就开了,整个院子都是香甜的。

而娘亲总会在槐花开得时候摘上一篮子,给她蒸着吃,又香又甜,还有槐花肉馅的饺子,那是她记忆中难忘的美味。

看她神色怔忡,孟初晞想了想,低声道:“你等我下。”说完她站起身,一个助力,几下就跳上来槐树高大的枝干上,周清梧有些紧张地比划:槐树有刺,别扎着了下来!

孟初晞回道:“我知道的,别担心。”

槐花如今大多是花骨朵,有些还是槐花米,孟初晞巡视着,摘了一串新开的花朵,示意周清梧后丢了下去。

周清梧伸手接住,孟初晞丢了几串后轻巧跃了下来,看着周清梧手里的槐花,她探头过去嗅了嗅:“好香。”

说完她摘了几朵,对着周清梧道:“张嘴。”

周清梧乖乖张嘴,孟初晞把槐花喂给她,周清梧细细咀嚼,清甜的味道混合着香味,在口腔萦绕,嗯,她尝到了春天的味道。

孟初晞看她喜欢又喂了她一口,自己也丢了几朵到嘴里,就这么吃了起来。

生槐花最是原汁原味,很好吃,不过不能吃太多。

她们两个人惬意坐在那里低声说着,周清梧偶尔被逗得笑出来,而那边江九儿采了不少槐花,用布盖住避免蔫了,看到两人坐在那笑,亦是笑着赶过来道:“东家和小姐感情是真的好。”

孟初晞笑着看了看她的收获:“这采了不少啊,江嫂子准备怎么做着吃?”

江嫂子家里也并不宽裕,她思忖了下,笑道:“家里还有一点面粉,做槐花麦饭给我那两个孩子尝尝,他们还没吃过呢。还可以用来炒鸡蛋,也很好吃,东家也可以试试。”

孟初晞点了点头,从她们带的篮子里把早上准备的饭团和糯米鸡拿了出来,周清梧甚至还拿出一小坛桑葚酒。这酒存了一年滋味越发醇厚,倒出来时就能闻到它的香味。

江九儿看得目瞪口呆:“东家你们这是?”

周清梧给她到了一盏酒,指了指孟初晞,江九儿不是很理解,孟初晞只好接话道:“这是我自己酿的,江嫂子尝尝。”

江九儿满脸惊叹:“东家还有不会的吗?”

周清梧立刻摇头表示:没有。

她那认真得意的模样逗得两个人俱都笑了起来,江九儿一直知道小姐格外喜欢东家,如今看是崇拜极了。

三个人吃着她们带的饭团,江九儿也跟着沾光吃到了从没听说过的糯米鸡。外面焦酥,里面裹着的糯米香糯鲜咸,特别好吃。

她突然有些羡慕小姐了,有东家这么好的姐姐,又宠又体贴,还能跟着尝试这么多美味。

三人都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在这片草地上坐了一上午后,孟初晞再次上了树,把采好的槐花往下丢,捡了满满一篮子,才准备回家。

晚饭不用再去费心想了,蒸好的槐花麦饭又香又糯,拌上酱料也好,原味吃也好,都是难得的美味。

此刻的两人闲适温馨,却不知风云再起,波涛汹涌而来。

青州,孟家。

一身箭袖窄衫的挺拔男子步履略快,一路从庭院中走过,绕过长廊站在了书房门口。书房门是开着的,但是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站定后伸手敲了敲。

“进来。”沉稳中透着一丝疲倦的女声传了过来,男人闻言垂首走了进去,弯腰一拱手道:“大小姐。”行完礼他才抬起头看着眼前被他称作大小姐的人。

一袭金缕缝的宽袖襦裙,外罩一件素色纱衣,头上别着一根玉簪,华贵却不俗气。她坐在书案前看着铺子里送来的账册,黛眉微蹙,把账本合上丢在一边,低声道:“爷爷怎么样了?”

男人闻言回道:“请过大夫了,刚诊了脉更换了药方,说是还是老毛病。”

“郁结在心,忧思过甚。看来,一日找不到她,爷爷的病就好不了了。”淡淡说了一句,她复又叮嘱:“让下人好生伺候,汤药必须喝了,我晚膳过去用,让他们备着。”

“是。”

她拎起笔蘸满了墨,欲要落笔却又放下,神色间没了之前的冷清反而有丝压抑:“还是没有她的下落吗?”

男人眼眸一抬,又沉下来低声道:“眼下唯一的进展是查到二小姐离开青州后南下了,到过湖州和扬州,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也和当地一些朋友联系过,但是还是下落不明。”

孟初暄听罢低下头沉默了半晌,她没说话男人便安静站在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睛里藏着不易察觉的心疼和担忧。

最后她慢慢开了口:“易云,最近有看到少爷吗?”

男人摇了摇头:“已经半个月未见到少爷回家了,但是属下知道他在哪儿,大小姐请放心。”

孟初暄声音颇为压抑,忍着一丝愤怒开口道:“爷爷生病他却不归家,又去哪鬼混了?”

“回大小姐,少爷在……逍遥阁。”

孟初暄手缓缓握紧,白皙的手背上青色脉络清晰可见,她咬着牙道:“易云,把他带回来,就说我的命令,无论他愿不愿。”

“是,易云遵命。”他本来想退下,却又小声加了一句:“大小姐保重身体。”

孟初暄微愣,抬头看着他,随后缓缓吐出一口气,“我知道,下去吧。”

看着他的背影,孟初暄心里滋味更是莫名,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仿佛累到了极致。

眼看天色渐晚,一个气急败坏的男声从外面传了过来:“易云,你不要忘记你自己的身份,我是孟家的少爷,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给我松手,听见没有!你不过是我姐的一条狗,你以为我姐会护着你,你做梦!等枭阳回来,我让他砍了你的手!”

“闭嘴!”孟初暄额头青筋直跳,看着被易云面无表情拎进来的少年,呵斥道。

她神色冷得犹如寒冰一般,声音不高却透着一股让人难以违抗的强势,孟初旭顿时犹如霜打的茄子蔫了,讷讷道:“姐姐。”

“道歉。”严肃而不容拒绝的两个字让孟初旭一愣,下意识道:“什么?”

“向易云道歉。”

孟初旭有些难以置信,指着易云道:“他是我孟家的下人,姐姐你让我给一个冒犯我的下人道歉?”

易云沉静的脸上也有些愣,欲张口说什么却被孟初暄一个眼神消了音。

孟初暄看着眼前十七岁的少年,一字一句道:“他是我的人,不是你的下人,我希望你明白。道歉,我不想再多说一遍。”

孟初旭胸膛急剧起伏,咬牙狠狠瞪着易云,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是易云冒犯了。”

孟初暄叫弟弟来并不是纠结这种事,她示意易云退下,抬眸看着孟初旭,语气里满是失望:“你已经十七岁了,不是小孩子了,爷爷病重,你竟然在逍遥阁荒唐无度,孟初旭你到底怎么长成这样的。以孟家少爷自居,纸醉金迷,冲着自己人吆五喝六,你知道何为羞耻吗?你为孟家,为我做过什么呢?”

孟初旭抿紧了唇,脸色颇为难看,他走近看着孟初暄,冷笑道:“对,我是没用,不学无术!但是姐姐说我没有替你做个任何事,难道不可笑吗?没有我,你现在有资格坐在这里,冲我冷言冷语?你有资格管着孟家?他病重我就要回来陪着?你怕是忘了此刻他想要谁陪着!”

孟初暄脸色微变,双目沉了下去:“所以她失踪,真的和你有关系对吧?”

孟初旭眼里有一瞬间慌乱,眼神躲闪道:“我不懂你的意思,她自己娇纵离家出走,出了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要不是我不屑于和你争,就凭我是男丁,即使没有孟初晞,这孟家也轮不到你。”

“呵,如果你不是我的亲弟弟,你认为我还能和你在这说话么?男丁,孟家交给你你扛得起来么?就算没有初晞,你也从不是爷爷考虑的人选。”

“你!”孟初旭愤愤住嘴,身后冒出一股冷汗,他差点就说漏嘴了。

孟初暄不想看见他那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嘴脸,开口道:“我已经和账房说了,从今日起不得给你支一文钱,你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孟初旭气急败坏,却又在心里畏惧孟初暄,他太低估他姐姐了,不仅是能力还有无情的程度!

孟初旭走后,孟初暄更疲倦了,想到这一年她经历的一切,想到自己这个一母同胞却如此不争气的弟弟,还有那个偏心到极致的爷爷。

闭上眼睛她又不由想到那个已经生死不明的堂妹,孟初暄脸上有一丝痛苦和愧疚,喃喃道:“初晞,你别怪姐姐。”

这一年她当真的想尽心尽力去找她,但是心里的愧疚和罪恶感总是会被孟闲庭那毫无理由的偏心摧毁得一干二净!都是他的孙女,就因为她爹是庶出,就这么轻视她和初旭!

即使是孟初晞下落不明,她扛起孟家维持这个富甲一方的大家族的兴衰,爷爷也没有夸奖过她,更没有心疼过她。在这一年里,底下管事和合作的商户欺负她年轻又是庶出,频频下绊子,他都没出来替她说一句话,全凭她苦苦熬过来镇住他们,谁知道她有多恨,这光鲜亮丽的背后是多少心酸和眼泪。

孟初暄抹了抹眼睛,长长舒了口气,天色不早了,她得过去陪他用晚膳了。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08章 下一章:第110章
热门: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锁雀翎 天花板上的足迹 1/7生还游戏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古玩生死局:一盏失落500余年的琉璃佛灯,一个曾经改变国家历 她符合我所有幻想 本召唤兽可是最强的![穿书]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