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上一章:第105章 下一章:第107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一早孟初晞就醒了,看着身边还在睡的人,无声弯起了唇,一切动作都被放慢放轻,她不想惊了周清梧的好梦。

不过虽然被折腾的厉害,但是周清梧还是惦记着今天孟初晞走的事,因此当孟初晞蹑手蹑脚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时,含糊的嘤,咛声传来,一只手伸过来拽住了她。

孟初晞忙回头,睡得迷迷糊糊的周清梧拽住她的衣角努力想睁开眼。

孟初晞看得心里发软,凑过去温柔道:“太困了么?那再睡一会儿,没事的。”

周清梧又摇了摇头,眨了眨眼睛,四处摸索着自己的衣服。看她困成这样,孟初晞有些罪恶感,把人折腾狠了。

看她固执地要起来,孟初晞索性把人抱过来,寻了衣服替她穿。等到衣衫穿好,周清梧总算清醒了过来,忍不住打了几个呵欠,她伸手捶了孟初晞一下,满脸委屈。

孟初晞连忙赔罪:“是我不好,累着你了,想到好长时间见不到你,我就没忍住。你在家休息,不用送我了好不好?”

周清梧闻言眸子一瞪,撅着嘴使劲摇头:不行,你第一次出门,我要送。

她彻底醒了过来,帮着孟初晞清点一遍要带的东西,去厨房烙了几张饼,又煮了两个鸡蛋,给孟初晞做早饭。

想了想她又找了个小陶罐,把家里做的黄豆酱装了一小罐递给孟初晞。

外面吃的不知道合不合口,你带上这个。

孟初晞也没拒绝,笑着点了点头。

周清梧正准备把包裹收拾好,又想到什么把柜子里一双新鞋拿了出来,比划道:最近雨水多,多带一些。注意保暖,我给你放了件夹衣,别忘记了。

看着这一大包,孟初晞拉住了她,略有些委屈道:“我不过几日就回来,你这架势像是要把我赶出去不让回来了。”

周清梧看着她,轻轻推了她一把,把包裹系好。

等到两人到了码头时钟楼已经在船上等着了。周清梧和钟楼打了招呼,脸上笑意都有些勉强一直看着孟初晞,眼里神色任谁都知道是舍不得。

那边船上人伸手扶着孟初晞上了船,孟初晞回头握了握周清梧的手,看她这模样,眼睛都有些发酸,叮嘱道:“一个人在家不要累着自己,如果觉得一个人做饭麻烦就去和江嫂子搭伙。”江嫂子就是罗武的妻子。

说完她又忙对着罗武道:“罗武,我不在你帮忙顾看下桑园,也护一下她。”

“东家放心,我会照顾好小姐的。”

钟楼在一旁看得直摇头,直到船起锚离开,看见周清梧跟着追了几步,孟初晞还站在夹板上挥着手,忍不住笑道:“你们这也太黏糊了,小夫妻分开也没你们这么难舍难分。还都成亲了呢,还没改过来,估摸你们对你家那个不见人影的夫君都没这么上心。”

孟初晞看了又看才走进船舱道:“我从没留她一个人在家过。”

钟楼白了她一眼:“人家丫头都十七岁了,换做别的孩子都好几个了。再说,她有分寸的很,可以照顾好自己,家里你也不用操心。”

孟初晞没说话心里嘀咕着,她没操心家里,就担心她了。

从江阴到苏州走水路需要三天时间,因为最近里这片水域时不时有江湖帮派在这里路过,偶尔也有水匪,所以钟楼一行十分谨慎小心。

孟初晞很不适应坐船,她原本就很少上船,这身体似乎也不喜欢,因此有些晕船,几乎是睡了一路,也没怎么吃东西。

原本打算一下船就去前往拜访苏州城最大的商户钱家,但是钟楼看孟初晞脸色憔悴发白,皱着眉制止了她:“你这个样子去谈也是勉强,休息一天明天养足了精神去。”说罢又嘀咕道:“这要让清梧那丫头知道了,还不得心疼死。”

孟初晞哭笑不得,不过钟楼说的却是不错,这样风尘仆仆也不合礼数,于是一行人找了家客栈住下休息。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很美,比后世孟初晞见到的美多了。即便是在客栈里,从窗户往下看都是布局清幽典雅的假山和漂亮的圆形门廊和镂空窗户,透过这窗口看到的景色就像被裱进一幅画里了。

虽然很累孟初晞却睡不着,看着下面的景色又忍不住想周清梧了,这个点不知道她在干嘛呢。叹了口气,要是有手机就好了,可以视频看看她。

胡思乱想间,她靠在了床边却是睡了过去。

而独自在家的周清梧却是回家把鸡喂了,看着家中分外熟悉的布置,她却觉得有些陌生。没有孟初晞的天井并没有往日的漂亮,院子里的桂花树似乎都不那么苍绿了。

院子里两人时常坐着石凳,屋内孟初晞经常用的笔纸,还有她经常看的书,任何一件都能让她想到孟初晞,这才三天而已,苦恼地拍了拍头,周清梧有些无奈。

桑园第一批蚕已经好了,可以开始第二批了。但是在养蚕之前需要先预估一下蚕量,之前第一批整个桑园大约饲养了近四百箔蚕,第二批估计只能养一百多箔,因此周清梧提前和预备养二批的蚕户说了,避免养蚕过多桑叶不足。

跟着孟初晞一起养过蚕的她,很清楚需要做什么。孟初晞不就在的日子里她基本就是和罗武一起安排人手给桑树追肥,让桑树还能再增产,无事时就带着呜呜在桑园巡视,尤其是新种植的桑树,抵御病虫害的能力还比较弱,需要好好照料。

连番的忙碌让周清梧暂且能平息一些对孟初晞的思念。另一边,孟初晞已经在钟楼的引荐下见了苏州府钱家的大管家,钱仁。

因为有钟楼这个老熟人介绍,见面的过程很顺利。而此次孟初晞也把她们产的绢纱直接带了过来。苏州府近几年重心也是开始往丝织品上倾斜,桑园和养蚕量开始增加,而钱家在这方面专门去京东两路的青州去学习种桑养蚕之法。

在交谈中提到了孟初晞也是在青阳自己种桑养蚕,顿时大为感兴趣,双方足足在一起聊了一个时辰才作罢。

钱仁满脸喜色,大笑道:“我竟然不知道青阳竟然有孟姑娘这等人才,要是知晓也不用不远万里去青州和那青州第一商的孟家去取经求道了。”

钱仁一句话说完孟初晞还没意识到什么,钱仁倒是又自顾自道:“说来也巧了,孟老板也姓孟?”他有些疑惑,随后看着孟初晞:“这么一说,你的许多想法也有些相似。”

他说着说着,蹙起了眉,有些诧异地笑道:“我竟然觉得你和孟家那位大小姐眉宇间有点像。”说完他摇了摇头笑得更加开心了,“真是奇妙的缘分,孟姑娘你是钟兄弟介绍的,这些绢品质也上乘,如果在桑园打理方面孟老板愿意不吝赐教,我们日后生意买卖就可以定下来,定是互利互惠,你说呢?”

他说完看着孟初晞,但是对方神色怔忡似乎没听到他说话,不由又问道:“孟老板,有什么问题么?”

孟初晞回过神,连忙道:“哦,不好意思,方才听了钱管家的话有些失神了。既然这般,那便太好了,如此一来算是钱管家看得起我,我必然会尽力。”

钱仁点了点头,想到自己无意间说的话,仔细看了看孟初晞。他不由想自己也是和那位孟家大小姐有过一面之缘,印象挺深刻的,那个女子相当有手腕,的确是和孟初晞有些像,他故意调侃道:“孟老板不会和青州孟家有什么关系吧?”

孟初晞心头一跳,笑了起来:“我倒是想,可惜我就是一个普通小村庄出身,有贵人相助再加上有点小聪明,这才有点起色,和他们比不了。”

两人说罢都笑了起来,如此坐了片刻,钱仁很爽快地和孟初晞订下了协议。

只是一路上孟初晞都有些魂不守舍,青州孟家,别人听到钱仁这么说大概是以为调侃或者是觉得巧合,可是对孟初晞而言,却是一种宿命般的感觉。她的遭遇本就摆在那,免不了会对号入座有所联想,但更重要的是听到青州孟家和钱仁说的那个孟家大小姐,她心里那一瞬间的心跳加速和那有些心悸的熟悉感,更是让孟初晞不得不多想。

此刻她突然觉得自己来苏州府就像莫名其妙绕了一个大圈后,再次避无可避踏进了命运的漩涡里。

钟楼看到她这样还有些担心:“没谈妥吗?”

孟初晞摇了摇头,勉强笑道:“没有,一切都很顺利,钱管家很爽快,协议已经定下来了,明日双方订下盟约,我们就可以准备回去了。”

“这么快?”钟楼诧异道,然后又笑了起来:“不错啊,钱仁可是老狐狸了,没那么好打交道,你居然第一次就能谈妥,哈哈不错,不错。不过这不应该感到高兴吗?你怎么这副模样?”

孟初晞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估计着凉了。”

钟楼看她脸色的确不好,信以为真,忙开口道:“那赶紧回去休息,这生病了再坐船,你身子扛不住的。”

孟初晞点点头:“没事,就有些不舒服,休息会儿应该就好了。”

孟初晞本来想和钟楼打听一下青州孟家,可是钟楼也知道她的遭遇,此刻问孟家,他定然会多想。她身份未知,她自个儿心知肚明避如蛇蝎,可是在外人看来,怎么会有人不想知道自己家在哪里,更何况那个孟家似乎也是富甲一方的大户,这种家境,恐怕疯了才会像她一样,死活不肯沾染半点了吧。

唯一让孟初晞能够感到安慰的是,青州位于京东两路,距离江南之地山高路远,虽然不知道这个原身是怎么在江宁府遇难流落到周家村的,但是想要在千里之外去找一个有意避开的人,应该是相当不容易。不然也不会这么久了没有一丝孟家找人的消息。

但是即使这般安慰自己,孟初晞心里依旧不安,孟家,难道这么巧合她这原身也姓孟?为今之计只希望钱仁没那么敏感,只是把那段话当一场笑话。

她突然很想周清梧,这种想念比以往四五天都要强烈,在心头不住地抓挠,辗转反侧。她在苏州府的客栈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而远在青阳的周清梧同样难以入眠,仿佛两个人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的心情。

翌日孟初晞和钱家签了契约后婉拒了酒席,直接回了客栈。钟楼原本看她精神不佳想要多留一天,但是孟初晞坚持早些回去,钟楼只好带着手底下的人准备启程。

来苏州府他们赶了三天路,在苏州府留了三天如今转眼就过去了六天。周清梧本来就知道六天时间他们不可能赶回来,但是还是忍不住从第六天开始,时不时到码头转一圈,偶尔站在那等上一会儿。

这般等了好几日,附近浆洗衣物的婆婆都认得她了,慈祥笑笑道:“小姑娘又来了,这些天每日都能见你在这儿等船,可是夫君外出了?”

周清梧脸色一红,欲点头却又最终摇了摇头。那婆婆心思了然,只是笑着叹道:“看你这穿着打扮,家境应该不差,他是去做生意了是吗?”

周清梧这下没摇头,轻轻嗯了声。

婆婆神色有些叹惋:“这年头啊,商人重利轻离别,年轻夫妻总是分隔两地,久而久之韶华老去,徒留遗憾。”

周清梧忍不住打量这婆婆,听她谈吐举止不似一般乡野老者,说话间那种惆怅却是真真切切的。

她也不介意周清梧不说话,继续自顾自道:“我年轻时和你一样,每次他出去,估摸着他要回家,就在这里等着,日复一日,通常等不到的,等到他再也不能出去了,现下老了,不等了,也没人可以等了。”

周清梧看了她许久,最后又把目光放到了那辽阔的水面上。今日天气并不是很好,有些灰蒙蒙的压抑感,湖水也没有往日的碧绿清澈的感觉,反而有些浑浊。风不小,吹得波涛一阵阵拍打码头,发出阵阵拍打的涛声。

正当周清梧低头拍了拍呜呜,准备转身和老婆婆打招呼离开时,余光中看到了一了一艘船自灰蒙蒙的天幕下钻了出来,划破那一片沉寂为孤寂的江面添了一丝生机。

于是周清梧抬脚的动作立时顿了下来,忍不住翘首看着。

婆婆已经把衣服拧干了,她盘着的发髻有些凌乱,轻笑道:“等到了?”

周清梧看了她一眼,有些踟蹰,她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商船这四天里她等到了好几艘。

船由那么一个小点逐渐到有了轮廓,再到一点点清晰,甲板上有个芝麻粒大小的影子,周清梧看不真切,不知道是不是人。

但是很快她嘴角梨涡涌了出来,使劲点了点头。等了这么多船,她第一次看到甲板上有人在那不停张望,即使什么都看不清,但是她就觉得是她的初晞。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05章 下一章:第107章
热门: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玄界之门 七根凶简 小傻子又甜又软[娱乐圈] 黑科技学神 哥儿如此多骄 当男二听见评论区时 三线轮回 蝴蝶杀人事件 突然亡命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