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第101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送走宛清颜,两个人在江宁府决定住一段时日。夜里吃过饭,带着呜呜出去逛了逛,

江宁府夜里是有夜市的,太阳落下去了不代表着冷清,反而是另一种热闹。

各色小贩在沿街的灯笼下叫卖着,珠宝首饰,装饰的小物件,还有各色花灯,好不热闹。

因为带着呜呜,两人没有去凑热闹,只是沿着护城河走了一圈消消食。周清梧跟着孟初晞并肩走着,孟初晞右手牵着呜呜,左手就垂在身侧。

周清梧看了看身后的灯火,又看着身边孟初晞的手,最后悄悄握了上去。

孟初晞一顿,低头看着她和自己握在一起的手,温声笑了笑,握着晃了晃。周清梧心里发甜,拽了拽她,示意孟初晞停下。

孟初晞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走累了吗?”

周清梧摇了摇头,随后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孟初晞眼前一暗若没有伸手去拉她,只是唇角弯起:“做什么捂住我眼睛?”

周清梧自然无法回答,取而代之的是衣衫摩擦的动静,随后周清梧手缓缓挪开,孟初晞眼前的光亮才涌现出来,眼前是一个闪着着温润光泽的东西,定睛一看,这不是周清梧当掉的玉么?

她愣了半晌看着举着玉看着她的周清梧,喉咙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

周清梧神色腼腆,眸子却满是希冀,抬了抬手示意着。

孟初晞盯着眼前的人看了半晌,最后微微低下了头。周清梧开心极了,小心把玉给她戴上,然后放进贴身衣衫里,这才空出手羞涩比划:原本昨晚想给你带上,但不方便。

孟初晞嗓音微哽:“你什么时候把它赎回来了,我还想着等回去我去把它赎回来。”

周清梧扬起了笑,含羞带笑比划:你说的,要赔你定情信物,自然要我亲手再送给你。

孟初晞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这般听话,怎么这么乖呢?”

周清梧被她摸得红了脸,打量了下周围没人注意她们,于是拉着孟初晞的手往回走了。

“回家么?”孟初晞被她拉着一脸笑意问她。

周清梧点了点头,出来走了许久了,天色也晚了,早些回去才好。

孟初晞被她拉着,示意呜呜自个儿走,低头把玉拿了出来仔细看着,半晌才珍重地放进衣衫内摸了摸,嘴角笑一直没放下来。

夜里两个人躺在床上,孟初晞抱着周清梧略有些出神地看着窗户上的喜字,再看看还未燃烬的喜烛,有些不真实。

周清梧靠在她怀里,看她盯着那边发呆,伸手把她脸扭过来,用眼神示意:看什么呢?

孟初晞垂眸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搂紧她蹭了蹭:“我们这就在这成亲了,觉得好不真实。”

周清梧略微思忖了下,摇了摇头。

孟初晞有些好笑:“摇头什么意思?”

周清梧打着手势:我觉得很真实,你不可以觉得这是假的。

很严肃认真的模样,眸子里还满是坚持。

“扑哧”被她这认真可爱到了,孟初晞有些坏心思冒了出来,微微撇了下嘴:“你都把我吃干抹净了,当然真实。”

周清梧脸色倏然通红,有些许不敢看孟初晞,又克制不住想昨晚的事。两人做的时候并没有吹灭烛火,洞房花烛夜所有的场景都十分清晰,周清梧嘤咛一声埋在孟初晞怀里,哼着埋怨她使坏。

孟初晞摸着她滚烫的耳朵,摩挲着,惹得周清梧颤了颤缩了回去。半晌她忍着羞窘,比了比手势:你要吃我,我愿意的,其实虚岁都十九了。

看她打完手势直接缩到被子里不出来,孟初晞又是感动又是想笑,其实昨晚选择给了她,孟初晞就是从身体和心理都接受了周清梧。她和自己那个时代十几岁的姑娘截然不同,和她相比,别说十八岁,恐怕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子都赶不上她来的成熟稳重。

因为以往的经历,周清梧在这段感情里都是处于弱势状态,更多是被孟初晞宠着保护着,可是这并不代表周清梧的感情是完全寻求依赖的。当孟初晞力有不逮,或者需要时,她表现得比谁都值得依赖。

在她面前孟初晞可以撒娇可以耍无赖,可以偷懒,因为她一直很清楚地知道,即使她那样孩子气,周清梧也可以替她做好所有的事,给她想要的依靠。

这一点孟初晞从不怀疑。就像桑园的事,孟初晞压力大,担心得事这么多,周清梧总会悄悄帮她分担。那个时候,平日里做菜都会询问她意见的小姑娘做起决定却毫不含糊。

替她查邱远甄,帮她想办法,卖玉给她筹钱,此后帮着收丝,记账管钱,从不出纰漏,让孟初晞意识到,周清梧需要她,不过是精神上需要她,感情上依赖她罢了。

好的爱情需要势均力敌,更何况是两个女子之间,而孟初晞很笃定周清梧是她的灵魂伴侣,她懂她,也疼她,同样需要被她好好疼着。

她想了想同样钻进被子里看着周清梧,两个人互相看了半天,最后都笑了起来,孟初晞抱紧她只觉得满满的幸福。

两个人抱在一起又暖和又舒服,周清梧鼻端是熟悉的香味,耳边是她昨夜听了无数遍的心跳,她手握着孟初晞的手指无意识摩挲着把玩。

不知从哪一刻开始,她耳边沉稳的心跳乱了起来,越来越快和打鼓一样,周清梧忍不住觉得口干舌燥,心跳也快了起来。

半晌她忍不住抬起头看着孟初晞,孟初晞也在看着她,目光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让周清梧更加难耐。

她咽了口口水,鼓足勇气凑过去指了指自己的唇,不会说话又有些羞涩的小姑娘,觉得这样的诉求是最大胆而且是最好接受的方式。

她眼巴巴看着,就是不敢主动亲上去。孟初晞低低笑出来,靠得很近:“又要亲亲?还是只是要亲亲?”

周清梧一下子觉得自己隐秘的心思被戳穿,羞得面红耳赤。其实并不是她耽溺于那种事,只是新婚燕尔,才经历过那些难免有些食髓知味,又都是年轻气盛的人,这么躺在一起,着实难以控制。

孟初晞既怜且爱,她凑过去如了周清梧的愿,同样也顺了自己的心,很快热意赚了还残存喜意的房间,夜色正好,还很长。

早上两人都起晚了,昨夜她们闹了许久。虽然孟初晞没有要了周清梧,不过她们都已经这般了,有些亲密事是可以做了,因此即使没要周清梧,也足以让周清梧难以招架。

幸好周清梧体力好,即使先被好好疼爱了,依旧有气力折腾孟初晞,来了两次才罢休。因此两个人睡得都晚,也睡得沉了。

新婚之后有些许荒唐,一连几天孟初晞腰就没松散过,周清梧果然是如那日她提的,多了很多次,而且进步神速。

对比孟初晞好好反省了一下,决定要克制一下,毕竟她比周清梧大,要做个好的引导。

她们在江宁不怎么熟悉,孟初晞白天会带着周清梧在江宁府各大商家转悠,也了解了一些江宁的产业。

比起江阴县,江宁府商业经营更加繁华,这一点毋庸置疑。而江宁府种桑养蚕的地方虽然远胜于江阴,但是与历史后来的记载也相差甚远,这也证实了孟初晞的猜想。丝绸织造业重心目前并未彻底从黄河流域转移到长江周边,这对孟初晞而言是好事。

江宁丝绸产量不足需求却是不小,都需要经过大运河辗转运过来,因此丝织品价格居高不下,这个问题乃是整个江宁地区都存在的。如果能大兴桑蚕之业,等到以后渐渐发展起来,她们能占先机。

而且孟初晞好折腾,她如今考虑的不仅仅是扩种桑树,更是要培育好的桑树。邱远甄桑园里的桑树不耐虫害不说,叶片薄而尖多为荆桑,她嫁接的那一批选的是鲁桑,叶片肥厚多汁,养得蚕更大吐丝也多。

但是鲁桑是山东地区传过来的,不能经年久种,所以只能嫁接。另一种培育过的鲁桑又叫湖桑,孟初晞还没见过,如果能寻到,蚕丝收成至少能提三成,还有白桑也是适宜养蚕的品种,因此她还特意在江宁找了找。

倒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湖桑没有,白桑却是让她找见了,寻了桑葚种子,准备带回去育苗,再看看能不能把村里地卖了,重新在青阳买地种桑。

周清梧则陪着她,不辞辛苦四处奔波,两个人在这里依旧忙碌,却依旧幸福。

转眼二十多天过去了,两个人收拾好东西把院子退了,带上呜呜踏上了回家的路。江宁府离江阴县距离并不远,坐马车大概是四日可以到,这么久没回来,踏进青阳镇时,两个人都有些恍惚。彼此对视一眼,悄悄牵紧了手,带着呜呜回了家。

家中鸡都被孟初晞送到罗武家帮忙养着了,二十多天没有人活动,家里积了一层薄灰,稍作休息后孟初晞就陪着周清梧打扫院子,把床铺重新铺好,这么一折腾天色也就暗了。

因为太疲惫,两个人晚饭简单做了个面疙瘩,吃罢饭早早休息了。

床上两人亲了半晌最终才分开,孟初晞摸着她的脸笑道:“太累了,可不许做其他的了。”

周清梧脸颊发红,含嗔带羞地轻捶了她一下,她又不是真的这么急色,那种事虽然热烈刺激,可是她其实更喜欢这般抱着孟初晞,听她低低说着话,总感觉特别温暖。

孟初晞眼里带笑,想着明日的事,低声道:“明早去趟桑园,看看嫁接的桑树怎么样了。还有桑树种子可以种了,这就需要去商量着买地了。”

说完她看着周清梧,笑道:“好媳妇,我们还有多少余钱?”

周清梧被她叫得羞得很,强制镇定回忆着,在她掌心写到:桑园余下一百八十贯,宛姐姐给的足有两百八十贯。

孟初晞闻言一愣,随后叹了口气:“宛姐姐给了好多啊,都是沾了清梧你的光啊。”

她语气温软带着调侃的笑意,周清梧见状抬起头看着她,一本正经比划:你要对我好才可以。

孟初晞闻言为难地蹙起眉:“对你好,怎么才算对你好呢?姐姐现下对你不够好吗?”

她凑过来压低声音,姐姐两个字听得周清梧心里一酥,莫名想到那日洞房花烛夜,她那一句“姐姐教你”顿时,面红心跳。

为了转移注意力,她笑着摇头:不够。

孟初晞当下不依了,搂住她的腰威胁般挠了挠:“再给你一次机会,姐姐对你好不好?”

周清梧背挠得连连后躲,可是床榻方寸间哪里躲得掉,最后笑着连连点头孟初晞才放过她。

闹过一场周清梧面色红润,眼眸含笑,发丝也有些凌乱,孟初晞看着她,凑过去吻了吻她的眼睛,轻轻道:“姐姐会一直对清梧好的。”

像是简单一句对话,又像是郑重其事地许诺,周清梧抬眸看着她,又抱紧了她。

翌日,休息得很不错的两人一起去了桑园,得知她们回来罗武夫妇尤为高兴,详细和她们说了目前完成的事项。

果不其然,罗武完成的很好,基本上都保质保量完成了,嫁接的那两百多株桑树基本都存活了,已经长出了新芽,孟初晞十分满意。桑树育苗迫在眉睫,买地的事孟初晞很清楚该找谁,直接去了黄家找到了黄家的管事。

在桑园附近隔着一条路,那一边全都是黄家的地皮,这一片地土壤很厚实,就是因为荒废了一段时日还没来得及开垦,杂草丛生,种粮食有些费力,但是用来种桑树还是不错的。

只种之前需要深耕然后沤肥,这般桑树才能长的好。这片地虽荒但是附近有水渠,不缺水,正是最好的。孟初晞和黄家管事很快就商定妥当了。

这片地将近五十亩,三十八贯可以拿下来,毕竟不是良田是荒山坡地,价格便宜不少。

地买下来孟初晞就又开始忙碌了,请人开始开荒耕作,之前她们就了解查探过,虽然是荒山,但是土质好沙石少,耕起来不用担心磕碰犁耙。

得知那片荒地被孟初晞买了,严谦并不怎么看好。

“价格虽便宜,但是山地难养护,耕耘更艰辛,这么五十亩是个大工程,万一遇到藏石更是荒废不少啊。”

“没事的,慢慢来。我并不是都紧着现在就要播种,桑树育苗用山地还是不好,所以我要了其中附带的两亩良田,用来育桑苗。等到苗可以移栽出圃,那边地耕种沤肥都差不多好了。”

孟初晞自然会考虑这些,之所以选这块地,不仅是价格,更是她觉得这片土地肥沃,且离桑园原本的地方近,灌溉排水也好,特别合适。

而且去年这里草木茂盛,秋天其他地方草木枯黄,唯独这里绿得最为持久,不会错的。

听她解释完严谦听得哈哈一笑:“你有考量就行,清梧啊,你这姐姐心眼真多。”

周清梧听得脸一红,孟初晞瞅了她一眼笑道:“这心眼大多还是她的。”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第101章
热门: 一个无情的剑客 与最强boss谈恋爱(快穿)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 诛天图 临时标记ABO 六本书的主角都觊觎豪门老男人 格格不入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 三个人的双胞胎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