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上一章:第96章 下一章:第98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周清梧呆住的模样,孟初晞笑了起来:“怎么傻了,不愿意吗?”

周清梧不说话了,直接抱住孟初晞,埋在她怀里吸鼻子。

孟初晞摸着她的脑袋笑道:“可不许把鼻涕眼泪抹我身上。”

周清梧闻言立刻在她怀里蹭地更厉害了,逗得孟初晞呵呵笑。

因为她们可能需要离开一段时日,孟初晞专门把需要做的事交给了罗武,另外还需要有人帮着监工,那么等宛清颜来了后,可以请严谦帮忙找个可靠的人。

因为走之前有约定,宛清颜接到信时,里面几个字让她嘴角不自觉勾了起来,立刻吩咐慕容离带了几个随从启程,一路风尘到了二月初他们才回到了江阴。

当宛清颜到了的时候是二月初三,还有四天,也就是二月初七时就是周清梧十七岁生辰。

两个人一接到宛清颜回来的消息,就去了宛家在江阴的老宅。她们分开将近半年多了,宛清颜看着周清梧身上的穿着,再看看她的起色却是比她走时还好。

宛清颜对着周清梧时笑意盈盈,抬眸看向孟初晞则是公事公办的打量:“收到了你的信我便动身了,一路奔波不远千里从京都赶回来,为的就是给清梧撑腰。你想好了,开弓没有回头箭。”

孟初晞神色严肃,眼里却满是感激:“宛姐姐,我没想过要回头。你是唯一一个知晓我们事的人,又待清梧如亲妹,除了你我想不到还能找谁帮忙。孟初晞感谢你舟车劳顿,来替我们圆这么一个谎。”

宛清颜看着她们,又别开头忍着心里的情绪,“谁让我真把她放在心里了呢。你愿意和她成亲,我便相信你是真的待她,若是能互相扶持,交给你清梧会开心的。”

她眼睛发红,看着孟初晞再次有些凶狠道:“是我错过了几年,不然清梧轮不到你来护着,所以你不要以为她是非你不可,无论日后遇到什么事都不能抛弃她。她无名无分跟着你,成亲都不能光明正大,她心疼你,你更要心疼她。”

孟初晞一一应下,一旁的周清梧忍不住落下泪来,两个人抱在一起哭了起来,孟初晞看着又是心酸又是好笑。

之所以需要宛清颜不辞辛苦赶过来,目的就是替她们两个永绝后患。这个时代不成亲就是一件恶事,只要别人有嘴你就躲不过流言攻讦。所以他们走之前就布了这么一个局,让人以为两人是有婚约在身的,这次慕容离回到江阴,直接请媒人上门提亲,那么在左邻右舍眼里,她们二人便是都已经成亲了。

这个时代商人重利轻离别,成亲后分开的也不再少数。日后委屈下慕容离借口夫家去世,二人守着终身不嫁是最为妥当的。不但无人说闲话,更是会成为一段佳话,为亡夫守节,忠贞不二。

这已经是无奈之举,但是却也是唯一的法子。

几个人一合计,慕容离本就是京都人,在江宁府也没有熟人,他在这里做了什么基本无人知晓,这样一来也不耽搁他自己的亲事。虽然他觉得诧异,但是自家小姐半真半假说了两个人的遭遇,身背恶名克夫克父母,孟初晞又记忆全无,两个姑娘家嫁人不可能的,不如就此不嫁相伴一生。

慕容离本来就对宛清颜忠心耿耿,此刻又觉得二人可敬,当下道:“二位姑娘不嫌弃在下污了你们的清名,这点忙我定会帮。”

两天后,青阳镇几乎都知晓了有人携丰厚聘礼上门给孟初晞和周清梧提亲,竟然是一次娶了两人做平妻。听闻礼单极为厚重,一行十余人挑着聘礼上的门,引得不少人围观,又纷纷好奇是哪家如此财大气粗,等到听说是江阴宛家这才恍然大悟。

宛家虽不在江阴但是看那老宅就知道家中财力不逊色严家,一时间这桩亲事青阳镇几乎人尽皆知。虽然之前都收到了一点讯息,但是严谦和锦云阁一干人都是颇为惊讶。

来福又是难受,又是不解。周清梧和孟初晞都很优秀,这么两个人共侍一夫难道不是委屈么?可是其他人仔细一想也都心知肚明,孟初晞和周清梧感情好,周清梧不能说话,嫁给别人少不得怕她被欺负,不如一同嫁过去互相照应。古往今来,两姐妹嫁一家也不是头一遭了。

刘婶之前就多多少少被孟初晞提前打了预防针了,可是事到如今她也有些担心。特意来青阳镇和她们谈了很久,句句都是掏心窝子的话。

“我也见到了那个人,生得不错看起来是个有担当的。你们两个能成家婶婶实打实开心,只是婶婶多嘴叮嘱你们一二。你们俩人感情呀,好的村里人都羡慕,人生在世有这样一个姐姐妹妹,那是什么都换不来的福气。你们俩人愿意共侍一夫,想必早就有考量,但一定记着,不要因为夫君伤了你们俩人的和气。无论你们多喜欢那个人,他也没有你们俩人亲厚,在没有他时你们才是彼此的依靠,所以一定要把彼此看成最重要的,然后才是他,明白么?”

她们碍于世俗编造了这么一个谎言,可是刘婶却当成了真的,她这一番话让周清梧两个人听得十足感动。

孟初晞心里有些愧疚,但握着周清梧的手认真道:“婶婶,您的话我和清梧都记着,这个世上不会有人比清梧更重要的了,您担心的那些绝不会放生的。”

周清梧亦是坚定点头。

聘礼虽然没有礼单上写的这么多,但是里面一些东西却都是实打实的,是宛清颜给她们添置的。这一点她十分强硬,帮忙可以,但是给周清梧的嫁妆绝不能少,孟初晞想推拒直接被宛清颜噎回去了。

“我不是给你的,这是给我妹妹的嫁妆,你现下算是有点小起色了,不要忘记了是你们一起经营来的。这嫁妆算是给你们经营桑园的一部分本钱,都是清梧的。你要是一直待她好不离不弃,也就是你们俩人的,不然……”

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孟初晞哭笑不得却又感动,但还是认真道:“桑园本来就有清梧的,本钱都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攒的,清梧还拿了自个儿的贴了,没有这个也是她的。”

“你有心就好,只要你们过得好,这又有什么可计较呢。你们两个姑娘家本就是要缺了许多东西,嫁妆总该要有的,初晞家中不清楚,清梧这再少,这成亲还叫什么回事。”宛清颜语气软和下来,这些日子她也知晓了如今她们俩的事,对孟初晞她真的佩服。

更重要的是,两个人不用多说她就能感觉到那种幸福的感觉,比她自己强多了。

这厢下聘成功,而桑园已经在孟初晞要求下开始了第一轮春耕,这样可以避免杂草的生长,接下来就是在桑叶发芽前半个月开始施肥。挖好沟渠防旱防涝。因为过两日她们两人就要暂且离开江阴,对外说是回夫家老家成亲,因为两人没有父母,这话也没人怀疑。

因此孟初晞把接下来来需要做的事都事无巨细列好交给严谦和罗武,交给他们一一落实。而唯一一件需要孟初晞亲力亲为的嫁接一事,孟初晞已经处理妥当了。

一切准备就绪,和严谦等人辞行后,一再确定会回来,严谦等人才肯作罢。

她们两人自然不会是真的去京都,于是一行人去了江宁府,在那里宛清颜一早就租了个小院,可以暂住在那里,宛清颜准备得格外贴心。

宛清颜很开心,忙前忙后帮着买红布,布置新房。在宛清颜看来,虽然不能大张旗鼓,但是后院的房子肯定是要用红绸装点的。

像喜烛,红纸,酒菜都要准备,周清梧和孟初晞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江宁府很大,她们租的的院子远离闹市,难得的宁静。他们关起门折腾自己的,也没有人打搅。

嫁衣却是孟初晞早就偷偷就准备了的,按照两人尺寸做的,当孟初晞拒绝宛清颜替她们办并且把她带来的包裹打开时,宛清颜愣住后却是笑了起来,嫁衣都偷偷准备了,她真的不用担心是孟初晞临时起意了。

而周清梧却是在看到嫁衣时愣在原地看了半晌,在孟初晞看着她时倏然红了眼眶。

这下轮到孟初晞愣了,连忙过去哄她:“怎么哭了,不喜欢么?”

周清梧却是一把抱住了她,还轻轻捶了她一下,这人什么都瞒着她,她都不知道她何时写了信,何时还悄悄做好了嫁衣。

宛清颜看着偷偷笑,可是反应过来又有些尴尬,摆了摆手径直出去了,得了,还是让小两口在那恩恩爱爱吧。

孟初晞略微歉疚地看了眼宛清颜,脸颊有些烫,低头看着周清梧,揉了揉她的脑袋:“是我不好,没和你说,是不是不喜欢这嫁衣?”

周清梧摇了摇头,怎么会不喜欢,一想到是要嫁给孟初晞,再简单的婚服都能让她欢喜。

她眸中还有泪,伸手对着孟初晞比划:你还瞒了我什么?

孟初晞笑了起来,眼里闪着笑意,灿若星辰:“偷偷拿了你的生辰八字去合了下,然后订下的日子就是明天了,恰好是你十七岁生辰,这算不算?”

周清梧愣了愣,随后脸上表情明明是忍不住想笑但是又要故意装作生气的模样,特别可爱,看得孟初晞哈哈大笑。

孟初晞伸手揉了揉她的脸憋着笑道:“乖,想笑就笑,笑完了你再和我生气,不要难为自己。”

周清梧气鼓鼓抬头看她,最后还是忍不住梨涡漾笑,抱住了孟初晞。怎么办啊,她好喜欢她呀,想到明天就要和孟初晞成亲,周清梧整个人都要飞扬起来了。

呜呜作为家庭的一员,被她们一路带了过来,陌生的环境它有些害怕,经常要黏在主人身边。

夜里忙碌了一天准备成亲事宜的两人坐在屋内却没有早早休息。孟初晞坐在桌子旁,低头拿着剪子在那里剪红纸,呜呜就睡在桌子下,趴着瞅着地上的影子。

很快另一个身影靠近,挨着孟初晞坐下了,周清梧好奇看着孟初晞,眼里满是仰慕。

孟初晞似乎全神贯注,并没有看她,手中剪刀几次落下,随后她伸手把红纸打开,一个红灿灿的双喜字出现在眼前。

她把喜字在眼前展开,然后举着喜字转了下身,透过喜字的缝隙看着周清梧,嘴角上扬,笑着道:“这是哪家可爱的媳妇儿,眼里又在放光啊。”

周清梧脸色发红,含羞带嗔,伸手在她手上轻轻捶了下,然后伸手接下她手里的红喜字。

拿着喜字周清梧脸上笑意难掩,径直走到窗前,把喜字按在上面,扭头看着孟初晞,眼神满是询问之意。

孟初晞脸色柔和而宠溺:“好看,就贴在那里,我再剪一些。”

于是一个人剪一个人贴,哪怕这场婚事知道的也就三个人,她们两个人依旧是满满的幸福和期待。

红绸白天都搭好了,再在窗上贴上喜字,这新婚的氛围立刻就出来了。忙碌了一天,明天就要成亲了,两人早早就休息了。

烛火湮灭,人影消失,一夜闲适。

第二天一早宛清颜就来了,因为情况特殊,她什么都没告诉别人,就连慕容离都不知道她来这是做什么的。

宛清颜忙碌着给两个新人梳好头发,只是待会儿拜完堂还要开喜宴,于是梳好头发的孟初晞竟然是进了厨房去做饭去了。

宛清颜一脸无奈,帮着她把饭菜端上桌,看着蹲在地上打下手的周清梧,再看掌勺的孟初晞,又好气又好笑道:“这大概是世上头一遭,新娘子拜堂前还在炒菜的。”

孟初晞笑了起来:“不炒菜,待会儿我们吃什么呢?宛姐姐又不会下厨。”

宛清颜叹了口气:“怪我,怪我。”

“炒菜就算了,你居然还擀面?”看到她拿出面团在那擀,宛清颜简直快疯了。

周清梧见了顿时红着脸低下头,而孟初晞却是温笑道:“今天她生辰呢。”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6章 下一章:第98章
热门: [综]直播退休大佬养刀日常 论汉字的重要性[异世] 女巫角 人性的证明 六爻 虫图腾4:险境虫重 这只男鬼要娶我 暗黑神探 法蒂玛预言 一剑斩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