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第97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很快到了吃团圆饭的时候了,这个年夜饭和去年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又大不一样了。

彼时她们之间感情未明,只是互相慰藉,温馨但是却各有自己的担忧和困惑,而今年两个人感情已经如胶似漆,彼此就是心中最大的慰藉和依赖,那些踌躇茫然,已经烟消云散了。

炉子火正旺,屋内燃了碳炉隔绝了外面的严寒,桌上除了两副碗筷,照旧有屠苏酒,不过还有一小坛孟初晞酿的桑葚酒。

酒做的非常成功,除了留下的一坛,其他的都卖掉了,嗯,钟楼就买了不少。喝屠苏酒是风俗,所以周清梧先给两人倒了屠苏酒。看着杯子里的酒,孟初晞忍不住笑了起来:“我酒量太差了,你可不许让我喝多了,否则欺负你了,可不能怨我。”

她一醉了理智就会被大幅度削弱,因此面对自己格外喜欢的小姑娘,情不自禁地就会去亲亲抱抱,每次醒来都是一场公开处刑。

周清梧脸颊通红,抬眸嗔了她一眼,含羞带媚。不让她空腹喝酒,周清梧伸手把盛了碗鸡汤,羊肚菌泡发汤是酒红色,里面自家种的黄花和鸡肉一起炖的,再配上羊肚菌,这碗汤的美味已经不言而喻了。

装好后,周清梧直接把自己的递给了孟初晞,再把她的空碗拿过来也盛了一些。炉子上的红汤已经沸了,孟初晞把一些耐煮的食材先放了一些进去。

两人尝了一口鸡汤,这鲜美完全是鸡肉和菌子带来的,清香而不油腻,鲜得让人想吞舌头。泡发后的羊肚菌肉质依旧保持着原本的脆嫩,鲜甜可口,周清梧喜欢极了。

这顿年夜饭这一碗鸡汤就已经让人满足了。芋头圆子孟初晞照旧放了一些到鸡汤里,这是周清梧的最爱。

看着锅里翻滚的汤汁,孟初晞开口道:“清梧,可以吃了,你尝尝喜不喜欢,小心烫。”

放进去的是萝卜和冬瓜,周清梧夹了一块,放进孟初晞给她调的酱料里,咬了一口。冬瓜软烂,吸满了锅中的汤汁,味道鲜美不说,那种麻辣味道刺激着味蕾,酱汁的酸味让舌尖口感更加丰富,她眸子发亮,她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冬瓜!

尝了口萝卜同样满满的享受,吃得太急烫得她不断吸气,却是停不下来。

她果然喜欢,孟初晞笑了起来,伸手替她擦去下巴上的红油,失笑道:“不要急,吃太烫的不好,慢慢来,又没人同你抢。”

她眸光温软,声音宠溺,周清梧耳朵根子都红了,心里又是害羞又是甜蜜,像这汤底一样咕嘟咕嘟冒泡。

周清梧见过这么多烹饪方式,却从没吃过这种涮的吃法,但是口感体验特别棒,很多普通的素菜都在这火锅里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滋味。

鱼片放下去,烫熟后滑嫩可口完全没有腥味,蔬菜也不会显得寡淡,吃得太过瘾了。只是那碟毛肚她还没吃,实在是那东西的确不好吃,这些年周清梧也吃过一次,也是恰好遇到家中耕牛摔死的人家卖牛肉,这部分就被当做边角料扔掉了。

当时天气一直不好,周清梧毫无收入饿得不行,捡了回来吃,那味道真得算不得好吃,嚼不烂又没滋味,她其实不大明白孟初晞为什么要了这毛肚。

孟初晞一早就留着给她惊喜呢,指着这灰色毛肚笑道:“是不是有些嫌弃它?”

周清梧腼腆一笑,立刻摇头。孟初晞失笑,“这个东西在我们那里,基本是吃火锅必点的一道菜,几乎没有人不爱吃,价钱可一点都不便宜。不过在火锅普及之前,是没多少人吃它,屠宰场都会直接扔了,所以是火锅成就了它。”

她一边和周清梧说着,一边用筷子夹了一上一下地在锅里烫它,不过几息时间,孟初晞就把已经卷起来的毛肚放进她的酱碟中,示意她:“吃吃看。”

周清梧将信将疑把毛肚放入口中,咀嚼的第一口她就愣住了,怎么会这么脆嫩?再继续咀嚼,真的是又脆又嫩口感好得不行。

看她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孟初晞又想笑了,继续给她烫,“我们那吃毛肚有个口诀,叫七上八下。”

周清梧没听明白,七上八下作为口诀用来吃毛肚?她歪着头,满脸疑惑。

孟初晞憋着笑,不知道为何她就觉得今天的周清梧像个好奇宝宝一样。

她伸手夹着毛肚一下一下数着,“你看,是不是七上八下?这样几个动作后,毛肚基本就是口感最好的时候了。”

周清梧那双大眼睛看着她,最后“扑哧”一声,捂着嘴笑得浑身直打颤,孟初晞被她这么一笑,也是笑得眉眼弯弯。

周清梧笑了好久,这才打着手势:我从来没想过七上八下还可以这般用。

吃着火锅要比吃饭菜更惬意,而且吃完后出了一身薄汗,浑身热气腾腾的一点都不觉得冷,特别带劲。

两人一边吃一边喝着酒,孟初晞酿的桑葚酒颜色非常漂亮,红棕色的酒液澄清有光泽,入口带着素雅的果香和酒香,口感醇厚爽口,酸甜回甘,比白酒口感要好多了,辛辣味明显少了许多。

孟初晞自己就很喜欢,说着让周清梧看着她不要喝多了,却还是喝了好几杯。孟初晞喜欢酒却不酗酒,很克制自己。所以喝醉的情况极少,今天是过年,气氛好又开心这才贪杯,周清梧也没太拦着她,只是看她脸颊发红已经微有醉意,怕她难受这才不给她喝了。

孟初晞倒是不抢不闹,就是坐在那用雾蒙蒙的琥珀色眼睛盯着周清梧看,模样又委屈又可爱。

周清梧心都化了,过去摸了摸她发烫的脸哄她,比划道:下次再喝,不然头疼。

孟初晞歪了下脑袋看了眼桌上的酒,软软应了声:“好。”

周清梧也不知道她能看懂多少,在她面前比划:你乖乖坐着不要动,我去收拾这些。

孟初晞喝醉了不闹腾,反而乖的很。就在那里巴巴坐着看着周清梧把碗碟收拾了。

怕醉鬼不小心碰到炉子烫着,周清梧不敢耽搁太久,时不时探头出去看看她在做什么。这么一心二用把碗筷洗了,擦干净手这才走了出去。

酒劲这会儿上头了,孟初晞脸很红,周清梧有些后悔没早点拦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真得烫。

她才洗过手,手指冰冰凉凉的摸在孟初晞脸上舒服得很。于是在她准备收回手时,孟初晞不满得嗯了一声,双手拉过周清梧的手,让她双手贴着自己的脸,醉哼哼道:“这样舒服。”

掌心温度低,于是孟初晞发烫的脸颊上的温度就格外明显,那里的肌肤细腻光滑,此刻透着粉色尤为显得动人。

周清梧捧着她的脸,红着脸颊双手忍不住搓揉了几下,于是那水润的唇就被迫嘟了起来。

以往她喝醉了就会这么捧着自己的脸说可爱,如今周清梧这般对她,心里总算是体会到了那种感觉,真的,很可爱啊。

就这么捂了一会儿,孟初晞才松开手让周清梧离开,但人却是往前倾,喃喃道:“清梧,我想,我想亲亲你。”

周清梧心倏然漏了几拍,那种羞涩中又有几分了然的愉悦让她一时间没能做出反应。

于是坐着的人踉跄起身,抱住了周清梧。

很快在炉火的暖意中,周清梧品尝到了桑葚酒的清甜,她头脑很清晰又有些迷糊,清晰的是她喜欢这种亲昵,迷糊的是,孟初晞似乎太热烈了。

以至于她们什么时候进了卧房滚到了榻上她都不就知道。等她恍惚抽出一丝思绪去思索时,眼里就是俯身在自己身上温柔吻她的孟初晞。

这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料,可是她理智和情感都在向身上的人投降,她只能受着,衣衫凌乱,浑身滚烫而难耐,压抑着让自己都羞于听见的声音。

但是最后孟初晞并没有做太过分的事,只是不知疲倦亲着她,手贴着她的腰腹不肯离开。

当孟初晞睡着后,周清梧躺了很久才有力气起身。腰带早在亲吻中被解掉了,外衫早就被扔到了一边,夹子衣襟敞开,里面贴身中衣的系带都被扯乱了。

周清梧面颊通红,胸口一起一伏,侧头看着睡着的孟初晞。经历了这么一遭,周清梧隐隐约约知道了所谓的圆房是什么一回事了,但很显然孟初晞没有要她,那种难耐的感觉反而更强烈了。

回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周清梧羞得脸颊发烫,心里又是欢喜又是埋怨,伸手捏了捏孟初晞挺翘的鼻子。

平日里温婉又正经,喝醉酒了就会撩拨她,每次都是让她脸红心跳不已后就睡去过了,大坏蛋。

心里埋怨着大坏蛋,她还是爬起身去烧水,要给她擦身泡脚,她自个儿……也要洗洗。

周清梧晚上又做梦了,醒来时她呼吸都有些凌乱,想到梦里发生的事,红着脸还是忍不住戳了下孟初晞,都怪她。

两个人睡到现时辰已经不早了,被这么一戳孟初晞醒了过来,发觉被子漏风,就把周清梧往怀里捞了下抱紧,还准备继续睡。但是安静了片刻,孟初晞猛然睁开了眼睛,一下就对上满脸通红的周清梧。

两个人此刻当真是大眼瞪小眼,孟初晞想起昨晚自己好像把周清梧按在榻上这样又那样了,当下臊得脸红脖子粗。

默默把脸埋进被子里,半晌她才抬起头支支吾吾问道:“我昨晚没,没有欺负你吧?”她有些慌,明明说好了要忍住不能这么早,她不会酒后乱性,把周清梧给要了吧。

周清梧看着她,撅起嘴点头:欺负了。

孟初晞脸色一白,她都记不清昨晚她怎么欺负了,她喝醉了没轻没重万一……。

顾不得懊恼羞涩,她直接坐起身急着道:她表情又急又羞,话都说不清楚,都顾不得怕冷了。

周清梧本来是气她昨晚对着自己一通亲亲摸摸就自己睡着了,连梦里都不放过自己这才含糊其辞吓唬她。看她着急了,又舍不得逗她了,把人拉下来用被子裹住,掐了她一把。

然后闷声比划:你没欺负完。

孟初晞看她闷闷不乐,想着即使没欺负完也欺负狠了,凑过去道歉:“清梧你原谅我,我喝多了。这不是借口,是真的做的不好,以后我不会乱喝酒了。”

看小姑娘还是气鼓鼓得不理她,孟初晞抱着她亲了亲她的腮帮子,说这些情话哄她,总算把人逗笑了。

“原谅我了?”孟初晞看着她,撒娇般问道。

周清梧哪里真生气,此刻只能红着脸点头,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失落。并不是她真的耽溺于这种事情,只是在她心里这是她们在一起的一种仪式。她们毕竟和世俗夫妻不一样,没有名分,不能光明正大在一起,唯一可以证明她们是因为爱情在一起的大概就是和所有有情人一般,彼此交付。而且她也喜欢可以和孟初晞这般亲密。

虽然知道有这想法不对,可是她总觉得她们真正那样后,即使世俗不给她名分,在孟初晞心里她定然和任何人都不一样的。这样其实有些不可理喻,妄图用这种方式维系她们这段特殊的感情,有些可笑,可是她就是放不下,她有些讨厌这样的自己,更觉得像是对孟初晞的不信任。

眼看着笑起来的周清梧清梧又低落下去,孟初晞微微一愣,柔声安慰道:“怎么又不开心了?”

周清梧看着她,最后有些闷地比划:我这样,是不是很讨人厌。

孟初晞一脸惊讶,没明白她怎么突然这么说,后来突然福临心至意识到了,她叹了口气,把胡思乱想的小姑娘搂进怀里:“傻姑娘,你怎么可能讨人厌。我已经给你宛姐姐写信了,等她和慕容离来了,我们便成亲,好不好?”

周清梧满脸震惊,愣愣看着她,一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耳边就只有成亲两个字,把她砸的晕头转向。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第97章
热门: 北洋夜行记 抱走男主他哥 妻乃殿上之皇 浪花少年侦探团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阴阳药店 秦皇 穿成一只小萌兽 旋转门 反穿后我成了四个死对头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