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上一章:第93章 (二更) 下一章:第95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桑园小院里住了这么久,孟初晞终于得以回到自己家中。她没有提前告诉周清梧,带着和她一起驻守桑园的呜呜,一人一狗脚步轻快地往家赶。

一路上会遇到附近养蚕人家,他们基本上都认识了这个生得温婉漂亮又富有耐性的桑园新老板,都格外热情地和她打招呼。

人心都是肉长得,孟初晞尽心尽力教他们喂蚕而且不收分文,养得多的签了文书还赠送部分桑叶,丝产量达到新高,而且收丝价格又公道,她们心里都记着。因此等到她到家,手里提着的都是东家的瓜果西家的蔬菜,还有煮熟的鸡蛋。

周清梧看到她回来本来还愣住了,但是看到她手里拿着的一堆乱七八糟的瓜果,和她这漂亮雅致模样完全不搭边,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她边笑边躲着呜呜的热情进攻,帮着把孟初晞手里的东西接下来。

孟初晞满脸无奈,看她还笑自己,便有些不依了:“我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就这么笑话我?”

周清梧忙收敛了笑,却还是忍不住伸手打手势:你去谁家菜园子了?

孟初晞一挑眉:“出息了,学会打趣我了?”

说着就挠她痒痒。周清梧笑得上气不接下去,摇着头连连讨饶孟初晞才肯放过她。

听着她气喘吁吁的动静,孟初晞把她抱在了怀里:“我好想你。”

家里有鸡需要照顾,周清梧不能天天都去陪她,而且白天两个人基本上见不上面,只有下午周清梧总会体贴地给她送饭菜,可不是想了。

周清梧耳朵发红,她也想她。双手试探着环住了孟初晞,同样抱紧她。

孟初晞蹭了蹭她的额头,轻声道:“我闻到饭菜香了,今晚吃什么?”

周清梧松开手比划:炒了韭菜鸡蛋,来福在河里弄了不少鱼,分了一些我们,还有一道清蒸鲫鱼。

比完她又看着地上的东西,掩嘴笑:你回来晚了,不然可以炒它们。

孟初晞故意嘟起嘴有些不满道:“还在笑话我。”

周清梧今晚看她回家了很高兴,听了她的话笑得更开心了。孟初晞眸色微沉,探头倾身吻住了那不会说话,在笑的时候微微咧开发出好听笑声的嘴。

周清梧嗯了一声,脸一路红到了脖颈,随后仰起头双手搂住了孟初晞的脖子,启唇迎了过去。

两个人这段时间都很辛苦,聚少离多,也没有太多时间交流,偶尔周清梧休息,她也是马不停蹄去帮着孟初晞整理账册,或者帮着一起看桑园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这种亲密,很少了。

两个人都很动情,亲到最后彼此呼吸急促,周清梧鼻腔嘤咛一声,只能轻轻哼哼,身子软得厉害。

孟初晞听到她发出这种惹人怜爱的声音就越发控制不住理智,吻按捺不住开始游离。直到她在周清梧耳边厮磨着,让周清梧实在忍不住抓紧了她,她后背的些许疼意才让清醒过来。

勉强放过被她疼爱许久的小东西,她伏在周清梧耳边呼吸灼热,压抑着低低喘,息。

周清梧眸心迷蒙一片,缓过来时已经一片湿润,脸颊脖颈还有衣领露出来的皮肤都是一层粉色的。

两人抱了许久直到彼此平静一些才松开,周清梧根本不敢看孟初晞,她现在腿软得厉害,那种难耐又喜欢的感觉说不出是痛苦还是欢愉,她又不好意思问,每每和孟初晞亲密,她都会这般,颇为难以启齿。

孟初晞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刚刚她太过分了,明明就是想亲亲她就好了,到后来恨不得哪哪儿都好好亲一亲。都说在一起久了激情褪去,余下的都是平淡温馨,可是现下清梧对她吸引力却是与日俱增,这激情别提褪去,根本就是一点就着。

孟初晞清了下嗓子,略带喑哑:“我们去吃饭吧。”

周清梧嘴唇有些红肿,她抿了抿又不自觉舔了舔,发觉孟初晞看她眼神顿了下又赶紧走进厨房。

分明彼此很熟悉了,可是在感情上面,两个人都颇为矜持内敛,害羞总是多些的。

再一次能够拥在一起睡觉,两人很开心。饭前那场失控带来的羞涩尴尬,并没能阻止她们抱在一起。

躺在床上也没熄灯,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后,周清梧还是没忍住问孟初晞:成亲后,我们就可以那个么?

其实后面那几个字周清梧没比划出来,但是她似乎不知道怎么表达就胡乱摆了下手,配上那羞涩极了的模样,让孟初晞自动脑补出来的。

孟初晞脸颊涨得通红,其实今天晚上周清梧感觉到了什么才会这么问吧。有些懊恼的蹙了下眉,自己太没定力了。

看孟初晞这神色,周清梧更懊悔,直接缩进被窝把脸蒙住了,她昏了头了,在干什么呢。

孟初晞看她这般,原本窘迫变成了好笑,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别闷坏了。”

孟初晞看着她,眼里有笑意也有羞涩。那方面的事情就连现代社会,家长对孩子都避而不谈,这个时代很多闺阁女儿到了出嫁前才会被告知那种事。而周清梧年少失孤,对这方面估计也是知之甚少,所以有些懵懂。

如今她们在一起了,更多是出自于本能的亲近,亲吻恐怕就是周清梧所能预料到的最亲近的,至于其他也都是模模糊糊的,只晓得夫妻成亲要洞房的,至于如何才叫洞房周清梧也不得而知。

孟初晞反省了一下,是自己普及不到位,她斟酌了一番,这才轻声道:“我跟你说过,我们今年就寻个机会成亲,成亲之后那便是真正托付终身,不能反悔了。寻常夫妻,成亲之后便是要圆房的,就是……就是做一些情人之间喜欢做的事情,就可以生孩子了。”

孟初晞说得磕磕绊绊,大概体会到了做父母的不好和孩子科普这件事的尴尬了。周清梧也很不好意思,可是听得格外认真,孟初晞只好继续道:“通常你们这个时代,男女成亲很早,圆房也早。”

周清梧连连点头。

“……”

孟初晞看得哽了哽:“但是过早圆房对……对女孩子很不好,所以感情这种事,各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美好,并没有什么,但是唯独这等亲密之事不能太早了。”说罢她瞥了眼周清梧,讷讷道:“你才满十六岁,我不能,不能这么早便……”

后面她说不下去了,总觉得自己当真像个猥琐阿姨。

周清梧也不敢看她,但是她大概明白了,孟初晞之前失控的模样她记得格外清楚,所以她并不是不想,而是因为不愿伤了她,因此一直忍耐吗?

想通这一点,周清梧在满满的羞涩中品味到了难以言喻的甜,

只是,她深处食指轻轻戳了戳孟初晞,孟初晞红着脸看着她,只见她伸手比划:初晞你忍着辛苦么?我觉得有点辛苦。

之前她虽然羞得不行,可是身体一点都不愿孟初晞停下来,那感觉真是辛苦,不是有点。

孟初晞读懂她的意思,整张脸再次充血,羞得面红耳赤,活了二十多年,或多或少接触了许多这些事,可从没没想到自己被一个小姑娘弄得这般羞耻,还是个十六岁的古代小姑娘。

孟初晞扛不住她那双大眸子的注视,飞快拉起来被子盖住了她的脑袋,然后直接翻身吹灯,一切倏然被夜色掩盖,可是黑夜遮掩的住面红耳赤的模样,却消弭不了面红耳赤的心情。

周清梧挣扎着探出头脑,同样滚烫的脸上却是压不住的笑意,甚至没忍住笑出了声,孟初晞好可爱啊。她大概能体会孟初晞揉着她的脸颊喊可爱的感觉了,她也想那般。

不过夜色中传来略带愠怒的声音,装得凶巴巴的:“不许笑,睡觉!”

周清梧黏过去,乖乖依偎着她睡觉,半晌迷迷糊糊中,有人揽住了她往怀里带了带,一夜好梦。

第二天周清梧可以休息,孟初晞也得了闲,眼下已经是十一月底了,收完丝孟初晞准备带着周清梧回去一趟,就当放松,更是因为她心里惦记着一种野果子。

换上了往日旧衣衫,两个人带着呜呜就往周家村去。如今的孟初晞和周清梧在周家村那就是个神话一般,村民谈论起来已经不仅仅是羡慕嫉妒了,更多的是敬佩和巴结了。

他们可都听说了,孟初晞和周清梧离开了严家,自己买了四十亩桑园,养了一批秋蚕。今年蚕丝价钱直接翻了一翻,可以说孟初晞她们挣了大钱了,这可不是他们可以比的。

一路上遇到的人对她们都格外热情,口中那些夸赞的话,聪慧能干,周清梧有福气,什么巾帼不让须眉都出来了。

孟初晞和周清梧笑着应了,心里却是没什么感觉,但是总算是替她们自己争了口气。

孟初晞先去了趟刘婶家,把带给他们礼品送过去,照旧买了坛女儿红,还有给家里孩子的点心糖果,乐得刘婶合不拢嘴。

“你们今儿总算有空来一趟了,不得了了,真是和以往不一样了。刘婶跟着沾光,开心死我了。”

孟初晞笑了起来:“婶婶您言重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您一家对我们的帮助,初晞和清梧记着呢。”

两方客套一翻,叙叙旧,孟初晞就带着周清梧上山去了。刘婶看得好笑:“这两个丫头,就喜欢山上那些东西,如今不愁吃穿了,也舍不下。”

周石山抽了口旱烟:“不忘本心,也不贪图享乐,这两个丫头很好。”

而被夸了的两个人却是一路在山林中穿行,最后站在了一处峭壁下,上面生了一片灌木林,而在里面有一丛几乎覆盖了半边的藤条状植物,叶子略微发黄,但是褐色枝条上挂难了棕色的小果子,外皮粗糙,却是野生的猕猴桃。

看着那果子周清梧口水就不自觉分泌加速。这么一株树挂了这么多果子,不知道要摘多少了。

孟初晞拿出柴刀砍掉挡路的树木,她伸手敏捷又有功夫在身,很快就爬了上去,周清梧一脸紧张地盯着她。野生猕猴桃成熟季节要晚,不过如今却是都熟了,孟初晞捏了捏已经软了,还有一些已经脱落了。

她手脚麻利,很快摘了不少用绳子吊下去,如此重复,等到摘完,地上两个箩筐都装了大半,这数量多得吓人,

孟初晞从上面爬下来,周清梧帮着把她发丝间的树叶断枝清理掉,孟初晞低着头任由她忙活,伸手拿了一个软软的果子。

剥开褐色外皮,里面晶莹水润的碧绿色果肉露了出来,猕猴桃果香味飘散出来。

汁水还很丰富,已经软了,孟初晞咬了一小口,又软烂又水润很甜,一点都不涩口,于是把剩下喂给周清梧。

“怎么样,甜不甜?”

猕猴桃滋味很好,酸甜可口在水果中算是深受喜爱的,周清梧很喜欢,她点了点头:甜。

“走吧,我们都带回去,这么多很多都熟了,不能久放。选些熟得好的送一些刘婶,其他的带回去给锦云阁送一些去。其他的留着,一天可以吃七八颗,管饱。”

周清梧听得失笑,两个人背着背篓顺着山路往下。孟初晞则和她对着桑园的收益。

“这次我们收丝一共收了三百多斤丝,再加上我们自己养的蚕,一共三百八十斤蚕丝,这些日子正好交给作坊加工,出来的绢和绸缎直接交由严家运出去,按照估计,七两丝能成一匹绢,这批丝价值在一千七百多贯,再去掉收丝成本和工钱,严家给的八百贯可以留出来了。”

除了收丝得的利钱,桑园里桑叶因为今年桑叶稀缺,一斤桑叶价值二十余文。虽然孟初晞优待了签订收购文书的农户,但是桑叶收益也已经高达五百多贯。

更可喜的是因为今年秋蚕收益很好,尝到了甜头,周围想养蚕的人越来越多,那么桑叶需求也便更大。孟初晞打算来年重新买块地,增加种桑面积。另外邱远甄的桑园,里面桑树要重新嫁接,砍掉的那批树恰好就是嫁接的好对象。

周清梧和她一早算过账,自然明白这次她们是完美抓住了这个机会。

她对着孟初晞比划:我就知道你可以。

孟初晞伸手牵住她,微笑道:“我不可以,我们才可以。”

虽然后来她争取到了严帧,才让桑园彻底好起来,可是如果不是周清梧那枚玉佩当了六十贯,筹齐了那三百贯,她根本没任何筹码。而且随后她为了治理桑园时最初的开支,都是剩余的那些贴进去的。

因为这些投入让严帧看到了桑园还有救,不然他不会这么轻易给出八百贯的,这个机会是周清梧和她一起才能争取到的。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3章 (二更) 下一章:第95章
热门: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 只有强者才配拥有花瓶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Ⅰ 我们没有打情骂俏 完美世界 诡盗团 人外魔境 [综英美]英雄人设反派剧本 热搜预定 大唐第一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