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二更)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第9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切进展的很顺利,但是孟初晞压力很大,回来的路上天色已经只余一点光亮,夜色泼染在天幕上,仿佛是浓墨在水里晕开一般。

孟初晞握着周清梧的手,小姑娘常年辛劳,才十六岁手上就满是老茧,并不细腻光滑。不过几个月来孟初晞给她好好养着,比以前好了不少,但握着还是能感觉到岁月给她染了沧桑。

她指尖在那些老茧上摩挲着,周清梧有些想躲。孟初晞手修长漂亮,握着软若无骨,虽然和她在一起后也添了细纹,但是依旧是美得很,这让周清梧看见自己的手就有些自卑。

察觉到她的意图,孟初晞握得更紧了,她偏头低声道:“清梧,我们赌上了所有了,万一我……”

原本躲着的手立刻握紧了,力道有些大让孟初晞嘴里的话立刻停住了。

周清梧松了手,认真看着她:你不要有压力,我不是赌你成,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去做,成了有我的,输了也有我的。

周清梧的眸子很清亮,她目不转睛看着自己时,里面都有星星。欢喜时闪闪发光,认真时明亮动人,难过了,就星光浮动。

孟初晞看了她许久,低头笑了起来,握着她的手晃了晃,语气娇软得不像平日:“我们清梧真好。”

周清梧扬起嘴角,梨涡里仿佛盛了蜜,她摸了摸怀里放着的地契和文书,加快了脚步,指了指肚子:饿了,回家做饭吃。

“想吃什么呢?今天这么辛苦,去偷偷换银子还打听消息,要好好犒劳你。”带着笑意的嗓音在暮色中飘荡,揶揄而俏皮。自然没有声音回答她,只有腰间掐了她软肉的手勾了勾以示回应。

桑园买下来了,那么最紧要的就是接下来该如何去解决病虫害,另外就是要让血本无归的养蚕人看到养秋蚕的希望。

虽说眼下孟初晞并不打算彻底投入到桑园中,毕竟还需要后续资金,失去了严家这个饭碗,很多事情也就变得艰难了。

邱远甄她还不能完全信任,毕竟她并不了解对方,所以在孟初晞眼里最好的合作对象还是自己的老东家。她虽然抢先买下了桑园,但是却并不打算瞒着他们。

不过孟初晞买了桑园的消息青阳镇没有其他人知道,原因也是孟初晞和邱远甄计划的一部分,在外人眼里桑园还是属于邱远甄的。

每天下了工孟初晞都会去桑园,她怕周清梧跟着自己受累,通常要把她赶回家去。而周清梧担心她耽搁太久了饿肚子,每次都会直接回家做饭,然后用食盒装好送到桑园去。

去的时候孟初晞正在全神贯注查看她那些方法的效果,这四十亩地里,孟初晞安置了近百个诱捕的工具,配置的诱饵十分简单,糖水和白醋还有酒,但是效果确实出乎意料的好,比人工抓捕要快的多。

孟初晞看着里面堆积的虫子尸体,在周清梧靠过来时,连忙挡住:“都是尺蠖,就是那种灰不溜秋的软体虫子。”

周清梧脸色一白,打了个哆嗦离远点。虽然她不那么娇气,外出干农活也常遇到,但是还是又恶心又害怕。

她把饭菜放到自己随身带的桌布上,摆放好,示意孟初晞吃饭。

孟初晞无奈捏了捏她的脸:“这里离家不近,跑来不累么?”

周清梧笑着歪了歪头,指了指她的肚子:怕它饿。

孟初晞眉眼弯弯,端起饭碗吃了起来。饭菜温度很合适,孟初晞吃了口,南瓜炒的软糯香甜,还有一碟爆炒田螺,味道香辣爽口,有了辣椒添色,味道比之前的还要好。

孟初晞吃着,夹了快南瓜递到周清梧嘴边,这傻姑娘赶着给自己送饭。自个儿吃的肯定很马虎。

周清梧张嘴吃进嘴里,脸上的愉悦遮掩不住。一边吃着她看着被清理了许多枝叶的桑园,有些微愣:砍了好多。

孟初晞瞥了一眼:“早该狠下心清理,只是邱远甄看着桑叶落了一地再砍更没收成了,反而耽搁了。而且这种桑叶如果给了蚕吃,也不奇怪蚕死这么多了。”

邱远甄的园子里除了虫害,最严重就是桑叶褐斑,最近几个月降水太多,邱远甄桑园排水并不好,积水很多。而且桑树种的太过密集,通风不良,而褐斑尤其容易在高温多湿,地势低洼,排水不良,田间积水的环境当中容易发生。

这几天孟初晞除了请人挖好沟渠做好排水,更是直接让长工们拿刀把所有带了褐斑的枝条砍了,有些密集的地方直接砍树。

邱远甄看得无奈,砍树这事他做的也不少,并没有多大用,于是便没舍得继续伤树,这么一个砍法,还能留下多少呢。孟初晞听罢只是笑笑,要求砍下的枝桠立刻大火焚烧一片叶子都不留下。砍下来就扔在那不整理,有用才怪呢。

关于桑园的事孟初晞没有和锦云阁的众人说,主要是因为她和邱远甄有约定,但是在见到严谦时,她如实告诉了严谦。

严谦听罢双眉一挑有些诧异,然后却是蹙了起来:“那桑园买下来还有用么?秋蚕兴不起来,桑叶供应不上这是个必赔的买卖。”邱远甄不傻,他要卖桑园的事他只私底下找了黄家,如今他对外称桑园正在休养生息可以确保秋蚕饲喂,其实大多人是不大信的,严谦没想到孟初晞居然接手了这个烂摊子。

“严管家,这看似是一堆烂牌,可到了我手里,却能重新洗牌,三百贯拿下四十亩桑园,并不亏。江宁府迟早会成为丝织品的盛地,彼时种桑养蚕必然是家家户户都要做的事。”孟初晞说的坚定,经济中心南移是历史趋势,丝织品重心一定会从黄河流域转到江南,只是迟早的事。

“这般笃定?”严谦反倒笑了起来,在看到孟初晞点头后提醒她道:“今年蚕瘟未解决,那四十亩桑叶可能也保不住,恐怕那个时机还未到你就先把自己坑死在里面了。”

“我有解决的办法,方法主意我都有,可是我没有银子,这是我现下最缺的,所以我想见一下东家。”她眼里有恳切之意,神情也异常坚决。

严谦对她买下桑园一事倒是没介意,听闻她三百贯拿下那片桑园他其实还有些许好奇。邱远甄也不是善茬,这三百贯就答应了,是有多走投无路,还是说孟初晞有什么高招。思及至此,他点头答应了。

严帧得到消息同样也是有些吃惊,良久他看着孟初晞笑了起来:“我说邱远甄怎么突然沉住气了,原来是把那烫手山芋丢给你了。不过三百贯,也亏得他舍得丢出去,和我说说你怎么做的。”

孟初晞闻言便把事情原委交代了,甚至是如今桑园和蚕瘟之事她也细致和严帧谈了,当一切都交代完后,孟初晞躬身行礼:“初晞曾经说过,即使初晞自立门户我和您之间也是合作而非对家,所以我想和您合作。”

严帧微微一笑,饶有兴致地哦了一声:“你说说,如何合作?我有什么好处?”

两个人在书房谈了近一个时辰,严帧脸上虽平静,但是眼里兴味颇浓,最后他笑了起来:“我从没见过你这般算盘打得妙的人,可不得不说,我挺心动的。只是,你要明白,买桑园如果砸了无非就是三百贯,而你请我掺进去,砸了可不就是砸钱的事了。如果说这事不成,我要你签下字据,永远为我严家做事,当然我不会亏待你的,如何?”

孟初晞定定看着他,琥珀色眸子里神色从些许惊讶到最后满笑意,起身施礼:“一言为定。”

从严府走出去,孟初晞看了看身后大气精致的府邸,缓缓长舒一口气,眼里的神色说不清是更轻松还是更沉重。她一步步往前,却也是一步步把自己逼上了独木桥,无路可退了。

“老爷,您和她谈了这么久,结果呢?”严谦送孟初晞离开后回了书房,有些好奇地询问道。

严帧呷了口茶,朗然一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一句话严谦就明白,孟初晞说服了严帧。

半个月后,桑园内桑尺蠖已经很少再见了,而褐斑状况也遏制住了,虽然使得桑叶减产近三成,但是饲养一批秋蚕已经是可以实施了。

而严帧也很痛快,直接给了孟初晞八百贯,让她全力去管理桑园。按约定这一年桑园收益,她和严帧四六分成。付出代价不小,但是严帧的支持就是雪中送炭,孟初晞只求熬过这个秋天,其他的并不在意。

而孟初晞在这个月底离开了锦云阁,全心接管桑园。对外宣称还是邱远甄请来治理桑园的,眼看着情况好起来,邱远甄之前的法子也奏效了,虽说生意缩了不少,但是好歹产业保住了。于是他便有些蠢蠢欲动,他那点心思孟初晞早有防备,如今严帧在她身后,邱远甄真想动什么手脚也只能缩回去。

夏蚕蚕瘟过后,孟初晞让养蚕的蚕户把蚕室器具都拿去彻底熏蒸,蚕室内用石灰粉消毒,再四处去搜寻蚕种,赶上最后的时机,总算是顺利把秋蚕养上了。

这段日子孟初晞格外忙碌,几乎吃住都在桑园,周清梧目前还在账房跟着冯煜,没法帮忙,只能每日早早去给她做饭,变着法子给她补身体,但是孟初晞还是瘦了一大圈。

周清梧夜里偶尔会陪着她宿在桑园旁边的院子里,这院子除了一间厢房,其他都是蚕室,现在都养上了蚕,每天会有人来料理。但是孟初晞想要今年秋蚕有好收益就得时刻叮嘱,并且教给他们如何养好蚕,还要防止桑园出现纰漏,整日里劳心劳力,辛苦得很。

夜里孟初晞照例看了一遍蚕,这才躺下,周清梧眼里都是心疼,抱着她摸了摸她的腰,本来就细现在更是纤瘦了。

你瘦了好多。

孟初晞亲了亲她:“没事的,瘦点好看。”

周清梧摇头,满脸不赞同。

孟初晞双眉上挑:“我不好看了?”

周清梧嗔了一下,捶了她一下:什么时候都好看。就是没肉,都不软了。

孟初晞失笑:“哪里不软了,我明明可软了,不信你摸摸。”说罢她拉了周清梧的手示意她捏捏。

周清梧羞得满脸通红,躲着她,往里缩。

把啰嗦的小老太婆逗笑了,孟初晞才作罢,抱着她安抚道:“只是暂时这么辛苦罢了,现在我们手底下没有人,那些都是以前邱远甄留下的人,我还不能信任,所以有些事我要藏着点,等到慢慢把自己人培养出来了,我就可以放心啦,自然轻松了。”

养蚕的法子她有藏私,毕竟眼下她还不成气候,如果让别人抢先了,她这四十亩桑园没有绝对优势,后面的路不好走。

等稳定了后,她有精力继续拓展,确保桑园规模够大,养蚕的人越多越好,桑叶就足以让她衣食无忧。再把一批好的养蚕人收入麾下,也就好起来了。

孟初晞给出去的蚕子都是她精挑细选的,出来的幼蚕存活高,再加上孟初晞并不吝啬前期对蚕种的饲养方法,各人手中蚕情况良好,一有蚕瘟症状立刻报备解决,这一批蚕有惊无险地上簇了。

而今年蚕瘟成定势,蚕丝价格高居不下,孟初晞这两个月的的付出回报丰厚。

而和邱远甄的协议,孟初晞履行的很好,但是反应的也很果断。在邱远甄站稳脚后,立刻宣布了桑园易主。她如今在养蚕农户中声誉良好,深得他们信赖,蚕丝马上就要收了,孟初晞自然不会替别人做嫁衣。

邱远甄恨得咬牙,却又无可奈何。孟初晞自认为仁至义尽了,替他瞒过了外人得了喘息的机会,如果还想借着这个假象,分一杯羹,那她才是十足冤大头,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2章 下一章:第94章
热门: 从末世到原始 与反派互换身体后 不要点进来[电竞] 杀人株式会社 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 致死坐席 达芬奇密码 我终于栽在自己手里! 绝品神医 雪豹喜欢咬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