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上一章:第90章 下一章:第92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件事说来也巧,可谓是天赐良机。

这天孟初晞照旧去等周清梧回家,因为中午太过忙碌,周清梧没吃什么东西肚子饿了。孟初晞便像往日一样,带着她去另一条街买点吃的。

在买好吃的后两人回家恰好要路过青阳镇另一个家境颇为殷实的人家。那家人姓黄,家业虽比不上严家,但是在青阳镇也是一号人物,可以说黑白两道都有些手腕,在青阳镇可是位大地主。手底下良田百顷,整个青阳镇的田地他家独占一半,周围佃农几乎都是租了黄家的田地。

就在黄家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对着里面的人作揖哀求,口中无可奈何道:“恳请管家代为通报,让我见一下黄老爷,再商议一下价格,这片地当初也是从黄老爷手中买来的,还请他高抬贵手帮我度过这一次危机,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他身上衣衫还算考究,但是眼底一片幽青,胡子凌乱,发丝都没梳好显然是匆匆忙忙顾不上自己的仪态。

“邱老板,请回吧。我家老爷真不在家,今天他带着少爷去了江宁府,要三天后才回来。临走前交代了,邱老板您那片桑园在以前还能值几个钱,但是现在桑树害病,蚕又闹蚕瘟,收回来血本无归。就算不种桑,砍树烧根再重新种其他的,没个三年五载都难以实施,我想没有人愿意浪费这几百贯钱去收回一个烫手山芋。”

听到桑树孟初晞脚步顿时慢了下来,桑树,那这个人应该是在青阳镇那位种了四十多亩桑树的邱远甄。这桑园至今种了不过三年,邱远甄这三年里,桑园基本上是没挣什么银子。只因为养蚕投入太大,周围农户养蚕技艺不好,他的桑园品质也一般,出丝量并不高,本来桑蚕一体,生生做分割了。

这种状况今年才有所改善,因为丝织品可以往京都两路输送,价格还不错,有严家在,收的也爽快,所以吸引了不少周边农妇养蚕采桑。但是今年突如其来的病虫害让他们彻底落入深渊,刚有起色就血本无归。

两人僵持许久,最终那个管家直接吩咐关门,邱远甄才颓然从台阶上踉跄下来,看到站在一旁的两人,他也只是浑浑噩噩瞥了一眼,准备离开,孟初晞却叫住了他。

“邱老板,您这是要卖桑园?”

本欲离开的男人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她,打量一番后略带讽刺的冷笑道:“是啊,难不成姑娘你想买?”他心里绝望至极,因为桑园他投入的本钱全砸了,那些得知行情不好的商户老板,纷纷上门讨债,没有一个人肯施以援手,就怕去晚了自己的银子打了水漂。

如果他还不上,不仅仅是桑园毁了,他其他产业也会彻底崩塌,到时候他们一家上上下下十几口子恐怕就要流落街头了。

孟初晞看了眼周清梧,其实在孟初晞停下时她就猜到了她的心思,此刻点了点头,眼里满满的都是支持,

“邱老板,借一步说话。”

邱远甄此刻已经是愣住了,但是如今他走投无路,这看似不可能的机会他还是要抓住。

三人在一家小茶馆谈了一盏茶时间,邱远甄似乎看出来她们是动真格的,当下有了丝生气,竭尽全力把桑园的优势凸显出来。

孟初晞淡淡一笑:“邱老板,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事到如今,这桑园缺点的的确确是缺点,优势如今恐怕也是劣势。桑叶长得再好,树再多不过是让后面的亏损看得更加惊心动魄罢了。蚕瘟不解决,树病不解决,那片桑树恐怕就是烂木头。就算是当柴火,也未必有人费心思去砍。”

邱远甄本来看她年轻,可是就这么几句话让他那点妄想又幻灭了。他的桑园如今已经不是价格高低问题,是有没有人愿意接的问题。

那片园子是他的心血,桑树更是他从树苗开始养起来的,如果单单卖地,譬如严家黄家可能会要,最后结果一定是砍了另做它用,他私心里舍不得。若非走投无路,他今天也不会来求黄老爷。

“其实我很好奇,四十多亩桑园,你买来做什么呢?”在他看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在这个时期即使是价格暴跌的状态下买这桑园都是不明智的。

“和邱老板一样,想把它做起来。”说完她又笑了下:“不过风险太大了,所以即使是眼下这个价钱,我也承担不了,我不像黄家,我经不起这么一跌。”

孟初晞话说得很明白,邱远甄眸光暗淡,苦笑道:“四十亩桑树,数千株桑树,在以往价值至少八百贯,如今四百贯,已经是……”

孟初晞叹了口气:“做生意有赚就有赔,这次时运不济,邱老板还是要多保重。为今之计不过是壮士断腕,虽元气大伤,倒不至于动摇根基,所以邱老板如此急着,应该是遇到难题了。”

邱远甄心里一震,看着面前精致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年轻女子,努力维持镇定,不愿意承认自己被看透了。

孟初晞拱了拱手:“邱老板,这于你而言是壮士断腕,于我却是背水一战,如果我接手了却没办法等到转机,我才真的是血本无归,又要落到泥沼里了。所以如果您诚心出手,二百四十贯,我立刻现给您。”

邱远甄心头发沉,感觉被人生生咬了一口,心头都在滴血,差点当场离开,他忍不住冷笑道:“孟姑娘你几乎是硬生生对半砍,不觉得太过了吗?”

孟初晞状似为难,蹙了下眉:“这次决定超出我的计划之外,我觉得是缘分所以和您谈一谈,如果四百贯拿下来,与我而言定是亏得彻底,我很清楚这一点。我与您的区别在于,我可以选择不跳进火坑,而您却在坑底。而且您的情况我暂且了解一点,我不强求,价钱还可以谈,但是四百多贯的确是我无力承担的。如果您没有更合适的人,又可以接受,可以在这个地方等我,每天酉时我都会从这里过。”

说罢孟初晞略微拱手带着周清梧离开了,坐在原地的邱远甄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一时间也是五味杂陈,颇为痛苦地抚着脑袋,他不甘心啊!

一路上孟初晞都没怎么说话,周清梧知道她在想事情,并没有打扰她,她亦是在思考如今她们面临的局面。

其实孟初晞想要桑园是真,想压价也是真。周清梧很清楚她们现在的处境,二百四十贯已经很多了,家中所有的积蓄算上她带来的金箔,也不过两百六十多贯,快到极限了。买桑园可不是买一样器物,买断了就皆大欢喜了。

如今秋天刚好赶上最后一波秋蚕和桑叶的采摘。蚕瘟肆虐,桑叶犯病,如果控制不好,也就意味着桑园到手后她们今年根本就得不到如何收益,反而要投入时间精力去打理桑园。更何况如今她们两个人都在严家做事,刚有起色不可能直接撒手不管全心投入到桑园的经营中去。

说起来这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但是却也是千载难逢的机遇。如果等着孟初晞自己白手起家,一切都准备就绪的话,再想买桑园,没有千贯根本拿不下来,即使买地自己种,无论是地皮还是精力都难以估计。而且商机转瞬即逝,错过了这次再等个一两年,恐怕错失了这个先机能不能做起来还未必。

到了晚上吃饭孟初晞都是少有的沉默,周清梧知道她的纠结,收拾了碗筷,她坐在她面前比划道:你想买对吗?

孟初晞回过神,意识到自己让周清梧担心了,有些歉意地笑了笑,但还是点了点头。只是神色间愁绪难掩,很显然她下不了决心。

周清梧握着她的手,在她掌心写下:若决定种桑,千载难逢。

孟初晞抬眸看着她,眸光流转,摇头道:“我很担心,这一次不是养蚕耗精力,也不是酿酒糟蹋桑葚,一个不慎,这一年我们所有的辛苦积蓄都会砸进去,恐怕你又什么都没有了,又要回到你当初那种苦日子里去了。”

周清梧低低一笑,往日里柔顺可爱的脸上却是满满的笃定和坚持,她伸手比划:不会的,我有你,我们还有桑园,不会回去那种日子。

比完她又在孟初晞开口前补了个手势:心底话,不是哄你。

孟初晞忍不住笑了起来,而那厢周清梧面颊微红继续比道:我的幸福,开心来自于你,不是银子。

虽然银子会让她更踏实安心,但是比起孟初晞实在是微不足道。更何况她觉得孟初晞这个决定并不是胡来,尤其是知晓孟初晞对种桑养蚕方面的才能,她更知道这对其他人而言的死局对孟初晞恰恰是一线生机。

做生意太难了,尤其是白手起家,更是艰辛。养桑这不是小打小闹,投入这么大,两个人中规中矩恐怕三四年都维持不起,这个时代穷人和富人之间那就是云泥之别,千贯对这江阴的普通百姓而言,那是许多人祖孙三代终生都不可能企及的梦。

孟初晞没忍住倾身过去把她抱在了怀里,喃喃道:“你这样会把我纵容成败家子的。”

周清梧笑了起来,怎么会是败家子,明明是招财宝。

两个人抱了许久,孟初晞才松开她,把自己的想法细致告诉给了周清梧。周清梧认真听着,点头打着手势:我也是这般想,只要初晞你有信心打理好,这个机会不能错过。

孟初晞眼里笑意难以言喻,她和周清梧之间是心灵的契合,她总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关键时刻她比自己更清楚她想什么。

“可是,我们手头上只能给出两百六七十贯了。如果他不愿意,或者有人截和,我们无可奈何。”

周清梧闻言亦是蹙了下眉,家里把孟初晞身上的金叶子都用上也不可能拿出四百多贯,这四百多贯,对她们而言数目亦是惊人的。

借,她们只能找钟叔他们,可是买了桑园就意味着了自立门户,虽然严帧说不怪罪,但是找自己东家那些人借终归是下下之选。没有资本谁敢借给你这么多钱。

孟初晞吸了口气,摸了摸她的脸:“先不想了,有没有机会还不一定呢。时辰不早了我们先洗漱休息吧,明天再看看情况。”

纠结无济于事,目前摆在她们面前两条路,一是邱远甄愿意让步,二是和钟楼他们借。更或者她们没有纠结的机会了。

孟初晞不想继续想了,垂眸看周清梧还在夜色中盯着她看,便亲了亲她,柔声道:“闭眼睡觉。”

周清梧抿嘴偷笑,抱紧了她,心里却是下了决心,凑不齐四百贯,多一些也能多点机会。

翌日孟初晞醒了的时候发现周清梧竟然已经起床了,正当她微愣时,周清梧走了进来,比划道:我做好饭了,起来吃吧。

孟初晞还有些懵懵的:“今天怎么起得这般早?”

说完又有些愧疚道:“是睡不着吗?”

周清梧摇了摇头:醒得早了,就起了。

孟初晞却是以为她是发愁,安抚了她几句才去吃饭。

去了账房那边,周清梧和冯煜告了半天假,出去了一趟。等到她再回来时已经是晌午吃饭时间了,青阳镇少不得有专门卖小道消息的人,邱远甄的事也不是秘密,稍微一打听周清梧就得到了不少讯息。

邱远甄不仅是桑园出了问题,在两个月前,他走得一批货遭了水賊被劫了,本来就损失惨重。桑园原本虽不怎么挣钱,但是可以维持开销,但是这次又是一次大的打击,夏蚕才吐丝突然遭瘟,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才把他熬垮了。

其实勉强可以撑过去,但是架不住合伙人的恐慌,纷纷讨债,他现下拿不出现银更让那些人乱了阵脚,一传十,十传百,硬生生把他拖入了深渊。

其实就他的底子,只要撑过去了,还是能活下去,不然想彻底解决,这桑园即使是卖八百贯也没有意义。周清梧心里有了计较,有时候帮别人等于帮自己,这是她爹爹告诉她的。

眼里有些许笑意,能打动邱远甄的不仅仅是四百贯钱,帮他熬过去才是重中之重,希望还来得及。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0章 下一章:第92章
热门: 十宗罪2 穿回来后,对老攻无感 艺术谋杀 这重生好像带BUG 玻璃恋人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 轩辕诀4:傲绝天下 揣了霸总的崽[娱乐圈] 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 绝世武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