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上一章:第88章 下一章:第9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整天孟初晞都记挂着周清梧,心不在焉的。钟楼和掌柜的低声耳语,两个人看了眼魂不守舍的孟初晞摇了摇头,俱都善意一笑,没有苛责她。

而周清梧那一边,她也的确忐忑。只是她一直记着自己是来学习的,学东西就是要沉得住气,耐得住骂。首先是要学会主动,她没法说话,还好这边都有笔纸,实在不得法她便会写下几个字给冯煜看。

之前冯煜便听钟楼说这丫头会写字,他瞥了一眼,字迹清隽秀气,还隐约有风骨,看来这笔字练了不少年了。

想起钟楼提及的,冯煜沉吟一番,这小丫头以前的确被周长青夫妇养的很好。虽然他语气还是不善,但是对她提的问题,冯煜还是回答了,甚至心里暗自有些满意。虽然不会说话,脑子却灵活,看起来弱不禁风,胆子嘛,还不小。

这一处宅子乃是严家查账所在,各处各地账目都要汇总在这里,因此若非能绝对信任的人,是不得进入账房的。周清梧接触的不过都是外面小打小闹的东西,她也记着钟楼的叮嘱不乱走不乱看。

这一天她就埋在了账堆中,听着冯煜时不时的安排和一些指点,完全没有心思想其他的。虽然骂挨了不少,不过对经历了那么多欺辱谩骂的周清梧而言,这种先生的斥责只会让她觉得感激。

冯煜没想到这么软的小姑娘虽然被骂得满脸通红,却没掉一滴眼泪,反而做得更好了,他悄悄看着眼里有些欣赏。

一旁的老搭档看不下去了,“人小姑娘这么小,看起来乖巧可爱,你这老家伙真狠得下心骂,还好没哭鼻子。”

冯煜不干了,脾气臭得很:“怕挨骂?怕挨骂就别来,这点就受不了了,之后做账出错了,不得寻死觅活。”

“老顽固!”丢下一句,那老爷子对着周清梧挥了挥手:“到时间了,小丫头可以回去了,别理他。”

周清梧笑了笑,指了指手里还有一些的账目摇了摇头。

冯煜装作无意路过,瞥了一眼,果然是姑娘家做的细致漂亮,虽然还有些问题却是强多了,果然是底子好聪慧。看她打算盘,冯煜越发喜欢,这钟楼可算做了回好事。

过了又将近半个时辰,周清梧扭了扭发酸的手腕,冯煜已经准备走了,当下催她:“以后速度要快些,别拖到后面,赶紧走吧。”

周清梧点了点头,揉了揉脖颈,收拾好桌子,把册子理整齐,这才准备出门。

刚出大门就看到孟初晞在门前树下的阴影中等着,周清梧脸上笑意难掩,几步就跑下了台阶。

冯煜回头看见了,眼里有些笑意,却还是板正道:“这么巴巴等着接妹妹,怕我欺负她了?”

孟初晞忙陪笑:“冯先生说笑了,往日里都是一起回家的,她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这不我早走了些就来等她。辛苦冯先生教诲清梧,初晞感激不尽。”

冯煜摆了摆手:“你就不是来这虚礼的人,罢了罢了,赶紧回去吧。小姑娘今天表现得勉强可以,我没怎么训她,别紧张兮兮的。”

孟初晞着实无奈,看着冯煜离开,转头看着一直憋笑的周清梧,苦着脸道:“我有紧张兮兮的吗?”

周清梧任真看了看,最后一本正经点头:有!

点完头就咧嘴笑开了,孟初晞掐了下她的脸蛋:“我紧张你就这么开心,小没良心的。因着你我今天被多少人调侃了,钟叔都说我像你娘似的。”

周清梧笑得直打跌,不仅仅是好笑,更是因为这其中有多少是孟初晞的体贴偏爱。

看着孟初晞气鼓鼓的模样,周清梧收敛了笑意,牵着她的衣袖晃了晃软软撒娇认错。只是那双眸子熠熠生辉,笑意根本躲不掉。

弹了下她的额头,孟初晞握着她的手:“你就得意吧。”

“今天怎么样,有没有被骂?”

“被骂了?那老头儿不是说没训你吗?都骂了五六次了还不是训?”

“他欺负你,我就背着他叫他老头儿。”

两个人踏着夕阳养家走,孟初晞时不时低声说着话,周清梧则是比着手势,两种截然不同沟通方式并未阻碍两个人交流今天一天的事情。

时光飞逝,两个人双双在严家做事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了。

在这期间,孟初晞见到了严家的当家主人严帧,第一次见面并没有想象中的拘谨,严帧是个精明的商人,但是为人却很随和。

孟初晞虽然年轻,但是原身似乎经历过许多和生意人打交道的事,而且这几个月下来,她历练了不少,面对严帧时她已经能够应付了。

这几个月孟初晞一直在留意锦云阁的买卖状况。当地的人们购买的布料,大多是棉和麻,而丝织品,绫罗绸缎,当地并销量并不大。并非是人们不喜欢,而是比起孟初从原主模糊记忆中了解到的价格来说,江阴乃至江宁府丝织品价格都是高居不下。

所以孟初晞有些好奇为何严家会选择回青阳镇做生意。虽说江阴县城乃至江宁府中都有严家的产业,可是把大本营放在青阳镇,着实有些奇怪。

她提出这个疑问后,严帧笑了起来,缓缓倒了杯茶,悠悠道:“你说我盘踞在青阳和江阴区别有多大呢?”

孟初晞微微一思忖,摇了摇头:“就如今严家的产业和东家您的财力,五十步之于百步。”

严帧没料到她说得如此直白,哈哈笑起来:“看来你是很不解了,说得这么直接。”

孟初晞略微歉疚一笑,略微拱了拱手:“东家见谅,我现下接触的东西并不多,所以有些地方还没能看透,这才妄言了。”

“你对青阳地理水泾可有所了解?”抬眸看了她一眼,严帧缓声道。

孟初晞微愣,略微有些懊恼:“我知道了,是我太过于专注人文,却忽略了地理位置。”她来这个世界还不到一年,来青阳镇更是行色匆忙。最近虽然住在青阳镇,但说实话,除了送货需要去的地方,周边她都没了解过。

多余的话她不用问,严帧也看出来她明白了,低头失笑道:“严谦和我推荐你时我就觉得严家可能留你不住,这几个月我也在了解你,今日看,你还是有打算是么?”

孟初晞心里微微一惊,但是很快她就释然了,正色看着严帧:“东家知遇之恩,初晞和清梧铭记在心。锦云阁之于我就像家一样。实不相瞒,我一直有心谋一个发展,只是一只没有时机。但是目前想来,若是能成,绝对不会和东家有冲突,反而是一件好事。”

严帧挑了下眉:“哦,此话怎讲?”

孟初晞卖了个关子:“现下只是我的浅见,而且差太远了,不足为道。东家是睿智的人,商人之间并非只有对家,合作才是根本。只是眼下我没资格和您谈合作,所以一定会尽心尽力在锦云阁做好自己的事。”

“你还是年轻了,其实打拼哪里有这么简单,如果你愿意我会厚待你和你妹妹,可以保你们衣食无忧,自己自立门户,辛苦不说还可能一下跌到泥潭里,不是每个人都会这么幸运。”

孟初晞自然明白严帧的话不假,她神思微沉,眼里有些许无奈。

“我知道您的意思,也明白留在严家我们生活会过得很好,钟叔他们对我和妹妹都很好。但是有些时候追求的不仅是功名利禄,更是一份安心。现在这份安心您可以给我们,可是以后,恐怕就是您想帮忙,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虽然那一天不一定会到来,可是它要是来了,我承受不起。”这番话说的分外诚恳了,严帧看着她,蹙了下眉,想到她的遭遇,心里大概知道了些什么。

他喜欢有才之人,更喜欢胸怀坦荡的赤诚之人。刚好眼前这个人都占了,一个年轻女子能做到这样相当难得。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可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能养出你这样的女娃儿来。”

孟初晞暗自苦笑,她其实并不想知道,隐约记忆告诉她,原身的家也是一滩泥沼,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了。

所以孟初晞才有意无意和严帧提到自己的事,为的就是让她明白自己并不想追溯过去,甚至是在为了它暴露的那天而做准备。

严帧见的事情多了,虽然孟初晞没明说,但是也听出了意味,了然点头。他是胸襟广阔,临走时对着孟初晞道:“虽然很希望你能替严家效力,但是我也期待你能和我合作的那天。”

回去后孟初晞专门询问了周清梧,也从钟叔那里拿到了青阳镇的手绘地图,看罢她略微自嘲一笑:“这么明显的事我竟然现在才知道。”

原来沟通南北两地的大运河就从青阳镇经过,商业贸易来往频繁,她早该想到,不然一个小镇怎么会如此繁华富裕,居然让严帧落在这里。

心里有些计较,严家产业与其说是在青阳不如说是在青阳周转,难怪发货如此频繁。她在的几个月还是只接触到了皮毛,看来严帧还是留了一手。

不过孟初晞并不意,这也是意料之中,对她严家算是仁至义尽了。

酷热的夏天已经过去了,进入秋季许多东西都要开始收了。

田里的水稻和黄豆都黄了,孟初晞和周清梧告了几天假,专门去收。因为田地不多,九月份秋老虎还是很厉害,孟初晞不想周清梧辛苦,索性也是请人收了的,统共不过花了几十文。

村里人暗自咋舌,不过一亩三分地的粮食竟然都是请人收的,真是奢侈的很。现下两个人都在严家,月钱丰厚,虽然还够不上她们大肆挥霍,但是轻松一些还是可以的。

看着来的两个人不过一天就把豆子和水稻割了,豆子和稻子就在田里脱下来了,往牛车上一装干净利落,附近田里顶着大太阳割稻子割得汗流浃背的村民都艳羡不已。

“你说出奇不,哑巴前几年也是这样能干,怎么就过得这么凄惨,捡了个女人也没有三头六臂,怎么这日子才一年就天翻地覆了。都不会说话,还能去严家做活,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我们这一大家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做了一辈子也赶不上别人一年。”

“都是命吧,羡慕不来哦。”

“以前村里谁不比她过得好,现在啊,磕碜得很。你还别说亏得没嫁给周平,不然可没这好日子。”

“钱多有什么用,还是没个男人啊。一个人过得多孤寂,要是嫁了孩子都该有了。”

有人不同意了,翻了个白眼嘟囔道。

“你这是酸,要是嫁了,就周平他娘那苛刻性子,就怕如今不是站在那看别人收稻子,怕不是得大着肚子去割稻子了。你还觉得比这享福?”

那女人梗了梗脖子,涨得脸通红哼了声不说话了。

人都是这样看到昔日被他们踩到烂泥里的人如今比他们都好,这心里怎么都不得劲,既尴尬又妒忌。

村长家的媳妇江氏看着就有些不舒服了,她家男人是一村之长,女儿嫁的那是高门大户,她自家田地都没这么奢侈请人收,一个哑巴这么一点田地还请人来做了。

她看着坐在树荫下的周清梧两人,脸上带着虚伪的笑意,说话语气阴阳怪气:“呦,这可是不得了了,清梧你这是成了少奶奶了,现在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了。以前可是落魄的要在村里讨碗饭吃呢,现在就种了一亩三分地,还请人收了。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婶还是劝你,多勤俭持家,毕竟不是你爹娘在世时,有人一直养着你了。”

说完她扇了扇风,指着周围在那低声闲聊的一群人,又继续道:“你看看影响多不好。”

周清梧神色未变,孟初晞却是毫不留情:“我愿意养着她,一亩三分地我也不想让她累着,所以便请人收了。听说村长和您恩爱,女儿也是大户人家正经少奶奶,居然还要你一把年纪去风吹日晒割稻子,我真是想不通,是您有福不知道享,还是家里人根本不觉得您会累。”

江氏脸色青白交加,心里又酸又气,一时间不知道是气谁,愤愤丢下一句:“还能养她一辈子,以后谁要她。”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8章 下一章:第90章
热门: 情债血案 伟大的弗伦奇探长 边缘人的战争 穿成女配姐姐的小仙女 天命青书 逆光而行的你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我变强了,也变矮了 超级浮空城 我被全家逼成世界最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