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上一章:第82章 下一章:第8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只是虽然杨志章的结局让周清梧心里的恐惧和不安几乎消退,可是另一种担忧依旧萦绕着。

她险些被侮辱报官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杨志章被孟初晞废掉了已经是事实,如果杨志章报官,官府定然是要管的。虽说现下江阴县的知县办事懈怠,很多案子不了了之,但是该做的事流程都是要的,而且杨志章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万一被发现,等待孟初晞的将是难以想象的惩罚。

这个时代就是这么残酷,律法不一定可以保护你,但是要惩罚你时从不会手软。躺在床上她有些辗转反侧,她宁愿自己过得担惊受怕,也不想孟初晞有危险。

孟初晞自然知道她的担心,她表现却是很冷静,轻声道:“我不是鲁莽的人,在动手之前我就想了很多应对之法。当天没有人发现我回去村子,而且动手时我换了衣服,蒙了面。那杨志章被我从天而降的一个麻布罩住了,直接两闷棍敲晕了,他什么都没看到,我想他除了知道打他的是个人,什么都不知道。”

周清梧趴在她怀里看着她,听得眼睛都直了,今天她们早早躺下了,油灯还未灭,孟初晞看她这个小模样,忍不住失笑,“做什么这么看着我?”

周清梧比划:你怎么这么厉害!

孟初晞搂着她,憋着笑继续认真给她解释:“听说杨志章手脚一直不怎么干净,祸害的人多了去了,和他有仇的更是数不胜数,所以他被人设计打废了也是情理之中,不会有人觉得惊讶。想要找出那个人,却没有半点线索,无异于大海捞针。即使他想诬陷也得找的到对象,他欺负你的事除了我们三个人没有人知道,更不会有人想到我身上。况且虽然村里人知晓我有功夫,但是我一个和他认都不认识的人怎么会去无缘无故打他,他们怀疑谁都不会怀疑一个已经搬到了青阳镇的女人身上。”

周清梧听得连连点头,又赶紧问:你没留下把柄吧?

孟初晞摇头衣服鞋子她都换了,作案的木头麻布衣衫她都烧了埋了,草鞋轻便柔软,把痕迹一抹,脚印都没有,就这个时代的刑侦技术怎么可能找到她身上。再说,杨志章什么德行远近闻名,有几个人想替他出头。

而事情发展如果如孟初晞所料,杨志章被废杨家哪里肯罢休,哭天抢地去报了案,可是询问时杨志章一问三不知,没有人证没有物证,周家村杨家湾村民更是毫不知情,只说看见了杨志章一个人进山,然后就出事了。

任他怎么折腾都没有结果,知县也厌恶这么一个泼皮无赖,只说他打野猪被猪冲撞断了腰,摔糊涂了觉得是有人伤了他。但是其实彼此都心知肚明,毕竟那两棍子打得可是实打实,最后杨志章百口莫辩,一蹶不振。

大夫看过了,后半生只能躺在床上无法自理。

这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周围的村子,甚至青阳镇也得了消息,毕竟杨志章的名声不是一般的臭,没有一个人替他惋惜,都是拍手称快,根本没人想去追究到底是谁干的了,只能说干得漂亮!

得到消息的周清梧喜笑颜开,一颗心彻底放进肚子里了,那件事带给她的阴影早就被这份心安和欢喜冲刷的一干二净。

这几日周清梧的腿养得差不多了,虽然还有些隐痛但是只要不走快了,没什么问题了,孟初晞决定带她去锦云阁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好事接二连三,周清梧一路上都是笑着的,孟初晞看着她不由好笑,却还是在到锦云阁之前给她提个醒。

“去了不许对来福和颜悦色,他最近看起来正常些了,可不能让他死灰复燃。知道么?”这语气表情都在告诉周清梧,她是认真的。

周清梧又好笑又无奈,皱着鼻子看了一眼孟初晞,打着手势:你比我好看,比我能干,你才要注意些。

两人大眼瞪小眼,彼此都笑了出来。

前些天来福他们才去看了周清梧,看到她来了,都在那嘘寒问暖:“腿好了吗?还有没有不舒服?”

钟楼白了他们一眼:“去去去,两个大块头堵着别人小丫头,好意思?赶紧去干活。清梧啊,你先不急着做事,待在这先看看,等熟悉了在决定做什么。”

周清梧分外不好意思,但是心里却是滚烫,她转头看着孟初晞,孟初晞冲她点头,她这才弯腰和钟楼掌柜的道谢。

外面是做生意的地方,周清梧觉得自己不适合待这里,就跟在孟初晞身后。

孟初晞虽然想让她歇一会儿,但是知道她此刻的心情,做什么事都会给她吩咐一下,和她低声解释怎么做,小姑娘很快也忙碌起来,看得外面两个长者直摇头。

“这也是奇了,这半路捡回来的姐妹,关系怎么比我那两个女儿感情还好。”掌柜的羡慕地直摇头。

钟楼笑呵呵的,自从周清梧时不时过来之后,他对孟初晞彻底放了心,不为其他的,这么一个人,能对一个背了恶名的小姑娘如此好,品性定然不差,至少是个知道感恩的人。如此全力教给她东西,即使留不住人,也不用担心她会对严家忘恩负义。

周清梧这一天就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孟初晞,除了孟初晞要出去接待可人她才自己在后面帮着整理东西。

来福看得想笑,和来禄一起调侃她:“清梧,你都恨不得黏在你姐姐身上了,我们这也很忙,过来帮帮我们呗。”

从外面进来的孟初晞白了他们一眼:“我觉得你们挺闲的,快打烊了,还不清理一下货物。我去把账目清点了,清梧跟我来。”

来福脸色微垮,看着周清梧叹了口气。来禄看出他的心思,顶了他一把:“还不死心呢?”

“胡说什么呢,他人之妻不可欺,我只是感慨一下,赶紧去干活。”

孟初晞把账册拿出来,每天他们都需要盘点一下店内的出布进布情况,同时记下当天卖出去的布匹价值几何,确保不漏账,不然盘点起来可麻烦了。

孟初晞发现大衍王朝记账方式十分繁琐,记起来慢不说,清点也很不方便,采取的还是单式记账法。这种记账方式只记录一个账户,无法进行试算平衡,只单纯反应记录了数目的增减却没有原因。用于个人和家庭小账目的计算很好,但是对像锦云阁这种生意往来多,账目复杂的家族店铺而言,其实不适用。尤其是到了季度或者年末盘点,会为了查账耗费大量人力和时间。

孟初晞拿了一本新账册,根据自己记忆中东西和周清梧说了起来。她其实并不知道他们能否接受,所以先和周清梧说。

周清梧从小跟着爹娘跑生意,记账算账都是会一些的,她聪明虽然过了许多年了,但是并没有彻底荒废。

当孟初晞和她讲了这么一种古怪的记录方式后,她愣了半天,仔细看着。货物的购进,账房款项的支出出现在同一个账户内,卖出去的布款和款项的结余也是,一进一出,一因一果,所有银钱和货物的来龙去脉都一清二楚了,只要核算这支出和收入是否平衡,这账目就清楚了。

周清梧接触过账本,自然能看出这其中的精妙绝伦,一个小小的改变带来的效果却是让人难以想象。她十分开心,比着大拇指:太棒了!你怎么想到的?

孟初晞摇了摇头笑道:“我可没这么聪明,是前人经过漫长的探索发现的,我只是活学活用。”

周清梧可不管。在她眼里就是孟初晞聪慧能干,一般人账本都看不明白呢。被她那小模样逗乐了,孟初晞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是不是在你眼里,姐姐最厉害了?”

她许久没提这个称呼了,突然说了句姐姐,周清梧脸颊发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叫宛清颜姐姐她没什么觉得奇怪的,可是一叫孟初晞姐姐,就莫名羞耻,而且又有些甜蜜,简直魔障了。

虽然害羞,不过不影响她点头承认。孟初晞笑了起来,“不过应该是清梧你聪明,我这么一说你就能看懂还能知晓里面的门道,我想以后记账这般记会省事很多,你觉得呢?”

周清梧连连点头,有些东西寻常人做不出,但是绝对不影响他看出这其中的奥妙。有了周清梧的支持,孟初晞理了理思路,去找了钟叔和掌柜的。

一群人围在那听孟初晞拿笔边写边讲,掌柜的和钟叔都是生意场的老手,对于账目那是再熟悉不过了。大衍朝官方记账形式复杂而详细,民间已经改之又改,现下孟初晞提出来地这种记账方式闻所未闻,但是他们一眼就看透了这种记账方式的优点。

如此一来整个账本将一目了然,盘账时一年下来所有银钱流动,货物走向一清二楚,对账时准确度大大提高,只要确保记录过程中的核账准确性,基本不会出现收支不平衡的情况,而且纵然有错也能快速发现。

钟楼惊讶不已,眼里喜色难掩:“这种方法你竟然能想到,太妙了,太妙了。”最重要的是它好用而且易操作,学起来很快。

孟初晞看着周清梧,唇角带笑。这次之后,钟楼把这种记账方式特意让孟初晞交给了严家账房,几个账房师傅一起研究,整理好了后,严老爷看了后,直接下了决定,以后严家账本直接换成这种记账方式。

严府宅院内,严谦正陪着自家老爷下围棋,严帧一子落下瞥了眼严谦,笑意难掩:“你推荐的那个丫头还真是不错啊,没看走眼。”

严谦同样笑了起来,手中棋子跟着缓缓落下,“她是个好苗子,这次她提出来的这种记账方式,一经传出去,那将是影响整个行业大事。”

严帧呵呵一笑:“那是自然,不过绝对是好事。你是没看到他们那几个老学究做派的,看到这账目连连拍手,佩服得五体投地。”

说罢他又敛了笑,正色道:“不过我们是商人,这记账方式要分享给别人,但是暂且不要传扬,更不能泄露出去,过了今年我们再说,总得抢占下先机。另外孟初晞要好好奖赏,从我账上支,就赏她百贯。”

严帧不缺银子,但是惜才,虽然他没有和孟初晞见过面,但是从严谦和佟硕他们口中他已经是听到了不少了。就连钟楼那个倔老头,也是松了口,想来他也该抽时间见见这个人了。

距离周清梧和孟初晞一起进锦云阁已经过去了五天了,佟硕遵照严帧吩咐,前往锦云阁和孟初晞说了奖赏的事。

听罢孟初晞微微愣了愣,随即回道:“多谢东家厚爱,也谢谢您。”

佟硕失笑:“谢我什么?”这丫头年纪轻轻,竟然已经沉稳到这地步了,一百贯赏银,竟然只是惊讶了一瞬间。

“我不过把这种记账方式告诉了掌柜和钟叔,最终能让东家看到并且采纳,定然有您支持。”

佟硕笑了一声,难得的和颜悦色,“在严家做事,我们最看重的就是才华,你有能力我自然帮你说话,好好干,严家不会亏待你的。另外,这个记账方式,目前不要让其他人再知晓了,你明白么?”

孟初晞躬身道:“我明白。”

得了一百贯怎么可能不开心,但是孟初晞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严帧这次如此大方,想来这记账方式他是相当满意的,就这么下来节省的时间和成本,是收益良多的,更甚者,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商品,她想按照严帧的心思,肯定会暂且压住消息,而刚刚佟硕传达的也正是这个意思。

但是严家与她算是有知遇之恩,锦云阁一干人等都待她和周清梧很好,在其位谋其职,她很乐意。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2章 下一章:第84章
热门: 穿成校草的死对头[穿书] 逆光而行的你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 坟场之书 穿成男主的反派师尊 捡到狂犬的病美人/劝君弃恶从我 军少掌中宝 X档案研究所2 瘸子都被我忽悠的站起来了 樱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