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上一章:第80章 下一章:第82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到了下午孟初晞让周清梧好好留在家里,说是铺子里有些事临时需要她去处理。

但孟初晞出门后却不是去锦云阁,而是径直去了周家村,一路上她都在想着周清梧的事,神色十分沉闷。

刘婶看到她时有些惊讶:“初晞你怎么下午就回来了?清梧怎么样?”

“她没事了,在家里休息,昨天她东西都丢山上了我去替她拿回来。”孟初晞此刻已经显得很平静了。

“嘿,那丫头也是东西没拿这么急着干嘛,不过人没事就好。”刘婶不疑有他。

孟初晞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婶婶,杨志章是谁呀?”

刘婶一听微微一愣,随后又皱起了眉:“那个泼皮无赖,就不是个东西,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手脚又不干净,就是杨家湾一大祸害。哎,你怎么突然问起他了?”

孟初晞笑了笑:“听到有人谈论,所以好奇,怎么我以前没听说过?”

“唉你不知道,他之前犯事了被抓起来关了几年,这不家里有了点银子,塞了官府,这几天才放回来的,这不今天村里都知道了。他一回来我们两个村都提心吊胆,他每次来都要惹事,我们都怕了他了。不讲理又犯浑,就是小人一个,我这思忖着提醒你们,以后千万别让清梧一个人来这里了,你也是。那个人心术不正,你和清梧丫头生得好,可别被畜生祸害了。”

孟初晞垂眸点了点头:“以后不会让她一个人来了,所以更要辛苦婶婶了。”

“这还用多说,明年不需要你就可以转手卖了,去青阳镇再去置办,就方便多了。”刘婶建议道。

说到这她又赶紧拉住孟初晞道:“你还是不要一个人去了,今天听杨家湾人说,那个浑人把地也买在你们那边了,万一你遇到了可不得了。”

孟初晞答应了,“谢谢刘婶我不上山,上午人多,我去田里就回。”

“那也好,千万小心。还好昨日清梧丫头只是摔了,不是遇到那个畜生,以前他还总爱去清梧跟前凑。”刘婶嘀咕着,啐了一口,字里行间都是厌恶。

孟初晞听得清楚,心里怒火更盛,所以他想染指清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她心里想得很清楚,这件事她们根本就没办法声张,报官那是痴人说梦,没证据没得逞,就算放在二十一世纪也没法惩治。而且一旦传出去对周清梧的伤害远比那个畜生来的重,可是这么一个祸害险些毁了周清梧,还一直惦记她,让孟初晞忍着这是不可能的。

她沿着昨天山上的路,仔细看着,最终发现了被卡灌木中的背篓,里面还有两朵茯苓。篓子应该是滚下来的,而茯苓四处散落在草丛中,那个人没有拿走。看着这一地的场景,孟初晞似乎看到了周清梧在这里被那个人渣拦住纠缠的场景,呼吸一点点急促,胸口急剧起伏,眼睛也是通红。

把东西捡好,孟初晞在原地站了许久才下了山。她把家中斗笠戴上,一个人静静坐在桑树底下,眼睛一直盯着来往的人。

很快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进了她的视线里,他一来田里巡视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一般扭头,默不吭声,原本的谈话瞬间被掐断。

男人嚣张而粗犷的声音肆无忌惮地传了过来,孟初晞无心听一句,只是默默看着他,把他的模样印在心里,那个人就是杨志章。

看着晃荡了一圈后扛着锄头上了山,孟初晞站起身,看了眼头顶的桑树,快到了收桑葚的时候了,清梧是要来的,那就不能再让她看到这个令人作呕的东西。

她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时代带来的痛苦,想要活在这里绝对不能天真,对人更不能抱有幻想,有些时候金钱和武力同样都是傍身的利器。

她起身深吸了口气,准备回去。下午天气陡然一变,阴沉下去的天很快就落起了雨,孟初晞斗笠这下倒是派出用场了,她背着背篓带着斗笠,里面除了茯苓还有她上树采的桑葚。此时桑葚大多已经半红半紫,她挑着熟了的黑色的摘了一捧带回去给周清梧。

她也不打算瞒着周清梧自己来周家村的事,只是有些事她必须得做。

屋外雨淅淅沥沥,周清梧和呜呜坐在檐下看着雨水珠帘一般落下,院子里的桂花树叶被雨水击打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一切有节奏的像一首乐章。

院子里的鸡羽毛湿透活脱脱成了落汤鸡,此刻都挤在廊檐下咕咕像鸽子一般低叫。种的黄花菜在雨水冲刷下碧绿非常,那一颗蔷薇花也已经活了。

分明是讨喜人美好的场景,周清梧却觉得突如其来得难受,她茫然不解,胸口的滞闷感难以排遣,似乎找不到原有。唯一能使她好受一些的就是想想孟初晞,她就坐在那呆呆望着雨幕,心烦意乱。

这种滋味太难受了,她忍耐不住一个个去思考,到底是什么事让她这么难受。直到鬼使神差想到了被她拼命压在心底的那件事,这种烦躁感陡然尖锐,她知道了。

周清梧白了脸,她无力地把脑袋埋下去,可是这种难受她没办法疏解,那个人就在那,那张脸,他的声音就像恶鬼一样缠着自己,连睡梦中都是恐惧。

昨夜自己强自压抑着,因为害怕让孟初晞难受,可是怎么可能就这么结束了。当年她对杨志章的恐惧在他被抓三个月后,三个月没看到他,她才平复下去,昨天那种真的绝望到她恨不得死的事,而且那个罪魁祸首现下高枕无忧,那她需要多久才能缓过来。

她甚至生出一种想要逃的恐惧,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他的地方。突然一阵风吹过,门窗嘎吱一响,呜呜抬起头周清梧也从魔障中醒过来,她捏着衣角心中骂自己。孟初晞好不容易才让她们生活有起色,一旦离开岂不是前功尽弃。

她理智和情感拉扯着,就这么一个人呆坐了许久,直到打着雨伞的路人从她门前路过,她才突然意识到孟初晞没有带伞,她是不是要回来了呢?没带伞岂不是要淋雨,锦云阁不知道有没有伞。

孟初晞总能把她立刻从这种阴郁中拉出来,她站起身一瘸一拐进屋,出来时手里拿了一把伞。

正当她准备带上都斗笠蓑衣去送伞时,一个带着斗笠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周清梧一愣,是孟初晞。

看到她手里拿着伞,孟初晞立刻猜到了她的意图,快步走过去,把她手里的伞接下来,“想给我送伞吗?”

周清梧点了点头,她伸手摸了摸孟初晞的衣服,斗笠不足以遮挡这风雨,孟初晞身上还是湿了不少。她有些懊恼地打着手势:我该早些去的,你身上都湿了,赶紧换衣服。

孟初晞把斗笠挂在墙上,一只手拎着背篓,一只手扶着周清梧回了屋。周清梧自然看到了这熟悉的背筐,有些诧异却没说什么。

孟初晞无意中碰到了周清梧的手,潮湿冰冷,顿时眉头微不可查地一变,周清梧在外面坐了多久?来不及多想,伸手握住了周清梧冰冷的手,低下头给她揉了揉,眉宇间透露的愁绪周清梧看得清楚。

她只是推了孟初晞一把,让她去换衣服。孟初晞此刻心里很难受,她了解周清梧,她的变化和心思逃不过她的眼睛,为什么会这样,答案似乎不言而喻。

周清梧身体没有受到侵犯,可是她的精神显然遭到了伤害。把湿答答的衣服脱下来,孟初晞沉着脸把换上的衣衫系好,她再一次确定了她必须做些什么。

换好衣服后,周清梧正在给她煮茶,而此刻孟初晞脸上已经没了之前的凝重,又是周清梧最喜欢的温柔笑意。

她手里拿着一个桑树叶和树枝做的小兜,里面是新鲜的桑葚,一颗颗红得已经成了紫黑色,色泽亮丽。刚被她洗过,上面沾着晶莹的水珠,很漂亮。

“我回了趟村子,看到桑葚已经熟了一些,我采了点,尝尝甜不甜。”

周清梧拿了一颗放进嘴里,紫红色的汁液立刻流了出来,甜甜的汁水,软软的果肉,很好吃。

孟初晞看她脸上有了笑意,眼里的笑也终于沉进了眼底,她自己也尝了一颗,酸甜的滋味比她以前买过饱满好看的桑葚要好吃很多。自然成熟的果实,积累的美味是浮躁社会难以做到的。

两个人分享着一兜桑葚,还会喂给好奇的呜呜,出乎意料的,呜呜很喜欢,嘴边的毛发都被染成了紫红色,逗得两个人笑了起来。

这时候的周清梧眉宇间没有阴霾,一如之前那可爱明媚的模样。但是夜里孟初晞被身边人惊醒时,她就知道这只是表象,那个人带来的伤害还在。

把周清梧额头汗擦干净,孟初晞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哄着,许久怀里身体紧绷的人才软下来,蜷缩着身体缩在她怀里,仿佛想寻找庇护所,让自己得到安全。

心里的痛意和恨意交织,孟初晞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总要觊觎别人的宝贝,她所唯一珍视的,也是唯一拥有的,却还是要来被别人摧毁伤害。

孟初晞睡得不好,起得也很早。今天天气依旧潮湿,不复之前的晴朗。吃过早饭后,孟初晞蹲在她身前,轻声笑道:“以后不一个人回去,就不能时常种地,上山采药了,你会不会闷呢?”

周清梧苦恼地皱了下眉,点点头,其实以前一个做事也闷,她习惯了有孟初晞了,不过她只是想而已,不会这么不懂事。于是抬手比划:我可以去绣庄接活。

其实没有这么简单,她的绣活好却没有人知道,甚至尝试的机会都不会给她,虽说现在来了青阳镇,可是也不见得会好转。

孟初晞只当不知,略微可惜道:“看来清梧不想让我养啊,我想着你要愿意,我带就和掌柜的商量,待你去锦云阁,帮我记账清点些东西呢。”

周清梧眸子一亮,伸手拽住了她的衣袖连连晃着,眼里满满都是渴望,脸上还带着撒娇的笑意,明媚可爱。

自出事以来,这是孟初晞看到的她最欢喜的模样,心口突如其来的酸痛差点让她红了眼睛。她皱眉掩饰着,故意道:“但是没有工钱哦。”

周清梧急切比划:不要工钱,有你就好了。

孟初晞听罢,嘴角微微抽动了下,这股突然的酸涩淡的没有痕迹,因为孟初晞唇角很快扬了起来,扑哧一笑,捏了捏她的脸颊:“嘴巴这么甜,桑葚吃多了吗?”

周清梧脸腾得红了起来,孟初晞又继续道:“我今天就和掌柜的说,那今天你要先一个人在家喽。”

周清梧点头:你的衣衫还没做完。她刚好可以给孟初晞做衣服。

孟初晞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起身去了锦云阁。

看到她时,钟楼瞥了她一眼:“那丫头好点没?”

孟初晞点了点头:“腿扭伤了还要休养几天,就是受到了惊吓,精神不大好。”

“那你急着来做什么,留她一个人不是更不好了。”钟楼毫不客气说了起来。

孟初晞也是一笑:“我也是这样想,所以,有件事想要请钟叔和掌柜的答应。”

“清梧虽然不会说话,但是聪明能干,也勤快。就是在青阳镇,那些人不肯给她机会。我如今肯定是不敢让她一个人回去了,她是个要强的人,来这里干坐着她也受不了。所以还请掌柜的和钟叔留下她,不需要给工钱,只求能教她一些东西,亦或者锦云阁的一些书让她多看看。”

钟叔看了眼掌柜的,掌柜的哎了一声:“多大的事,免费给我带个小丫头过来哪能拒绝。再说我们都喜欢她,想看书随便看,钟叔肯定没意见,对吧。”

钟楼板着脸道:“我茶都给她喝了,还吝啬书吗,带过来就是了。”

孟初晞看着他们,眼睛有些热,有幸能遇到严谦,结识锦云阁的这批人,真的很幸运。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80章 下一章:第82章
热门: 玻璃钥匙 假面山庄 反派不宠我就得傻[穿书] 荷兰鞋之谜 斜屋犯罪 赶A上架 无双 悲伤的精确度 炮灰琴爹修仙中[剑三] 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