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上一章:第79章 下一章:第81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清梧点着头,这种劫后余生的恐惧和对孟初晞的心疼让她彻底崩溃。

自从遭遇了杨志章那一刻起,她恐惧中唯一想到的就是孟初晞,她多怕她以后无法面对孟初晞,慌不择路下掉进这个深坑出不出去时,又有多害怕孟初晞找不到她,让她再也见不到孟初晞。

劫后余生,面对最疼她的人,委屈,害怕,心疼让她彻底崩溃,哭得撕心裂肺。两个苦命的人抱在一起舔舐伤口,哭得让人难受极了,一群大男人都止不住红了眼睛。

周清梧扭到了腿,走不了路。孟初晞心力都被熬干了,别说背周清梧了,就是起来都摇摇晃晃,最终只能是周大川把人背回去了。

刘婶看都他们回来,见着了周清梧也是心疼得直跺脚,赶紧扶着孟初晞让她们先去她家休息。

孟初晞完全说不出话了,对着门口帮着找人的一群人深深鞠了一躬。周石山看得不忍心,忙帮着道:“今天辛苦诸位了,我代初晞和清梧感谢大家,今晚太过忙乱,请原谅她们没法一一道谢。”

“这说的什么话,人命关天的事怎么能不帮,苦了这两个姑娘了,赶紧去休息,我们都散了,都散了。”

孟初晞满心的感激,这是她第一次在这个村子里感受到村人骨子里的这份善良和淳朴,却足以让她铭记。

周石山赶紧让刘氏给她倒水,这嗓子都喊废了。另一边金玉儿拿了自己的衣衫给周清梧换上,刘婶看着周清梧被撕裂的衣服,心有余悸,“这衣衫都被刮成这样,还好人没其他事,这次实在是太惊险了。”

一个不能开口喊叫的人在夜里掉到了深洞中,要不是亏了养了条狗,等他们连夜找得等到什么时候。

“多亏了养了这小家伙,谢天谢地,这是报恩的啊。”呜呜此刻就趴在床边看着两个主人,闻言哼哼了两声。

孟初晞手中捏着周清梧的衣服,目光落在了那被撕裂的破损上,又蹲下身盯着呜呜,手在它跛了的腿上轻轻摸着。呜呜哀哀低叫着,舔着她的手指。

“你们两都没吃东西吧,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你们好好休息。”

孟初晞收紧手,点了点头,眼里满是感激。两人都出去了,还贴心带上了门。

屋内只剩孟初晞和周清梧了,烛火晃动,落在周清梧脸上的光影也在晃动。

此刻孟初晞说不出话,周清梧也开不了口,孟初晞就坐在床边,彼此眼神几乎都要胶着在对方身上。

孟初晞此刻状态比周清梧还差,长时间情绪紧绷担惊受怕,让她脸色苍白的过分,折腾这么久,一直喊着周清梧的名字,嘴唇都干裂了,那双眼睛更是布满血丝红肿得厉害。

这么久了,周清梧何曾看到她喜欢的这个人如此狼狈憔悴,她其实很早就听到了孟初晞喊她,那一声声带着哭腔的叫声让周清梧心痛难忍。可是无论怎么努力她都只能发出含糊的音节,更本说不出来,也无法应她。

听着里面越来越浓的焦急,越来越哑的声音,周清梧恨得只能狠狠捶自己的脑袋。

眼泪在此刻根本就无法忍耐,她们就这么看着对方,直到根本就看不清了。

周清梧受不了了,伸手抚着孟初晞的脸,手指轻轻落在她咽喉处,张嘴无声说着对不起。

孟初晞闭了闭眼,之前的绝望蓦然涌现出来,痛得她心口都在痉挛。她清晰感觉到,现在的周清梧真的是她的支撑是她的命,如果她要真出了事,她绝对活不下去的。

她呼吸急促,伸手紧紧握着周清梧的手,额头抵着她,双目赤红地看着她,用气音咬牙切齿般说道:“你要是出了意外,我就寻根绳子吊死算了。”

周清梧听得浑身一颤,脸色都变了,赶紧捂住她的嘴巴连连摇头。

孟初晞此刻眼里只有她了,根本忘记了自己还在刘婶家,她拉下周清梧的手,额头青筋浮现,情绪显然已经是濒临崩溃,下一刻她倾身过去吻住周清梧。

周清梧眼泪还在往下落,人却呆住了。孟初晞很用力,而且根本不给周清梧反应的机会,直接挑开她的齿关,深深纠缠过去。

周清梧毫无反抗之力,她脸颊潮红,双眸早就闭上了,呼吸被完全掠夺,她从没体验过得滋味让她浑身发软。被孟初晞握着的手,指尖想要抓住什么却落了空,嘤咛一声后只能无力垂下。

空气中热度似乎也上来了,一切都变得暧昧而热烈,彼此的清甜交缠在一起,不断想要靠近,周清梧一直希望孟初晞能把她看成一个大人,愿意和自己亲密,可是却从不知道这种亲密会让人神魂颠倒。

直到传来的敲门声和金玉儿的声音才打断这场满是伤痛的旖旎。孟初晞赶紧松开周清梧,牵出一缕暧昧的银丝,两人呼吸急促,脸色俱是通红。

周清梧赶紧擦了下红肿的双唇,莹润的双眸不是之前泪眼朦胧的模样,而是倒入了一汪春水,欲语还休。

孟初晞苍白干裂的唇变得红润起来,干裂看起来都不明显了。两人连忙别开眼,深呼吸调整气息,出奇一致的动作和表情让两个人又莫名扑哧笑了起来。

金玉儿进来看到刚刚分明要哭了的两人脸上还带着笑,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你们两个真是,唉,还好没事,笑笑也更好一些。饿坏了吧,来,我娘做的面条,味道很好的,赶紧吃。”

两大碗面条,上面还卧了两个蛋,孟初晞看了眼金玉儿,张嘴想说话又被她阻止:“你这嗓子可别说话了,不用谢,两碗面而已。累坏了吧,赶紧吃了补充体力,今天可都遭大罪了。”

孟初晞点了点头对她感激笑了笑,她扶着周清梧坐下来,把面条放到她面前又准备去拿筷子,周清梧却是脸色一变拽住了她的手。

孟初晞摔了好几跤,掌心都是伤口,她回来只是随便洗了洗,伤口处还渗了血看起来有些吓人。

周清梧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金玉儿也是吓了一跳:“哎呀,你怎么不说呢,这手都弄成这样了。我去找点药!”

孟初晞想阻止却没拦住,看着泫然欲泣的周清梧,在她要脸擦了擦,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把筷子递给周清梧,催她吃面。

周清梧打着手势:这得多疼啊。

孟初晞眸光落在她左边脖颈处,在烛火映照下似乎肿了一片,看样子就像是被人打了。心里蓦然一沉,她又看了眼周清梧的衣服,却很快收了回来摇头笑了笑。她斟酌着给周清梧打手势:不疼,很安心。

随后她又摸了摸肚子,捧着碗吃起了面,还给呜呜喂了些。周清梧看了笑了起来,抹了抹眼泪也吃了起来。

提心吊胆这么久,两个人真的累了,洗完澡把伤处上了药,就在刘婶家留宿一夜。

躺在床上孟初晞紧紧抱着周清梧不松手,甚至周清梧都感觉到了疼,想到她哑声说的那句话,周清梧又想哭,埋在她怀里不动了。

无需多说什么,彼此还能抱在一起入睡已经是最好的安慰了。

孟初晞没睡好,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周清梧被人追,那个人发出令人嫌恶的笑声,扯破了周清梧的衣衫,给了她一个耳光把她摔在地上,看得孟初晞目眦欲裂。她猛然睁开眼,喘了几口粗气,看到怀里人还好好睡着,屋外才露出一点蒙蒙亮,她才心有余悸地缓缓舒了口气。

此后她就没再睡着了,一直轻轻抚着周清梧的脑袋就这么看着她,直到屋内光线好了,她才轻轻把她脑袋转过来露出了脖颈。那里的红肿消退了不少,但是过了一晚上还依稀有痕迹,可想而知打得有多重。孟初晞手指在上面轻抚着,眼里神色暗沉得犹如阴云密布。

因为还没有和掌柜打招呼,一大早孟初晞就带着周清梧回了青云镇,送周清梧去了医馆后,她才匆匆忙忙去锦云阁。

看到她时来福来禄都愣住了,诧异道:“初晞,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休息了一晚,孟初晞嗓子好了不少,但是说话还是费劲,直接提笔写道:“掌柜的,我要告假几日。”

掌柜的一愣:“你怎么了,说不了话了?”

“昨日清梧失足摔进山洞,我寻了很久,说不出话。”

众人一看脸色都是一变:“她怎么样了,没出事吧?”

“伤了腿,还有些事我要处理,请掌柜的准。”

掌柜的连忙点头:“照顾她要紧,也罢把嗓子养好。难怪她昨夜没来接你,万幸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他们都知道周清梧不能说话,这在山上摔进了山洞出不来,这得有多凶险,想想就让人后怕,难怪孟初晞脸色这么差,估计也是担心死了。

“你赶紧去,我们得空了去看她,这里有我们和钟叔他们呢。”

“对对,赶紧回去,清梧肯定被吓坏了。”

孟初晞心里发烫,这才转身离开了,身后几个人看着她都有些担心。

去了医馆前,孟初晞买了些肉。到了那,大夫给周清梧看了腿给了几贴膏药,说是没伤到骨头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另外又给孟初晞开了润嗓子的药,给了金疮药,两人这才回了家。

呜呜腿还有些跛,孟初晞蹲下身看着它,摸着它的脑袋,给它检查腿。看起来是被什么打断了,孟初晞请人给它上了夹棍裹起来,不让它乱动,现在后腿还裹着白布。

孟初晞把肉切了喂给呜呜,小家伙平日里也只有跟着她们能吃点肉,头一次有这么一盆好待遇,吃得格外欢喜,尾巴摇得飞起。

周清梧在一旁坐着也是满脸心疼,这次如果不是呜呜她真的完了。她摔进坑里后,一直不爬不出去,眼看天色黑了,如果不是呜呜找过来陪她,她当时肯定更害怕。而孟初晞能够找到她也多亏了它,呜呜救了她的命。

喝了药修养着,孟初晞说话总算不费劲了,她搬过椅子坐在周清梧身边,看着她低声道:“可以告诉我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周清梧脸色一白,思绪回到昨天那一幕脸上表情有些惊恐,孟初晞握着她的手,认真看着她:“别怕,现在我在这呢,没人能伤害你。”

周清梧眼睛红了起来,忍着害怕和不适把昨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孟初晞。

孟初晞看她比划,一瞬间感觉血冲大脑,她双眸通红,双手握得死紧,连牙齿都在发颤。她努力克制着要杀人的冲动,喑哑道:“所以是那个畜生想要欺负你,你慌不择路这才失足跌进去了?”

周清梧含泪点了点有。

“他打你了,还打了呜呜?”

周清梧愣了愣摇头否认,最后又点了点头。

难怪!孟初晞其实心里有所计较,昨夜她看到周清梧的衣服就觉得那不像是被刮破的,还有她脖颈处的伤,但是怕损了周清梧的清白她才忍耐下去,可是猜测和真正确定了的愤怒完全是不同的。尤其是看到周清梧提起来就害怕到发抖的模样,她更是觉得理智濒临崩溃。

她千方百计呵护着不敢有一点点逾矩的小姑娘,她觉得她小,需要好好爱护而不是粗暴攀折了的心上人,就被一个人渣这么肆意惦记摧残!要是没有呜呜,周清梧会遭遇什么,她不敢设想一分!这在一个女人把贞洁清白当成生命的时代,这就是害命!

“他是谁?”

周清梧有些慌,孟初晞想干什么。

看出她的担心,孟初晞吸了口气压下眼里的阴郁,低声道:“他没有得逞一定会继续惦记,我必须得知道是谁做好防范,这件事我决不允许再发生。”

周清梧听完犹豫了下,但是孟初晞说的有道理,杨志章迟早会知道她不在周家村,要是到时候害了孟初晞她万死难赎。

看着周清梧在自己掌心写下的三个字,杨志章。杨家湾的人,孟初晞看了许久,然后攥紧了手心。对着周清梧道:“从今以后不许一个人去周家村,那些东西都交给别人打理,如果要去也必须我陪着。”

周清梧点点头,虽然不甘心但是她知道轻重。

给周清梧倒了水,孟初晞转身准备去做饭,心里默默念着那三个字,杨志章。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9章 下一章:第81章
热门: 我白月光对抑制剂过敏 大河深处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 鸽群中的猫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火之幻影 谁抢了我的主角光环[穿书] 败家子的废材逆袭之路 影帝今天本王了么 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