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时间一分分流逝,杨志章并没有得逞,他没找到周清梧。小臂那一块肉几乎要被那个哑巴咬掉了,腿上还有后颈被狗咬得鲜血淋淋火辣辣的痛。他满脸沉郁,嘴里低声咒骂,不过,冷笑一声,他有的是时间,总有能找到那小哑巴的一天。

黄昏不期而至,太阳已经日沉西山,忙得有些晚了的孟初晞抬头看了看外面已经退下去的阳光,眉头微微蹙起。

来福刚搬了一捆布进来,他边整理边好奇道:“怎么今天没见到清梧,平时这时候她都来接你了。”

孟初晞心不在焉地嗯了声,然后解释道:“她今天回村子了,大概耽误了,我也让她在家歇着等我的。”

“哦,原来是这样。掌柜的都已经走了,东西我也整理了,你赶紧回去吧。”

孟初晞没多说什么,合上账册,收拾东西在来福之前就走了。来福看着她有些匆忙的脚步摇头失笑:“不知道还以为家里是媳妇等她。”说完又拍了下自己脑门,又瞎想什么呢。

虽然孟初晞和来福这么说,但是她心里却是觉得有些奇怪,就周清梧的性格,今天她都晚了这么久没回去,她应该会来和自己一起回去,怎么没来呢?

心里又不停找理由安抚自己,但是孟初晞还是觉得莫名不安,而这份不安在看到紧闭的大门时倏然变成了显然的慌乱。

怎么没回来吗?还是回来了有事出去了?可是孟初晞很快都定了,如果说她可能不去接自己,但是这么晚了她不可能不回来准备饭菜的。

孟初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看到邻居家有人出来,她上山询问道:“许大叔,您今天看到我妹妹回来了吗?”

男人看了眼院子摇了摇头:“没有呢,好像你家门锁了一天了。”

孟初晞打开门,呜呜也不在。她在周围周清梧可能去的地方找了一遍,也问了周边的人,都说没看到。

奔波让她额头上细密的汗冒了出来,可是孟初晞却感觉不到热,反而浑身发凉。她不敢耽搁,立刻在镇上找了个牛车加了银钱赶往周家村。

一路上孟初晞都紧绷着精神目光死死盯着前方希望能看到熟悉的身影。可是直到太阳彻底落下去,天色开始昏暗她都没看到一个人。

分明是坐牛车来的,可是一下车孟初晞呼吸就很急促,她径直跑到了刘婶家,语气尽量维持平静:“婶婶,你今天有看到清梧吗?她回去了吗?”

刘氏看到她本来很是诧异,听到她的话后顿时也意识到不对了,“她没回去吗?今天我去山上砍柴了,下午才回来,那时候我就没看到清梧了,我以为她早就回去了。”

孟初晞嘴唇一下就白了,她茫然无措地退了一步,摇头喃喃道:“没有回去,我就是没见到她不放心,所以才来找她的。”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身体依旧一阵阵发软,她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找回即将崩塌的理智,急忙追问:“她今天有和您说她要做什么吗?”

刘氏也慌了,回忆了一下急忙道:“她说是要给禾苗施肥,对了,她想邀我上山但我没空。挖药材,对,她应该是挖药材了。”

眼看天要黑了,孟初晞耽搁不下去了,拽住刘氏道:“婶婶,我去那边找,您,求您帮忙问下村里有没有人看到过清梧。”

刘氏看她手都在抖,也是慌得厉害了,连忙点头:“你快去,我和你叔立刻挨家挨户问去。”

孟初晞直接跑出了刘婶家,往她们买的那片地跑去。田里依稀能看到翻过土的痕迹,周清梧的确是给禾苗施肥了,可是这一片田野里,却不见施肥人的影子。

各种不好的猜测齐齐往孟初晞脑子里涌,看着天地间的光亮一点点消退,暮色层层推进,孟初晞的心仿佛被放在油锅上煎一般,焦灼不安。

天黑了她还没回家,定然是出事了,可是她在哪儿呢?天要黑了她会害怕的。她分外懊悔,自己怎么被猪油蒙了心,让她一个人上山!

她站在田梗上,仿佛被一捆乱麻束缚住,难受得近乎窒息。用尽全身力气几乎是吼出来的叫了一声:“清梧!”

整个旷野只有她声音被山撞回来的声音,喊着清梧,冷清中透着空灵的诡异。

挖草药,这么多山她会去哪座山,没回来是迷路了吗?还是摔到了没法回来?不可能,她不可能迷路。她很听话绝不会跑远的,而且她懂这么多,怎么会迷路,肯定是出事了。

眼睛特别疼,又酸又涨,风吹过带起满脸冰冷的潮湿,她又嘶声喊着:“清梧!”这一声已经透着哭腔了。

孟初晞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往日秀丽的山脉此刻在暮色中成了会吃人的巨兽,而她的小姑娘就可能被它困在了里面。她脸上表情根本无法控制,肌肉颤抖着,张着嘴唇都在颤动,眼泪怎么都止不住,茫茫天地间她被这黑暗一同吞噬了。

天黑了,周清梧在哪里呢?她一个人一定要吓坏了。一想到周清梧出了事,现在可能在那只剩黑黢黢一片,响着野兽叫声的山中独自一个人,她就觉得心口被人拿着刀一下下刮着。

采药,采药……茯苓!已经不打算多想漫山遍野找的孟初晞突然想起前天周清梧和她提到了茯苓,会不会是去挖茯苓了。

她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亮,奔跑脚步顿时一顿,立刻拔腿就想往那片松树林所在的山上跑,却听到刘婶大声喊她。而村里小路拐角处,一抹火光露了出来,随后陆陆续续沿着那路如夜色中火龙一般,驱散了那片昏暗。

“初晞,我问到了,我问到了!葛三叔看到了清梧丫头去靠近杨家湾的那座山上了!”

对的,她猜得没错就是那里。而那边周石山声音也传了过来:“初晞不要乱,我叫了村里人一起帮忙找。”

周大川小跑着递给她一个火把,看了眼山上,又看到了火把照映下满脸泪痕的孟初晞,顿时心里也是有些难过,安慰道:“清梧自小就在山上跑,不会有事的。”

“我们两三个人一组仔细找,多注意陡坡附近,或者是有陷阱的地方。山上有猎户挖的陷阱,也可能不小心困住了。”

“话说我还看见了一条狗,好像是你们家养的,当时在村子里叫了一通,我看得奇怪。但是没多想,后来又不见了。”其中一个人嘀咕了一句。

正火急火燎想走的孟初晞顿时心里猛然一跳:“我糊涂了,清梧带着呜呜呢。”

孟初晞眼里蓦然涌出一丝希望,这黑灯瞎火的,分清方位都很难更别提找人。最要命的就是周清梧没法说话,她叫不了救命,他们喊她也没法答应,但是呜呜应该知道她在哪里。

她一个人跑得飞快像是不知疲倦一般,荆棘剐蹭她也浑不在意,只是不停叫着呜呜。密黑的丛林间火把在里面穿行,男人们很安静,因为他们要找的人是个哑巴,不可能给他们回应。

只有孟初晞的声音在一丝喧闹的山林间不断回荡。但是孟初晞叫了很久,都没有听到狗叫,也没有看到呜呜过来。

她聚集起来的力量几乎又瞬间崩塌,脚下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手掌一阵火辣辣的痛,是被荆棘划伤了。周大川原本是想跟着她,但是孟初晞坚持分开,多去不同地方找,约定好了火把为信号,她一个人到处找去了。

这山里虽然经常有人活动,但是深山密林到了夜里谁能保证没野兽,如果今晚没找到周清梧,孟初晞不敢想象她一个人会在这里遭遇什么。

她喊得声嘶力竭,嗓子都受不住了,依旧没有回应。

“清……。”这一声清梧卡在嗓子眼里,硬是没能喊出来。

她抹了满脸的眼泪和汗渍,低头喘息着,平复了几次心情,才又叫了起来:“清梧。”

她声音完全沙哑了,附近帮忙的男人们听着那一声声清梧,心里颇不是滋味,周石山高声道:“大家再辛苦一阵仔细找。”

男人们纷纷应和,而孟初晞把松树林几乎走遍了也没看到周清梧。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没有喝一口水吃一口饭的孟初晞已经是精疲力尽了,可是她依旧咬着牙,走着喊着。

她知道周清梧没办法回应她,可是她想着自己叫得大声一些,要是周清梧就在附近了,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即使不能答应,可也知道自己就在她附近,也不会那么害怕了。她只用乖乖等着自己,等自己找到她,带她回家去。

孟初晞继续往深处走,下面有人喊她让她不要一个人往里走,可是孟初晞哪能听得进去。越往里山上气温越低,虽然已经是春末,但是晚上山风寒凉,孟初晞出了一身汗,冷热交加十分难受。

就在她昏昏沉沉不知道走了多久时,突然一阵簌簌的动静传来,孟初晞心里有些紧张,却还隐约有丝激动,她舔了舔嘴唇,声音嘶哑地叫了声:“呜呜。”

草木哗得一声分开,一道身影冲过来绿色的眼睛散发着幽光,可是熟悉的叫声让孟初晞一颗心从地狱被拉回了人间,是呜呜!

呜呜围着孟初晞疯狂转圈,身形动作有些奇怪,但是却阻止不了它的激动,它冲孟初晞叫着,委屈而急切。

孟初晞眼泪又落了下来,她蹲下身,肿痛干涩的嗓子里发出嘶哑的声音,哽咽道:“呜呜,你知道她在哪里吗?啊,求你,求你带我去找她,好不好。”

呜呜呜咽着舔了舔她脸,然后瘸着腿努力从草木中挤过去。孟初晞顾不得想其他,几乎是提着心拼命跟着呜呜往里面挤。

火把摇曳着完全不足以看清眼前的路,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孟初晞才跟着呜呜到了一片树林边缘。呜呜站住不动,冲着里面狂叫,阻止了孟初晞继续往前的脚步。

昏暗的火光中,孟初晞看清了眼前的状况,这是一个陡坡,眼前似乎是塌了一片,边缘被杂草遮盖着,仔细看了下,孟初晞发现,那是一个掩着草的洞口。

很快里面传来了石块敲击声,声音时轻时重,似乎发出声音的人此刻格外小心翼翼。孟初晞觉得一颗心再次回到了胸腔,虽然鲜血淋漓但终究是落了下来。

几乎绝望的她重新获得了新生,心却跳得越发厉害,腿也彻底软了下去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她没力气起身了,就这么爬到洞口,哑声喊道:“是清梧,对吗?”

敲击的声音一顿,又急切起来,孟初晞已经干了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她把火把插在一边,探头往下看。下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可是她却觉得是她这二十几年来最渴望的场景?她又哭又笑,背脊颤抖着开口道:“我来了,你别怕,我很快就救你出来。”

她不知道里面有多深,也不知道周清梧伤到哪了,勉强站起身,她奋力挥舞着火把,给其他人打信号,那边依稀有人看见了,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火光也开始往这边靠过来。

孟初晞想着有什么办法把她拉上来,点了一堆枯枝给其他人传递方位后,她举起火把在四周搜寻,总算看到了树上缠绕的藤蔓。没有工具她用火烤断,扯了一推藤条开始编绳索。

等到周大川赶过来时,孟初晞已经编了很长了。她几乎说不出话,指着那个洞口,周大川会意,连忙接过藤条慢慢往下放,很快,到底了。

“清梧,你别怕,把藤条缠在腰上拴紧了,我们这就拉你上来。”

手中藤条被轻扯了几下,周大川喜出望外,对着孟初晞点了点头,另一端捆在自己腰上开始和孟初晞一起使劲。

后面的人陆陆续续都来了,赶紧上前帮忙,很快让孟初晞几乎找崩溃的人就出现在了她面前。

人群中满是欢喜,“找到了,找到了!”

“菩萨保佑,谢天谢地。”

他们平日里对周清梧谈不上友善,但是乡野之人的淳朴他们还是有的,对待生命却还是尊重的。

孟初晞看着周清梧,她脸上脏兮兮的,浑身狼狈不堪,看到自己时眼里蓄满了泪。

她咬了咬牙,低下头却抑制不住此刻这种失而复得的情绪,痛哭出声。周清梧含糊叫着,想要安慰她。孟初晞抬头把周清梧狠狠抱进怀里,声音哑得周清梧听起来都很吃力。

“你,你真把我吓死了,真的吓死了。”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热门: 仇恨的证明 天地白驹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穿成偏执反派的未婚夫 反派跟我穿回来啦 当转校生成校草同桌 死亡万花筒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尼罗河上的惨案 重回90之留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