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第78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清梧原本只是玩笑般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在她眼里孟初晞已经把她的生活变得够好了。只要她愿意和自己在一起,她不需要任何替换条件,她只要她这个人。

她选择了这段惊世骇俗的情感,而孟初晞愿意陪她一同跌入泥潭她觉得已经是莫大的恩赐,那些世俗的东西,她并不需要更不敢奢求,却没想到一直说自己小再等等的孟初晞却已经考虑就这么多。

她心里感动而欢喜,却还是告诉孟初晞她的想法:初晞也是姑娘,你不需要给我承诺什么,我们一起努力,我也会努力给初晞你想要的生活。

虽然她比不上孟初晞这般厉害,挣不了大钱,但是她会经营好两个人的小家,让她无后顾之忧,也会尽自己的全力,为达成她们预想中的生活而奋斗。

有时她一直觉得孟初晞像她的神一样,却也从来没忘记,孟初晞也是个人,她依赖她,却不会寄生在她身上,如果可以她也想成为她的依靠。

孟初晞何尝不明白她的心思,就因为周清梧这种美好到可爱的品质,一点点让她沦陷了。

日子似乎就在青阳镇接上了后续,一切都变得十分美好,除了孟初晞在锦云阁时会收到来自钟叔的特别关照。

之前孟初晞是觉得钟楼对她不满是因为觉得她一个年轻姑娘被别人夸捧得太过厉害,让他看不过眼去了,所以故意刁难。因此她一直尽力应对钟楼给她安排的事,也不在意合理与否,就像是盘点那些污损的布匹。

不过很快她就摸清楚了钟楼的脾性,挺像个老小孩的,其实许多事她做得好了他比谁心里都有数,嘴里说的不以为意,眼神却骗不了她,甚至有意无意开始指点她。

尤其是她把旧布分类后,重新提建议处理后,转变更是大。这些布有部分完全可以重新出售,只是布匹需要处理。有些处理起来成本过高,便可以卖与普通人家做里布,她都一一记载,那批货最终重新出手了。虽说依旧是损失了部分,但是比往年随意贱卖要强了许多。

钟楼对她态度总算好了些,虽然依旧不苟言笑,安排写古怪的事她做,但是却也的确让孟初晞得到了锻炼。

孟初晞原本是想和掌柜的提一下让她能带周清梧来,并不需要例钱,就让她在这里帮忙做一些事,闲时看看书,免得她一个人在家孤寂。但是鉴于来福在孟初晞只好暂且作罢,等来福冷静几天再说。

在青阳镇待了已经七天了,周清梧回去过两次,之前只是去看看家里的东西,顺便挖了些野生的黄花菜回来种着,并没有和村里人打个照面。

昨夜她和孟初晞说了,今天她准备回去一趟。不为其他的,就孟初晞昨天无意间感叹一句已经是吃覆盆子的时节了。

周清梧认识这东西,村里的孩子在春末时最喜欢去采这些野果子,她们管它叫野萢。之前她去看了下,刚刚转成黄色有些酸,过了这么些天应该是熟了。

在周家村几乎不曾放过任何果腹东西的周清梧对自己熟悉的吃的在哪里长得多长得好,分外了解。她寻到了村里一出荒山小坡,那里的覆盆子几乎是漫地长,就像种植的一般,一株接一株。从山坡上周清梧就看见了面目的红。苍绿色的叶子间悬挂着的红灿灿的覆盆子,就像一个个可爱的小姑娘,红着脸颊探头出来了。

周清梧看得心喜,又有些可惜孟初晞不能亲自来,不然一定开心死。走到一株跟前孟初晞伸手摘了一颗尝了尝,红得刚刚好特别甜,带着野萢独有的果香味。

把筐带好,周清梧绕着这片荒草地摘了一个多时辰。这里数量着实不少,周清梧把大个的都留了起来,自己则尝着个头小的,等到停手筐里已经是红灿灿一堆了。野萢熟了就偏软放不了太久,这么多孟初晞肯定吃不完的,周清梧打算给她做果酱,留着以后吃也是很不错的。

拎着筐她又去田里看了看,秧长得很好,就是又有螃蟹打了不少洞,周清梧拿着放在一边的锄头准备把洞堵起来,却看到里面还有一个大家伙,略思忖一下眼疾手快下手把它勾了出来直接甩上岸,一把按住了。

拿了草搓了一条绳子把它的脚和钳子都绑住,放在一边准备带回去,这么大一个螃蟹拿去卖可都值不少银钱了。绕着找了一圈还又被她抓了两只,个头都不小,大的那一只都有她掌心大小了,这算是意外惊喜。看着螃蟹,周清梧颇为开心,今天又可以给孟初晞做好吃的了。

红薯苗已经扎根了,而且长了不少,但是杂草也出来了。不想让刘婶还要帮着除草,周清梧没打算立刻回去,而是把田地都细致整理了一遍。

当她准备回去时已经是下午了,路上遇到了村子里的人,不同以往的冷漠或者鄙夷,她们很热情地和周清梧打招呼:“哎呦,清梧你又回来整自己的田地了,这整天跑不累吗?不是说初晞很得东家器重吗,那应该能挣不少工钱,还让你这么辛苦来种地干什么呢。”

“就是啊,我们可都羡慕死你了。你是初晞的救命恩人,她又把你当妹妹,肯定愿意养你啊,有好日子过,干什么累着自己呢。”

周清梧只是淡淡一笑,她知道她们也许并不一定是在挑事,对大多周家村的妇人来说,如果有人能养着她们,定然不需要多辛劳,尤其是放在别人身上,更是想的理所当然

但是,有些事落在自己头上,就不一样了。不是自己的夫君家人,她们自然只能看到那些工钱,感受不到对方的辛苦,但对周清梧来说,远没到她享福的时候。

更重要的是她心疼孟初晞,更不愿她养自己,她能多做一些,孟初晞就能过得舒心一点,怎么能说辛苦呢。

临回青阳镇时,她还特意去看了下孟初晞宝贝辣椒苗,给它浇了水施了肥。它长得很好,来了白色的小花,也比刚种下去时壮实了,想来再过一段世界就能结果实了。

等到周清梧回家时辰已经不早了,把野萢摊开免得压坏了,周清梧看着摘了不少,想了想在家里找了个小筐垫了一层油纸,装了一筐形状色泽好的转身出了门。

因为她时常回去接孟初晞回家,虽然基本没进去过,但是铺子的人,包括钟楼和掌柜的都认识她了。

刚好这天铺子柜前只有钟楼一个人,看到周清梧捧着什么东西有些拘谨地进来对自己微施了一礼,钟楼严肃的脸上带上了笑意,温声笑道:“小姑娘又来接你姐姐了?”

周清梧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钟楼蹙了下眉:“孟初晞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还是妹妹呢,怎么总让你来接她。”

周清梧心下一慌,害怕钟楼误会孟初晞,连忙摆手,指了指自己,可是又想着许多人看不懂自己的手势,越发急了起来。

钟楼看把小姑娘吓着了,他其实能看懂一些手语,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自己想来是吧,我能看懂一些的。她和来禄出去取货了,等会儿就回来了,你坐在这等等。来,喝点茶。”

说着他起身拿了茶盏准备给周清梧倒茶,周清梧忙摇头示意:我不渴。

说罢,她又把手里的小筐递到柜台边,打开盖在上面挡灰尘的盖子,略有些腼腆比划:我采了些野果子,给送来给你们尝尝。

看着里面红灿灿的野果子,钟楼愣了下。在江阴长大的钟楼对这个可不陌生,幼年时哪一年季节到了他不去山野里采,但是到后来忙于生计,再也没有心思去做了,这野萢的味道,也很多年没尝过了。

看钟楼这怔愣的样子,周清梧有些羞耻,忙比划:您别嫌弃,就当个零嘴,吃着玩儿。

钟楼摇了摇头,伸手捻了一个放入口中,汁水很足入口甜中带着淡淡的酸,这种记忆中熟悉的味道从舌尖迸发出来,仿佛让他回到了那个不知愁滋味的年纪,顿时满腹感慨长叹了口气:“和记忆中一样好吃,我很久没吃过了。这东西虽然不值钱,但是却不是谁都有口福吃的,谢谢你了。”

周清梧看他是真喜欢,顿时放松了下来抿嘴笑了起来。周清梧长相不比孟初晞惊艳漂亮,但是却是十足秀气,和孟初晞在一起后那困着她的牢笼被打碎了,把她原本天性里的灵动都重新还了回来。虽说有些腼腆,但是那双灵动的眼睛十分惹人喜欢,一笑就有两个梨涡,格外惹人疼。

钟楼看着她的笑,觉得心情大好,把茶盏送到她面前:“在那坐着等她吧,应该还有一会儿。”

周清梧推辞不过,只能坐下,钟楼坐在在柜台前,拿着野萢慢慢吃了起来,顺便问道:“小姑娘多大了?”

周清梧伸出手指:十六。

钟楼点点头,他也从来福来禄他们那里听说了孟初晞的情况,自然也知道了周清梧的遭遇。想到这钟楼蹙了下眉,感觉有些反感,好好一个姑娘被那些闲言碎语给祸害了。

正当他在和周清梧聊天时,孟初晞和来禄回来了,看到周清梧时她愣了下随即一喜,她还担心周清梧不好意思进铺子在外面等她呢。

和钟楼打过招呼后,孟初晞才低声和她说着话,那边钟楼示意他们:“来,你们有口福了,这丫头送了许多野萢,很好吃的,尝尝吧。”

孟初晞看见了那一小筐覆盆子,低头看了下周清梧的手,上面果然有几条血痕,忍不住小声道:“你今天回周家村了?”

周清梧点头,来禄今年还没尝过野萢看见了不由心喜,上去抓了一把放进嘴里,顿时吃的汁水横流一本满足。

“好,好甜啊。” 他含糊说到,却被钟楼嫌弃了一通:“这可是人家小姑娘辛苦摘的,你倒好犹如牛嚼草,一通烂嚼,暴殄天物。”

来禄笑开了,“钟叔你不知道,这东西个头不大,一把吃起来才过瘾呢,谢谢清梧姑娘。”因为经常听起孟初晞提起她来,所以来禄知道她的名字。

周清梧摆了摆手,满脸笑意,只是下一刻一声咕噜的动静从她肚子传来,三个人不约而同看向了她,顿时让周清梧涨红了脸,尴尬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小脸通红。

钟楼笑眯眯看着她:“好了好了,初晞赶紧回去给你妹妹做吃的,小丫头饿了,别不好意思,饿了这不是人之常情吗?赶紧走吧。”

孟初晞却是想到了什么,瞅了周清梧一眼,随后和钟楼告辞离开了。

和见到她时的欢喜不同,孟初晞一出门并没有和周清梧说话,而是径直带着她往东街去。周清梧有些诧异:这不是回去的路。

孟初晞回头看了眼她,随后手伸过去捏住了她的手拽在手心继续往前走,直到看到了一个在那儿卖枣糕的小贩儿,孟初晞才松开她,和小贩要了一块枣糕。

热气腾腾的枣糕带着诱人的枣香,看起来柔软蓬松格外好吃的样子,周清梧刚想说什么,肚子又叫唤起来。

把枣糕递给周清梧,孟初晞毫不客气地在她脑门上弹了一记,看着她懵懵的小模样又捏了捏她的脸颊:“是不是回去了没吃午饭?”

周清梧眸子转了下想要否认,孟初晞却是哼了声:“你的肚子可都告诉我了,都饿扁了。”

看周清梧有些心虚得别开头,孟初晞把枣糕递给她:“回去做饭还要一会儿,先吃块枣糕垫垫。之前来福买过,我尝了味道很好的。”

周清梧见她不再抓住自己的小尾巴了,连忙点头,把枣糕送到孟初晞嘴边,让她咬一口。

孟初晞知道周清梧的习惯,有好吃的肯定是要两人一起吃的,于是探头咬了一小口,周清梧这才捧着枣糕吃了起来。

枣糕香甜可口,细腻蓬松,刚刚拿出来还有些微烫,的确很好吃。

孟初晞看她像个小仓鼠一样吃着,眸中带笑,却还是严肃警告她:“以前是吃不饱被逼无奈才饿肚子,现下可不能不把自己身体不当回事,不好好吃饭伤胃,听见没?”

周清梧伸手捏着她的手指晃了晃,一脸讨好乖巧的模样,惹得孟初晞没一点办法。绷住表情,孟初晞伸手左手放在她头顶轻轻把她脑袋转过去,淡淡道:“吃你的东西,好好看路,撒娇不管用。”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6章 下一章:第78章
热门: 失家者 血色迷雾 钓鱼城 穿到没有女人的星球后 失控的玩具 大唐总校长[穿书] 死神的精确度 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 与万物之主恋爱 想您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