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掌柜的看到孟初晞时有些惊讶:“家搬好了?”

孟初晞点了点头:“已经收拾好了,多亏了您让来福帮我,家中无事,所以我就先过来了。”

掌柜的点了点头,眼里有些满意,神色也温和了起来:“刚好来禄去帮着清货去了,你来得正好,和来福守着吧,大掌柜有事找我,我先离开半日。有不懂得,可以问来福,他解决不了的,可以问钟叔。”

钟叔是锦云阁老人了,一直坐镇店内帮着掌柜带新人,来福来禄都是他带起来了的,之前回家探亲了,这几天才回来,孟初晞才见过他一次。

“好的,谢谢掌柜的。”刚说完她就看到了一个鬓发斑白的老者穿着棕色粗布衫从里室走了出来,看起来像个乡野老者,见状孟初晞垂首道:“钟叔。”

钟楼看了她一眼,很随意点了点头。孟初晞也不在意站起身和两人打了招呼自如忙碌去了。

掌柜的看着钟楼笑道:“我怎么觉得钟叔你对初晞不大满意?”

钟楼胡子扯了下嘴角,胡子微颤,左手撑在柜台上斜眼看着他道:“太年轻了,还是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锦云阁需要一个好的接班人,严谦费这么大心思就挑了个有一副好皮囊的年轻姑娘,身上贵气有余锐气不足,就怕不是个真能干的。”

说完他蹙了下眉:“而且,总感觉这里庙小留不下她啊。”

掌柜的有些诧异,不过想到之前管家交代的,也是点了点头:“这个管家早就知道了,她是落难到周家村的,来历不明,家中条件应该不错。他们都清楚这一点还选择用她自然是有考量的,大掌柜的对她也颇为欣赏。我这几日看,勤快好学,格外聪慧,一点就透,比来福来禄之前灵光多了。而且识文断字,是个腹中有墨水的,确实是个好苗子。”

“我倒是没见你对谁评价这么好过,但是她值不值得我倾心教,得我说的算,若是品性不好再聪慧都是不成的。”他并不是针对孟初晞,只是替严家做了一辈子事,得负责任,越是他们看重的,他也就越要谨慎。

掌柜闻言点了点头,他相信钟楼有分寸。掌柜离开后,钟楼便去了那边看他们做的怎么样。

“钟叔。”来福看他来了叫了一声,钟楼点点头问道:“清完没,前面得有人去看着了。”

来福点了点头:“初晞姑娘脑子特好使,这布料被她重新整理了后记得方便,找起来更省事。”

钟楼瞥了一眼,记录并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按照种类重新编了数字,整理了一下,的确比之前要简明扼要。

“嗯,你去前台看着。”说完他看了眼孟初晞:“既然你擅长这些,就把锦云阁去年堆积的陈布整理一下吧。”

来福一愣刚想开口却被钟楼扫了一眼,顿时又闭了嘴有些许担忧地看了眼孟初晞。

孟初晞自然知道锦云阁后面有个阁楼,里面堆放的都是积年旧货,说是旧货其实是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的损毁,之前处理过一批,还有一些堆积,用处并不大往往都只能贱卖处理或者销毁。

孟初晞其实已经看出来钟楼对她有些不喜,也不在意听从吩咐去清点旧货。

来福有些不明白钟楼为什么会不喜欢孟初晞,但是却不敢开口,他了解钟楼性格,除非他自己改变看法,不然其他人说多了他反而更反感。

那一批东西她一个人清点十足费力气,里面积灰严重,进去呛得厉害,一下午她才理出来了里面有多种布,至于数目还没谈起。

钟楼在外面坐了许久,看着时间到了快打烊了,里面孟初晞还没动静,老头子倔得很,时不时往里张望却不说,到最后才对来福说:“准备打烊了,让她回去吧。”

来福闻言连忙进去,看孟初晞在那里分出一块区域,仔细查看布匹,分门别类重摆,顿时阻止她:“你这样要把自己累死,这里的布没什么用,都是正常损耗。要么发给底下的帮工,要么拿去捐了或者贱卖给平民,根本不会特意去记录,这都是铺子内默认的。”

说完他又有些埋怨:“真不知道钟叔在想什么,这不是为难你吗?”

孟初晞笑着摇头:“怎么算难为呢,我倒是觉得很有必要理一理。”

“明天我帮你吧,不然你一个人得整理到时候去。天色不早了赶紧回去吧,别让你妹妹久等了,她一个人在家怪闷的。”

孟初晞原本往外走的步子一下顿了下来,她扭头看着来福,目光一瞬不瞬的。

来福被她看得浑身发毛,忍不住道:“初晞姑娘,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孟初晞忍了忍但还是没忍住,蹙眉道:“你对清梧是不是过于关心了?”

来福脸一红,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只是随口一提,就,就觉得她挺可爱的。”

“她是我妹妹。”孟初晞觉得心里憋屈,只能认真强调,合了再加了一句:“只能我说她可爱。”

来福完全没想到孟初晞会说这么孩子气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初晞姑娘,我知道她是你妹妹,可是你这也太夸张了。”

孟初晞摸了摸额头,严肃道:“你觉得她可爱没问题,但是不许动其他心思。”

来福脸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是在孟初晞快要离开时,他咬牙道:“其实我知道清梧姑娘的情况,我不是趁人之危,也不认可那些话,只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照顾她,虽然我现在还不配但是我会努力的。”

能有人不听信谣言喜欢周清梧她原本是高兴的,但是这种喜欢她一点不愿意有。她转头淡声道:“来福你是个好人,但是可惜,不只是你一个人不信这种谣传,所以清梧已经和人定亲了,等到她闯出一番事业,便会娶她,而且清梧很喜欢她。我们是朋友,所以我让你及时止损,别喜欢她,没结果的。”

来福脸色微白,这才涌现的美好情感陡然就被孟初晞无情掐灭,他不可置信道:“你说的真的?”

“那些安在她头上的坏名声,不过是无能庸俗者的恐惧和恶趣味,清梧的好自然有人能发现,我把她看成妹妹,怎么会拿她终生大事开玩笑,千真万确。”孟初晞说的半真半假,脸不红心不跳,来福没有理由怀疑。

他苦笑一声:“初晞姑娘可真是干脆,一点念想都不给我留。”

孟初晞可没有半点不忍,对他摆了摆手:“这不是早些斩断了,也少了许多苦楚,你会遇到真正适合你的,我先走了。”

来福点点头,他才动心思,虽然被掐灭了有些郁结,但是不至于太过伤心难过。

今天回去的有些晚了,就在她和钟叔打过招呼准备离开时,铺子前一个身影正在小心翼翼往里张望,孟初晞初时好奇,突然想到什么,眼神一亮满脸欢喜地快步走了出去。

她这变化太明显,钟楼都有些诧异,探头一看,却是一个小姑娘在等孟初晞,一出去两人就牵着手,孟初晞笑着道:“清梧,你怎么来了?”

小姑娘亦是笑容浅浅,但是却没有回话,而是伸出手打手势。钟楼一愣。这小姑娘不会说话,这就是那个妹妹么?

“你居然来接我了,这么贴心?”孟初晞忍俊不禁道。

那边周清梧打量着她,却发现铺子内一个老者看着她,周清梧脸颊微红,但是知道应该是管事的一类,当下冲钟楼颔首打招呼,腼腆一笑。

孟初晞没注意她这动作,两人携手走远了。钟楼想着冲他点头笑的那个小姑娘,不由暗自嘀咕:“这丫头的妹妹倒是挺招人疼的。”

上了年纪的看老人家,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其实颇为慈心,周清梧给钟楼的第一印象可是比孟初晞好多了。

当然两个当事者毫无察觉,孟初晞和周清梧走在回家的街道上,周围的门店小贩都开始忙碌着收摊打烊,安静的黄昏迎来了新一轮的热闹。

孟初晞看了眼身边的人,轻声问道:“一个人在家闷不闷?今天做了什么呢?”

周清梧摇头,笑着比划:给你做衣裳。

孟初晞眉眼柔和:“做了一天?”

又是摇头,她颇为细致地和她说着自己这一天的活动:在院子里做衣服,把带来的药材晒一遍,再把那块地翻了。

想到那里空着的地,孟初晞问她:“想好种什么了吗?”

周清梧听到这个问题略有些苦恼:还没,要不种草药?

孟初晞想了想,随即眸子一亮:“除了药草还可以种一样东西,黄花菜。我知道哪里有,可以去周家村南边柳嫂子那片田地旁边的土坝上挖的。嗯,还有月季花,也可以种一些,一年四季开着很漂亮啊,蔷薇也可以。”

越想孟初晞越喜欢:“蔷薇可以爬架,种好了爬上那一片院墙肯定特别美。”

看她这开心的样子,周清梧点头暗自记下,思忖着要去哪里弄到蔷薇花种上。

孟初晞想着她过来找自己,不由笑道:“在家待不住么,也不远怎么想着来接我了?”

周清梧怎么看不出她的一点小开心,别过头装作若无其事,随后比了比:你回来太晚了。

孟初晞想到回来晚的原因,心下略微有些无奈,脸上笑意顿时也淡了。

周清梧看得清楚,微微一愣:怎么了?

孟初晞不大想把工作上烦心事和她说,钟楼对她的不满才刚开始,没必要过早让周清梧担心,于是叹了口气说了另一个必须让她知道的事,“来福喜欢你。”

这没头没脑一句,让周清梧悚然一惊,连连摆手:我不喜欢他,不,他怎么会喜欢我。

这孟初晞可不愿听到,蹙眉道:“怎么不会喜欢你,你贤惠能干,又可爱又好看,笑得还这么甜,他肯定喜欢你。”

说完她有些气闷,“但我说了,你有喜欢的人了,也已经定亲了,只等到她闯出一些名堂,能给你好日子,就会回来娶你,这才灭了他的心思。”

周清梧呆呆听着,半晌她会神拽了拽孟初晞的衣袖,涨红着脸比划:已经能给我好日子了,不需要等的。

孟初晞反应过来周清梧话里的意思,顿时红了耳朵根子,低低道:“还不够呢,我……”她又怕周清梧误会,对着小姑娘强自忍耐羞涩等着她答案的模样,她垂头理了下思绪,抬头认真道:“等你大些,等我们不用顾虑其他的事的时候,我们就像普通夫妻一般,拜堂成亲。成亲是大事不能马虎,但是你我之间的感情,不需要它来证明,那只是一个圆满,不是吗?”

孟初晞考虑的很多,如果她真和周清梧在一起,寻常姑娘能得到的一切,哪怕不能摆在太阳底下光明正大的给她,她也会私下全部补给她。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5章 下一章:第77章
热门: 鱼不服 他的小草莓 冰美人帝师手册 梦幻花 末世夫夫现代种田日常 国家阴谋1:以色列的暗杀艺术 轩辕诀3:龙图骇世 阴阳包子店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五只小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