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就这样孟初晞在严家的锦云阁做活,周清梧在家照料家中的田地。在杨家湾那个大叔帮忙下,一亩田都种好了。一切都处理得井井有条,在孟初晞在锦云阁工作了五天后,大掌柜佟硕找到了孟初晞:“这几天辛苦了。”

孟初晞微微一笑:“虽然辛苦,但学到了不少。”

这倒让佟硕有些惊讶,难得笑了起来:“你倒是实诚,我还以为你会说不辛苦。”

说罢他摆了摆手:“明天你不用来了。”

佟硕见孟初晞看着自己,神色并没有出现他预料的表情,当下心里那种欣赏越发明显了。

他皱了下眉,开口道:“年纪轻轻就这么不好骗。好了,我的意思是让你明天休息两天,我听他们说了,每天来回跑不辛苦才怪。你这几天表现算是让我满意了,所以我和严管家请示了,离锦云阁不远处的南街有一个小院子,不大但是干净,住两个人绰绰有余,你可以搬过来。收拾好了,正式来锦云阁。”

孟初晞心头微微一动:“多谢大掌柜的,不知一个月租金要多少?”

佟硕瞥了她一眼:“严家不至于还要找你收一个小院子的租金,好好做便是。”

孟初晞这下是真的高兴了,她也明白来回跑太耗费精力,但是不可能把周清梧一个人丢在周家村。现在有了这个小院,而且是佟硕给她安排的,那也算安稳,刚好可以把东西搬过来,也能省下一笔不小的开销。

“谢谢掌柜的。”她这次明显是开心的,也有了一些年轻人的朝气,佟硕心里暗自好笑,让她去做事去了。

下午掌柜的看她这几天着实辛苦,索性让她早半个时辰回去,孟初晞还是帮忙把事情处理完,打过招呼,这才轻快地回家去了。

来福摇头感慨:“你说一个姑娘家怎么这么有精力,我累了一天回去也是蔫头耷脑,有时还不大想立刻回家,孟姑娘一提到回去总是这么开心,不是说家里只有一个妹妹吗?”

“说不定人家感情好,你也是够无聊的。”来禄习惯性堵了他一句。

孟初晞却不知晓他们的谈论,此刻她有好消息想要和周清梧分享,已经是归心似箭。她买了一坛陈酿和一些礼品准备送给周叔刘婶,在走到青阳镇头恰好遇到一个老翁拿着糖葫芦在卖,她停下步子想了想,上前拿了两串包好,喜滋滋往家走。

心情好脚步也轻快,等到她到了周家村时,周清梧还没来得及来接她。不过进了村子她就看见进村路下的田里有人又在嚼舌根子。不是别人,正是林氏和常氏。

之前她们都说孟初晞是给人当小妾去了,直到两天前村里人在锦云阁看到了孟初晞,她当真给江阴第一大户的严家做事了,虽说不是掌柜的,可是也不是打杂的伙计,比起村里的人这差事可是美多了。

严家招工工钱给的一向大方,而且在他家最好的锦云阁做事,能差到哪去,这下算是彻底打脸了,更是让之前叫嚣的最凶的林氏和常氏又难看又酸。

这不忍不住了便时不时打击一下周清梧,说什么孟初晞以后发达了,哪里还看得上一个哑巴。

村里其他人不傻,这孟初晞能得严府管家亲自来叫,那以后肯定是大概率飞黄腾达了,一个村子里的人,再继续得罪她们没什么好处,都不怎么和她们搭腔了,就她们自说自话编排。

“你是不知道那小哑巴可神气了,和她说话都不拿正眼看了,还会摆脸色了。真是个蠢出生的,那孟初晞要不是失忆无家可归,怎么可能和她一起生活,难道不怕被她克死。现下她有地方去了,还会带着一个拖油瓶。”林氏翻着白眼,愤愤道,她憎恨嫉妒周清梧都已经成魔障了。

常氏更不用说她,她把自己的悲惨全部归咎到了周清梧身上,她过得好她就想起自己的儿子,要是他活着说不定都成童生秀才了,那她也不会苟且在这一个破村子,过着清贫孤寂的生活。

“呵,你看她每天都巴巴带着一条狗去接那人,可不是怕她丢了她,和那狗有什么样,摇尾乞怜。”

这字字句句刺耳至极,让孟初晞脸上的笑意瞬间凝结冷成了冰。一声冷笑毫不掩饰,惊醒了沉浸在骂人快感中的两个妇人。

看到了孟初晞,两人心里莫名心虚,扒了扒身边的人低头装作干活,孟初晞却不打算放过她们。

“自己家没人可以操心了,整日里替别人闲操心,两位可真是热心肠啊。”

常氏又被戳中了痛处:“你说什么?”

“不用恼羞成怒,你们刚刚说的话实在是比我难听百倍,你们两个人加起来都快七老八十了,编排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还用词如此恶毒,也不怕天打雷劈。”

“你不要以为你发达了,就在我们面前耍能耐,当我们好欺负。年纪轻轻嘴巴这么毒,没爹娘养的东西,我呸!”林氏被气的要死,破口大骂。

“呵,你爹娘养了你黄泉之下也得气活了。林氏,你如此针对清梧,就因为当初她爹娘没给你那不争气的儿子谋差事,这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怀恨在心去针对一个没了爹娘的小姑娘,你这种人难怪一辈子没福气,投生到你家也是倒了八辈子霉。还有你们两个人担心的事这辈子都不会发生,做人不能忘恩负义,更不能不分是非,你这样的人都有人要,她就不牢你费心了。”

她根本不给林氏开口的机会,又对着常氏道:“我原本是同情你,遭遇了这么多不幸的确是难受,但你也知晓一个人生存的艰难,却还把你的苦加倍是施加在清梧身上。你很清楚,就算没有清梧,你丈夫依旧会病死,而你儿子是为了救人没了的,他是个英雄,但是他的死和清梧有什么关系呢?你这样是替他们积德吗?百年后你有脸面去见他们?”

她转头看着那边已经过来的周清梧,没有再看她们,林氏叫骂声难听至极,而常氏却呆呆愣在原地,看着孟初晞迎着周清梧走了过去。

听到了林氏那不堪入耳的叫骂,周清梧皱眉打着手势:她骂你。

“走吧,没事的,我也骂她的了,她这是恼羞成怒了。”

周清梧眨了眨眼睛,忍俊不禁,不过她大概猜到了原因,那些话应该是被孟初晞听到了,其实她现在已经能自如面对那些话了,孟初晞给了她十足的勇气和坚强。

孟初晞侧头看她,然后把袖口藏着的糖葫芦倏然拿了出来:“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周清梧看着眼前红灿灿的一串,嘴角笑意立刻扬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开心非常。

孟初晞把一串递给她:“来你尝尝,好不好吃。”

印象中爹娘离去后她再也没吃过这种零嘴了,这糖葫芦都是大人卖给小孩子的,没了父母她就不是个孩子了,没有人会给她买了,她自己也没这个闲钱去吃了。

裹着糖衣的糖葫芦入口一咬,咔嚓的清脆生穿来,糖衣落入口中甜滋滋的,再咬到山楂,酸甜的山楂配上甜的糖衣,让酸味被中和,和记忆中味道一样,特别好吃。

她眯着眼睛点了点头,孟初晞这才吃着自己的,两个人像个孩子一样吃着糖葫芦回到了她们的小家里。

回到家看见放在篓子里熟悉的植物,孟初晞有些惊讶:“清梧,你采了薇菜了?”

周清梧点了点头:山上很多,今晚过水,明天做给你吃。

薇菜也属于蕨类,但是却不是蕨菜,比起蕨菜它更嫩,茎杆竖直后弯曲外面裹着一层白色绒毛,焯水后晒至半干做酱菜炒腊肉都是美味佳肴。

吃饭时孟初晞看着周清梧,神神秘秘道:“今天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具体说是两个好消息,你猜猜是什么?”

两个好消息?周清梧能看得见孟初晞眼里的开心,当下也被感染了,想了想伸手比划:你能正式留在锦云阁了。

孟初晞一下笑了出来:“我就知道清梧聪明能猜出来,另一个呢?”

周清梧心里替孟初晞开心,脸颊梨涡带笑却是猜不出第二个了,这才摇了摇头,眼巴巴看着孟初晞。

不再继续逗她,孟初晞开口道:“掌柜的说我来回跑太辛苦,所以把青阳镇一座小院子借给了我住,而且不要租金。我去看了,和我们院子差不多大,足够我两人住,里面布置很好,可以放养鸡鸭。”

这真的是一个好消息,简直是打瞌睡有人递枕头,周清梧满脸开心,不过听着孟初晞的话,回过味儿来:你是说我们一起搬过去?

孟初晞点了点头:“你一个人在村里我不放心,那些嚼舌根子的总编排你,我看着生气。她们不是酸么,就让她们酸个够。掌柜给了我两天假,让我搬家,明天我们就收拾搬过去。”

周清梧自然开心,但是想到这边的许多东西又有些心疼。

孟初晞看出来她的心思,轻声道:“鸡和狗都可以带走,那些花花草草就种在这我们时常回来看,蜜蜂也可以继续养着托刘婶给我们顾看。至于地里的瓜果秧田,我们也可以和往常一样回来,只是我忙时就要辛苦你了。”

周清梧摇了摇头:不会辛苦的。

孟初晞想了想,还是下了决心:“带不走的东西我们就拜托给刘婶周叔,我明日去和他们说,不过不能白让他们辛苦,我买了些东西给他们送去,收成了再给他们一些报酬,你说呢?”

周清梧见她都想的这么周到了,哪能不同意。她点了点头,又想着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满脸开心转身去把过年留的酒拿了出来,对着孟初晞示意了下。

“你还把酒拿出来了?”孟初晞失笑。

周清梧比了个喝的动作:庆祝。

孟初晞想了想,的确值得庆祝,虽然这不是她最终想要的,但是能够在严家做事,实现她和周清梧想要的便更近了一步,毕竟靠山和那两亩地太微不足道了。这将是她们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点。

于是她拿了酒给两人倒上,看着眼前的周清梧,她动情非常,神色十分温柔,“清梧,我要敬你。谢谢你一直都这么支持我照顾我,让我在这里从没体会到身处异时空的顾忌和恐惧。”

周清梧不会说话,满腔感情无法倾泻,但全在眼里心照不宣,两人一饮而尽。

第二杯也满上了,周清梧怕她伤了胃催她吃饭,孟初晞乖乖吃了几口,继续道:“第二杯,谢谢清梧你在这种境地下还敢喜欢我,愿意把自己托付给我。”

周清梧脸颊滚烫,但是还是身后对孟初晞比了个谢谢。这顿饭吃了很久,久到暮色四合,油灯燃起。

孟初晞喝多了,她对古代的酒倒是出乎意料的喜欢,但是酒量却比不上周清梧,她坐在桌子前看着周清梧收拾碗筷,还伸手挥着:“不忙了,过来,过来。”

知道她喝醉了,周清梧赶紧速战速决,收拾完后,过去想扶她回房给她洗漱,好让她睡得舒服点。

不料她刚过去,喝醉的人坐得笔直,把她直接拽了过去,一下子坐在了孟初晞腿上。

周清梧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叫,没稳住身体直接靠在了孟初晞怀里。

没等她反应过来,醉得脸颊通红的孟初晞已经凑了过来,盯着周清梧不挪眼。

周清梧不知道她要做什么,面红耳赤地推了推她,那双大眼睛在灯光下竟然漾着一股微光,水润润的说不出的娇俏。

孟初晞别过头,低低哼了声:“清梧怎么这么可爱呢。”

周清梧又是羞又是想笑,没忍住那藏着羞意的梨涡又涌了出来。

孟初晞其实平日里就顶不住她露出那对梨涡,此刻更是如此。

她右手环在周清梧肩背处,左手捧着周清梧的脑袋,心随意动,亲了口她的额头,退回来看看呆愣的周清梧,笑了起来又凑过去在她梨涡处,一左一右都没放过,亲了又亲。

周清梧脑海里一片空白,突然想到,酒是个好东西。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热门: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辽东轶闻手记:纸人割头颅 反自杀俱乐部:池袋西口公园5 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 穿进Alpha高中变O了 辅助插眼至今未归 总有人前赴后继地爱上我 薄冰 今天你告白了吗?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