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孟初晞从来没见过呜呜这么凶过,它带回来不到两个月大,到现在也才不到四个月,虽然褪去了奶狗毛茸茸的奶气但还是有些稚嫩。不过周清梧和孟初晞疼它喂得很好,体型远比孟初晞预料的大,不过也是只小狗呢,却把一群人吓成这样。

她等到一群人出去了,才开口道:“呜呜,回来。”呜呜这才停止进攻,退回来依旧恶狠狠低叫着。

不管外面的骚乱,孟初晞直接关上了院门,这个地方真是乌烟瘴气。一旁周清梧现下脸上倒是没有多少的怒气了,只是蹲下身摸着呜呜,给它比了个大拇指,神色颇为淡定,但孟初晞还能看出她眼里有一丝冷意。

心头有些微愣却又失笑摇了摇头,不得了了,看来和呜呜真是像极了,平日里奶里奶气人畜无害,这时候可凶了。

“扑哧”孟初晞没忍住笑了起来,她蹲下身在在看到她的小姑娘疑惑转过头时,伸手挠了挠呜呜的下巴,“平时又乖又可爱,今天可是厉害了,可凶了。”

周清梧愣了愣,她看了下呜呜又瞅了下孟初晞,噘嘴哼了声,不理会她。她越想越生气,那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说孟初晞。周平那种男人怎么可能配得上孟初晞,字里行间还一副施舍的口吻,怒气夹杂着酸意再听着那骂骂咧咧的声音,她恨不得带着呜呜再去咬她。

“生气了?”孟初晞怜爱地看着她,语气轻柔。

周清梧点了点头又摇了下,伸手比划:我是生她的气,你不生气吗

孟初晞微微一笑:“生气肯定是有的,不过这种人无知且蠢,应该同情她,他们自以为字字诛心的恶毒语言对我们其实构不成伤害,她以为的不幸恰恰是我们想要的,不是么?”

周清梧想了想,依旧皱着眉,还是好气。

看她气鼓鼓的,又严肃又可爱的样子,孟初晞笑道:“难道你希望我嫁出去?”

周清梧立刻瞪大了眼睛猛地摇头,最后别别扭扭比着:不能让你嫁人和说你嫁不出去不一样。

她又想着陈氏说的话,气呼呼比着:还让你嫁过去帮他洗衣服,做饭,想得这么美!

她都舍不得让孟初晞洗衣服做饭,要不是孟初晞想做饭,她根本就不会让她做这些。现在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导致孟初晞和她在一起吃苦,她苦恼得厉害,要是她有能力,绝对不会让孟初晞干活,她还能替孟初晞洗衣服做饭呢。

孟初晞眉眼柔和,看着周清梧道:“洗衣做饭也没什么啊。”

周清梧有些气恼:怎么可能没什么?

孟初晞微微低下头看着她,在她因为太过气恼而皱起的眉心抚了一下,眼中笑意灿烂而温暖:“分人,如果替清梧洗衣做饭,我还是很乐意的。”

周清梧愣愣看着那张浅笑嫣然的脸,反应过来后她脸颊两个梨涡在她嘴角一扬之间显现出来,但是很快一股羞红立刻占据了这张小脸,周清梧抵不住赶紧别开脸,可是害羞却压不住这种甜蜜,笑意越发明显。

见她害羞地直接跑回家了,孟初晞低声笑了起来,始作俑者觉得这个受害者太过于可爱了。

周清梧心脏跳得飞快,伸手捂了捂脸,之前说孟初晞是木头,但是怎么突然间这么会说这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呢。

虽然这突然造访的提亲队伍让俩人心情受到影响,但是结局算是弥补了一些。家里养得田螺换了三次水了,泥沙吐的差不多了,可以吃了。

看着才种下去的辣椒,孟初晞有些遗憾,这一次赶不上了。田螺把尾部壳敲掉方便入味,佐料虽然少了辣椒,但是依旧不能含糊,姜,蒜,花椒,茱萸,黄酒家里都很齐全,周清梧帮着清理好田螺,就去准备炒菜需要的东西。

虽然孟初晞饭做的多,但是从来不用她操心,周清梧几乎是事无巨细地给她安排好,洗碗也大多是她。孟初晞手白皙细腻,虽然做粗活多了后掌心也有了茧子,但是周清梧还是努力想少一些在她身上留下操劳的痕迹。

锅内烧油加入姜蒜爆香,放一些花椒和八角让香味更加浓郁,辣味只能由食茱萸提供了。田螺倒进去,锅铲撞击田螺和锅碰撞的声音十分明显,听起来是道相当热闹的菜。

田螺倒进去后香味在火候中被激发出来,油渍混在田螺壳外面,让人看着就有食欲。

翻炒过后的田螺加入黄酒和适量水,放入调味料大火闷后收汁就可以出锅了。

除了田螺,孟初晞还在炒了一份菠菜,两个人吃的都比较简单,爆炒田螺和蒜炒菠菜已经很满足了。

田螺味道鲜美,汤汁裹在外面香味四溢,含一颗在嘴里,鲜咸恰当的汤汁香辣开胃,这么嗦一下都可以下饭了。

不过周清梧田螺吃的少,对着这个带壳的家伙有些无从下口,孟初晞拿了一颗指了指螺口,“拿起来直接嘬,可以把螺肉吸出来的,你试一试。”

吃田螺除了品尝鲜美的螺肉,这种“嗦”的过程也是一种满足。周清梧试了几次,终于滋的一声把肉吸进了嘴里。

她尝试地太努力到把自己吓了一跳,逗得孟初晞笑了起来,看她又要害羞了,孟初晞便不看她,替她夹了筷子菠菜,“也要多吃点蔬菜,菠菜补铁,口感也不错。”

螺肉十分入味,沙土清理的很干净,汤汁裹着肉吸进嘴里,满口生香,螺肉鲜美微韧,真的格外下饭。

孟初晞边吃看着她,看她忙着吃田螺没时间夹菜,就在一边给她添菜。周清梧有些不好意思,停下手摇了摇,示意孟初晞自个儿吃。

她指了指自己眼前的田螺壳,又瞅了下孟初晞面前的,意思是她都没怎么吃。

孟初晞慢悠悠夹了一颗放进嘴里,嘬了口后干干净净吐了出来,然后挪开自己的碗,桌子上已经堆了一堆田螺壳可不比周清梧的少。

周清梧眼睛猛然睁大,甚至不可置信探头看了看田螺,真的没肉了。看她狐疑的眼神,孟初晞忍着笑颇为幼稚的在她的小姑娘面前秀技,又是一嘬一吐,甚至不用手和筷子一个空壳就吐出来了。

周清梧看呆了,低头看自己吃得手都脏了,再看看孟初晞干干净净的,脸上呆呆的模样都没收回去,实在把孟初晞逗坏了。

她伸手捏了下她的脸,再顺势替她把嘴角的汤汁擦掉,笑道:“好啦,赶紧吃,慢慢练习就好了。”

收回手她捏了捏手指,没办法之前没有想过动其他心思都决定周清梧可爱极了,现下动了心,这份可爱便更加要人命。

田螺开胃下饭,味道鲜美。菠菜清甜爽口,又是一顿让周清梧一本满足的一顿。

而几乎是过了一个上午,村里所有人都知道周平上门提亲被拒绝的事,而且还是被狗撵出来的。周家村可有不少姑娘巴望着周平的,现在看周平吃了闭门羹,心里又是幸灾乐祸又是酸孟初晞不知好歹。

“不是我说周平条件可是咱们村顶好的了,家里几十亩地请人打理,在青阳镇给人看铺面,月前听说有六贯,乖乖那日子多好过啊。”一个妇人河边洗菜边感叹道。

“她还以为自己真是千金大小姐看不上周平呗,听说那陈氏还是被狗撵出来的。哈哈,我见陈氏嘴都气歪了,骂得可难听了。”

“你还别说那陈娘子总觉得自己儿子有出息,好似高人一等,如今也算栽跟头了。”

这都要到做晚饭时间了,基本上都出来洗菜的淘米的,一人一句说的好不热闹。

恰好遇到周清梧背着桑叶回去,其中的王氏不由颇为好奇地喊周清梧:“周丫头,听说今天陈氏上门提亲被你们给拒了,这么好的条件那孟姑娘咋不答应呢?”

“就是啊,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这带着调笑意味可不是真心替她们好,若是平日里她们不怀好意的话周清梧只是听着,然后保持沉默,反正她是哑巴。但是这次周清梧却不能忍耐,她停下脚步看着她们,眼里没什么暖意,让几个妇人竟是笑不出来,一时都愣在那了。

随即周清梧伸出大拇指倒着比了个手势,然后头也不回径直离开。

剩下几个人脸色一变在变,“她这是那我们呢?还是说周平配不上那姓孟的?”

她们从没想到往日里那个畏畏缩缩毫无存在感的哑女,居然会因为这个无关痛痒的问题对她们比划这个手势,全都愣住了。反应过来时气得不行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安慰自己,就周清梧和那姑娘的感情,估计是说周平不配。

其实这些流言蜚语两人都听的很清楚,但是大概是百毒不侵了,再加上孟初晞豁达,经常开导替她抱不平的周清梧,所以对她们并没有多大影响。

周清梧知道孟初晞是心有沟壑的人,并不会被这些一辈子活在周家村的这群人所羁绊和影响。

她们依旧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需要做什么。就在周平提亲失败的第二天,孟初晞就看了这件事的主人公周平本人了。

他脸色看起来有些差,下巴冒出了一些青胡茬,整个人没了那天的意气风发,神色也有些阴沉,孟初晞看着他,并没多少情绪变化,倒是周清梧眉头一皱,有些警惕地看着他。

周平看了眼周清梧,声音低沉:“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周清梧下意识伸手拉住了孟初晞,眼里显而易见的是不赞同。

周平喉结滑动了几下,“我不会做什么的,就是想和你谈谈。”

孟初晞倒不觉得他们有什么好谈的,摇了摇头直截了当道:“我们并没有什么好谈的,这不过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唯一的不平凡大概就是你娘那种趾高气扬的态度,和不那么让人舒服的话语。”

周平脸色有些难看,打断了她的话:“孟姑娘这话的是不是太过分了,我娘虽然对你有些意见,可是她是长辈,而且我也说服她了,她不可能专门来为难你的。”

孟初晞十分无奈:“我觉得有些人不够明智只是因为环境造就,眼界过小,所以认不清自己,也跳不出偏见。你也算个生意人,见识应该比你娘强上百倍,可如今看来,并没有什么差别。”

周平脸色青白交加,孟初晞说话语气并不锐利,神色也是温和的,可偏偏是这温声细语的话,更让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她戳伤了。

“你什么意思?”

“你事先只不过和我面对面说过一次话,就直接让你娘带着媒人就来下聘,你娘字里行间都是笃定了我会答应,这种自信不是同样来自于你吗?”

周平哑口无言,但是他还是努力辩解道:“为什么你不愿呢,我知道你失忆了,这都这么久你没有想起来,难道你真的要这么和她一起过这么辛苦的日子。我有能力给你更好的生活,我也不在意你是否真的像她们说的那样。”

孟初晞笑了一声:“我为什么要愿意,你的不在意对我又有什么意义呢?你眼里的辛苦对目前的而言却是快乐,而你所谓的更好的生活也不是我最终想要的。况且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你不必在我身上花时间,如果你是想替你娘亲讨公道,我奉陪到底。”

周平听了后有些呆愣,他有些不理解,此刻他也忘记了他娘昨天哭闹说的那些话,兀自思索着孟初晞的话。

周清梧看了他一眼,和孟初晞一同和他错身离开,周平还是说不能理解:“为什么没意义,你真的不担心吗?你们两个女人怎么生活呢?”

孟初晞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把眼神放在了周清梧身上,笑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就像现在放松开心的是我们,而苦恼的是你。”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热门: 天坑鹰猎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 召唤死者 人偶馆之谜 钻石风云 穿到古代当名士 伽利略的苦恼 燃烧的密码 古墓之谜 锦衣行:秉刀夜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