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念头搅得周清梧五内俱焚,她呆呆站在原地,直到刘氏发现她在那里开口叫她,她才回过神。抬头了眼有些诧异的孟初晞后她又很快转开了视线,朝刘氏点了点头。

刘氏见周清梧是来找孟初晞回去的,忍不住调笑道:“不得了了,你们这是一刻也分不开了啊。”

孟初晞被刘婶调笑后面皮有些烫,偷偷看了眼周清梧,顿时神色微凝。周清梧有些不对劲,这要换成以前,她早就红了脸,绝不是现在那勉强躲闪的模样。

孟初晞不禁蹙了下眉,转头笑着和刘婶告辞后,便和周清梧一同回家了。她看着依旧神思恍惚的周清梧,试探着问她:“怎么了,有心事吗?”

周清梧抬头看她,眼神还有些飘忽,很快又低下头双手无意识捏了衣服摇着头。她有些不敢问,似乎只要龟缩着那些问题就不存在了。

孟初晞最怕她这个样子,周清梧虽然腼腆但是却不是那种什么都憋着不肯交流的人,除非难以启齿,不然她从来都是积极主动寻求解决方法的。

孟初晞看着她想了想,随即意识到了什么,她停下脚步伸手拉住了周清梧,眉心微拧,眸中有些许无奈:“你听到了我和刘婶说的话了,是么?”

周清梧神色愈发委顿,点了点头,她面色紧绷,手指也绞得发白,半晌才惶惶然对孟初晞比划:要是你成亲了怎么办?

孟初晞顿时沉默起来,她心里蓦然焦虑起来,这个问题在宛清颜骂醒她时她就考虑过。虽然原主今年多大她不清楚,但是从她零星记忆中她应该是外出做什么事才被人害了,如果成亲了,不至于她一个人在外抛头露面的做事。而且当时她的衣服和发饰精致却简单,并没有盘发,应该是没成亲的。

可是让孟初晞担心的是,原主年纪不小没有成亲已经是少见了,所以身上可能已经有婚约了。但这对孟初晞而言虽然只是以后的一个麻烦,只要她不被找到,如何选择实在是太清楚了。

可周清梧不清楚她的来历,无论是成亲还是有婚约对她而言都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她很理解周清梧的恐惧,只是她该如何解释,说她无论怎么样都不会离开,也不会履行之前她承担的身份,这既不现实也显得很不负责任。

她长久的沉默加上心事重重的模样,让周清梧心里负担越发重,她甚至后悔自己不该痴心妄想,被猪油蒙了心竟然忘了这么一道鸿沟隔在两人之间。

她只是想着如果孟初晞能接受她,在她恢复记忆之前她会好好的陪着孟初晞,甚至奢望如果她永远想不起来她们就可以这样一辈子。

如果孟初晞想起来了不得不离开,她也不会怨她,就默默守着她,这也足以让她幸福了。

但是如果她成了亲,或者是有了亲事,她怎么能心安理得勾着她和自己这般。要是等有朝一日孟初晞想起来了,在她和对方之间孟初晞又该如何自处,这想想都是周清梧难以接受的。

她近乎于绝望地看着孟初晞,抖着手比划:我很喜欢你,可以因为喜欢你做任何事,但是我却不能在你有婚事在身时,还去拉着你陪我。

因为孟初晞说即使是女孩子,她们的感情也是真挚的值得尊重的,并没有错。可是如果孟初晞有夫君,她这种就是大错特错,不仅是毁了自己,更是害了孟初晞。

孟初晞看着眼前这个她无数次告诫自己。她只有十六岁的小姑娘,此刻近乎于把自己心拿出来剖给她看,即使痛得发抖,还是强撑着。她的这份勇敢和坚韧,是自诩比她大了九岁的自己都没有的。

孟初晞突然觉得很羞愧,她总觉得自己如今的理智和忍耐是为了给周清梧退路,可是却没想过周清梧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如此一来,那个有退路的人分明是自己。

在此前她没想过自己有婚事在身,选择和自己在一起,但是她却很清楚她还有家,如果自己真是这个原身,想起来了后怎么可能不回家,到时候等待周清梧的必然只有离弃!

即使她相信自己不会抛弃她,那这条路有多难走她怎么会不知道。如果真是这样,等待她们最大的恶意绝非世俗流言,而是她的家庭。

心里那铺天盖地的羞愧变成了难以阻挡的自责,她看着眼前身形还那么瘦弱的女孩子,心里涌起来的心疼快让她窒息了,她抬手抽了自己一耳光,满脸的懊恼。

周清梧脸色一变,摇着头惊叫一声,赶紧抓住她的手,神色间满是惊慌,那双眼睛也倏然红了。

孟初晞反手握住她,两人径直回了家。进了屋后周清梧目光赶紧落在她脸上,孟初晞手下力气不小,那边脸已经是红了一大片。

周清梧以为是自己没说清楚害孟初晞误解了,连忙比着手势解释:我没怪你,是我的错,你别这样。

孟初晞觉得自己胸口一股激流在不断翻腾,憋的她胸口难受至极,她拉住了周清梧的手,呼吸急促双目也充血发红。

她低下头忍耐了下心情,这才抬头对周清梧说:“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你听完后,无论是怕我厌我也罢,让我离开也好,任凭你处置,但是请你相信我,也信我从来没有想伤害过你。”

她现下这个状态让周清梧有些心慌,又担心极了她。只是孟初晞双眼牢牢盯着她,她才按捺下来点了点头。

“还记得第一次我问你现在的国号和年号吗?”

周清梧点头:记得。

孟初晞吸了口气,“其实我问你并不是因为我不记得了,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

乍一听这样的两句话为什么区别,可是周清梧却莫名紧张起来,孟初晞苦笑一声道:“我没有失忆。”

周清梧眸子猛然睁大,呆呆看着孟初晞,脑海里一瞬间想了许多东西,没有失忆?那为什么早说失忆了,为什么不回家呢?但是虽然震惊万分,周清梧又觉得合情合理,孟初晞知道那么多东西,的确是不像失忆。

还没有等她想清楚,孟初晞下一句话又把周清梧所有的思绪全部炸没了。

“我只是没了这个身体的记忆,而原本属于孟初晞的记忆都还在。清梧你这么聪慧,应该一早就发现我其实很多地方不对劲,根本不像失忆的人对不对。”

周清梧半晌才回过神,艰难比划:什么意思?什么叫只是没了这个身体的记忆。她脑子里近乎一片空白,有些不知所措,突然她想起孟初晞说自己会怕她,她悚然一惊,颤巍巍比划:初晞你是借尸还魂?

孟初晞本来也是心乱如麻,毕竟周清梧生活在古代,鬼神之说多如牛毛,听了后指不定要吓坏了,结果看她比出这么一句话,顿时没忍住笑了起来。

笑罢她又兀自摇了下头看着周清梧:“如果我说是你会不会怕我?”

周清梧脸有些发白,半晌她伸出手摸了摸孟初晞的脸颊,之前她打自己留下的红痕散了不少,摸起来柔软温暖,细腻的很。她现在是活生生的人,虽说这种事情足以让人惊悚,可是和孟初晞在一起这么久,她怎么会怕她呢。

于是她慢慢靠近一些,抚着孟初晞的脸,最后坚定地摇了摇头,努力传达自己的意思:就算初晞是鬼,也是天底下最好的鬼。

孟初晞看着她,眨了下眼睛,笑了起来,笑容还没彻底舒展开眼泪就出来了,于是这个笑被硬生生中断,孟初晞低下头强忍着泪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喜欢她的这个小姑娘比她想象中更加爱她,也比她想象中更善良。

孟初晞突如其来的崩溃和伤心桑周清梧心疼得厉害,她顾不得继续和孟初晞求证她说的意思,放在孟初晞脸上手松开,直接把她抱进怀里,就像她以往安慰自己那样,轻轻拍着她,可是她嘴里说不出安慰的话,一切的话语都只能通过轻柔的拍打传递给孟初晞。

等到孟初晞缓过来后,她红着眼睛看了眼周清梧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开,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她嗓音微哑道:“我都不知道你这么会想,我哪里像鬼了。”

周清梧此刻能好受孟初晞这一瞬间的脆弱,因此现在的她比起往日的柔弱羞涩,显得格外温柔有担当,虽然脸颊因为这句话红了,但是她看着孟初晞的眼神格外柔和,又捏着衣角替孟初晞把没擦掉的泪痕拭干净,打着手势道:嗯,你继续说。

这样的周清梧让孟初晞有些呆,但是还是逼自己冷静下来,继续道:“说借尸还魂不够准确,其实我并非大衍朝的人,说起来难以置信,但是我生活的那个时代,距离大衍王朝已经是一千多年了。”她大概和周清梧描绘了下她活的时代是怎么样子的,又说了下她是怎么会来到这个时代,成了现在的孟初晞。

听完的周清梧整个人一直处于震惊之中,直到孟初晞停下来她都没回过神,从一千年后来到她身边,这……这比借尸还魂还让人不可思议。

看她这样孟初晞有些不安,叫了她一声:“清梧。”

周清梧回过神掐了自己一把,惹得孟初晞有些人忍俊不禁。

痛得很,这不是做梦。她像看一个全新的事物一般看着孟初晞,孟初晞也没打扰她,就这么让她看着,想听她说什么。

过了许久,周清梧逐渐冷静了下来,她盯着孟初晞比划着:我一直觉得初晞你像神仙派来仙子。

似乎觉得这样说有些难为情,她腼腆一笑,又继续双眸亮晶晶比完:现在看,真是神仙送来给我的。

孟初晞就这么看着她的小姑娘,今天她真的被她感动的心口发烫,也彻底意识到周清梧这个十六岁身体的灵魂,也足以让她这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为之倾倒。

喜欢上十六岁的姑娘似乎有些丢人,可是喜欢十六岁的周清梧,她却觉得理所当然。她不得不承认,此刻她的心跳加速,那种令她陌生又难以抵挡的心悸,就是对这个姑娘的心动,它打破了她这个主人强行设置的牢笼,争先恐后的汹涌而出。

她嗓音有些喑哑,脸上带着笑,口中说着:“傻姑娘。”说着她手指曲起,如同往日一般要弹在周清梧额头上。

周清梧又下意识眯了眼,等着那惯常的轻微疼意袭来。可是就在她眯眼时,跟随着手指靠近的还有孟初晞的脸,指尖轻快地在她额头拂过滑在她腰间,而最后切切实实落在她额头上的,是她除夕之夜刻骨记着熟悉柔软,温暖轻柔。

不同于那一夜醉酒后的起兴,这个吻满是温柔,像蝴蝶一般静静停在她额头。周清梧微微长大了嘴巴,眸子里满是震惊。

随后她抬眸想要看看孟初晞,只是视野里只能看到她的脖颈,一瞬间除夕夜的烟火再一次在她脑海中炸开,但是却不是震动,而是漫天绚烂。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热门: 湖底女人 借镜杀人 用美食征服游戏世界 大龟甲师(下) 巴蜀图语1:古羌圣山 我真的不想靠脸吃饭 八卦侦探 我的钢铁战衣 在古代行商这些年 少年侦探2:少年理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