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心情好做事也舒坦,移栽的禾苗基本上都活了,根也稳固了,是时候上杆子了。

地之前除过草翻过一次,削尖的竹子用力一压就能插稳,所以下桩速度很快,这片地也不大,很快就都立好了。

在把草绳系上牵起来,这个爬架就算大功告成了。四月下旬太阳晒久了隐约有些灼热了,孟初晞抬头看了看天,挡了下阳光,脸颊晒得有些发红了。

周清梧看到了,忙走过去比划:你去阴凉地方躲躲太阳,我去挖就好。

孟初晞没说话,直接收拾东西拉了周清梧一起,坐在了桑树下面。

“你又不是铁打的,好不容易养白了可不能再晒成黑丫头了。”孟初晞笑着调侃,惹得周清梧低头仔细瞅自己,看了看手再看看孟初晞,比了比,她的确没有孟初晞白,当下微微苦了脸抿了抿唇。

孟初晞把她小表情看得清楚,低头偷偷笑着。坐在桑树下,她抬头看着桑叶,桑树已经开花了。毛茸茸的花一些是绿色团聚在一起,还有一些略带白色,花穗下垂。

她抬头看时周清梧也跟着瞅着,她也发现这花形状不同,和孟初晞在一起后她习惯性发问:桑树花为什么长得不一样,是分雌雄么?

孟初晞看着她的手势,解释:“是啊,那绿色朝上圆润些的是雌花,以后要变成桑葚的,那白色朝下的就是雄花。今年花挂的不少,这么大的桑树,可以结不少果子,等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吃桑葚了。”

桑葚周清梧吃过,成熟的桑葚是黑色的,汁水多,特别甜,很好吃。想到这她也满是期待。

“喜欢吃吗?”孟初晞看着她问道。

周清梧点了点头,孟初晞嘴角上扬:“我也喜欢,到时候可以吃个够,多的还可以酿酒,桑葚酒滋补爽口,到时候我给你酿。”

周清梧惊诧地睁大眼睛:你还会酿酒?

孟初晞点了点头,她从小就喜欢鼓捣各种东西,曾经在生物课本上就看过酿酒的方法,而且家里爷爷身体好时自家经常酿酒,她跟着学了不少,做果酒还是可以的。

你怎么什么都会呢?周清梧又在那感叹,在她眼里孟初晞就像神一样。

孟初晞笑着在她脑门弹了一下,起身道:“去挖草药了,现在拍我马屁可不管用的。”

周清梧摸了摸额头,跟在她身后嘴角梨涡就没有消失过。这一片紫花地丁和七星莲都很多,不过两人没有都挖净,这些东西得留一些结种子,这样明年还能继续长。

等到回家已经快到晌午了,草鱼养了两天了,中午孟初晞准备做一道酸菜鱼,然后再把七星莲洗一些拿来凉拌,让周清梧试一试这野菜。

家中周清梧早就在过冬时腌制了一坛酸菜,越过冬天至今还没开过坛,孟初晞在那里杀鱼,周清梧去开坛取了酸菜,在一边洗菜。

酸菜腌得很好,梗子成了黄色,叶子微微发暗,酸味扑面而来。但是菜整个完好,色泽味道都很正,非常成功。

两人分工合作,很快就把要做的食材整理妥当了。老习惯,周清梧生火孟初晞做菜。草鱼不小一顿肯定吃不完,孟初晞决定只取一半。

周清梧看着孟初晞下刀在鱼头下面划一刀,手指在里面找了找揪住什么东西后,右手刀在鱼身上拍打,很快一条白色的线从鱼身上被抽了出来。

周清梧看得目瞪口呆,这怎么和变戏法一样,她站起身仔细看,孟初晞把这白线放在一边,瞥了眼周清梧弯唇解释道:“这是鱼腥线,是鱼用来感知外界水流状态的器官,和外界相通所以一些腥味很容易附着在里面,抽掉后可以减轻鱼腥味。”

说罢她又在另一边划了一刀示意周清梧去看,果然有一个白点,如法炮制鱼腥线也被抽了出来,周清梧真是开了眼,她从来不知道这个事。

另一边孟初晞利落一刀落下,斩掉鱼头。草鱼鱼头小,不适合单独吃,切开后可以留着熬汤底。

孟初晞处理鱼的手法和周清梧看到的截然不同,他们做鱼都只是把鱼切成段直接炖煮,而孟初晞却是自鱼尾开始把鱼肉完完整整剔了下来。斜刀切片,一片片晶莹的薄片整齐堆放在一起,而骨也被切成一小段摆好。

她动作十分熟练,一会儿就全部处理完毕了,加料腌制后只等着下锅做菜了。

周清梧一直觉得看孟初晞做菜就是一种享受更是长见识了,她也不打扰孟初晞,就是目不转睛盯着,毫不掩饰心里的惊叹和欣赏。

孟初晞本觉得这就是雕虫小技,为什么值得称赞的,但是能引得小姑娘如此崇拜,即使是孟初晞都无法免俗地暗自窃喜。

鱼骨和鱼头先入锅煎,和酸菜炒香后,加入开水熬成白色再把腌好的鱼肉下下去。辣味只能借助于食茱萸,姜蒜去腥,黄酒增鲜提香,出锅后花椒撒进热油中在泼在酸菜鱼上,非常完美。

香味在厨房流窜,不需要品尝周清梧就知道味道肯定很棒。

相比起酸菜鱼的复杂,凉拌七星莲就很简单了,焯过水后的七星莲翠绿诱人,简单把蒜末香油,酱油醋拌上,就可以吃了。

午饭虽然只有两个菜,但是无疑是难得的丰盛。

鱼片很适合周清梧吃,因为肉片薄所以鱼刺很容易挑出来,周清梧夹了一块放入口中。鱼片被腌制后肉片特别紧实,筷子拨开后一点都不碎,还是一片片的。由于是最后才下鱼片,轻薄易熟,所以肉特别嫩一点也没有那种整段炖煮时的柴和寡淡,十分入味,鲜香十足。

酸菜又酸又脆,微微辣和麻提升味觉的刺激,特别开胃爽口,鱼腥味被清除的很好,这是周清梧从没体验过美味。

她闷头吃着,孟初晞提醒她注意刺,把鱼片夹给她,自己又尝了尝七星莲,酸咸适当带着七星莲独有的口感和清爽,淡淡的清香比孟初晞预料的还好吃。两道菜一凉一烫,一素一荤,都是开胃菜,吃得是一本满足。劳作后这么一顿饭,是对她们最好的犒劳。

现在是四月下旬了,油菜花已经开败了,田里油菜都已经结果实了,家里收的蜜蜂已经养了一个多月了,孟初晞偷偷看了看已经做得了钵大的蜂巢,蜜并不是特别多,所以孟初晞不打算这么快都取了。油菜花花蜜并不是很好,这个春季除了它还混杂许多的桃花,杏花,孟初晞还是打算留给蜜蜂,不过她想着就拿一小块给周清梧尝尝。

割蜜可是技术活,孟初晞又怕得很,可她又不肯让周清梧动手,最后寻了蓑衣,带着蒙了纱的斗笠,裹住手才敢去动手。

小心把箩筐翻起来,轻轻用竹片把蜜蜂扫到一边,孟初晞动作又轻又慢,蜜蜂骚动一次她就得停下来,折腾了半晌她才用竹片割下一块巴掌大小的蜂巢。

蜂巢不大可是里面储备的蜜可不少,刚切下来就有一股蜜糖往下流,金黄色浓稠发亮,看着就喜人,孟初晞赶紧拿碗接着,最后慢慢把筐重新阖上。

下去后周清梧仔细在她身上查看,用枝条把落在她身上的蜜蜂赶走,这才替孟初晞把外面防护的脱了。

因为紧张闷热,孟初晞脸颊红扑扑的,还惊魂未定地拍了拍心口:“吓死我了。”

从没看她这副模样,周清梧有些好笑,伸手比划:那你还不让我去。

孟初晞瞅了她一眼却没说话,反而是进厨房拿了勺子舀了一勺蜂蜜递到周清梧嘴边:“尝尝,甜不甜。”

周清梧摇头比划:你先吃。

孟初晞不为所动,周清梧无法,张嘴尝了一口,浓稠的蜜糖简直甜到心里了,她忍不住眯了眯眼睛,打着手势:好甜。

孟初晞见状笑了起来:“我把它摇出来,留着你慢慢吃。”

周清梧不依:你不吃吗?

孟初晞看了眼蜂蜜,有些嫌弃地摇头:“太甜了,我不喜欢,都留给你吃。”

周清梧还是坚持,她拉着孟初晞有些严肃地比着:蜂蜜对身体好,不能挑嘴,拿来泡蜂蜜水,或者给你冲蜂蜜鸡蛋羹。

孟初晞失笑,捏了一把她的脸:“这么严肃教训我了,胆子大了?”

周清梧脸颊微红,噘了下嘴不理她。孟初晞知道她这是心疼自己,拍了拍碗道:“以后还有的是呢,我是真不喜欢这种甜腻的,要是冲蛋羹我倒是能喝一点,我先把它整出来,怎么吃看情况,好不好?”

周清梧点了点头,这才算是答应了。到了晚上两个人又在一起把家里的存银拿出来数了数,两个人就像守财奴一般,围在一起一个个数过去,心满意足。

这两个人一起无论是卖野货还是采药材挣得都比以前多的多,年后四个多月收成加起来,扣除两人的花销和预留的赋税,还有八十多贯,周清梧都有些难以置信。

她转头看着自己身边的孟初晞,比划着:我以前整天上山忙活,砍柴挖草药,只够抵赋税的,吃饭都难,现下可以攒好多钱了。

孟初晞看她欢喜诧异得样子,心头发酸。这些并非全是因为有了她后运气好了,和周清梧一起出去卖东西时她逐渐了解到,即使药铺老板照应,周清梧卖的药材也会经常被压价,更别提柴火和野货。

知晓她处境的人并没有因为她的状况而帮她,反而知道她生活拮据需要银子就趁火打劫。周清梧没有依靠,又不能说话,真的是吃哑巴亏有苦难言。更别提,村里那些孩子总是抢她东西,想想孟初晞就有些恼怒。

“八十多贯至少不用担心吃穿了,我想好了,等我们攒够钱了就买地,种桑树。”这个念头在她心里盘亘了很久,如今蚕已经三眠,按照她的方法长得特别好,没有一条害病的,只要起了成效,传出去定然会有人意动。可惜想要成规模,至少要百亩之地,这光地钱也要以百为计,更别提还要种桑养护的支出了。

她说完又叹了口气,周清梧知道她的担忧,安慰她:我们继续努力,已经远超乎我们想象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孟初晞目光柔和看着她:“不是我可以,是我们。”

“我们”周清梧细细咀嚼这两个字,心里一股欢喜汩汩涌出来,带着丝丝甜意,她低头摸了摸放钱的盒子,眼里笑意缱绻,这承载的不仅仅是她们安身立命的银子,更是她和孟初晞的希望。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热门: 民国之联姻 C语言修仙 寝台特急1-60秒障碍 怪钟疑案 大美人 渣渣们都等着我称帝 云雀 计数器少年:池袋西口公园2 我真的没有卖人设 将军爱集小红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