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二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看着孟初晞在那里用面粉搅拌着紫藤花,准备上锅蒸,周清梧就在那儿想,孟初晞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会,长得好看性格又好,她真的好奇到底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经历可以造就如此特别的人。

她看着孟初晞出神,也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等到她被孟初晞唤回神,紫藤花已经蒸好了。

面粉已经熟了,裹着的紫藤花已经彻底变成了淡蓝色,色泽不再艳丽,但是香味却是更加吸引人。面粉的香和花的清香交融成另一种美味,此刻不会有人再怀疑它作为食物的可能性了。

趁着紫藤花还是热的,孟初晞把提前用蒜泥酱油醋调制的酱料端了出来,盛上一碗放在周清梧面前,再给她淋上。

“紫藤萝味道清甜,可以先试试它的味道,再配酱料。”她不知道周清梧能否吃得惯,温声提醒。

周清梧夹了一朵花,没有蘸酱料,放入口中。味道很清淡,入口只有面粉的味道,慢慢咀嚼花的甜味和清香催生出一股淡淡的鲜,和熟透了的面粉一起品尝口感软绵很好吃,味道真是出乎意料地别致。

周清梧又尝了口带料汁的,酱料的咸味和紫藤萝的鲜甜配合,去除了入口时面粉的寡淡,细细咀嚼清香可口,比原味的还要有滋味。把酱料拌匀,周清梧比了大拇指:好吃。

紫藤萝蒸熟后容易消化,吃起来也不会觉得腻,水份加得恰到好处,面粉混在外面不干不粘,的确比她吃过的槐花饭还好吃。

这美味是周清梧从来没想过的,紫藤萝花村前村后山上可不少,可是除了觉得它开得漂亮繁茂,她从来不知道这艳丽的花儿背后,竟然是这种朴实的美味。

她看着在细细咀嚼的孟初晞,突然觉得自己也像这紫藤萝一般。这生命力顽强的野花,独自绽放,独自生存,孟初晞来了后,它竟然也有了这一种美妙的品味方式。

一如她一个人生活时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还可以是这样的,简单幸福,亦是另一种绝妙的天地。

她愣愣想着,最后嘴角慢慢涌起淡淡的笑意,她大概明白了孟初晞之于她的意义了。

她的心原本是一片荒芜寸草不生,后来孟初晞来了,这里竟然奇迹般万物生长。

低头压下这突如其来涌现的甜蜜和动容,周清梧把呜呜的碗拿过来,装了一碗紫藤萝花。它也很喜欢这从未尝过的美食,张着嘴吃得狼吞虎咽,嗓子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吃得格外投入。

一时间安静的屋内只有碗筷碰撞和呜呜满足的进食声。周清梧一直是无声无息的,孟初晞此刻也没说话,但是彼此都能感觉到无声中温馨,这样的时光不需要话语去惊醒的。

碍于周清梧的伤势,采蕨菜孟初晞依旧没让她去,不过雨后蕨菜已经犹如春笋一般遍布漫山遍野了。这种吃食周家村人都偏爱,因此上山的人不少,得赶时间。

这东西一旦有就是一片,孟初晞不需要到处去找,寻了一片也就能采上不少。

留在家的周清梧想着天气也在变热,虽然才四月,不过家里还有布料,可以提前预备做衣服了。尤其是最近孟初晞上山多,很费鞋子,所以周清梧已经开始给孟初晞纳鞋底了。

这鞋底又称千层底,用春笋壳和布料压成,然后要用麻绳一针一针的缝,压紧实。针脚越密鞋底越结实耐磨,穿起来也就越舒服,防寒保暖又不用怕在山上踩到尖刺木桩。但是这真是细致活,底压得厚下针也费力,给孟初晞做的鞋子,周清梧用了十二分的心思,鞋底纳得厚不说,针脚又细又密。

刘婶的媳妇金玉儿最近也在给丈夫和公公做鞋,知道周清梧手艺好,而且最近孟初晞忙只有她一人在家,所以也拿了针线过来和她一起做。

周清梧给她指了指如何下手最好,看她自己可以做了,就低头做自己的去了。

才十六岁的小姑娘天生在针线女红上有天赋,下针稳又快,金玉儿都忍不住感慨她能干。探头看了看她手底的活儿,不由有些惊讶,“清梧,你这针脚下得也太密了,底子又厚可不得累死。”

周清梧腼腆笑了笑,把鞋垫拍了拍,示意这样结实。

金玉儿转念一想,突然意识到什么,笑道:“你这是给初晞做的吧?”

周清梧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点了点头。

金玉儿看她这突如其来的害羞更加乐了:“这有什么害羞的,不知道还以为你给情郎做的。不过,你对初晞是真的好,我给大川做都不愿这般费力。”

她无意间一句玩笑话却戳中了周清梧的心思,小姑娘脸颊滚烫却又慌忙压下来。只是想起金玉儿看不大懂她的手势,周清梧欲要解释的话又忍了下来,忙低头继续做手中的事。

金玉儿只是笑,没有继续逗她。之前印象中,周清梧太过沉默寡言,见人别说笑,表情都没有,看起来畏畏缩缩。这才半年,在她身上竟然有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变化,这一切应该都是因为孟初晞吧,也难怪周清梧把她当宝贝般体贴着。

纵然周清梧手脚快,这一上午也才纳了一半,眼看着快中午了金玉儿看了看太阳,起身准备回家,“清梧,我得回去做饭了,初晞也快回来了吧。”

周清梧点了点头,把针线收起来准备也去做饭。不过才站起来,呜呜就冲了进来,对着周清梧摇头摆尾。

周清梧眼里神色一喜抬头往外看,呜呜回来了那孟初晞应该也回家了。果不其然,一个清瘦的人影从小路拐了出来,周清梧往前走了几步,却又想着金玉儿还在,又矜持地停了下来。

见状金玉儿摆着手笑着告辞,“快去吧,我走啦。”说完就往自己家去了。周清梧有些羞赧,不过还是一瘸一拐出去接孟初晞了。

孟初晞在远处就看到了金玉儿从家中离开,然后周清梧就一瘸一拐走了过来。她连忙加快脚步,无奈笑道:“腿不方便过来做什么,帮我拎东西?”

周清梧伸手去接被孟初晞避开:“回去坐着,我给你换下药,再去做饭。”

周清梧点了点头,又蹭回房间寻了方手帕和干净毛巾。

孟初晞看见她摆在一边的针线活,探过去看了眼做了一半的鞋底。看到上面细密的针脚,心里倏然一烫,这傻姑娘做这么实诚做什么呢。

那边周清梧拿了毛巾,看她拿着鞋底,打着手势:闲来无事给你做双鞋子,才弄了一半。来,给你擦擦汗,身上都汗湿了吧,再拿毛巾塞一下。

这天气做事是有些热,孟初晞爱出汗,等到冷下来后背汗凉了很容易感染风寒。

孟初晞已经习惯了她的照顾,接过手帕擦汗同时说道:“那鞋底做得这么密,费时伤眼,多不好。”

周清梧只是听着,把干毛巾从她后背塞进去隔开衣裳。她后背暖烘烘的,背上的确都汗湿了,带着一股温热的潮湿。手指有时不小心碰到濡湿的肌肤,滑腻细嫩,让周清梧偷偷红了耳根子。

衣衫整理好,她才比划道:我这几日闲,你上山多,鞋底要好一些脚才会舒服。

孟初晞看了她一眼,有些不赞同:“你哪里闲了,而且这是受伤了,平日里忙得很呢。”

说着她把纱布和药拿了出来,蹲下身替周清梧把纱布拆开,露出了小腿处的伤口。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伤口恢复得很好,没有发炎,伤口完全结痂了,只等着血痂自己脱落应该就好了。

孟初晞伸手小心在旁边压了压:“还痛吗?”

周清梧摇头,早就不痛了,其实走路已经没关系了,只是害怕又崩开导致养伤养得功亏一篑,周清梧才处处小心,不然好的晚了又得让孟初晞一个人受累。

家中水竹笋已经晒干了,收起来足有满满一箩筐,这蕨菜孟初晞也采了两天了,晒干应该也有两三斤了。

周清梧有些可惜自己受伤了,不然还可以多收很多。

因为周清梧受伤,两人那一些隔阂似乎又消除了,但是孟初晞还是有些放不下。周清梧不是无理取闹的人,那几天会那么不对劲,肯定是出什么问题了,但是她从没提过一句,孟初晞也有些无从问起。

不过此后并没有再起风波,周清梧也不曾再出现闷闷不乐的模样,只是孟初晞觉得小姑娘越发照顾她了。

家里那些山货,孟初晞在周清梧身体好了后就一起带去卖了。江阴县虽说周边村庄山脉众多,但是县中人大多富贵,对于这些山珍野味十分追捧。但是毕竟富贵人家,也不会花心思自己去弄,因此专门会有家丁伙计出去买,而那条街也就成了摆摊的绝佳地域。

孟初晞把笋干和蕨菜打开,专门在小架子上摊了布,把笋干和蕨菜放在上面。

这笋干晒得极好,金黄色笋干晒成条状后依旧能清楚看到原本竹笋的纹理。笋如果没晒好太阳,或者过水的火候时间不对,晒出来总有些发黑,遇到天公不作美,还会长霉变味儿。这种黑一些的虽然并不是品质问题但卖相差,不知内情的就会以为是坏了的。

而孟初晞和周清梧卖的笋丝金黄微焦,闻着就有一股笋的清香,细细咀嚼还有一股甜味。

有人来看时孟初晞就会让别人尝一尝,遇见恰好想要的,大多会买上一点,于是这一上午倒是卖了三四斤了。别看三四斤分量轻,晒干的水竹笋一斤量可不少。而这价格,春笋新鲜的不到十文一斤,而晒干的笋丝大概在七十到九十文一斤。像孟初晞晒得这种小竹笋晒干的价格还要贵,今天她们卖出去的价格都在一百文以上,蕨菜价格还要高一些。

不过因为是旺季,卖的人多,价格其实很难上去,能卖出去三四斤已经是不错的了。

虽然不知道能够卖出去多少,孟初晞和周清梧还是打算多待一会儿,偶尔也有小户为了尝鲜买一些笋干回去,积少成多也不枉孟初晞这些天的辛苦。

眼看到了中午,周清梧和孟初晞打了招呼准备去买着吃的。江阴县城卖吃食的显然比青阳镇多,在城东有一家卖饼的,他们家的油饼是远近闻名的,爹娘尚在世时周清梧就经常会吃上一个,想着孟初晞还没尝过周清梧便想去买给她吃。

到了中午县城上工的人也到了饭点,家境宽松的也会来吃油饼,所以排队的人还不少。

周清梧一个人安静站在队尾,心里计较着应该买哪种孟初晞会更喜欢。

队伍不断往前移动,后面陆陆续续又有来排队的人,一起来的人说说笑笑得好不热闹。

突然一只手轻轻拍在了周清梧的肩头,令她有些诧异。转身看见身后穿着粉红色裙裳的女子时顿时愣住了。

眼前的人看见她时眼里又是惊喜又是激动:“你是清梧吗?”

周清梧点了点头,眼前的人生得明媚可人,一身绸缎面料做的衣裙外面罩着粉红色薄纱,朱唇不点而红,眉目不画而翠,可是一时间只是觉得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

看她一脸茫然,来人又欢喜道:“我是清颜姐姐,宛清颜。”

周清梧睁大了眼,过去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只是眼前的人和记忆中大不相同了不同了。

宛清颜曾经是周清梧在江阴的邻居,两家都是做生意的,虽然因为生意不同,买卖上没什么往来,但是私底下颇有交情。

而宛清颜和周清梧是一起长大的,直到周清梧十一岁,也就是周家出事的前一年,宛家才因为生意原因回了京城。宛清颜举家离开了江阴不曾再回来,周清梧也就再也没见过她,不曾想她居然回来了。

她眼里有一些喜色,但却并不如宛清颜那般激动,淡笑着点了点头。

宛清颜见此情景脸上笑意褪去,神情有些难过,“你当真说不了话么?”

她这两天才回江阴,发现周家宅子早就换了主人,也没有周长青他们一家的踪影,打听后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已经听说了周清梧的遭遇,但是亲眼看到记忆中活泼可爱的小妹妹如今真的没法开口,这其中滋味当真不舒服。

周清梧对此似乎很淡然了,微微点了点头。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二更)
热门: 我养的崽都黑化了 失格 [综英美]超英桌宠全身变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 我在龙族当龙王 想当boss的我终于如愿以偿了[综] ABC谋杀案 西巷说百物语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