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清梧脸色骤红,捏着腰带往后缩了缩,这模样让孟初晞又好笑又好气。

“你裤子破了,衣衫也沾了血,我给你换新的,你怎么像个被恶霸欺负了小媳妇一样。”

周清梧脸更红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小媳妇她就觉得羞耻。很快她就暗自唾弃了下自己,赶紧把思绪拉回来,猛然摇头,一连打手势:我自己可以换,你,你先出去。

她显然慌乱急了,这手势打得像结印,孟初晞心里已经在发笑,脸上却还是不动声色,摇头道:“我不放心,万一再扯到伤口怎么办?”

周清梧连连摇头,恨自己不能说话,在那都快哭起来了,这才知道自己那点心思,再当着孟初晞面让她给换衣服,她死了算了。

看她这可怜又急切的模样,孟初晞有些不忍心,这才放过她,把衣服递给她认真道:“你要再让自己受伤,哭都不好使了,知道吗?”

周清梧连连点头,表情可怜极了,一直到孟初晞出去关了门,她还是惊魂未定。

孟初晞并没有走远,她就安静站在门口,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后背还是一阵阵发凉,这惊痛害怕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上一次周小五伤了她时,她就觉得心慌,可是比起那时候,今天尤甚。

孟初晞缓缓叹了口气,这莫名其妙的一场穿越,回忆起来就跟梦一样,可是唯独这个姑娘太过真实鲜活,已经牢牢占据了她的生活,变得无可替代,甚至难以割舍了。

估摸着她换好了,孟初晞敲了敲门:“我进来了。”屋里床头被轻轻敲了下,孟初晞才推开门。

“那水竹笋还没背回来呢,你在家里好好待着,不要做其他事,我去把它们收拾回来。”

周清梧现在也没法帮忙,只能嘱咐她:不要累到了,当心一些。

孟初晞点了点头,又把人抱起来小心往外走:“你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等我回来。”

贴心给她把茶水烧好放在一边,孟初晞才离开。篱笆门被带上,呜呜追在她身后又被孟初晞拎了回来:“回去陪她去。”

呜呜趴在地上摇着尾巴,在门口扒拉几下又围着周清梧蹦哒,周清梧摸着它的脑袋,看着孟初晞身影消失在篱笆缝隙中。

她怔怔看着呜呜,心里无声问自己:她的对孟初晞的感情是那种只属于男女之间的么?

她摸了摸心口,她这几日一直在纠结这事,那天她问孟初晞是否会嫁人,没得到肯定答复她失落极了。不可否认,如果孟初晞回答不会她会很开心,纵然这种开心太过卑劣自私。

那是不是因为怕孟初晞离开她,从此她又落得一个人孤苦伶仃呢?毕竟她太暖了,谁舍得失去她呢。

她都快迷茫了,可是她太年轻了,她没喜欢过人,除了幼时有个好玩伴儿也没有朋友,更别提初晞还是女孩子,同辈人之间的亲情友情和爱情有什么区别她都不知道。

此刻她竟然不知道自己是期盼着这只是一时迷惑,错把依恋当爱慕,还是盼着自己真的是痴心妄想地喜欢上了孟初晞。

嫁人?如果初晞嫁人了,还和现下一般待自己这么好,两个人还能一起生活,她愿意吗?她试想了一下,孟初晞身边有了另一个人,一股酸痛难以遏制地席卷而来,她连忙把脑海中的画面甩出去,不,她接受不了!

双手捂了捂脸,周清梧瘫坐在椅子上许久没动静,直到院子外面传来脚步声,她才睁开眼,不是孟初晞回来了,她站起身,扶着椅子准备过去,门已经被打开了,是刘婶。

“丫头,我听玉儿说你伤着腿了,可还好吗?这又怎么弄得呦。”刘婶赶紧让她坐下想看看她的伤势,周清梧阻止她,打着手势:谢谢婶婶关心,我没事,就是被竹桩刮到腿了,破了道口子,不要紧。

刘氏看她脸色还有些苍白,精神似乎也不大好,还是有些担心,环顾周围又没看到孟初晞,不由有些埋怨:“你都伤了,初晞那丫头哪去了?怎么让你一个人在家?”

周清梧直到刘婶关心她,但是还是不愿她对孟初晞有误解,连忙比划:我们采的笋还没收回来,她急着背我回家,东西都扔在那了。

刘婶听罢点了点头:“难怪,她平日里就照顾你,不像是这么不贴心的。你呀,现下日子好了,不要这般拼命,别把身体折腾坏了,这伤要看大夫吗?”

周清梧摆手:只是意外,就被竹桩刮伤了,上次伤药还有,初晞已经替我上过药了。

刘氏这才放了心,想到最近从村里听到的消息,有些担忧:“清梧丫头,你们最近是在养蚕吗?听初晞和人谈论,你们还打算养鱼。婶婶不是打击你们,只是你们两个人日子才好过一点,这养蚕费心力,我看你们还建了一间屋子。养鱼鱼苗也是一笔大开销,万一血本无归,怕不是又白辛苦了一场。蜜蜂可以好好养着,不用花大心思。但这养蚕以前村里也兴了一波热,可是没几个养成的,这才把家里桑树都看了种其他的。你和初晞说说,劝劝她,安安稳稳过日子才好。”

周清梧知道刘婶这话并没有恶意,也是真心替她们考虑,但是她心里亮堂,也信任孟初晞,于是笑了笑:谢谢婶婶,我知道。初晞聪慧,法子多,她一早就和我商量了,我答应了。我们现下日子好,多亏了她,我想让她试试。况且再怎么样,日子也不会苦了。

因为有了孟初晞,在精神上她已经有了千金难换的支柱,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刘婶听罢亦是叹了口气:“你们有计划就好,年轻人就是有冲劲。清梧丫头,我知道初晞是个好的,对你也是真真儿不错,但是她现下都记不得自己家在哪儿,迟早有一天她记起来了后会离开。我看得出来你对她很依赖,但是自个儿也要有主见,这世上只有自己才能真正靠一辈子,知道吗?”

这句话直接戳在周清梧心里,纵然孟初晞说过她不会丢下她一个人,她也没有底气和理由去对刘婶说。她低下头沉默着,半晌她才抬头比划:嗯,我知道。

刘氏看她神情不由自主的低落下来,又觉得心疼,心里不由叹了口气。当初那个念头又不可遏制地涌了出来,叹道:“要是她是男子就好了,若能娶了你,我……”意识到不该这么说,她又赶紧闭了嘴,恰在此时孟初晞也回来了,看着院内的人,唤了声:“婶婶。”

周清梧忙扭头看她,神色间有些慌乱,不知道刚刚刘婶说的那话孟初晞听见了没。刘氏也有些尴尬,看了眼周清梧开口道:“听说清梧丫头伤了腿,我就过来看看。”

孟初晞神色依旧如常,似乎并没有听到那句话,温声道:“谢谢婶婶关心清梧,是我没照顾好她,这才出了意外。”

刘婶看她背着满满一筐水竹笋,连忙帮忙替她接下来,嘴里道:“这意外谁说得准呢,怪不得你。乖乖,这一筐可不少嘞,我刚刚还说清梧呢,年轻人勤快是好,可不能累坏了身体,这一筐可不轻呢。”

孟初晞擦了擦汗,笑道:“我知道的,今年笋可不少,趁着这几天长得好,可以多采一些,下面山涧边长得可不少,今天我们弄得不少,婶婶拿一些去尝尝鲜。”

说着她转身从筐里拿了一把装进篮子里递给刘氏。刘氏连忙推拒:“这怎么行,你们弄得这么辛苦,我要自己去寻就是了。”

孟初晞又塞给了她:“这么一些今晚可以做道菜,又不是很多,您别客气,拿着。”

这盛情难却刘氏也就收下了,脸上笑逐颜开,心里暗自感叹,别说清梧喜欢她。就是她对孟初晞也是生不出一丝不喜。

刘婶走后,孟初晞准备把笋搬进去,被周清梧阻止了,她打着手势:我可以剥了。

孟初晞摇了摇头:“你要休息。”

这个不累,也不会动到伤口。

周清梧比划完眼巴巴看着孟初晞,看她还是不松口,又低下头低落比划道:我现下只能帮你做这些了。

孟初晞见不得她露出这幅惹人怜的模样,只能服软把笋倒在她身边。看了看天色,也该做午饭了,于是想了想也蹲下身剥笋。

她抬头看了眼周清梧:“中午用这小笋炒腊肉,再蒸个鸡蛋,给你补补,又流了不少血。”话语间满是心疼。

周清梧没什么举动,只是点了点头,趁着孟初晞低头剥笋时偷偷拿眼睛瞅她,眼里的神色小心翼翼中又含着一丝甜蜜的笑意。

孟初晞却瞥得清楚极了,她故意鼓了下腮帮子嗔了她一眼:“别以为你这么可爱得偷偷瞅我,我就不生气了。”

周清梧脸腾地红了,却还是忍不住看她,手里也在剥着笋。水竹笋太小,外壳也软小,一层层剥费劲的很,孟初晞见了,伸手制止她,拿了一根给她做示范。

“喏,先捏着尖尖左右折腾,等到开裂软了拨开。”说完她把撕开的一半笋壳捏住,迅速把笋绕着手指盘旋,那一半笋壳立刻剥了下来,然后剩下的一半如法炮制,只两下一根白白嫩嫩的笋就出现在她手中。

周清梧瞪大眼睛看着,嘴巴张得圆圆的,瞅了眼孟初晞手里的笋,又瞅了下自己的,似乎大为惊讶还有这种法子。

她这模样可爱极了,孟初晞提醒自己还在和她怄气才忍住了没去揉她的脸,轻咳一声道:“你试试?”

周清梧学着孟初晞的做法也剥了一根,很顺利,一次性就能剥开一半。这种舒爽感让她眼里都带了笑,看了眼孟初晞又剥了一根,这模样就是要孟初晞表扬。

孟初晞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气坏了就是扛不住她这可爱模样,温声道:“清梧真聪明。”

周清梧红着脸笑了起来,孟初晞看着她拿了一根挺粗的水竹笋开始剥了起来,剥了一半她又松了手,抿着唇不动声色把手缩在身后。

孟初晞看她小幅度摆着手,忍俊不禁,捉了她的手一看,果不其然中指被绞得通红。

她拿了一根筷子递给周清梧:“这方法虽好,但是费手指,用筷子会好一点。”

两个人按这种方法剥起来很快,孟初晞看差不多了,拿了一把道:“你乖乖坐着,我去做饭。”

虽然现在的日子并不是很富裕,但是孟初晞做饭一直很精细,蒸鸡蛋在鸡蛋液打好后她会特意用纱布过滤一遍,去掉气泡后的鸡蛋羹极为细嫩,爽滑可口,口感特别好。再把韭菜切成段撒在上面,韭菜和鸡蛋的香味融合一起更是诱人。

小笋切成小片,等到腊肉编出油后放进去炒,腊肉简直是要能搭配,和素菜一起独具风味。

小笋鲜嫩,比起大笋更加好吃,和腊肉一起炒,水竹笋的清香鲜嫩和腊肉醇香鲜咸完美融合。吃笋通常都有刮油的说法,和腊肉一起炒解腻,再合适不过了。

因为周清梧腿脚不方便,孟初晞把菜搬到了外面,一碟水竹笋炒腊肉,再一碗韭菜蒸鸡蛋,金黄色翠绿色搭配,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增。

什么都不做让孟初晞照顾,这让周清梧坐立不安,一直盯着孟初晞也不动筷子。

呜呜一早就嗅到了香味,坐在桌子边那用前腿扒了扒周清梧,在那歪头摇尾巴。

孟初晞把呜呜拎过来,手掌朝下低声道:“不许扒拉她,我喂你吃。”

呜呜乖乖坐定,对着孟初晞轻轻叫了几声,当真不乱跑了。

“乖。”孟初晞摸了摸它的脑袋,瞥了眼周清梧:“赶紧吃。”

周清梧端着饭碗看着孟初晞一边吃饭,一边夹几筷子饭喂呜呜,还给呜呜夹了鸡蛋,突然觉得饭菜不那么香了,捏着筷子挑着碗里的饭不好好吃。

孟初晞一直留意她,抬头看着她:“怎么不吃,不合胃口吗?”

周清梧摇了摇头,但是瞥了眼呜呜,又委委屈屈地盯着孟初晞。

孟初晞会意过来简直哭笑不得,给她夹了笋片和腊肉,又替她舀了蛋羹,顺手在她脑门弹了一下:“它是只小狗,你也要我喂?”

周清梧脸颊烧红了,低着头不敢看孟初晞,不过吃饭速度完全不同了,让孟初晞颇为无奈,这真是养了个孩子。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热门: 隐形解体的传说 污浊之下 匣中失乐 超·杀人事件 穿成被七个Alpha退婚的Omega 捡回一群神兽后我暴富了 无根攻略(大理寺卿原著小说) 一朵桔梗花 邮递员搜奇簿 长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