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清梧根本什么都来不及想,就怕孟初晞摔在地上。这一切发生得很快,几乎是孟初晞话音落下,她已经侧身扑进了周清梧的怀抱。

她能清晰感觉到小姑娘瞬间用力收紧的双臂,紧张而急切,仿佛是接住了摔下来的宝贝。眼看着两个人一起往下摔,周清梧后背将要直接撞向地面,孟初晞腰身猛然一拧,伸手迅速抓住了一根竹子。她左手搂住了周清梧的腰,借着这股拉力直接扑在了陡坡上。

这股力道极大,孟初晞手护在了周清梧身上撞在竹子上,左手被背筐夹住了直接痛得麻木,孟初晞忍耐着一声没吭,脸色并没有因为化险为夷而轻松。刚刚惊魂未定中她听到了布帛撕裂的声音,以及周清梧的闷哼声,连忙站直身体想要看看她怎么了。

躺在陡坡上的周清梧脸色有些发白,在孟初晞站起来后,急急忙忙去看她,伸手抓住她衣服想看她的后背,瞅见她左手红了一片,又急急忙忙去看她的左手。

而被握住左手的孟初晞已经发现周清梧痛哼的缘由了,她上半身被孟初晞护着没受伤,但是她脚下没站稳,一下滑了出去,一根竹桩直接刮破了她的裤腿。

被衣衫遮住孟初晞看不到伤得到底怎么样,但是红色的鲜血已经顺着衣服渗了出来,还有几缕鲜红顺着露出来的肌肤滑了下去。

孟初晞抽出手把背上几乎空了筐丢到一边,再把周清梧身上的背筐解下来,立刻蹲下身去查看她的伤势。

周清梧还不老实,打着手势问孟初晞有没有受伤。

孟初晞眉头紧皱,抬头瞥了她一眼,分明什么话都没说,但是一下就让周清梧乖了起来,靠在那里等孟初晞给她检查。只是用目光继续打量孟初晞,发现除了左手撞红了并没有受伤,才缓缓松了口气。

那边孟初晞已经把她衣服撕开,露出了流血的伤口。万幸那尖锐的竹尖没有直接扎进去,但是贴着小腿戳了过去,留下一道长长的伤口,皮开肉绽,一看就知道有多疼。

看着那染血的竹桩,孟初晞心头一阵阵发凉,不敢想象要是她刚才没反应过来,或者慢了,她压在周清梧身上摔下去了,等着她的是什么后果。血流得有些吓人,孟初晞顾不得其他,猛然用力把自己衣服干净一些的内衬直接撕了下来,赶紧给裹住止血。

这伤口被大力压住,周清梧痛得浑身紧绷,额头冷汗立时就冒了出来。孟初晞手上青筋浮现,抬眸看了眼周清梧,用力咬了下后槽牙,以至于脸颊都颤动了几下,显然是在极力忍耐。

往日里孟初晞都是格外温和的,尤其是对着周清梧更是温柔到了宠溺,可现在她身上气压格外低,这么蹲下身低着头周清梧都能看到她那死死皱在一起的眉头。

虽然这样的孟初晞有些吓人,不过周清梧却从中品味到一股甜,即使此刻腿上的伤口痛得钻心,她心里也有一种隐秘的欢喜。

孟初晞很紧张她,纵然这种紧张不是她所想的那种感情,也足以让周清梧备受煎熬的心得到一丝抚慰。

估摸着血止住了没再流了,孟初晞小心把布松开,转头去那边溪水里把布洗干净,准备先把周边血迹擦干净,再给她裹好回家去上药。

看着鲜血在水中晕开一片红色,孟初晞觉得心里憋着一口气,在心口郁结不散,又灼得她难受。这种难受再转身回来看到周清梧明的伤就越盛。

上前扶着周清梧让她往下一些半坐在一处平坦的地方,自己又半跪在地上把周清梧的腿小心放在自己腿上,低头用湿布一点点把血迹擦掉。

白皙的小腿肌肤又从血迹中变得干净,但是那一条血肉模糊的划伤也就越明显了。孟初晞手下力道原本轻且稳,只是越靠近伤口她手中握着布的力道就越大,到最后手竟然微微抖了起来。但是她从头到尾没抬一下头,也没吭一声,让周清梧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把血迹擦干净,孟初晞把布扔掉了,又抬手撕了一条白布。周清梧伸手想要阻止,却被孟初晞轻飘飘瞥了一眼又缩了回去,心里却是心疼,这衣服都撕坏了。

孟初晞双手捏着白布,看了下周清梧腿上的伤,停顿片刻后终于对着周清梧总算开口说了话:“会很痛,你忍一忍。”她嗓音有些哑,带着一丝不自觉的颤音,周清梧心口一紧,既是有些害怕更是因为孟初晞微微发红的眼睛里,那冷凝都遮不住的心疼和担忧。

布条缠上去周清梧腿不自觉抖了一下,随即就是身体僵硬。孟初晞咬牙给她缠好,替她把衣服放下来,把回去的路清理了下,回来直接蹲在了周清梧面前。

周清梧看着那有些崎岖的路,伸手在孟初晞肩头小心翼翼点了点,孟初晞拧着眉转头,周清梧眼神怯怯的,却还是打着手势:不好走,你别背。

孟初晞就这么看着她,也不起来,也不说话。周清梧没办法,小心翼翼趴在她背上,身下的身体单薄的很,一点都不厚实,但是起身那一刻却是把她牢牢护在身上,顺着小路一步步往回走。

因为怕再摔跤,孟初晞走得很慢,每一步都是都是颠簸的,可是她双手牢牢把她托着,余光时不时注意着她的伤腿,并没有让她滑下去下。

过了山涧后路况就好了许多,都是全是上坡路,周清梧清晰听到了孟初晞一点点加快的呼吸,和越来越急促的心跳。

汗水已经顺着她的鬓角往下,从耳侧滑落到下巴处,阳光从林木中透过来落在孟初晞脸上,连带着汗珠都透着光亮。

周清梧探头悄悄打量着,等到孟初晞背着自己从山涧中走到了村子里的平路上,咸湿的汗渍已经从额头流到了睫毛上,晶莹透亮。周清梧有经验,知道这种感觉可不舒服。果不其然孟初晞闭了下眼睛,试图阻止汗滴落入眼中。

周清梧见状连忙捏着衣袖在她额头蹭着,待她有了准备又轻轻把她睫毛上的汗擦掉。被背在后面,周清梧有些费力地探着头,一丝不苟地给孟初晞清理着。

心里那时不时冒出来的焦灼在这满是贴心的小动作里被平息下来,孟初晞侧头看了看脸色还是苍白的周清梧,嗓音总算柔和下来:“还痛不痛?”

见她终于肯理自己,周清梧点忙摇头,又打着手势:我不痛了,你先放我下来休息一下,你出了好多汗。

背着一个人从这山涧走上来,她再怎么瘦孟初晞也要累得够呛,周清梧有些心急。

的确有些累,但是这身体有底子,还能撑得住,不过孟初晞也怕自己体力不足摔了周清梧,点了点头又叮嘱:“我蹲下身你慢慢下来,右脚别用力,千万别碰到伤口。”

周清梧点头,在孟初晞蹲下时,扶着她的肩膀单腿站在原处。孟初晞扶稳她,顾不得喘口气又低头检查了下伤口,还好没有继续流血。

她站起身看着周清梧,小姑娘一脸担心的模样,在那比划:你身上全汗湿了。

孟初晞定定盯着她,最后颇为很铁不成钢,左手虚放在她身后护着她,右手再次毫不留情在她额头弹了一记,这下得不轻,周清梧被弹得直接身子后仰,捂着额头扁了下嘴巴。还好孟初晞早护着,又把人带到怀里站稳了。

瞅着委屈得红了眼的人,咬牙道:“现下知道痛,知道委屈了?你腿知道痛吗?你要是摔下去,你知道痛吗!”

越说孟初晞情绪越激动,她当时真的,真的要吓死了,要是周清梧出了事,她简直不敢想她会怎么样。这个看着温软害羞,实则坚韧倔强的小姑娘几乎是她这个世界安身立命的根基了。她所有的计划打算都是围着她,要是没了她,她希望都没了。

周清梧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孟初晞,因为情绪太过激动,眼圈红了,眼里甚至有水光涌动,让周清梧一时间百感交集。开心有可更多的是心疼,她一点都不想孟初晞哭,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孟初晞伸手把她拥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哽咽道:“你真的吓死我了。”

周清梧听到她的声音,眼睛倏然滚烫起来,眼泪都没忍住。半晌她慢慢伸出了手,手虚虚环在孟初晞的腰间,指尖动了动神色中有些许小心翼翼,最后她终于鼓足勇气,收拢手抱住了孟初晞,右手在她后背轻轻拍了拍。

闭紧眼周清梧嘴角露出一抹笑,再睁开后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澄澈,这份感情无论能否有结果,甚至无论能否吐露出来,她也都心满意足了,从孟初晞身上她得到的真的已经很多很多了。

孟初晞松开她,就看到周清梧眼神温软地瞅着她,甚至带着宠溺,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周清梧连忙伸手比划:是我不好让你担惊受怕,但是有惊无险,我没大事,你也安然无恙,不生气了,好不好?

她眼神恳切,又带着娇娇的神色瞅着孟初晞,这是在撒娇了。孟初晞无奈,她最受不住这个懂事的小姑娘撒娇的样子,叹了口气:“我拿你没辙,你就偷着乐吧。”

转身蹲下,双手轻轻一带,把人又背了起来,一步步往村里走。还好接下来的路平稳,孟初晞也轻松了一些,走到家门前的小路上,除了孟初晞的呼吸和心跳声,周清梧已经听到了呜呜的叫声,还有鸡仔细嫩的唧唧叫声。

再近了,可以从缝隙中看到两条灰白色的腿在篱笆前跳动,还有呜呜有些欢喜的叫声。

孟初晞停下步子喘着气,小心让周清梧下来,一打开院子的门,一群黄色的毛球冲了出来,其中最快的还是灰白色的小狗,一马当先扑到孟初晞脚边猛地摇尾巴。才两个时辰不见,它就如此热烈欢迎它的主人。

呜呜和别的狗不大一样,它很少往她们身上扑,它最喜欢的一个表示亲近动作就是冲过来,前腿扑下撅起屁股把脑袋枕在你脚上。

它这种全身心的信赖和喜欢让孟初晞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察觉到她的亲昵和喜欢,呜呜立刻站起身开始往周清梧那冲。

孟初晞回过神,连忙道:“呜呜,不行!”左脚毫不留情伸出去,呜呜直接撞在了她腿上,跌了一个跟头,站起身眯着眼睛有些畏缩地俯下身,摇着尾巴,似乎不明白孟初晞为什么踢它。

小家伙也许是小时候被丢了太多次,也是敏感得很,周清梧看它这模样心疼的很,连忙对着它招手。

孟初晞也意识到了弯腰摸了摸呜呜,把它抱过来指了指周清梧的右腿:“不可以乱扑,清梧腿受伤了。”

呜呜仿佛听懂了,也嗅到了一股血腥气,当下放慢步子小心翼翼嗅了嗅周清梧的腿,绕着她呜呜低叫着。

孟初晞眼神柔和,忍不住笑道:“都长大这么多了还是呜呜叫,果然没叫错名字。它都知道心疼你,你自个儿却不知道心疼自己。”

瞥了周清梧一眼,孟初晞过去直接把人抱了起来放到院子里的椅子上坐着。

又赶紧进屋去把上次包扎没用的布条还有伤药拿了出来。看着手里的药,孟初晞又皱紧了眉,想着那个地方不干净,止血的布也是衣服上的,把东西放下有急急忙忙去了趟刘婶家。

刘婶不在家只有她儿媳妇金玉儿在,孟初晞向她借了一碗白酒,又匆忙回来了。

看着她手里的酒,周清梧脸色又白了几分,最初的痛意已经散了不少,可是这酒消毒的滋味可不亚于再划开一次。

孟初晞也是心口一直绷着,看着她脸色发白咬着唇的样子,张口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

把撕破的衣服往上挽,再把布条解下来,孟初晞动作十分小心翼翼,生怕凝固的血渍粘在布上扯痛了她。

她没能保护好她,有些痛苦也没法避免,所以只能尽可能的减少二次伤害。缠了两圈的布条解得异常缓慢,周清梧都看到她才干了的额头又浮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伸手又替她擦了擦,在孟初晞抬头时周清梧比划道:不疼的,你别这么紧张。

最后一点布终于顺利解下来,孟初晞抬眸看了她一眼,又低头不冷不淡地嘀咕:“痛得又不是我,我紧张什么。”

孟初晞嘴里这么说着,但是手端起酒时,往前靠了几次都没下得了手倒上去,到最后手都开始哆嗦。

周清梧心里那一点暖意也变成了酸涩,她并不喜欢孟初晞因为她这个样子,让她觉得罪恶又无力,说是自己保护了她,但是最终反而是孟初晞受累又难过。

她沉默了一会儿,弯腰伸手直接接过孟初晞手里的酒顺着伤口处倒了下去,烈酒倒上去犹如利齿撕咬伤口,周清梧手中碗都没拿稳,左手捏着椅子右手抓在了自己的腿,弓着身子直抽气。

孟初晞手足无措,赶紧抱着她,嘴里话转了转只恨恨吐出两个字:“混蛋!”

把酒渍擦干净,又把药粉撒上去,趁着痛意还没散去,赶紧给她包扎伤口,孟初晞吸了吸鼻子,不想和周清梧说话。

只有呜呜在那有些担心地叫唤,舔着周清梧的手。

周清梧整个人虚脱了一般坐在椅子上,只是神色间有些担心地看着孟初晞,那脸色白得像纸。

孟初晞把东西收拾好一声不吭回了屋,随后又弯腰把人抱了回去,放在床边。

周清梧知道她气自己动手,可是她实在不想孟初晞受煎熬,不如速战速决。可是做完了又忐忑,目光几乎黏着孟初晞转。

看她转身打开衣柜翻找着,随后拿了一套裙裳和衣裤过来,就站在她面前一句话不说,当下还没反应过来。

孟初晞眸子往下一瞥,拿了裤子道:“脱了。”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热门: 成化十四年(成化十四年原著小说) 这重生好像带BUG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史上第一密探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Ⅵ 听说权相想从良 穿进Alpha高中变O了 第13个小时 死亡回旋[无限] 二律背反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