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念头一旦开始,一切都像在佐证她的想法,孟初晞送给她的花,周清梧找了一个陶罐用水养了起来,那么一束花儿,看得她心里如糖似蜜,可是想到这种情愫的由来,苦涩又涌了上来,甚至带给周清梧的是难以排遣的恐惧,这怎么可以呢。

孟初晞对她这么好,她竟然因为这份好产生那种违背伦常的感情,这对毫不知情的孟初晞而言,是一种亵渎和侮辱。

周清梧愣愣看着花,红色的映山红放在水里依旧生机勃勃,娇艳得很,满眼都是热烈。

孟初晞出来就见她在那发呆,伸手在她眼前挥动了几下:“怎么在发呆,自从回来你就不对劲了。”

周清梧回过神,慌忙摇头,眼神也有些躲闪:我没事,有些累了。

孟初晞蹙了下眉,其他理由她倒是还能信,但是累,却不是周清梧会说的话。

她思来想起,回来时还这么开心呢,怎么才一下午就这样了。她看了看她的小腹,温声道:“是不是肚子不舒服了?我再给你泡点红糖姜茶。”

周清梧拉住她摇头:真没事,就是想到一些事有些低落。

一些事?孟初晞想可能是见了周安儿,所以勾起了她一些不好的回忆?把花放在桌上,孟初晞催促她去洗漱:“好,我不多问了,先去洗吧,今天早些歇息,把那些不开心的都忘了。”

周清梧乖巧地点头,回头时看了孟初晞一眼,随后垂下眼帘,无力地叹了口气。

孟初晞余光一直瞥着她,有些忧心,却又有些不知所措。这是头一次,她能感觉到周清梧不想告诉她心里的事,这到底是怎么了呢。

夜里两人都有心事,各自安静地睡着,春日的夜晚热闹极了,蛙声一片,落在静谧的夜里别有一番滋味,这是孟初晞在都市中听不到的奏乐。

脑海里乱纷纷的东西太多了,她最近睡眠又不好了,入睡但是很快但是总是一夜光怪陆离的梦境。在梦里分明十分清晰的情景,等她醒来就只留下那残留的感觉,丝毫想不起来做了什么梦,扰得她颇为不安宁。

这些她没和周清梧说,小姑娘对她颇为紧张,平日里咳嗽喷嚏她都生怕她哪里不舒服,如果和她提了,又要惹得她忧心。想到这,有关周清梧的那一丝忧虑又冒了出来,她看了看身边的人,双目微阖呼吸均匀,竟是睡着了。

伸手替她把被子压了压,孟初晞缓缓吐出一口气,也闭上了眼睛,最后在胡思乱想中睡着了。

良久后身边的小姑娘睁开了眼,今夜月色很好,屋内隐约的光线足以让周清梧看清孟初晞的睡颜。现下她看孟初晞,样貌分明没有任何变化,但感觉却截然不同了。

纵然是睡着了的人,没有那让她心动的笑,也没有让她着迷的宠溺和温暖,但是一呼一吸都在抓着她的心,深深吸引她。

忍不住悄悄靠近,她吐出的温软气息都抚在了周清梧脸上,让她惊慌失措,连忙别开头,悄悄躺下去,抓紧被子呼吸急促胸口起伏。她想干什么呢,混账!她真的混账,不能乱想,不该乱想,那是姐姐,是姐姐。

这几天孟初晞很犯愁,家里的小姑娘不知道到底怎么了,总是时不时发呆,尤其是爱看着她发呆。被她抓包后会好一些,旦是没过一会儿就故态复萌,原本孟初晞之前还能劝自己可能是生理期原因,但是现下明显是有心事。

之前孟初晞虽然担心,但想着十六岁的女孩子有一些自己的心思也没事,但是现在她有些坐不住了。吃完饭后,她拉着周清梧坐在院子里的木桌边,颇为正色道:“这几天你一直不对劲,总是心神不宁,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着那熟悉的手势出来,孟初晞头一次打断了她的话:“清梧,我担心你。”

周清梧看着眼前眉宇间带着愁绪的孟初晞,那双琥珀色眸子里依旧时她喜欢的温柔,但却因为她又添了焦虑。

她鼻子发酸,一股懊悔和委屈猛然冲上心头,又被她强行压住。她不该这样子,偷偷觊觎孟初晞就罢了,还在这自己悲春伤秋惹她难受,她低下头双手绞住衣角,指节都有些发白。

良久她才抬手对着孟初晞比划:如果你没想起家,你会嫁人吗?

问完周清梧似乎又懊悔了,她问的这是什么问题呢。周清梧低下根本不敢看孟初晞,却是忍耐半晌没听到孟初晞的声音,又抬起头看着孟初晞,神色间急切和不安溢于言表。

孟初晞完全没有预设过她会问这种问题,嫁人?这两个字离她太遥远了,她想都没想过。这个时代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太奢侈了,作为女人能够选择自己的婚姻都是奢望。她在那个时代活了二十多年,思想上和这里的人还是天差地别的,纵然她现在在这个时代里努力活着,可是她却没真正把自己一辈子计划在这里。

她有些茫然地看了眼周清梧,自从她发现来到这个时代,她唯一的念想就是把周清梧养得好好的,哪里想过嫁人。

这种茫然很快就被她敛了下来,她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是眼下她不可能去想嫁人的事。

没有一口否决,也没有避开,孟初晞很实诚地告诉了周清梧她的想法:“嫁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许由于环境的原因每个女孩子都会在合适的年纪嫁人,但是清梧,这不是必须的。如果没有遇到值得托付的人,哪怕一直一个人,只要能够自食其力,不嫁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懂我的意思吗?”

周清梧把她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听了进去,她心里蓦然有些急切:那我也可以不嫁人吗?

孟初晞有些诧异,她有些担心因为自己的原因扼杀了周清梧的选择,沉吟片刻后,认真道:“清梧没有什么是必须的,但是人生不应该给自己下结论,嫁还是不嫁,不是能不能,该不该,而是你愿不愿。如果遇到了你愿意陪伴一生的人,为什么让自己不嫁呢?”

这个回答并没有让周清梧心安,可是她却也明白自己这样的想法太自私了,她不应该奢望孟初晞给出她想要的答案。想到这,周清梧抬头看着她,神色间颇为认真:我明白,但是我想,也喜欢一辈子陪着你,无论你做什么选择。

这样的话语太重了,孟初晞看着周清梧竟然一时间没说出话来,心里翻江倒海。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在限制了周清梧的选择。

她站起身起来走了几步,然后俯下身一双眸子直直看着周清梧:“清梧,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接触的人太少了,待你好的人你还没遇到多少。我现在并不是要否决你的这个念头,只是想告诉你,你还小,不要这么早把自己束缚住,也许你以后还会遇到一个能够让你说出那句话的人,好吗?”

小姑娘不会说话,她没打手势,只是同样看着孟初晞,眼神中那一丝沉郁并没有因为孟初晞的话而散去,反而更添了浓重的苦涩。

孟初晞觉得心口发闷,她不知道她说错了什么,嘴唇嚅嗫了几下,脑海里快速思考着周清梧的难受起源于什么,她隐约察觉到是因为自己,却不知道到底是谁因为什么。

孟初晞眼神垂下来,也沉默了下来,周清梧看到她这样,心口一股尖锐的痛意刺得她立刻回了神,她不应该让孟初晞因为自己露出这神态。

她猛然站起身,孟初晞诧异地抬头看着她。周清梧伸手比划:我知道的,我只是看到周安儿后想到你有一天也要有自己的家,我就难受。

这话是真也是假,孟初晞看着已经快要哭出来的人,叹了口气,在她眼角轻轻擦了擦:“你对我多一点信心,我不会丢下你的,我现在也没有嫁人的打算,不要哭了。”

怎么这么没安全感呢,孟初晞心酸又无奈,把她轻轻抱在怀里,她已经见不得她哭了。

这折腾了两人几天的事好像就此翻篇了,但是孟初晞还是觉得周清梧和以前不同了。哪里不同呢?依旧这么体贴乖巧,一逗就脸红,可是却似乎没有以前那么亲近她了。

孟初晞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敏感了,但是却是有些失落的。为了放松一下自己,也想让小姑娘换个心情,孟初晞想到那从山谷中汇聚而下的溪水,心里有了计较。

清明笋根根,谷雨竖成林,这时候春笋都已经出土了。不过孟初晞看中的不是春笋,而是另一种更加精细的美味,水竹笋。

周家村那一条河上游是一条沟涧,自两座山底穿过,孕育了一片水竹。水竹细而密集,春天到了后在水竹下面就会密密生出拇指大小的水竹笋,鲜嫩的很。

早上吃过饭,孟初晞对着正在喂鸡的周清梧道:“清梧,今天上山去吧,带你去采笋。”

周清梧抬起头有些诧异:挖春笋吗?

孟初晞摇头笑道:“不是挖,是采,去了就知道了。”

当两个人站在一片水竹面前时,周清梧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是采笋了。这种纤细的水竹下面,到处都是它的小笋,这些天天气好,笋得很快,这一批小笋采了后很快又能再长一批。

周清梧知道这个,以前她也会采一些拿回去晒干,晒干的笋丝可以长时间储存,在其他时节也是一道好菜,尤其是没粮食时就指着它过活了。如果有多的拿去卖也是很好的,价格还过得去。

这些日子她心思深,都忘记已经是水竹笋出土的季节了。

到底是勤奋惯了,而且她还记着孟初晞说的要攒银子做生意,这水竹晒得丝也是一批好货物,于是心里那一丝儿女情长的苦涩早就被压在心里,周清梧比划着:可以采回去晒干,拿去卖野货。

终于在她眼里看到之前熟悉的笑,孟初晞点了点头,两人卷起袖子,直接上手采笋。

水竹笋嫩得很,只需要伸手揪住用力拔就可以了,完全用不上其他工具,而且这一片长势喜人,两个人背着筐在密林中寻找,不一会儿每个人都采了半筐了。

这一片小水竹林都是斜坡,不大好走路,而且有人来这砍了柴火,留下了不少尖锐的竹桩子。

孟初晞伸手抓着竹子,不放心地叮嘱周清梧:“清梧你走慢点,别被绊倒了,不要踩到这些尖尖了。”

周清梧看她扭着头和自己说话,连忙指着前面示意她看路,孟初晞这才转头继续往前走。

河边的土壤潮湿松散,孟初晞往前走时要上一个陡坡,她抬脚踩在了一块石头上,那石头看起来平整而且埋在了土里,孟初晞没怎么在意,踩稳后转身准备伸手拉一下周清梧,变故也就在这一瞬间发生。

脚下的泥土一松石头直接被踩翻,孟初晞身体一下就失去了平衡,她赶紧缩回要拉周清梧的手,急忙喊了一声:“让开!”

周清梧却是瞳孔放大,眼里只有孟初晞失去平衡要摔下来的模样,哪里听得到话。

她顾不得另一只手还抓着竹子维持平衡,直接双手张开想要去接孟初晞。

这么一个人再怎么轻从高处栽下来,又是这么一个陡坡,下面人根本不可能接得住,看着周清梧背后地上尖锐的竹桩和她接的动作,孟初晞脊背瞬间发凉!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热门: 母亲的女儿 逼受成攻[快穿] 全修真界都想抢我家崽儿 阶下臣 择天记 太阳黑点 西班牙披肩之谜 修罗杀道 大河深处 退休后我成了渣攻他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