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村子里的生活十分简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在村子里并没有许多相交甚欢的两人更是平淡简单,但是这种生活却因为有了彼此相伴而添了许多幸福。

蚕种已经顺利出蚕了,孟初晞会在早上去采桑叶然后放在屋内控干。

“喂蚕的桑叶不能湿,也不能晒太热,不然蚕吃了会生病。”孟初晞边整理这采回来的嫩叶边和周清梧解释道。

周清梧点了点头,她取了切桑叶的刀,把桑叶切成丝,这种事她做的比孟初晞好多了,于是两个人各司其职,孟初晞拿着粗筛把桑叶筛匀,这样的桑叶最适合刚出的蚕吃。

叶子喂得好了,这蚕可是见风长,一天一个样。

清明已经过了,孟初晞陪着周清梧去山上祭拜了她爹娘。两座简单的土坟却隔绝了周清梧此前所有的幸福和亲情。周清梧并没哭,神色出乎意料的平静,甚至看着身边的孟初晞还带着一丝笑,她觉得爹娘也会替她开心的。

周清梧不能说话,孟初晞也很安静,只是在两人烧完香离开前低声说了一句:“伯父伯母,我会照顾好清梧的。”

一句话让周清梧心里说不出的动容欢喜,却又有些不敢奢望的惶恐。

清明后的秧苗已经把秧田那一块染成了碧绿色,四周尽显生机。地里的禾苗也已经长了两三寸高了,等到五月底,早一些的都可以准备移栽了。

山上各色野花开的分外烂漫,最夺人眼球的当属映山红和继木花了,一簇簇映山红,粉红色的花朵从灌木从中生出来,完全不需要呼朋引伴自成一处风景。也有的矮一些的成片拥簇在一起,一团团粉霞一般,偶尔还有颜色格外艳丽的大红色映山红,硬是从一片红中独树一帜,格外耀人。

今天周清梧没有出来,她月事来了,虽说调理后好了许多,不再疼得那般吓人,但是总是不舒服的。孟初晞要来地里巡视,看看水田漏不漏水,就没有让她来。

把缺了的田埂拢一拢,孟初晞又蹲下身在稻田旁边的水沟里看了看,不出她所料,里面有很多泥鳅,看得她心里暗自心喜。等到插完秧,稻子开花了,就可以捉泥鳅了。

抬头发现山壁上有一簇映山红开的格外艳丽,尤其是有几株很漂亮,孟初晞不由的有些意动。想了想,她把锄头放下来,慢慢从山坡上往那边爬。山壁有些陡峭,但好在不高,而且灌木丛生,很好借力,凭着这身体的身手,她还是爬了上去。

孟初晞左手抓住一棵灌木稳住身体,右手就去折她看中的花。成功把花采到手,孟初晞甩了甩左手,轻轻嘶了一声,没留心抓到了一根刺,似乎扎手指里了。

不过孟初晞看了看手里的花,又笑了起来,挺好看的,周清梧应该会喜欢。从上面下来后她看了看山上,索性拿了锄头顺着小路上了山。

这山上灌木多,而现下最突出的当属映山红和继木花,选着开的好的孟初晞折了一些,仔细摆弄,又寻了些生的好看的草搭配了下,别说这么一整理还挺漂亮的。

正准备再找一下小野花点缀一下,孟初晞突然嗅到了熟悉的香味,这是兰花?她闻着味到处搜寻,最终在灌木林看到了一株兰花草,手指一拨,那四五朵兰花开的正好,黄绿色的花瓣舒展开来,露出里面微卷起的紫色花舌,这股香近在眼前,馥郁芬芳,却是一股幽香,叫人忍不住想多嗅一嗅,丝毫不觉得浓烈。

这是春兰,孟初晞忍不住觉得欢喜,她最爱兰花,没有之一。尤其是这种花朵简单丝毫没有艳丽色彩的野兰花,小心把土掘开,连着圆滚滚的根茎,孟初晞小心翼翼把兰花草挖了出来。

兰花娇贵,兰花草易活但是移栽后想要明年继续开花,可要仔细了。想着前几日村里姑娘们头上带着的兰花,在河边嬉笑交谈,言语间颇为高兴自得,当时周清梧还说好香呢。

闻了闻兰花带来的幽香,孟初晞抿嘴微笑,最后带着春兰还有那一束野花回了家。

路上她遇到了柳家嫂子,在她身边一个挽着妇人发髻的年轻女子。她身上衣衫颇为精致,绸缎做的裙裳,银丝绣线,很华贵,而且身后还有两个随从的丫鬟,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而且貌也漂亮,峨眉琼首,肤如凝脂。

略微一愣,孟初晞便猜到了对方应该就是村里人经常提起的周安儿,也就是村长家的女儿,据说嫁给了江阴县的大户人家,颇为显贵。

她在看周安儿时,对方也在打量她。今年过年因为夫家出了一些事她没来得及回来省亲,拖到这时候才回了村。

回到周家村她听的最多的除了别人对她的奉承讨好,就是关于周家那个小哑巴捡了一个女人了的事。听说那人生除了生的极漂亮,而且也非常能干,她有些好奇这才和柳家嫂子聊着往这里来了。

她看着眼前的人穿着一身浅青色窄袖衣衫,样子简单朴素,但是纵然这么一副下地劳作时的粗衣打扮依旧遮不住她身上那种温润和娴雅,尤其是那张脸,生得过分精致。特别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面那种光彩完全没办法被遮挡,和这破旧的小山村格格不入。

但是盯着整个人看,扛着锄头,手里捏着一捧整理的颇为漂亮的野花,她出现在这里又丝毫不突兀,至少远比一身华服的自己更合适。纵然自己穿的远比她好,可是周安儿却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这种感觉在柳氏和她介绍自己身份后,对方神色毫无变化,只是微微对自己颔首后更加强烈。

分明是第一次见面,以前也毫无交集,可是周安儿莫名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她,同时很清楚她不喜欢这个女人。她明明打量过自己,可是眼神里却没有一丝村里其他人那般压都压不住的艳羡和嫉妒,更何况她弟弟还和自己说了,这来历不明的女人可怕得很,看来是欺负她弟弟了。

柳嫂子看着两个都是村里公认好看的人,比了比,眼神又在孟初晞脸上转了转,心里止不住感慨,这穿着这么一身衣服,还是遮不住那份好看。

当然她很快感觉到了周安儿眼里那一丝探寻和不悦,气氛有些尴尬。这路可不宽,周安儿既没打算走,也没打算让,孟初晞也感觉到了周安儿的敌意,但也没说什么,只是侧身让开,等她离开或者借题发挥。

柳氏对孟初晞印象也不错,当下连忙帮着解围,她一早就看到了她手里的花,还有一股沁人心脾的兰花幽香,当下笑道:“初晞你这真是好兴致,这野花被你整得怪漂亮的。”

孟初晞看了看左手的花,抿出一抹淡笑:“柳嫂子忙碌自然没心思做这些,我是闲着折腾罢了。”

“这可不是闲,是我这粗人没这巧心思,哎呦,这香味我一闻就知道这是采到兰花了,可香了。”

说着她看了看孟初晞的背筐,里面就放着一丛兰花,开的正好。

孟初晞点头:“恰好遇见了。”

她原本还想问周清梧哪去了,可是周安儿在她又不能冷落了她,而且她似乎不喜欢孟初晞,连忙道:“那就不耽搁你回去了,安儿这才从江宁府回来,很久没来看看了,我带她去转转。”柳氏说着看了眼周安儿,示意走了。

这一句从江宁府回来算是隐隐给了周安儿面子,她神色缓和了些,瞥了眼孟初晞道:“这种野花看着艳丽,却是品相不好,在村野里谁都能评论一番,上不得台面,比不得大家宅院里名贵的牡丹,芍药,华贵大气。不过这兰花倒是品性高洁,幽香宜人,就是有些糟蹋了。”

孟初晞不由有些好笑,这周安儿应该也就比周清梧大个几岁吧,这说话就这么弯弯绕绕,一点都没她家小姑娘可爱。

她把花拿起来看了看,微笑道:“野花适应山野,竞相绽放,原是它骨子里谦逊坚韧,艳丽却不招摇,不好沽名钓誉,却被人视为轻贱犹如草芥,倒是委屈了。大门宅院适合牡丹芍药争相斗艳,却难以让它们这么自由热烈,上不了台面,不过是台面太小了。”

她初初说话还是沉静如水娓娓道来,到后面越说嘴角笑意越明显,周安儿被她堵的说不出话,气得脸色发青,看到她居然还笑差点没忍住。身后的丫鬟察言观色,连忙上前几步,正要发难,孟初晞却是微退一步:“柳嫂子陪着客人吧,我先回了。”

说完,她直接从田埂下去了,身姿轻巧走了两步轻松跃回来,对着离她不到五步的小姑娘扬起笑,把花直接背在了身后。

“清梧,你怎么来了。”

周安儿自然看见了孟初晞的笑,那神情和方才判若两人,即使她心里不舒服,她也不得不承认孟初晞很漂亮。

周清梧在家等了半天没见孟初晞回来,心里有些放不下,就出来找她了,留呜呜在家看家。

远远她就看到了那一身华服的周安儿,还有被两人挡在路上的孟初晞。刚刚隔得远她没听清她们说了什么,可是直觉告诉她周安儿对孟初晞没什么好意,当下心里一急小跑着赶紧过来。

她下来后孟初晞就看见她了,周清梧看着孟初晞下了田埂一个跃身上来了,那原本平静淡漠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暖暖的笑,让周清梧急躁的心立刻就安稳了下来。她也就没心思理会旁边的周安儿,忙迎着满心满眼的人走了过去。

孟初晞见她伸手比划着问自己:没事吧。

同时眼睛还瞅了瞅她身后的两个人,意思不言而喻。

孟初晞低头轻笑,摇了摇头:“等急了吧。”

周清梧摆摆头,然后鼻子不自觉耸动,往孟初晞这嗅,这模样别提多可爱了。孟初晞越看越忍不住笑,伸手在她鼻子上捏了捏,又屈指在她额头上轻弹了一下:“干什么像个小狗崽一样?”

周清梧眯着眼瑟缩一下,随后又红了脸,颇为羞涩地比划:你身上好香,兰花香。

孟初晞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周清梧,她总是忍不住心里发软,就想宠着她,再逗逗她。

“鼻子这么灵?亏了我还想给你一个惊喜,这下都没有了。”她状似遗憾地道。

周清梧忙摇头:没有的,惊喜的。

她那双大眼睛仿佛会说话,孟初晞觉得有时候都不用看她打手势,她就能读懂她眼里的意思。于是她也没多卖关子,把藏在背后的那束野花拿了出来递给周清梧。

小姑娘看到花愣了半晌,眼睛眨了眨,右手食指动了动才比划道:给我的?

孟初晞没错过她眼里那一抹惊讶过后压不住的欢喜和不可思议,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握着花的手下意识攥紧了一下,微微移开目光看了眼脚下,这才道:“田边山上花开的很好看,我就采了一点,这么放在一起挺好看的,我就带回来给你了。”

周清梧眼里的有一抹光熠熠生辉,她接过花低头嗅了嗅,又不断打量,嘴角那一对梨涡格外明显。

不仅是孟初晞,就连后面停下脚步的周安儿和柳氏都能清晰看出周清梧周身的愉悦和开心。

周安儿因为夫家在外做生意,已经很久没回周家村了,印象中的那个哑巴分明就是一个缩在自己世界里的人,那脸上别说笑容,就连人该有的表情都很少,这让她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纵然有人告诉她小哑巴现在日子变得天翻地覆,生活得好多了,但是这个样子的女孩子,此刻她的幸福模样是她在富贵人家都没见过的,就因为那一束破野花吗?还真是可怜!

“我这都出嫁快一年了,村里还是这个样子没什么变化,周清梧你还是没学会说话,依旧是个哑巴呢。”她说得施施然,似乎很遗憾。

周清梧听得一愣,不过连看都没看她,只是瞅着孟初晞。

可是孟初晞看着小姑娘脸上笑容瞬间凝固,就这么愣看着自己,心口那冒起的刺痛感转眼就变成了难以湮灭的恼怒。可是她不想和周安儿进行无所谓的争吵,这只会给周清梧带来更多的伤害和麻烦。

于是她只是敛下眉,眸光沉凝微冷地回头瞥了她一眼:“这又如何,有些人活了一辈子也没学会说人话,我家清梧还小呢,而且挺会说话的。”说罢也不顾周安儿都快绿了的脸色,牵着周清梧径直回家去了。

柳嫂子看得目瞪口呆,心里却对孟初晞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口舌真是伶俐,而且一点都不顾忌周安儿,把她怄得要命。

周安儿咬牙切齿地,甩了袖子一点兴致都没有了,直接冷怒道:“不看了,回家去!”

被孟初晞牵着的周清梧一路上都没能压下那一对小梨涡,右手捏着那束野花,不时看看花,又瞅瞅孟初晞,心跳得飞快。

她真的没办法控制自己了,她恨不得抱着孟初晞和她表达此刻她的幸福,这种感觉太强烈了,强烈到周清梧隐约发觉到了自己似乎有些不对了。

她离不开孟初晞了,不是亲人,是那种看着就让她心跳加速的感觉,似乎曾经在书上见过,叫思慕。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热门: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正正经经谈恋爱 眼之壁 穿书后大佬们倒戈了 别相信任何人 以爱渡我 青发鬼 她符合我所有幻想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青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