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圆滚滚的饺子已经熟透了,孟初晞盛了一碗递给周清梧,然后想了想张嘴轻声哼起了生日快乐歌。

周清呆呆看着她,耳边那古怪的小曲儿听起来有些好笑,十分直白的词,奇怪的曲调,但是孟初晞声音很好听,温声细语,周清梧眼眶又有些热。

等到她唱完,周清梧抹了抹眼睛,伸手打着手势:这是我过的最特别的生辰,谢谢。

孟初晞听罢,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傻瓜,谢什么。还有啊,以后你一定都可以过个好生辰的,今年没有礼物,以后都给你补上。”

周清梧摇头,指了指孟初晞:你陪我便是最好的礼物。

她分明不能说话,可是这句话却像是在耳边响起,又撩动了孟初晞的心弦,眼里那笑意中又多了一丝温柔宠溺。

“不说啦,赶紧吃饺子。”

饺子皮擀得薄,里面馅儿料可不是摆摊的那种敷衍,肉分量足和荠菜叶子混合在一起,轻轻咬开,饺子里滚烫的汁水都能溢出来。这调制馅儿鲜嫩又有筋道,一点都不柴,荠菜那种独有的香味在口舌间萦绕,肉汁的鲜美溢满口腔,和饺子皮一起咀嚼,咸鲜味合适,真是好吃得很。

“吃慢点,馅料里我加了姜葱水,当心烫着了。”这饺子煮好可不能咬快了,不然滚烫的汤汁溅出来可是烫死人了。

周清梧吃完一个饺子,表情都有些怪,舌尖吞吐着,看来她提醒晚了。舌尖烫的生疼,随后就是有些麻木滋味真不好受。

眼看她烫的泪眼婆娑,孟初晞有些内疚,连忙放下碗筷,捏了她的下巴,有些担忧道:“我看看,烫得怎么样了?是我不好,不该放多了水,提醒慢了。”

周清梧被她凑的这么近,还是这么一个姿势,脸红的发烫,想摇头却又被孟初晞禁锢住了,那人还在让她张嘴。

“舌头吐出来,我看看。”

小姑娘羞得满脸红晕,只能矜持得探出一点软软的舌尖。果然是烫到了,粉嫩的舌头上有一处明显要红得厉害,还好没起泡。

孟初晞光顾着心疼,连忙张嘴轻轻吹了吹,凉凉的风袭过来,那可怜而羞怯的小舌瑟缩了下往回缩,却又碍于身体的听话,又停在外面,可爱到堪怜。

孟初晞目光又往上一扫,这下不仅仅是落在烫到了的舌头上,还有周清梧的脸,顿时让孟初晞身体都僵了下,她这样似乎有些太亲密了,略有些慌乱的眼神落在那一截软舌上,孟初晞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却又突兀被她止住,这动作实在是有些猥琐。

她连忙后退,别开脸叮嘱她:“不要急吃慢一些,不要再烫到了。”

周清梧点了点头,抬眸又偷偷瞅了孟初晞一眼,捧着饺子在那里安静地吃着,最后嘴角却忍不住扬了起来,莫名其妙却是忽略不了的愉悦。

天气一日暖过一日,整个小山村都活络了起来,种在院子外面的迎春花急于向人们传达春天到来的消息,叶子还没长已经开满了细碎的黄色花朵儿。

那两亩地基本都整理的差不多了,等到三月过了,水田要再用牛耙平整理好才能下稻种。这段空窗期两人也没闲着,除了挖药材,孟初晞还和周清梧一起把一些好的药株移回来,在院子里整理了一个小药圃种好。

虽然两个人日子谈不上富裕,孟初晞却觉得也要过得舒适有雅兴,家里简单整理后不但更富生活气息,而且也漂亮多了。

这不,她最近看上了一个好东西,就是柳家嫂子家里种的两棵木槿花,周家村没多少人种,孟初晞早就做了打算,去她家选着还没萌芽的枝条剪了一把回来,准备围着周清梧的小院儿进行扦插。

这个时节正是插苗的好时候,木槿花长得快,仲夏之夜,木槿荣,到了夏天就可以开花,到时候不仅是一道风景线,更是一道好菜,木槿花味道口感都很棒。

周清梧帮不了其他的,但是松土浇水是可以的。挖好土,又挑了水,孟初晞挽着袖子,露出一截莹白细腻的手腕,抬头笑道:“辛苦清梧浇水,水量要足,不等水干就要把它插进去了。”

周清梧眼神忍不住落在她那好看的小臂上,脑海里止不住想到皓腕凝霜雪的诗句,听到孟初晞的话,连忙点头收了心思又红了耳朵,在心里唾弃自己莫名其妙。

孟初晞忙着插枝条却是没发现小姑娘的异样,四十多株的枝条插进湿土里,只留枝条的二分之在外面,扦插后一定要及时浇水,在铺上稻草保持湿润,一般两个多星期就可以生根了。

忙活完孟初晞揉着腰长舒一口气:“现在种的密,等到生根了,看有没活的就得拔掉了,应该差不多刚好够种的。”

周清梧点头,看着孟初晞打着手势:你真的知道好多啊,特别厉害。

这是孟初晞听到最多的夸奖,之前还觉得难为情,可是小姑娘模样真诚不作假,逐渐把孟初晞纵容的膨胀了,现在可是堂而皇之受了下来。

村子里许多人家都开始春耕了,孟初晞和周清梧紧跟着也动作了。之前她们就整理了一块地用来育苗,菜种子她们买了不少,各种瓜果都买了一些,挑着爱吃的豆角茄子也种了不少。等夏天到了,这些蔬菜也就吃不完了,也省了两人去买

种子撒进去盖上一层土,浇一些水等到发芽都长大一点,再进行移种。

避免鸟儿啄食,孟初晞拿稻草扎了稻草人放在地里,想着逼真一些,又去做了一串竹风铃,风一吹响声悦耳。下面又挂了两个竹筒,旋转厉害了还能砰的一声,响亮的很。

附近也在种地的杨家湾村民见了,惊奇得很。杨首义地卖给了邻村小姑娘的事他早就知道,这段时间在地里总能遇到他们,别看两个丫头小,做起事来有模有样,这个小玩意儿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小姑娘,你这玩意儿怎么做的,能不能给我看看。”这山村里人与周边的动物并存,大多时候互不干扰,但是每年粮食开始长的时候,这鸟雀就是让他们头疼的东西,种子不留神就要被叼出来吃了,时不时得撵一次。稻草人不动,有些鸟儿精明的很,吓不住,这个东西他觉得还不错。

周清梧听得一愣,抬头看孟初晞。孟初晞反应过来,指了指冲那人笑:“我随便做的,你过来看便是。”

他过来仔细看了看,呵呵笑道:“你们这手真是巧,这也能想出来,赶明儿我也做几个,赶赶雀儿。”

到后来,孟初晞两人去发现周围叮叮当当一片响,竟不止那一户人家的田地,周边都装了一片,这风一吹热闹的很。

这孟初晞都看呆了,周清梧却是笑得乐不可支,对着孟初晞比了个大拇指。

对于两个人种地这件事,村子人难免会谈到,言语之间具是觉得这地要被糟蹋了。孟初晞深知她和周清梧经验不足,也会虚心请教刘婶,而且就理论方面孟初晞涉猎的可不少,尤其是沤肥这一块儿。

也不知是地好还是老天爷赏饭吃,她们种子种的粗糙,但是发芽率高,长势还特别好,基本是一天一个样。

现下已经是三月了,地里的禾苗只等着在大些就可以移栽了,这时候两人也就闲了下来。

三月份,新一轮的采蘑菇时节就要到了,村子里桃树已经吐了花苞,还有些三三两两伸出路沿争相斗艳。整个周家村最多的果树就是杏和桃,这冬日里枯槁的山村先是覆盖了一层嫩绿,如今又要开始增添别得颜色了。

山上许多珍品在这个季节里稍纵即逝,从小那山里长大,又喜欢研修植物学的孟初晞了解的格外清楚。

家里过年时熏的肉味道已经好极了,这种独特的风味需要更好的食材去搭配,而周家村山里的刺龙苞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出芽了,之前上山她就看到了好几颗刺龙苞树。这次上山孟初晞就赶早去看看,估计一下什么时候可以去采。

这个春天天气很好,雨水更是充足,因此山上的蘑菇也都争相出土了。还未到清明时节,蘑菇并不旺盛,但是依旧吸引了大批人上山。

三月桃花蕈又是新一轮的诱惑,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稀罕的东西要出来了,羊肚菌。

以前还在上小学的孟初晞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帮着爷爷去捡羊肚菌,因为可以卖一个好价钱。只是那时候她觉得羊肚菌长得有些丑,当地人又喜欢叫它蛇头菇,说是卖了当药材,她一直以为有毒不能吃,以至于孟初晞后来上大学了才知道羊肚菌是一道美食。

来到千年前的小村庄,孟初晞一定要尝尝。

一早上孟初晞就和周清梧一起准备上山了,不过孟初晞阻止了周清梧往山林中走,而是指着村子下面那一片河谷道:“清梧,我们去那里找一下。”

周清梧一愣:那里没有蕈菇的。

那个地方满是绿草,旁边生长的都是泡桐树那一类的高大乔木,阳光都能照到那,基本不可能有那些蘑菇的。

孟初晞大概明白知道周清梧不熟悉羊肚菌,于是故作神秘道:“我要找的那种就喜欢长在那种地方,山上可没有。”

周清梧有些迷茫:什么菇?

孟初晞卖了个关子:“等找到了我就告诉你,我还没在这寻过不知道有没有。不过真的很好吃,要是找到了我就让你尝尝。据说宫里它还是御宴上才有的。”

周清梧又好奇又惊讶,如果真的这么珍贵村子里怎么没见人去那里找过啊。

孟初晞带着她下了地坪,在那一片平坦的草地上找着。周清梧不知道该找什么,跟在孟初晞身后看着,两人翻了这一块地方依旧是一无所获。

孟初晞低头喃喃自语:“这里难道没有吗?可是感觉应该是会长的。”

她说着目光四处搜寻,准备再往下去看看,从小路下去后,孟初晞先看了眼这坝上,眸子倏然一亮:“找到了!”

周清梧心里也是一喜,目光顺着孟初晞的手伸过去的地方看着,那一丛绿草中赫然长着一株黄色的东西,模样坑坑洼洼,的确很像羊肚子模样。

这东西她也认识,往日里村里人见了都不理会,说是有毒。主要是这菌子长的有些丑,看起来跟蛇头似的,村里有人说不能乱碰,会中毒,所以周家村的村民从不会捡这东西。

看着孟初晞特别开心地举着这东西,她都有些急,连忙从她手中把菌子接过来丢掉了,又拿衣服给她擦手:不能碰,有毒。

孟初晞失笑,解释道:“没有毒的,这叫羊肚菌,是菌子中数一数二的珍品,用来煲汤,炒着吃都是一绝,寻常人家想都想不到。”

周清梧还是很怀疑:村里人说有毒,不能吃。

孟初晞弯腰把它捡起来,“大概是被它这模样误导了,别看它长得奇怪,真的很好吃,而且营养价值很高,对蘑菇我从不敢捡我不认识的,这个羊肚菌真的可以吃,不用担心。”

被孟初晞这么一说,周清梧才放下心,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刚刚我太鲁莽了。

孟初晞眉眼带笑,掐了下她的脸颊:“道歉做什么,我知道清梧是担心我。”

知道了羊肚菌可以吃,周清梧也来劲了,而且从孟初晞字里行间她也发现她很喜欢这个,于是埋头仔细搜寻。羊肚菌早生长在通风良好的潮湿地方,所以往往长在沟渠地坪,浅坡上,而且不能少了那些落叶乔木给它遮阳,因此泡桐树周围经常见到,榆树,杨柳附近也有。

这一片地方无人去采,菌种残留的好,不一会儿两人就发了十几株,有的个头大的很,黄灿灿的,小些的还是灰褐色的,以往觉得它可怖,现下得知可以吃,周清梧又觉得挺顺眼的。

两人在这一片草木林地里翻了个遍,几乎村子附近可能长得地方都搜寻了一遍,筐里装了足有四五斤重了。

孟初晞看得爱不释手,可惜江阴这地方还不兴吃这东西,不然可以卖个好价钱,当然能留着也不错。

“这羊肚菌可以晒干储存,需要时拿水泡发就可以,味道一点都不会损。我们可以吃一点,再留一些。”

周清梧见她开心,嘴角也扬起了笑:好。

这边找过了,两人就往山上去了,这时候茅草菇可是又出来了,家里又能再添一些收入了。无论什么蘑菇,马尾松林里都是它们最适宜的萌发地。

只不过捡蘑菇是个经验活,往年多的地方大概率会有,这一方面周清梧远盛于孟初晞。但是捡野蘑菇还有一项更重要,就是判断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这春雨后,林子里各种蘑菇都从土中争先恐后冒了出来,那种色彩艳丽,或者体型硕大的蘑菇最是多,每每看得让人扼腕。

这不,走了一路只有周清梧捡到了两株绿豆菇,这种菌子纹路清晰,表面呈青绿色,是最常见的可食用蘑菇。

周清梧并不气馁,这时节并不是野蘑菇的生长旺季,等到清明后一场雨就是一场蘑菇雨。

周清梧认识的野蘑菇种类并不多,早年她饿急了也会逼得采一些不认识的,还中过几次毒,但是有孟初晞在,那些拿不准的她都不敢要。

她认识的除了绿豆菇,还有芝麻菇,这种蘑菇伞柄高挑,上面生着黑点点就像芝麻一样,还有就是牛肝菌,鸡枞菌。

她这找着眼睛就瞅见了一株不小的芝麻菇,孟初晞显然也认识,上前快速捡了起来,叹了口气:“不容易啊。”

周清梧失笑,抬手比划:累了吗?

孟初晞摇了摇头:“没事,虽然辛苦,但是和你一起上山开心的很,也就不觉得多累了。”

周清梧脸皮薄,当下有些羞涩地扭开头,继续往前走。孟初晞忍俊不禁,那厢走在前面的周清梧却挥了挥手,有些兴奋地比划:这有一株。

孟初晞连忙跟过去,只见周清梧站的地上是个高坎儿,下面一个小斜坡,上面有一节枯树根,在上面一团米白色的东西,仔细一看,细小的分支密密团在一起,很大一颗,像花椰菜一样。基部向上分叉,多次分枝,成丛,顶端呈指状丛集,因子实体呈珊瑚状、扫帚状,以形似扫把得名扫把菇、珊瑚菌。这是看到这东西时孟初晞脑海里浮现出的东西。

“好大一把扫帚。”孟初晞回过神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热门: 诡案罪6 [综]直播退休大佬养刀日常 择偶标准[穿书] 我作天作地,全世界却都喜欢我[快穿] 每天都有妖精扒我家门口 ABO灰小子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Ⅵ 逃婚后被总裁收留了 王爷在上 狱门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