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闹腾的醉鬼在乱了周清梧的心后就趴下来睡觉了,屠苏酒不烈周清梧看她喜欢而且喝的也不多就没拦,哪里知道她酒量这么浅喝了两杯就醉了。

周清梧把热水打好想叫醒她洗了去睡,但是孟初晞非嚷嚷着守岁,喝醉了的人不讲道理,哪里拽的动。又怕她着凉,周清梧无奈把席子拿出来铺在她旁边,又垫了被褥让她坐在上面,搭着被子就这么歪在桌子上睡着。

碳火一直在燃,屋内安逸温暖,周清梧也坐在旁边就看着她,嘴角勾着一抹淡笑。睡梦中的人吧唧了下嘴巴,脸色酡红,周清梧忍不住也戳了戳她的脸,不堪其扰的孟初晞孩子气皱紧了脸,喃喃说了句:“阿姐,别闹。”

阿姐?周清梧手指顿时一僵,良久她缓缓收回手,眼里的笑已经被一股阴云遮住了。她无声叹了口气,替孟初晞掖了掖被子,依旧安静看着她,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

孟初晞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睁开眼睛时自己已经睡在了床上,伸手揉了揉发疼的脑袋,孟初晞撑着坐起来却又被冷气激得缩了回去,而房间门此时也打开了,周清梧手里端了一碗汤走了进来。

看到小姑娘进来了,昨晚断片的记忆开始零星涌入脑内,自己捧着她的脸,又摸又掐,还……还亲了一口。

她啊了一声埋进了被窝里,一脸的生无可恋。周清梧有些愣,随后失笑拍了拍被子。孟初晞探出头看了她一眼,脸都红了,支吾道:“昨夜我喝多了,我……”

周清梧眼神微闪了下,最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伸手比划:嗯,喝多了,不肯回去睡。来,起来喝点汤。

周清梧没提她做过的糗事,孟初晞松了口气,从被窝里爬出来,只是心里止不住懊恼,自己酒品这么差吗?难道就是看人家可爱就对人家又亲又抱。

周清梧看着她那纠结的模样,心里暗自发笑却又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去柜子里把给她做的新夹袄拿了出来,周清梧示意她穿上。

一心只想着自己丢人了的孟初晞这才发现周清梧也换上了新衣服,布料是新买的,临近过年为了赶这两身新衣服,周清梧费了不少神。

黛蓝色的衣衫配着里面的麻布襦裙,比往日里上山劳作的麻布短衣要繁杂的多,却是十足衬出了女儿家纤细的身姿。

孟初晞当下忍不住打量着,夸赞道:“清梧穿这身当真好看。”

周清梧眼里有些许羞意,又指了指拿出来的衣服:你先试试,合不合身。

孟初晞笑着应了,起身把衣服穿好。她这一身基本都是周清梧亲手做的,她针线活很好,衣服尺寸尤为合身,穿上夹衣后再穿上新做的外裳,那股起床的寒意也就被驱散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布料和周清梧的是一样的,不过显然这衣服做的比给她自己的那身细致,在领口和袖口处周清梧还绣了花纹。

孟初晞这是头一次见到身边人一针一线绣出来的花纹,针脚细致均匀,漂亮的很,让她颇为惊喜地摸了又摸:“好漂亮的绣活,清梧你的手好巧。”

周清梧替她把歪了的领口理好,笑容腼腆而欢喜:你喜欢就好。

孟初晞摸着衣服稀罕得很,却又不满抱怨:“你又厚此薄彼,给我的又是加厚又是绣花,你自己的怎么就这么素净?”

周清梧伸手指了指她,解释得一本正经:你好看,衣服也要做好看些,才配你。

没料到是这个解释,孟初晞有些想笑,捏了捏她的脸蛋儿:“清梧也好看啊,也要配好些的衣裳。”说罢她想了想:“不过都是你做的,要你再绣花还是你受累,以后不可以偏心,听见没有?”

周清梧乖巧应了,每次都是这样答应的快,可还是屡禁不止。而见孟初晞似乎没有要提及昨晚呓语叫的阿姐,周清梧犹豫了一下,也就没提,那些未知的结果,她现下真的不敢主动提及。

昨夜雪就已经停了,屋外一片雪白,目之所及皆是苍茫一片,远处山林积雪覆盖,银装素裹,漂亮的犹如仙境。

大年初一清晨还未有人走过,小路上仅有积雪上印上了梅花和竹叶样的脚印。雪过后冷意更盛,孟初晞跺了跺脚,热汤喝下去身上暖和了,可是手脚还有些冷,转头看到从屋檐上垂挂下来的巨大冰锥子,惊喜得呀了一声:“清梧,这冰棱子好大好长。”

周清梧探头看了,嘴角勾起笑:昨夜烤火,积雪化了。

孟初晞一看果然是这样,这冰棱子从屋檐垂下比足有一米多,锋利犹如宝剑一般,这可是以往孟初晞少见的景象。

冬天虽然冷,但是山村中的景色却是美不胜收。初一按照惯例是要去拜年的,但是两个人举目无亲,唯一走的近的也就刘婶家了,所以别人过年后的辛苦忙碌在她们两这轻松多了。

寒冬腊月,人也惫懒,这场雪化了三四日才彻底消融。对于周家村村民而言,这场雪来的好极了。严寒天气冻死了不少虫子,雪水融化后又提前给地灌溉了一番。

农忙人家不比镇上县里热闹悠闲,周清梧她们正月里也就元宵那日去逛了次庙会,其他时候都在专门准备春耕了。

下在外面的小陷阱许久没动静,大雪过后孟初晞去查看却有了意外之喜,没猎住兔子,却是抓到了一只个头不小的黄鼠狼。

这东西也是村里人深恶痛绝的,每年都会有黄鼠狼进村子偷鸡,一不留神损失就惨重了。孟初晞倒是有些怕这些东西,不过她们几天没查看,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

黄鼠狼身形细长,肉并不多。在民间传说中形象都不好,猎户通常不会专门猎它,但是虽说不吃黄鼠狼,它的皮毛却是很有用,镇上有人专门收皮子,价钱还不错。

趁着去卖皮子,两人把预备要种的种子也都买了回来,这一亩田得两升稻种。除了稻种还有一些蔬菜种子也得备着了,等到二三月份春种时候,她们要忙活一段时间了。

冬天过去的迅速,很快这天就一日暖过一日了,河边冰雪散去枯草中那零星的绿意竟然是一日盛过一日。

站在门口院子里,孟初晞发现对岸的柳树不知什么也开始吐芽孢了,转头她对着周清梧感慨道:“时间过得好快啊清梧,这柳树都要发芽了。”

周清梧笑了起来,这人最近窝在家里鼓捣着修整自家的院子,都忘记时间了,一月已经过去啦,这二月草长莺飞,迎春花都开了,柳树可不得要发芽了。

孟初晞看她比划,也是失笑:“是啊都二月了,春天到了。再过一段时间天气暖和了,那菜籽就可以撒下去了。葵菜耐寒可以先种,我们两个人如果不卖留着吃,都种一点就够了。”

周清梧点了点头,她从屋里拿了柴刀,指了指外面:天气很好,我们去砍些柴,让它晒着。

她们已经有段时间没上山了,家里柴火剩的不多了,的确是要去准备了。

家里有两把刀,有一把周清梧套了一个长竿子,这种柴刀可以用来砍松树枝,这也是劳动人民的智慧,不然砍了树可以用的柴火也就越来越少了。

这种艳阳高照的天气,两人袄子不必再穿了,阳光落在身上暖洋洋的。周清梧年纪小干起事却麻利的很,两人一个砍松枝一个砍灌木配合的很好。

忙活了一上午,周清梧怕累着孟初晞,看了看堆放好的柴火,示意孟初晞够了。

这附近山林众多,这些柴还湿着,堆放在这一般没有人会动,但是等到干了就要及时搬回去了。

拿出怀里的帕子递给孟初晞:擦擦。

孟初晞脸颊上都是运动后的红晕,额头也是一层薄汗,看着小姑娘这么体贴,她玩心一起,探着头眯着眼睛伸到她跟前,温润漂亮的脸上竟是一种无赖的感觉。这意思很分明,让周清梧给她擦。

小姑娘手指紧了紧,耳朵根子立刻红了,眸子瞧了瞧她,脸上满是扭捏羞涩。可是虽说这般,但最后她还是小心替孟初晞把额头脖颈处的汗都小心擦干净了。

孟初晞莫名觉得她这小模样可爱到让她心痒痒,伸手又揉了把小姑娘的脸蛋儿:“我们清梧怎么这么贤惠啊。”

这贤惠可把周清梧羞很了,扭了头跺了脚不理会这坏心眼儿的人。转过去的她看不见孟初晞的表情,但那温柔悦耳的笑意却是藏不住。

不想让她继续笑话自己,周清梧伸手比划道:我们挖野菜去。

这个时节的野菜嫩而且种类多,如今家里有一些荤油和调味品,做的好的野菜味道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个时节的野韭菜,荠菜,鸭脚掌,都是很好的野菜。

周清梧往年拮据时基本靠野菜度日,对野菜如数家珍,哪里长得好,哪里多,她摸得一清二楚。从山上下去,穿过一条小河沟,那片山上野菜很多。

一早就做好了打算,所以周清梧带了小锄头和背篓,春日里的小溪也是生机勃勃,一路蜿蜒汇入他们村那天大河里。

小溪不深但是挺宽广里面有几块露出来的石头,周清梧比划道:你等会儿,我先过。

孟初晞还没来得及阻拦,小姑娘已经踩上了一个石头,试探着往前走。这些石头就随意放在水里的,稳不稳当没人知道,周清梧一个个试过去,小心过了河,对着孟初晞招手。

孟初晞原本觉得有些胆怯,但是这个身体平衡能力远比自己强,脚下晃动几下完全没问题,倒是自己摇晃了几下把小姑娘吓得紧张的很。

这天气虽然暖和,可这春日的山涧溪水可是冰冷刺骨,摔了可不舒服。

孟初晞仗着身体灵活几下就过去了,才落地小姑娘就扶了过来,差点撞进怀里。

“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可厉害了。”孟初晞说着余光扫到一片碧绿,顿时咦了一声。

“这是水芹菜。”

周清梧也跟着看了过去,亦是点了点头。这水芹菜就爱长在这浅水边,这时候正是最嫩的时候。

芹菜科的菜有个特点就是有特殊的香味,水芹菜比起西芹更香,味道没那么浓烈。纤维丰富却又比西芹脆,叶子也可以一起炒着吃,如果有肉,炒着吃比西芹可是好吃多了。

孟初晞以前在乡下和爷爷过得也不富裕,这些野生的水芹菜可是很好的蔬菜了,不过孟初晞记得水芹菜容易招惹蚂蟥,想想她就头皮发麻道:“清梧,这不会有蚂蟥吧?”

周清梧微愣,随后比划道:天气冷,现在没有的。

孟初晞松了口气想了想,的确是这才放了心。这水芹菜一丛丛长在一起,嫩绿的颜色格外喜人,她扒开看了看干净的很,伸手一掐,的确很嫩,完全可以徒手采。

这一片长得很多,不过周清梧并不贪,这菜再好吃连吃几顿也不成了。采了两把够吃两顿她们便继续往上寻了。

果然像周清梧提的,这边野菜多,大多是荠菜,荠菜是孟初晞很喜欢的野菜,用来煮鸡蛋,烫火锅都很香,尤其是包饺子,更是绝了。

只是这荠菜不大,比较难清洗,野生的吃起来可不容易。在这山坡和山坳里,她们收获颇丰,荠菜挖了一大捧,还挖了一些野葱和鸭脚板。

这种采集活动深得孟初晞的意,看着筐里的野菜,心情不知道多好。

眼看差不多了,再迟些,有人就要饿肚子了,这么想着,周清梧拨了拨篮子里野菜,示意回家。

孟初晞点头正准备离开,一株心形的紫色叶子吸引了她的注意,过去一看还不止一株,是长了一片。

看孟初晞凑过去,周清梧也看了看,这个她认识,是鱼腥草,她常采的一种药草,不过价格不高,偶尔她自己也会拿鱼腥草晒干去泡茶喝。

孟初晞知道她肯定认识,指着鱼腥草道:“这个很好吃的,根茎用来凉拌吃了会上瘾的。”

当然了,这是她从她以前研究生同学那里听说的,至于她自己,对不起,闻到了那味儿她就能熏晕过去,当时上学时她看见了这东西简直要自闭,别说吃了,在孟初晞看来这就是黑暗料理。

不过,看小姑娘一脸惊讶的模样,她憋了笑,再次笃定道:“真的可以吃,既然可以入药那肯定没事的。”

周清梧还是蹙眉看着地上那一片鱼腥草,颇为怀疑:味道这么冲,能够凉拌?

“它又叫折耳根,凉拌很好吃的,我们挖一些,我回去做给你吃。”

对孟初晞她肯定是信任的,听她这么说当下点头,拿小锄头挖了起来。虽然闻不惯不过看着那白嫩嫩的根茎被挖出来,孟初晞也觉得过瘾的很。

回去的路上,孟初晞偷偷嗅了嗅手,嫌弃地挥了挥,眼里透着一丝孩子气的笑意,让她小姑娘尝尝凉拌折耳根。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热门: 青龙图腾 暗杀大师:寻找伦勃朗 被所有人厌恶后我成了万人迷[穿书] 我在蛮荒忽悠人 风之影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女法医手记之破译密码 藤原酒馆 余情难了 当炮灰男配有了公主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