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晚的小山村仿佛沸腾了一般,起此彼伏的鞭炮声震动了一片安静的山林,家家户户灯火通明。相比起其他人家,周清梧的小院儿算是安静的多了,两个姑娘一起过年,该有的仪式都有,但是不比一大家子如此喜庆热闹。

不过她们却很享受,屋外鞭炮声就没停过,孟初晞也取了买好的鞭炮挂在外面,她手里拿着点炮的香,示意周清梧过来。

“清梧,敢不敢放?”孟初晞看着跟在身后有些瑟缩的周清梧,问道。

她话音刚落附近刘婶他们的鞭炮就炸了起来,噼里啪啦掩盖了孟初晞的声音。

周清梧倒是听清了,比划了一下:不怕。

不过那表情可不是不怕的模样,孟初晞突然来了兴致,在鞭炮的嘈杂声中,她提高了嗓门,大声道:“我们一起放。”

说罢她把香递给周清梧,两人走到炮引下面,她右手握着周清梧的手,准备探过去,小姑娘立刻扭过头眯着眼睛,模样显而易见得害怕。

孟初晞低声笑了起来,左手抬起头捂住了她一边的耳朵,笑得格外欢快:“别怕!”

因为这个姿势,此刻周清梧整个被孟初晞揽在了怀里,她愣了愣,眸光微往后瞥,孟初晞笑得格外灿烂,垂眸看她时琥珀色眸子里都是耀眼的光。初雪森森,天色昏暗,但是孟初晞眼里却是一片艳阳,那一片爆竹声中她忘记了害怕,眼睛也舍不得别开,呆呆看着孟初晞。

嘶嘶声中,那一串炮竹被点着了,近在咫尺得爆炸声让人忍不住瑟缩。孟初晞在看到火星着了时,立刻缩着脑袋把小姑娘带着往后退,同时右手也捂住了周清梧的另一只耳朵。而她也是耸着肩,眯着眼想挡住那激烈的爆炸声。

周清梧觉得那炮竹燃在了自己心口处,一下比一下炸得激烈,于是一股冲动让她忽略了身体本能的羞涩,转身面对着孟初晞,伸手也替她捂住了双耳。

原本看着炮竹的孟初晞一愣,因为周清梧这个动作而松开的双手顿了一下又重新替她捂住了,只是眼神却是不自觉落在了身前伸长胳膊替自己捂耳朵的小姑娘身上。

小姑娘变化很大,这小半年看着一日好过一日,虽然还是瘦,但是整个人精神焕然一新,人也水灵了。孟初晞愣神地看着她,周清梧其实生的不错,虽然不像孟初晞这般惊艳,但她五官生的比例很好,乍一看有些可爱,只是因为瘦小,很容易让人忽略她底子很好,尤其是那一双大眼睛更是灵气的很。

孟初晞看得一时有些愣神,直到耳边炮竹声停下来,她才回过神。两人目光对撞忽然觉得有些灼人一般,孟初晞别过头,周清梧赶紧松开手后退了一步,耳朵红的就像那大红灯笼。

孟初晞也有些懊恼,哪有人这么盯着别人看的,自己这真是魔障了。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一时间她却又觉得舌头打结。

那厢周清梧虽然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但是看起来已经镇静了下来,指了指天空:又下雪了,回去吧,该吃团年饭了。

孟初晞一愣,外面停了片刻的雪花的确又落了下来,当下整理了下情绪,回了屋。

两个人的年饭虽比不了其他人家满满一桌,却也是丰盛极了。在刘婶家买的鸡用瓦砵熬了一个多时辰,此刻放在炭炉上细细煨着,鸡汤已经沸腾了,香味浓郁。

这下雪天天气寒冷,围着这碳火炉喝着热气腾腾的鸡汤,滋味美得很。

桌上一共上了六道菜,对两个人而言着实多了,不过就是为了一个吉利数。除了鸡汤,还有孟初晞做的爆炒肥肠,白芋圆子,清蒸鲫鱼,芙蓉豆腐和炒笋片。这些菜,除了豆腐寻常,对以往的周清梧来说,是一年到头都难得吃一次的珍品。

因为孟初晞似乎很喜欢雪,周清梧便没有关门,从厨房把烤火的炉子放好了碳搬过来,两人在矮桌旁边坐着,外面雪花纷飞却也不觉得冷。

炉子旁边的屠苏酒已经温好了,周清梧拿了长年不用的酒盏倒了两杯酒放在了孟初晞旁边,认真比划:新年到了,要喝屠苏酒。

孟初晞看着有些陈旧的酒盏,瞅了眼她:“你能喝酒吗?”有一句话她没说出来,还是小孩子呢,怎么能喝酒。

可偏偏周清梧就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抿了抿唇,再次比划:我及笄了。

孟初晞失笑:“好好,清梧是大人了,但是不能贪杯,只能一点。”

说罢她拿了碗给她盛了一碗鸡汤,汤是加了红枣和香菇熬了很久,鸡的鲜味完全融入到汤中,热气腾腾中香菇的香味催发到了极致,再加上红枣的甜味,颇为诱人。

“先不忙着喝酒,吃点东西垫垫。鸡汤很不错,鲜香微甜,你手艺很好。”周清梧煲汤的确是一绝,鸡汤孟初晞不知道喝了多少次了,总是嫌弃买的鸡肉不够鲜,而养的土鸡黄油重又太过鲜,喝了也腻,因此她长大后很久没喝过让她舒心的鸡汤了。

但是刚刚她尝了一口,汤鲜而不腻,鸡肉酥烂入味,真的很好吃。

这野生的香菇味道更鲜,暴晒后香味煨煮后完全释放了出来沁入汤中,鸡肉的鲜和香菇的香红枣的甜融合的恰到好处。孟初晞虽然不挑食,可是口味却是刁,对咸甜更是敏感,红枣一旦多了甜味就容易喧宾夺主,但是周清梧控制的恰到好处,味道更加鲜甜,好喝的很。

周清梧很久没喝过鸡汤了,她尝了口还好,即使很久没煮过鸡汤,她还没忘了以前娘教给她的东西。看孟初晞喝的满足,她比自己喝了鸡汤还高兴。

那道芋头圆子她从没吃过,做法也是见所未见。蒸熟的毛芋剥皮后捣成泥加入山粉柔软团,再搓成指头大小的小圆子,做法不复杂,但是搓起来耗费时间,煮熟后模样晶莹圆润,可爱的很。

孟初晞舀了几勺圆子入放入鸡汤中,看周清梧瞅了过来,舀着圆子搅了下,对着周清梧道:“这芋头圆子口感特别好的,等鸡汤入味了更是好吃,待会儿尝尝。”

周清梧点点头也不吃了,就眼巴巴瞅着鸡汤里面的圆子,孟初晞看得忍不住偷笑,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鸡汤沸过,孟初晞伸手把圆子舀进他碗中:“好啦,不要这么可爱地看着它了,尝尝。”

周清梧脸红了起来,舀了一颗圆子塞入口中,芋头圆子入口十分有弹性,牙齿咬开后除了弹还有糯。芋头的黏糯和山粉的Q弹完美融合,鸡汤吸进圆子里面鲜味十足,这种口感的圆子周清梧从没吃过,细细咀嚼还有股淡淡的甜味,好吃的很。

现在孟初晞都不需要问她味道如何了,看小姑娘的表情就知道了。低声笑了一下孟初晞又继续把圆子放进鸡汤里煮,屋外炮竹声渐低,只有孩子们零星点炮竹的声音在寂静的雪夜中尤为清晰。

正盯着外面出神,周清梧把冷了的酒换了,孟初晞见状转回头,跟着周清梧把杯子举了起来。

因为周清梧无法开口说话,她只是用眼神示意孟初晞,两人碰杯后喝了口屠苏酒。

过年饮屠苏酒这是习俗,为了大多数人能够喝,酒并不烈,当然再不烈那也是白酒,入口微辣咽下去也是带起一路火热。

放下酒杯,周清梧伸出手指蘸了酒水在桌子上一笔一划写着。孟初晞侧过身看着,上面写的是:愿初晞你,罄无不宜,受天百禄。

孟初晞看着缓慢褪去的字迹,许久才抬头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眸子里光微微晃荡,她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觉得鼻子发酸。

垂眸压了压情绪抬头时眼里晕开一层笑意,举杯又喝了一口,嗓音低柔温润道:“谢谢清梧,也祝福我们清梧,神甲庇佑,俾尔戬榖。”

说罢她就这么看着周清梧,小姑娘脸颊微红,不知是喝了酒还是因为惯常的害羞,但是那双眸子里的喜悦却是藏不住的。

屋外雪急,夜色依旧被大雪映出了一片微光,远处的竹林咔咔作响,须臾噼啪一声,那是有竹子不堪重负爆裂开来。

屋内两人温着酒,就着火炉吃着饭菜,隔绝了屋外一室严冬,只有杯盏交错应和着一人的温言软语,温馨远大于热闹。

除夕夜,是要守岁的。把碗碟收拾好的周清梧看着呆呆坐在桌子前撑着脑袋的人,又心疼又好笑,这是不让她多喝了,结果自己贪杯了。

周清梧蹲在她面前,摸了摸她的手,还好不冷。她喝的双颊嫣红,眼神也有些迷离,看到周清梧凑近便笑了起来,指着她含糊不清道:“清梧,你,你脑袋变大了哦。”

周清梧失笑,摸了摸她的脸颊,滚烫的很,她伸手比划着:你喝多了,头晕不晕?先去洗漱休息,我守岁好吗?

喝多了的孟初晞有些看不懂她的意思,迷蒙看着她,晃着脑袋凑过去嘟囔:“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见……听不见。”

可是说完她又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接了又拍了下自己脑门,啪得一声,实打实用了力气。

周清梧脸色一惊,赶紧拉住她的手,急得摆头。

那厢孟初晞捏着她手,嘴巴嘘了一声,呢喃道:“我胡说八道呢,不是听不见,是我看不清,看不清你的意思,我喝多了,瞎说话,你别,别难过。”

周清梧本没在意她的用词,可是此刻听着她喝醉了后的话,眼眶猝不及防一酸,连忙仰起头别过去忍耐着。

孟初晞看她突然要哭了一般,身子摇晃着前倾,捧了她的脸固执地拉到身前:“不难过,不难过,我说错话了,清梧乖,不难过。”

周清梧眨了眨眼把没克制住的晶莹挤出去,扬起甜甜的笑,伸手耐心比划:我没难过,很开心。

这次这个醉鬼看懂了,也扬起了笑。片刻后她不笑了,倏然凑近盯着周清梧,她靠的太近了,呼出来的热气带着酒香就落在周清梧鼻息间,小姑娘脸瞬间红的比她还厉害。

不过孟初晞可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看着小姑娘通红的脸蛋,她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咦了一声。

周清梧浑身紧绷,却没敢动弹,那个人手离开她的脸,手指缓缓戳了过来,点在她梨涡处,压了压又戳了戳,傻乎乎笑了起来。后来索性双手继续捧着她的脸蛋揉了起来,嘴里嚷嚷着:“好可爱啊,清梧,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周清梧脸蛋都被她捏变形了,心里又是羞又是甜,这正胡思乱想呢,突然眼前那宛若芙蓉的脸倏然靠近,一个软乎乎的吻就落在了周清梧额头。

始作俑者完全没觉得不对,嘟嘴发出了响亮的“mua”的一声。

周清梧:……

她傻愣愣地想,今年除夕的炮竹不但在她耳朵里炸开了,还在她脑海中炸开了。点炮竹的人,就是孟初晞。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独步天下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绿玉皇冠案 昨天不小心死掉了 皇太子的喜宴 虫图腾5:机密虫重 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 跨界演员 敬业的我居然失业了 九因谋杀成十(九加死等于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