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刘氏看她们出来了,双眸一亮:“清梧丫头,你可算醒了。”

她快步走过去,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满脸心疼:“这杀千刀的,看看这手,这脸都白了。好不容易被养的好了些,又遭罪。”她声音很大,说话时目光也时不时瞅一眼周老太,就是说给他们听的。

周清梧摇了摇头,右手伤了她比划起来很不方便,孟初晞看了她一眼,对着刘氏道:“婶婶,清梧是想和您说一声谢谢。”

“傻丫头谢什么,这事太缺德了,是个人都看不下去,肯定要说句公道话,你们放心,婶婶站在你们这一边。”说完她看了眼周石山,周石山闻言也点了点头。

周老太闻言是真的慌了,哭的声泪俱下:“我儿子是有错,可是她们还好好的,就不能饶她一回吗?他以后一定好好做人,绝对不会再犯了,就不能高抬贵手放过他一次吗?”

孟初晞看着这才有了哀戚之意的老妇人:“但昨晚他却没有一丝高抬贵手之意,我们好好的不是他的怜悯,是清梧拼命护我,我恰好会一些功夫罢了,和他有一丝关系吗?你说他会改,他偷鸡摸狗在周家村也不是第一次了,滥赌也不是第一次了,你见他改过么?”

周老太哑口无言,眼看孟初晞铁了心要追究,当下真是怕了,跪下来就要求她们。

周老太如今也有六十多岁了,周小五是她三十岁才得的儿子。早年间两个女儿嫁到外地杳无音讯,她对这个儿子十分纵容,丈夫死了后,就指望这儿子。即使他不争气,但也是周家的独苗,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蹲大狱。

孟初晞再怎么讨厌她,也不愿她对自己下跪,当下带着周清梧让了一步,缓缓开了口:“你别急着哭,想要救他也可以。”

周老太听得双眼发亮:“真的么?”

“别急着高兴,我不会放过他的。如果你真的心疼你儿子,我给你一个机会,带着他离开周家村,离开青阳镇,不要让我再看见他,但凡我看见他,他自会有人收。”孟初晞硬着心肠把她做的决定一字一句说了出来。

周老太脸色直接变了:“不,你凭什么让我娘儿俩离开周家村,我们在这些住了几十年,我不离开,绝对不离开!”

“我不是和你商量,状子我会明天递上去,走不走,你们自己选。”

周老太哀嚎一声:“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们活路啊!”

“你儿子你应该比我了解,第一次偷何首乌的也是他,那一次没成这次就敢杀人了,他那德行,我放过他,他可会放过我们。而且,你以为,一个嗜赌如命,偷鸡摸狗,甚至敢谋财害命的人,周家村能让他再留在村里吗?毕竟,今天他可能偷我们,杀我们,明日就会是别人。我言尽于此,耽误了时间,不要说我们不近人情。”

周老太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双目里满是灰败之色。杨家兄弟对这个姨还念一些情,但是周小五这个堂弟,他们也并不待见。因为欠赌债,不知道找他们借了多少次银钱,到现在也没还。那个泼皮无赖经常去他们那蹭吃蹭喝,能让他免除牢狱之灾,他们也就懒得淌这趟浑水。

“婶婶,周叔,麻烦你们替我和清梧做个见证,一起去村长那里说明情况,这件事让村里人都人心惶惶的,该解决了。”正说着周大川带着杜仲赶回来了。

周石山点了下头道:“先给周丫头看看手,待会儿去村长那。”

进了屋,刘氏看着周清梧的伤,一脸的不忍。这丫头也是能忍,拿手去捏刀子,该得多痛。

床单上血迹还没清理,昨晚灯火昏暗他们进来都没看清楚,此刻看到床头处那破开的一道大口子,棉絮都被掀开了,当下脸色微变:“这,这是刀捅的?”

孟初晞点了点头:“若非清梧拽了一把,这刀就落我身上了。”

杜仲半路听周大川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亲眼看到也是心惊肉跳:“这可真是丧心病狂,太狠了。”

屋外三人听得清清楚楚,杨家兄弟面面相觑,低声劝慰周老太,扶着她无奈离去。

杜仲给周清梧重新上了药,又留了金疮药,叮嘱道:“她伤口有些深,千万不要碰水,最近我不要用右手,好好养着。”

“好,我记下了,谢谢杜大夫。”孟初晞眉头一直紧拧着,眼里满是心疼。刚刚换药痛得周清梧脸上冒了一层冷汗,一直强忍着。

孟初晞看着周清梧额头上的汗,又瞥了眼刘婶他们,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周清梧却看见了她的小动作,对她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痛。

送走杜仲后,孟初晞捏着袖子在她额头蹭了蹭,轻声道:“清梧你留在家好好休息,我去一趟村长家。”

周清梧摇了摇头,伸手揪住她的衣角,眼巴巴瞅着她。孟初晞看得心里发软,张了张嘴最终无奈一笑:“好吧,一起去。”

周石山两人走在前面,孟初晞和周清梧走在后面,孟初晞脸上表情一直有些低沉,周清梧看得心忧,心里止不住懊悔自己没办法说话,不然此刻她就不会没办法开口安慰她。

“清梧,我这样做对吗?”这在她所在的时代本来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可是到了这里她得慎之又慎,一再谋划。虽然惩戒了周小五,可是她依旧不能畅快,这让她很难受。

周清梧见她主动开口,心头稍稍宽慰了一些,认真和她比划:只要是你做的决定,都对。

孟初晞看着她,只见她一只手努力给她传达自己的意思。

我都会陪着你,一起面对,你别怕。

她那双大眼睛特别明亮,里面是毫不掩饰的信赖和安慰。小家伙分明才十五岁呢,可是不但可以照顾自己,还能保护自己,现下也能给自己最大的支持和底气。

这种妥协也是无奈之选,报官这事孟初晞都不能参与,她对自己身世一无所知,在这大衍王朝她就是黑户,要是遇到严苛的官,她们也得惹麻烦,所以闹大不见得是好事。但是如果不报官,对他们没有威慑,保不准他们无所顾忌又回来祸害人。

“谢谢你,清梧。”缓缓舒了口气,孟初晞有点想抱抱这个小可爱,不过,看着前面的人,最终忍耐了下来。

孟初晞提出来的问题周永亭思考了后很快就答应了,不得不说他最希望的也是这种处理办法了。这么一个危险人物不能留在周家村,驱逐出周家村也是仁至义尽。

不过,他思忖了一下:“这周小五的伤可不轻,我让给他看的大夫瞒了一下,事实上他以后可能都站不起来了。”说罢村长看了眼孟初晞眼里都有些恐惧,算了,这也是他还她们一个人情。

孟初晞听罢也是一愣,看了眼同样惊讶的周清梧她又别来头有些不自在地看着自己的手,她也没料到当时自己下手这么重,不过也算是他自己咎由自取,如此也就罢了。

孟初晞二人去了江阴县前,周老太就在杨家兄弟帮助下,用独轮车推着周小五离开了江阴,说是去投奔女儿了。

去了江阴县衙报了案,孟初晞紧张万分,看着周清梧进去了后,又觉得五脏六腑都犹如火烤。

小姑娘不会说话,她又不能进去掺和,只能让她一个人进去。对这古代司法她可没有信心,都后悔报案了。

还好提前写了状子,又有人帮着传话带上交了上去,说明原委后县衙立了案,官差就去周家村传人了。

周家村从来没见过官差来,当下都噤若寒蝉,周老太母子的事知情人三缄其口,都不知道孟初晞和村长做的决定,当下只能实话实说,周小五的罪名是坐实了。

只是发现人跑了,问又没问出来,报案的周清梧又不能说话,其实他们也根本不上心,只能训斥了一顿让周清梧去复命。那边县衙说是会继续追查,便让周清梧回去了。没有出人命,报案人又是哑巴,这也无关紧要了。

不过结果如何两人也不在意了,只是进一趟官府着实让人紧张,尤其是孟初晞一路上就悬着心。现在结束了她才来得及好好看看她的小姑娘:“怕不怕,他们为难你了没有?”

把她的紧张担心看在眼里,周清梧笑了起来,伸手转了一圈,比划道:特别好,不怕。

孟初晞嗔笑地看了她一眼,伸手在她额头轻弹了一下,满是亲昵。周清梧瑟缩闭了下眼,却是笑开了花。

出了县衙后两人在江阴县城转了转,因为临近过年,孟初晞便想给周清梧做一身新衣衫。青阳镇布料也不少,但是肯定比不上江阴县,所以孟初晞特地去江阴县城的布店看了看。

孟初晞发现江阴县店铺内布料种类虽多,但是绸缎和绫罗不但种类不多而且价格颇高,远远超出孟初晞预料。按理说她们这地方是位于江南地带,丝绸应该是不缺,但是江阴的情况却明显不是这样,她在心里不免留了意。

在看了几家后,孟初晞买了一些布匹,价格并不便宜,周清梧知道她的心思并没说什么,倒是孟初晞解释道:“要过年了,小孩子都该穿新衣了,买些布回去也给清梧做新衣裳。”

周清梧摇头,神色十足认真:我不是小孩子。

孟初晞笑了起来:“才十五岁呢,还是小孩子。”

周清梧却有着不依不饶,继续比划:满了十五就及笄了,不是小孩子。

她满脸的坚持,小嘴都快噘起来了,看得孟初晞忍不住直笑,她越笑小姑娘就越急,见状孟初晞忙摸了摸她的脑袋:“对对,我们清梧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不过,在我眼里还是小姑娘呢,也要穿新衣服。”

她牵着周清梧的手,带着她走在江阴县城的大街上。江阴比青阳镇繁华许多,看着街上络绎不绝的人流,青砖铺地的街道两边都是各色小摊,和她在电视剧中看见的很像却远比屏幕上的更让人触动。

准备回去时,两人路一个卖糕点的小摊,孟初晞嗅到了香味,转头看见挂在上面的木牌上写了一种糕点名字,叫做五香糕。

这五香糕孟初晞曾经就在一本叫做《中馈录》的书上见过相关描述,这突然看到了五香糕,便不由好奇。

据记载五香糕是用白糯米和粳米二八分,用芡实,茯苓,白术碾细研磨成粉后用滚汤拌匀,伴上白糖蜂蜜上甑蒸,松软香甜,十分精致。

眼前这五香糕闻起来就颇为香甜,模样又软糯可爱,颇为诱人。周清梧其实颇为爱甜食,这两人走进看时,孟初晞就发觉小姑娘鼻尖耸动了下,然后刻意别开目光,装作不甚在意的样子。

原本只是看新奇的孟初晞便开口询问了价格,这五香糕不便宜,不过应该没有像传闻中加人参那些药材,但是五块糕点还不到半斤,足要二十个铜板,对于她们而言的确是奢侈的吃食。

孟初晞知道周清梧节俭的很,对她大方对自己抠门的很,当下略微有些讨好道:“清梧,可不可以买一点。”

周清梧看她好奇,以为真是她喜欢,虽然贵的很,但是二十文她多跑几次山上,或者担些柴火去卖也能挣回来了。来到这这么久了,孟初晞从没开口买过零嘴,周清梧当下点了头:你喜欢就买。

随后她指了指五香糕,从怀里摸出钱袋递给了老板。老板看这水灵的小姑娘不会说话,眼里略微惊讶了下,但会意之后,立刻笑眯眯把五香糕装好包起来。

“这五香糕味道可是不错的,我在这卖了十多年了,是我家老招牌,这江阴县的人几乎都吃过。香糯可口,甜而不腻,保证物超所值!来,您那好嘞。”利落包好,把纸包递给孟初晞,老板笑得憨态可掬。

道过谢孟初晞接过纸包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她脸上笑意盈盈,拿了一块对着周清梧撒娇一般道:“清梧最好了,来,第一块给你尝尝。”

周清梧连忙摇头:我不爱吃,你吃就好。

孟初晞见状皱了下眉:“我之前就说过,我不能一个人吃独食,你先吃一块。”

周清梧无法,伸手接过一块:我先吃一块。

她张嘴咬了一口五香糕,这五香糕她小时候也曾吃过的,这一家的糕点味道确实很棒,入口的糕点很是软糯,在舌尖上弥漫开的甜味伴随着诱人的香,让人食指大动。

糕点大多是很甜的,吃了难免会腻。但是五香糕中加入的药材很好的减少了那股甜腻,带着清新的香,真的很好吃。

小姑娘还没来得及传达这糕点的美味,又咬了一口。她腮帮子微微鼓起,细细咀嚼着。而孟初晞看得清楚,也没出口问她好不好吃,直到周清梧感觉到她柔和的笑意,红着脸咽下糕点,比划道:好吃,你快尝尝。

她闻言也拿了一块,嗯,她其实不是特别爱吃甜食,不过这五香糕的确不错。吃了一块后她把纸包重新包好,剩下的留给小姑娘当零嘴。

周清梧有些不解:不好吃吗?

孟初晞笑着摇了摇头:“很好吃,我吃了一块了,咱们先回家去。”

这件事解决了,两人的日子总算回归到平静的时候了。甚至因祸得福,村里不少人得知孟初晞把周小五这么个大男人打的差点瘫了,对她们有些畏惧,这对两个女孩子来说是幸事。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热门: 韩熙载夜宴 御兽修仙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天空之蜂 反派穿成Omega以后他A爆了 军门之废少逆袭 男主小弟他不按剧本来[快穿] 修仙农家乐 绝世武神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