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进去时孟初晞和刘氏轻声道:“婶婶去休息吧,昨晚也辛苦你了。清梧还没醒,我不想理会这些人。”

眼看她真要进去,而且态度如此坚决,三个人都有些慌,另一个一直沉默的汉子这下也憋不住伸手就来拦孟初晞。

孟初晞侧身避开,右手撞在他胳膊肘处,顺势把人推开了。一系列动作做的十分漂亮,那个男人踉跄着后退,脸上表情十分惊骇,就连刘氏都愣了一下。

孟初晞动作也是一顿,瞥了眼自己的手,虽然有些古怪,但是这身体的确是会功夫的,昨夜那一刀就像打开了某个开关一样。只是无意间她能使出来,可是真去想却又没头绪,但眼下这确实是好事,至少她可以保护周清梧。

庄稼人力气比普通人大,但是却从没真正练过,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孟初晞冷冷觑了他们一眼:“你以为他怎么伤的。”

这件事在周家村掀起了一场大风波,原本只是偷鸡摸狗的事却闹成了杀人未遂谋害命的勾当,周永亭也是头疼的很。

屋外哭闹依旧不休,孟初晞索性锁了门不去理会,周清梧没醒她实在没心思去理会他们。

这是她来到这个时代以后头一次觉得累,她是因为周小五的狠毒和周清梧受到的伤害而如此坚决,但是心思缜密的她考虑的其实更多。周小五是个人渣,他的老母亲,就刚刚她的反应也让孟初晞没有一丝同情,所以报官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明明是最合适的。

但是奈何这么一个烂人依旧有人护着,那个周老太就是个老无赖,再加上那护短的亲戚,对现下的周清梧和她而言,依旧是威胁。

昨晚她清晰感受到这个时代草菅人命的可怕,如果不是周清梧,她已经是刀下亡魂了。甚至在原主记忆中,她已经死在了别人刀下。那个蒙着面举刀刺过来男人,清晰印在她脑海里,他右侧脖颈处那一片红色的疤痕尤为清楚,到现在孟初晞都没忘掉。

这并不是她所在的和平年代,更不是所谓的健全法制社会,很多罪恶,只能打碎骨头和血吞。

她其实有些下不了决心,就目前来说,她们不可能离开周家村,这个时代要换个地方生存,代价太大了。

尤其是她还要顾忌周清梧,老人从古至今都是难缠的,尤其是这种不讲理的撒泼老太,真把周小五送进大牢,恐怕她们接下来都没有安宁的了。

但是就这么算了,她肯定咽不下这口气,而且难保周小五不会携怨报复,到时候更加危险。

“清梧,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她其实有些后悔,虽然那个办法的确帮着把消息传了出去,不然以她们的人脉身份,根本不可能找到严府,但是这代价比她想的严重多了。所以这一次她不能再像在她原本那个社会一样,这么简单地去考虑问题,

周清梧醒了,是被吓醒了。梦里鲜血四溅,她眼睁睁看着她爹娘一个个倒在血泊里,而自己只能看着,动弹不得叫喊不得,明明使出了全身力气,却没发出一点声音。她绝望地想哭,想叫,却只能沉浸在无声的世界里。

心口就像被无数刀子捅着,痛得她都要晕厥了,可是在她爹娘倒下后,那一片血红中她又看到了孟初晞,周清梧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嘴巴无声开合着,想要喊她,可是她身后一把沾血的刀又狠狠劈了下来,周清梧浑身猛然一抖,张着嘴剧烈喘息,入目却是梦中见到的人。

她浑身大汗淋漓,胸口急剧起伏,双眼眼睛通红死死锁在孟初晞身上,眼神从恐惧到慌张,最后终究是露出一抹轻松。但是委屈后怕的样子看得孟初晞心如刀割,这几个月里,周清梧已经在孟初晞心里占据了很重的地位,这个傻姑娘太让人心疼了。

“不怕,不怕,我在这呢,是不是做噩梦了?手是不是很疼啊?”孟初晞摸着她的额头,眼里满是紧张。

周清梧确定孟初晞还好好的,可是想到昨晚那惊魂的时刻,还有梦里几乎要了她命的画面,她嘴巴抿了又抿却没忍住扁了一下,伸手一下抱住了孟初晞的脖子,一直抽泣着哭的满脸泪水。

她说不出话来,只能抱着孟初晞呜呜叫着,孟初晞被她哭得心都疼碎了,伸手把小姑娘抱在怀里,不断替她抚背。

她大概知道她为什么会情绪这么崩溃,红着眼睛哑声道:“清梧乖,不哭了,不哭了。我没事的,一点伤都没有,你把手松开,别扯到伤口了,好么?”

周清梧实在是怕极了,当下也不肯听话,脑袋埋在她怀摇了几下呜咽了几声。本来快要跟着掉眼泪的孟初晞看她这像耍赖一样的小动作,又低声笑了起来,抱着小姑娘像哄小孩子一样晃了晃:“好好我不松开,你松开手我抱你,行么?”

孟初晞声音温柔又宠溺,小姑娘本来在哭得难受,听了这话慢慢把手松开了,蜷在她怀里小声抽噎着。过了半晌,情绪缓了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有多令人羞耻。

只是抱着她的人一点都不嫌弃,还在温柔拍着她的背。这怀抱温暖又舒服,周清梧舍不得离开,一时间也因为难为情不好意思抬头,就躲在她怀里不敢动。

孟初晞发觉小姑娘抽噎声渐渐缓了下去,可是露出来的耳朵却一点点变红,孟初晞低头瞅着,胸口因为憋笑微微颤动,于是那红色越发深了。

她伸手摸了摸周清梧耳朵,轻笑道:“又害羞了?要不要起来了?”

周清梧这下撑不下去了,从孟初晞怀里起了身,一双大眼睛红肿得厉害,湿漉漉的眼睫毛随着她抬眸看孟初晞的动作轻颤着,很快她又垂下目光坐在床上扭捏得脸都红了。

孟初晞拿出手帕替她擦了擦满脸的泪痕,又捉了她的手小心查看:“痛吗?”

周清梧摇了摇头,只是耳边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哭嚎声有些诧异,她指了指外面:外面怎么了?

孟初晞闻言脸色沉了一下,脸上笑意也消失了低声道:“周小五的娘在外面。”

昨夜夜色暗,而且周小五拿布蒙了面,周清梧其实并不知道是谁。但是,听孟初晞这么一说,她立刻猜到了来的人是周小五。一想到昨夜周小五对孟初晞下手毫不留情,如果她当时没来得及去拦,孟初晞可能就……,当下周清梧眼里又怕又气,脸色也冷了下来,她皱眉比划:她想让你放过周小五?

孟初晞点了点头,想到这事她心情也沉郁下来。

“周小五的娘带了她娘家两个侄子想过来替他讨公道,现在知道不好了,在外面赖着不肯走。”

孟初晞并没说太多,但是从她语气和表情中周清梧也猜到他们让孟初晞生气又心烦了。

她突然想到昨夜孟初晞陡然出手夺了周小五的刀,又把人直接掀翻在地,当时她混混沌沌根本来不及多想,可是现在想起来,总觉得不对劲。

于是周清梧打着手势:你昨夜抓住他时,特别厉害。

她眼里有些惊疑,有些担忧,孟初晞身体虽然不错,可是模样太精致了,最开始能知道没做过多少粗重活,完全看不出能够一招就把一个成年男子掀翻在地的模样。

孟初晞闻言微微有些出神,最后扯出一抹笑道:“昨晚那把刀落下来时我想起了一些事,大概是这身体本能反应,我以前应该是会一些拳脚功夫的。”只是想起来的画面基本证实了她的猜想,原身受伤落水,是有人追杀。她不记得那个杀他的人是谁,可是从原主这记忆中她能感觉到,原主似乎认识他,所以当时情绪不大对。

周清梧听罢怔了怔伸出完好的:你还想起什么了?

孟初晞摇了摇头,她并没有隐瞒,轻声道:“我之前受伤便是遇到有人举刀想杀我,昨晚周小五对我动手,让我恰好想起了似曾相识的一幕,其他的我也是没有头绪。”

她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周清梧却是听得心惊肉跳,手指在一瞬间都忍不住抓住了孟初晞的衣服。

孟初晞以为吓到她了,那边周清梧却格外庆幸地比划道:还好你躲过了。

孟初晞看着她,眼里神情复杂,低声叹了口气:“你还替我后怕,你可知道昨晚你直接上去夺刀多危险。”

周清梧神色焦急,快速打着手势:你更危险。

孟初晞连忙按住她的右手:“别动,你慢慢来。”

周清梧想到昨晚的事还是怕的要命,可是却丝毫没有为自己去夺刀而感到后怕,她伸手慢慢比划:三年前,爹娘被害我一点用都没有,我难过死了。但是昨晚,我很高兴。

孟初晞心里叹了口气,果然是想到爹娘了,还有,这小姑娘竟然是把自己看得这么紧要了么。她摸了摸周清梧的脑袋:“昨夜吓坏你了吧,是我顾虑不周没想到他会疯狂到这地步。”

周清梧使劲摇头,有些手势单手没办法比划,她拿左手在孟初晞掌心写着:我出的主意,张扬了。

孟初晞摇了下头,看了眼外面,随即看着周清梧认真道:“周小五的事证据确凿,他躲不掉的。如果我们去告他,蹲大牢是跑不掉了,清梧你怎么想呢?”

周清梧很聪明,看到孟初晞愁绪满怀,又开口询问她的意见,亦是坐直身体:你在犹豫是么?

孟初晞没立刻回答,可是沉默更说明了一切。

周清梧低着头左手认真写着:你担心直接报官他们会打扰我们生活,但又不想让他逍遥法外?

孟初晞抬头看着她,笑道:“知我者,清梧也。”

周清梧有些害羞,却也在低头认真思忖这个问题,街坊邻里无论你想不想交好,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果交恶,那等油盐不进的老人撒起泼来真的是永无宁日。

尤其是她们两个孤女,没有后台没有亲戚,在村子里被人恶意针对后,这日子真的过不下去的。离开周家村代价太大了,更重要的是这件事牵涉到孟初晞,报官追究下来肯定要孟初晞一起对簿公堂,可是孟初晞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是谁,万一出岔子,她都怕害了孟初晞。

想到这周清梧咬紧了牙,这世道实在是太令人愤恨,她们明明才是受害者,就连报官都要瞻前顾后。

外面的哭嚎一直不停,间或还在捶门。

刘氏在外面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也开口道:“你老婆子真是不讲理,你儿子犯事了,还是意图谋财害命的大罪,你不赔礼道歉,反而跑到两个姑娘家撒泼,你难道还想就这么不了了之吗?”

周老太听罢爬起来对着刘氏边跺脚边骂:“你这个黑心的货,不是你儿子你不心疼,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她们这不是要逼我死吗!要是你儿子,你还在那说风凉话吗。我儿子被打成这样子还不够啊,怎么这么心狠呢。”

刘氏气得直发抖,说话也不留情:“我呸,你个老货,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不知羞耻,我要像你一样养了这么个混账玩意儿,不用天收,我自己先给掐死了,省的祸害别人,还丢人现眼儿!他给我家大黄下药,这个祸害!”

别看她平日里温和,对周清梧和颜悦色,但是年轻时候也是个厉害人,这会儿气急了插着腰骂的那叫一个犀利,配上她那满是嫌弃的表情,差点真把周老太气厥过去。

周老太两个侄儿听得也是直皱眉,当下变了脸大声嚷道:“刘娘子你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她是你家什么人,轮得到你在这喝五吆六,当我们兄弟两个不在么,就这么欺负我姨,再说别怪我们不客气。”

周石山本来示意妻子收敛点,别真把老太太气死了,结果两个大男人对着自己媳妇大吼大叫放狠话,当下也是冷了脸。

他到没有像他们那样吼,只是沉声道:“杨金平,你看清楚了,这是周家村,不是你们杨家湾,跑到我们这威胁我媳妇儿,插手我们村的事,你当我周家村没男人吗?再让我看到你们犯浑,我让你看看谁不客气。”

周石山在周家村可是很有人缘,说话也有分量,而且别看他平日里不爱说话,可是在十里八村,可没人敢触他霉头,杨金平是一时气急了,现在听了他的话,当下熄了火,不敢在做声。

他们敢来其实就是吃准了周清梧在周家村举目无亲又没人待见,周家村人当时可是都恨不得赶她走,周永亭也不见得会替她出头。而且他们是周小五的亲戚,出面也没什么问题,哪里想到周石山会帮腔,就像他说的如果真扯到两个村子,的确没资格插手。

周老太见状脸色也白了,连哭都哭出来,场面一度很沉默。就在这一片寂静中,孟初晞带着周清梧打开门出来了。

当下所有人目光都落在她二人身上。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热门: 用美食征服游戏世界 长生界 欧美风聊斋 不想当影帝的厨神不是好偶像 男神自带降智光环[综] 捡回一群神兽后我暴富了 全星际都知道他是我前男友 豪门汪日常 梦幻花 东厂需要你这样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