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腊月过得很快,如今也就剩下不到十天就要过年了。往年一个人的周清梧最不喜欢的就是过年,在万家团圆的日子里,热闹是别人的,团圆也是别人的,而她的孤独如别人的喜悦热闹一般,成倍增长。

但是今年她却颇为期待了,和孟初晞过的第一个年肯定是难忘的。

这边她们满心期待的准备过年,那边却有人已经是走投无路了。周小五独自一个人走在回村的路上,脸上肿胀不堪,整个人精神恍惚,落魄非常。他心里一时后悔又一时愤恨,眼神一变再变。当时他自以为手气来了,连下两把都赌赢了,本金翻了又翻。

被这轻而易举得来的钱财冲昏了头,赌性越发强盛,不肯收手,到最后不但输了个精光,还又欠下了一笔赌债,因为还不起被打的半死丢了出来,讨债的人威胁说年前如果不还,大年三十上门砍了他的手!

“呸!”他啐了一口唾沫,那些王八蛋一起玩的时候小五哥,小五哥叫着,讨债时翻脸不认人!

想到那白纸黑字立下的字据,上面的金额就是打死他也还不上,心底一个念头便在这贪欲和绝望中不断膨胀,那双凹陷下去的双眼中,一抹凶狠一闪而过。

距离何首乌卖掉已经过去三天了,夜里孟初晞依旧警觉,刘婶还特意把大黄放在了她们院子里拴着,不过一直很太平,两人心里也暂且安稳了下来。

大多人都以为她们只是把何首乌当成药材卖了,最多不过几贯钱,在村民眼里虽然也是羡慕却不足以让他们胆大到铤而走险。

十二月二十一的夜晚,月出于东山,悬挂天际,圆满皎洁。周清梧的小院附近突然传来一声细微的动静。

躺在院子外面狗窝中的大黄耳朵动了下睁开了眼睛,盯着面前不知哪里滚来的一团饭疙瘩,嗅了嗅。它前爪拨动了几下,最终没忍耐住香味,张口把抹了猪油的饭团吃了下去。

过了一盏茶功夫,一个土块砸在了大黄狗身上,那大黄只是动了一下就悄无声息,旋即一个黑影从山坡上的草堆后面摸了下来,目标正是这座院子。

很显然他是有备而来,一把薄薄的利刃从门缝塞进去,折腾半晌虽然比上次艰难,但还是成功进了屋。

小心留意着动静,他摸到窗户边,贴着上面听了半晌,摸出刀继续鼓捣窗户。

咔嚓一声细微动静,顶住窗户的木栓被刀尖顶开,窗户松了一条缝。不怎么透光的窗户被推来,屋内月华瞬间明亮了起来,也映出了里面绰约模糊布置,很简洁的房间。

来人心跳得很急,弯着腰屏住呼吸借着昏暗中一点月光看见了睡在床上的两个人,但是分不清谁是那个哑巴。

他紧张得咽了口唾沫,分明是深冬,但是他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汗。蒙面黑巾上那一双眼睛里孤注一掷的狠色滑过,他从怀里摸出两块方巾,弯下腰蹑手蹑脚靠近,一步,两步,三步,已经近在咫尺了!

他牙关咬紧,手里方巾攥得紧紧地一个疾扑直接往两人脸上狠狠压去。

只是就在他扑过去的一瞬间,他清楚看见睡在外侧的女人突然睁开了眼,双手抬起硬是抓住他的手推到了一边。虽说他使足了力气,可是猝不及防手中的布巾根本就没捂到人。

“清梧,快起来!”孟初晞最近夜里总是被一些梦境惊醒,原本扰得她心神不宁,但今夜却是帮了大忙。

怕周清梧没清醒被伤到,孟初晞大声叫醒她后,又立刻大声喊道:“来人啊,有贼偷东西了!”

来人吓得后背冒出一声冷汗,看着周情绪也被惊醒,当下猛然发力,挣脱双手。孟初晞抬腿直接横扫过去,把人踹得一个趔趄。

被扫到床尾的男人头脑一嗡,看着脸上满是惊惧的两人,又听到孟初晞出声喊人,顿时恶从胆边声,双目一瞬间赤红。

他立刻起身抓住了孟初晞一只手,把人狠狠推到床上,右手摸出后腰上的刀直接就往孟初晞身上刺了过去。

周清梧本来在那人扑过来落空时就被惊醒,孟初晞的叫声更是让她一瞬间清醒过来,可是她却僵在了那里。

三年前的她在亲眼看到那伙劫匪杀了她爹娘后,就对这种画面恐惧万分。此刻看到有人闯进来时,封存在心底的那些可怕画面疯狂冲击涌现出来,让她整个人抖如筛糠。

她脸色一片惨白,耳边她爹娘和那一起送货的伙计痛苦得哀嚎声不断回荡,让她险些要发疯了。

那一把刀在月光下被举起来,闪着的寒光映在她眼里,然后朝孟初晞刺下去了。就这一瞬间,她脑海中一根弦猝然绷断了,初晞!

瘦小的身体上一刻分明还在发抖不受控制,下一刻却快如闪电,凶狠地直接扑了过来。她死死抓住了对方握刀的手,借着扑过去的力道把刀推开。

只听嗤得一声后又是一声闷响,刀直接从孟初晞耳边落下穿过被褥钉在了床板上。而孟初晞双眸猛然睁大,这把刀突然和她脑海里闪现的画面重叠,闪着寒光的刀毫不留情朝她刺过来,透着死亡气息,夺命噬血!

身体中一股力道完全不受她控制,下一刻,她被抓住的右手一旋猛然扣住了那个人的手腕,只听咔嚓一声,令人为之胆寒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凄厉得惨叫再次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孟初晞一个拧身直接从榻上翻下,右手又快如闪电抓住了对方握刀的手,只一下就卸掉了他的刀,一拉一牵间把人狠狠摔在了地上,右膝猛然带着全身的力道顶在他腰间,又是一声脆响,惨叫声几近破音。

这一系列动作如疾风一般迅猛,回过神时孟初晞就发现自己已经把人打瘫在地下了。因为有些难以置信,孟初晞立刻起身快速退了两步,看了下自己的双手。

旋即目光落在脱力瘫倒在床上的周清梧身上,她才彻底从刚刚那种魔怔了一般的情绪里脱离出来,急声唤道:“清梧!”

她越过瘫在地上呻,吟的人,把周清梧抱了起来。小姑娘浑身冰冷,在月光下那小脸已经发青了,身体也哆嗦得厉害。她大眼睛里满是恐惧和惊惶,死死盯着孟初晞,嘴唇也是颤动着,最后却是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孟初晞只觉得怀里一沉,一颗心急速被提到嗓子眼,慌张道:“清梧,清梧!”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却是发觉摸了一手的滑腻。孟初晞手脚发凉,快去低头去看她的手,分明是满手的血。

“清梧,清梧,来人,救人!救人!”

平静的小山村从半夜开始乱了起来,周石山和儿子翻身起床拿了锄头木棍就往周清梧家冲。邻近听到动静的人,都起床往那边跑。

虽说平日里都不怎么待见周清梧,但是遇到有人进屋偷盗,他们都不会坐视不管。人声鼎沸,狗叫声也此起彼伏,夜的寂静彻底被打破了。

直到第二日晨光初曦,天亮了,那嘈杂忙乱才逐渐平息。昨晚进来的人证实了是周小五,人已经被村长着人绑着抬走了,那把沾了血的刀孟初晞已经小心收好了。

由于是半夜出事,过来的村民处理好事情就离开了,屋内很安静。孟初晞坐在榻边,脸上满是倦容,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怔怔看着还在昏睡的周清梧。

昨夜惊魂的一幕不断在她脑海里浮现,孟初晞禁闭了下双眼,神色间有些痛苦和懊恼。被子上的血迹还没来得及处理,孟初晞看了一眼,又小心把周清梧的手从被窝里捧了出来。

周清梧手上缠了几圈白布,看不见里面的血色,可是孟初晞却清晰记得包扎时那翻开的皮肉。昨夜周清梧伸手去抓周小五的手,慌乱中右手却是撞到了刀刃上,那一刀刺下掌心顿时皮开肉绽。

后来她夺刀时完全是这身体遭到刺激,想起了原主被追杀时的画面做出的自我防护,根本没注意到小姑娘手还紧紧攥在刀上,又是一次伤害。

孟初晞心抽搐了一下,就这么握着刀得多疼啊。昨夜周清梧那惊恐到发抖的模样深深印在了周清梧脑海中,她根本想象不到小姑娘在那个状态下敢扑过来抢刀。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就像蚂蚁噬心,细密的疼意又有一种抓不住的酸涩。这个傻孩子,偏头小心看了看,还好之前她受伤留下的药还可以用,已经止了血,可是小姑娘昏睡两个时辰了,孟初晞心里还是焦急,只能等着刘婶的儿子去帮她请杜仲来一下。

昨晚周清梧那个模样,实在是太反常了,孟初晞现下猜想可能是和她父母出事那场事故有关,心里越发心疼周清梧。小孩儿昏睡时都难掩恐惧,眉头紧锁着,孟初晞伸手轻轻抚着她的额头,低声安慰她。

片刻后孟初晞替周清梧掖好被子,转头听着外面由远及近的动静,蹙了下眉,起身出了门。

刚出门还没看清来的人是谁,一个老妇人一把就扑了过来,嘴里一迭得哭骂叫嚷:“你这毒妇,我的儿子他被你害得好惨啊!”

旁边的两个男人赶紧把她拉开了,孟初晞皱着眉,不紧不慢往后退了两步。虽然这来得突然,但从她嘴里的话中,孟初晞立刻知道了来的人是谁。

“你们带着她来这里是想干什么呢?”孟初晞看都没看那老妇人一眼,只是把目光落在了带人来的两个男人身上,声音淡漠微冷。

这两个人她并不熟悉,刘婶闻讯过来低声道:“这是周小五的两个表哥,隔壁杨家村的。”

其中一个高个男人神色凝重,拉住自己的姨母后,沉声道:“我姨母心疼我表弟,刚才冲动了。她年纪大了,孟姑娘不要和她计较。只是今天请了大夫看过,我表弟胳膊被打断了,腰部受伤严重双腿都没办法动弹,所以……”

“呵,所以就带着他老母亲来我这里闹事?胳膊断了,腰断了又怎么样?你以为还能到我这里讨公道?”孟初晞语气很平静,琥珀色眸中敛着一层沉郁之色,看着他们时冷意十足。

“你这女人下手怎么这么狠毒,他并没有偷到东西,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由村长教训一顿就够了,你这是差点毁了他的下半辈子!”

孟初晞心头怒火腾得燃了起来,冷笑一声双目死死盯着这个穿着寒酸双鬓斑白的周老太:“你当真是蠢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儿子入室偷盗,随身带着浸了迷药的手帕,在迷晕我们不成后拿出随身的刀准备将我毙于刀下。清梧为救我被他划伤到现在昏迷不醒,我不去找你们,你居然带人上门了?呵,大衍王朝难道没有律法么?说什么毁了他下半辈子,还是去公堂上说去吧。”

老妇人听得浑身发抖,她的儿子虽然不成器,但是这是她老周家唯一个独苗啊,入室偷盗,持刀伤人,这要上了公堂,这是重罪啊!

想到当下她瘫在了地上嚎啕大哭,爬起来跪着求孟初晞:“他只是鬼迷心窍,他怎么会杀人呢。你们两个姑娘家,他要是真动手了,你们怎么可能还好好的。我不找你们麻烦,你们伤了他我也不追究了,放过他就好啦。”

孟初晞脸上厌恶再也难以掩饰,在对方跪过来想抓住她时毫不留情后退了两步,淡淡道:“我本来可怜他的老母亲养了这么一个丧心病狂的儿子,可如今看来,我倒是可怜他,有你这样的母亲,也不怪乎他会是这副德行。”

周老太听了她的话脸色一瞬间就变了,口中哭嚎都咽了回去,捂着胸口指着孟初晞,一阵阵翻白眼。

两个男人当下赶紧给她顺气,对着孟初晞就道:“身为晚辈对长辈没有半分敬意,你爹娘难道没有教过你吗?”

孟初晞眉头一皱:“忘记跟你说了,我早对过去的事根本不记得了,所以也就不记得什么尊敬长辈,但是礼义廉耻,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反而比你们记得清楚。”

“昨夜他下手毫不留情,无论你撒泼打滚,还是恐吓威胁,我都不可能放过他,还是省省力气回去吧。”说罢她对着刘氏点了点头,眼里有些歉意,转身回屋了。

她是真的愤怒到了极致,在看到这群人,她就要控制不住了。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将夜 一言不合就卖萌[星际] 黑暗主宰 青铜神灯的诅咒 穿书后反派逼我生崽[穿书] 男主小弟他不按剧本来[快穿] 民调局异闻录4·亡灵列车 远古开荒记 春日宴 总有反派绑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