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中午回去孟初晞把灶膛里的瓦罐取出来,拿出来的瓦罐还是热的,揭开后一股浓郁的黄豆香味扑面而来,上面飘着一层油花,汤汁浓郁。

用筷子一搅,黄豆熬的酥烂,骨头里的胶原也都进入汤中,十分的香。

孟初晞示意周清梧闻一下,小姑娘眸子一亮连连点头:好香。

孟初晞扬眉一笑,自得的很。这边淘米下锅,小炉子上继续煨着黄豆大骨汤,加入盐调味,这么一锅汤完全不需要其他的调味品,黄豆和骨头已经给了汤足够的鲜美。

之前已经熬的够久了,汤热了后倒出来,满满大碗的黄豆大骨汤足以勾起劳作了一上午的两人的食欲。

再炒上一盘白菜,荤素搭配这顿饭已经很圆满了。孟初晞给周清梧盛了一碗黄豆,再夹上几块带肉的大骨头,催促她赶紧吃,小姑娘以前饭都吃不上,可想而知有多久没吃过肉了。

之前冬笋肉片,那么一小块肉,少的可怜,今天可得让她多吃些。

经过这么久的煨炖,大骨头都已经炖烂了,一口咬下去骨头都酥烂了,直接可以尝到骨头里面的汤汁,带着骨髓独有的香。黄豆吸满了肉汤,香甜浓郁,咬下去酥烂,豆香肉香融合在一起,简直是完美搭配,足以消除上午劳作带来的疲惫。

汤饱饭足,周清梧满足叹了口气,比划道:要胖了。

孟初晞伸手弹了下她的额头:“瘦的像豆芽菜,胖一些才好。”

周清梧摸着额头,抿嘴笑着,吃过饭,两人休息片刻继续去田里把剩下的活做完。

地里的活持续了一整天才算结束,对孟初晞来说还真是件体力活,到了夜里几乎是倒床就睡。最近气温都比较低,自然而言地她又把睡不暖的周清梧薅到自己被窝里了。

周清梧睡得规矩极了,发觉孟初晞睡着了,伸手替她掖了下被子,侧身瞅着她也跟着入了梦乡。

今年下半年雨水较少,这临近过年下了三天雨,阴冷潮湿的冬天更是难挨,幸好孟初晞深谙过冬的技巧,周清梧又勤快,两人早就提前备好了碳火,硬是靠背的,在家里攒了不少柴火。

雨时多闲暇,两人也不嫌闷,坐在灶头烤火。周清梧不会说话沟通起来肯定要比常人费力,孟初晞也不在意,坐在那开始给周清梧说起以前看过的书。

许多周清梧根本没看过,孟初晞声音好听节奏感又好,说起来声情并茂,周清梧刚开始还会时不时伸手比划提问,后来就是睁着眼睛微张着小嘴,全神贯注地看着孟初晞。

她其实很讨厌下雨天,当然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是害怕,因为下雨意味着她什么也做不了,甚至因此连果腹的东西都没有。可如今短短几个月,她已经可以坐在暖和的碳火边,听着眼前她满心满眼喜欢的人给她讲着勾人心弦的故事。屋外雨声淅沥,屋内碳火哔剥,萦绕着孟初晞的嗓音,周清梧突然觉得有点醉人。

碳火烧得旺,孟初晞说了许久,觉得口干得紧,看小姑娘还兴致勃勃的,孟初晞摆摆手道:“不成了,得休息会儿。”

周清梧有些不好意思,立刻起身把放在炉子上的壶拿下来给孟初晞倒了杯茶:喝水。

孟初晞喝着水,看着烧得通红的碳,想到之前家中破损了的瓦瓮,不由开口道:“清梧,那团老面应该好了,我们中午烙饼吃,好不好?”

周清梧是记得她挺爱吃饼的,哪有不允的。听罢也顾不得听她说了,连忙起身准备去准备食材。

孟初晞把放在炉子旁边的小瓦瓮打开,里面一股酸甜味扑鼻而来,伸手按了按,这老面已经差不多了。这个时代可没有酵母粉之类的,想要发面就只能用这老法子。

把那碎了底的瓦瓮拿出去再好好把里面洗了一遍,那边周清梧已经卷起袖子开始和面了。

这时候也还没有碱面,孟初晞能想到的就是利用草木灰了。烧好的草木灰静置到澄清,取清液放入面中,和老面一起揉搓至光滑,老面有酸味如果不加碱,发的面也会有些酸,影响口感。周清梧看着觉得惊奇,她从没做过发酵的面食,老面倒是知道,却没想到还有这讲究。

面揉好,两人坐在炉火边喝茶,等到面在温水上发了快半个时辰,继续上手揉。这下就是孟初晞接手了,揉好的面揪成几个小剂子。锅中烧火放入之前熬的猪肉,猪油化开后热油倒入面粉中做成了油酥。

这一边小剂子被擀成海棠叶一般的薄片,刷上一层油酥,另一边周清梧已经把在家里之前准备的梅干菜切碎办好了。

这梅干菜还是刘大婶送了一罐给她们尝尝鲜的,这梅干菜做的很不错,色泽金黄,咸酸味甘,这拿了一些出来,空气中都弥漫着那股香味。

梅干菜铺在上面小心卷起来,在用擀面杖擀成薄片,里面的梅干菜沁出一些油,让白面也染了油光,孟初晞双手托着面皮,直接拍在了已经在碳火上烤的发烫的瓦瓮内壁上,面饼立刻发出一声滋滋声响。

“清梧你不用忙活了,守着饼就好,剩下的我来。”她示意周清梧坐着,自己继续擀面包馅儿。

虽然周清梧从来没见过这种烙饼的方法但是却也清楚应该怎么帮忙,刷了油酥擀成的面饼受热立刻会隆起来,是饼酥脆和起层次感的关键。

看着贴在瓦瓮上的饼开始膨起,周清梧便小心用长筷压住,待到面皮和梅干菜的香味一起飘散出来,薄薄的面皮变了颜色微微卷起时,便把它夹出来。

另一块继续贴上去,一个人擀一个人烤,梅干菜香味混杂着面饼的焦香,把食欲推上了顶端。

孟初晞看着出炉的两个饼催促周清梧:“你别光顾着烤,先吃一个看看,这个要刚出炉就吃才好吃,凉了味道就差多了。”

周清梧不愿意在孟初晞还在忙活时自己就开吃,摇了摇头,伸手比划:等你一起。

孟初晞想了想,小剂子再醒一醒也是可以的,便没拒绝也坐过去接手了周清梧的活。饼擀得很薄,很快便熟了。

把手洗干净,孟初晞拿筷子把刚拿下来的饼递给周清梧:“你吃一下试试,我也是头一次尝试,不知道好不好。”

周清梧对于孟初晞会做这么多东西已经习以为常了,虽然她明明说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却知道这么多东西。虽然这些事情不应该是一个穿着打扮如此讲究的人会的,但是周清梧从来不问,从来不说,只是非常捧场地在一旁满是崇拜地夸她。

孟初晞看着这个心思玲珑的小姑娘,有些内疚却又格外开心。如果换成其他人,孟初晞绝对没办法这么轻松,在周清梧面前她不用刻意掩饰,不用千方百计撒谎。她不能说的东西周清梧不会问,她认真解释的她都会信,心里想着,她看着周清梧的眼神也软得厉害。

周清梧拿着饼咬了一口,烙饼她之前也做过,只不过用的是酸菜,也没用老面和草木灰水,不知道会有什么区别。

不过一口咬下去她立刻发现了差距,之前饼的酥脆是因为外面一层微焦,里面依旧是软面。但这一口下去,酥,香,脆,因为实在没预料到酥脆成这般,周清梧这一口没收住力道,薄饼外面一层直接脆裂,碎片落了一身,周清梧手忙脚乱去接,颇为狼狈。

但是口中的饼酥香满口,外焦里嫩,烘烤的饼并没有刷油,但是里面的梅干菜却在烘烤下溢出油,梅干菜的咸香和薄饼酥脆搭配的绝妙,叫人赞不绝口。

不过这美味给周清梧带来一些窘迫,如果是以前落在衣服上的饼屑她肯定是不能浪费要赶紧捡起来吃了,但是当着孟初晞的面周清梧却莫名觉得那般太过粗鲁,以至于有些手足无措,脸又红了起来。

孟初晞看得噗嗤笑了起来:“怎么样,好不好吃?”

周清梧点了点头,那厢孟初晞已经伸手过来把她衣服上落的饼拿了起来随手放进自己口中,自然道:“好吃可不能浪费了,怪我之前忘提醒你了。”

周清梧一愣,随后眸子便亮晶晶的,仿佛能沁出光来,她嘴角没压住低头时抿出一抹笑弧,开心地又咬了一口,这次她用手接着总算避免了尴尬的场面。口中咬着饼,眼神时不时悄悄看一眼孟初晞,只觉得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饼了。

没能猜透少女的心思的孟初晞只是觉得她可爱,张嘴也细细咬了一口,唇齿留香,的确好吃比起油煎的,别有一番风味。

虽然因为材料的简陋比不上她在那边吃的那么有滋味,但是此刻已经是难得的美味了。毕竟这时候烹饪手法简陋,平常人家更不会花心思去琢磨这些。

一张饼分量并不大,吃完后正是上瘾的时候,孟初晞起身继续把剩下的面饼擀好。单吃饼未免有些干,锅里已经在熬着小米粥,这会儿也已经发出咕嘟的声响。

外面风雨肆虐,屋内那一方炉火驱散了寒意,小米粥的香味和饼的酥香汇聚成冬日里最闲适的美味。这在以往周清梧不敢想,而孟初晞也想不到。

两人吃着饼喝着粥,偶尔彼此对上一眼,具是满足的笑容。

另一边刘大婶从自家菜地里拔了些菜回家,路过周清梧家门口,看着上面在雨中稀薄的炊烟和屋顶蒸腾起来的热气,摇了摇头脸上却满是笑意。

回到家儿媳妇金玉儿替她把菜接过来,又把她身上的蓑衣解下来挂到一边沥水:“娘,冷了吧,赶紧去烤火。”

刘大婶脸上笑意还未收,摆手道:“不冷呢,该做饭了。”

“饭已经煮好了,我去把菜洗了炒了就可以吃饭了。娘怎么这么开心?”金玉儿看刘氏脸上带着笑,似乎心情很好,不由好奇问道。

刘氏闻言笑得越发开心:“刚刚从那丫头家路过,那屋里炊烟已经烧起来了,热气腾腾的,估计也是在烧炉子呢。这大冷天下雨呢,我都闻到了饼香,那丫头时来运转了,真是捡了个宝。”

金玉儿没成想她是因为这事,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娘真是热心肠,替清梧操碎了心。”不过想到周清梧救的那个姑娘,金玉儿也是感慨:“还真是好运气,最初村里人酸的不行,这发现那姑娘不记得过往的事又幸灾乐祸,现下呢,她日子过得比之前好了许多。那孟姑娘也是个妙人,看起来娇生惯养的人,却是很能吃苦耐劳,而且,还是个狠人。”

刘氏听得一愣:“狠人?怎么这般说?”

金玉儿悄声道:“娘没发觉周平那几个崽子最近遇到清梧都绕路走吗?”

听到金玉儿提周平刘氏眉头都皱了起来,那个兔崽子总是欺负周清梧,不过仔细一想的确很久没看到他们惹事了,“是这般没错,难道是被初晞教训了?”

金玉儿点了点头,捂嘴笑了起来,那天她出去干活在山坡上小路上看得清楚,也不晓得她用了什么法子,竟然也没让村长媳妇知晓。

刘氏笑呵呵的:“活该,那初晞也是个好丫头,对清梧是真的没话说。清梧那丫头这几个月完全变了模样,越来越水灵。哎,之前她们嚼舌根头说清梧救了个公子哥,现在我都有些可惜,要是初晞是个公子哥,说不定真能托付终身。”

看她那表情的确是真的遗憾,金玉儿忍俊不禁:“娘你这也是想太多了,若真是公子哥,也未必有姑娘家细心良善,况且,万一托付不好,怕是又是别的苦日子。”

刘氏也是一时忘情,被这么一说连忙摇头:“我也是糊涂了,眼下就很好了。”

这雨下了三天便停了下来,这一日是难得的大晴天,被关在家里三日赶上大晴天,孟初晞和周清梧两人把家里的被子搬出去晒着。大冬天里被子晒上一天好日头晚上睡起来又软又暖和,还有一股好闻的阳光味道。

不过据说其实是螨虫的味道,想到这孟初晞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突然一笑让周清梧有些摸不着头脑,看小姑娘诧异看着自己,她笑着道:“太阳晒过这被子闻着很香,我突然想起来似乎有人告诉我,那都是被子里的小虫子被晒死了,焦了的味道。”

周清梧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她瞪大了眼睛仔仔细细翻看她们的被子,半晌她转头看着孟初晞神情十足认真,摇着头示意没有虫子。

被她这正经的小模样逗乐了孟初晞笑得越发开心,继续逗她:“那些可是看不见的。”

周清梧对她的话深信不疑,看着自己的被子神色间有些小嫌弃,半晌她才比划道:我努力挣钱,给你换新的。

孟初晞嘴角的笑因为她这句话微微一凝,片刻后她眸光柔和摸了摸她的脑袋:“新被子用了也会有小虫的,经常晒晒就没事的。当然是要努力挣钱,给我们清梧换新的。”

周清梧被她这温柔宠溺的模样烧红了脸,腼腆得去整理被子,惹得孟初晞莞尔。之前想着她像含羞草一点都不假,怎么这么爱脸红呢,一碰一逗就缩回去了。

目光落在了屋前放着的小捕猎工具,孟初晞开口道:“清梧待会儿我们去一趟山里,把那些绊子下了吧。还可以去山上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挖的。”

周家村得天独厚的山脉不过是几十户人家经常光顾,很多山珍都难以被寻觅干净,每次去都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想到快要过年了,这次有孟初晞在,一定不能马虎寒酸,是要去山上弄一些好东西,思及至此她点了点头。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热门: 神赐的宴会 魔天记 我的公主重生了 虫族进化缺陷 夜蝉 假戏[娱乐圈] 师尊的秘密 万劫 神探韩峰:幕后黑手 天命青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