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孟初晞看着她,眼神也柔和下来,旋即皱起眉故意冷淡道:“怎么凶?那肯定是特别凶,小孩子看了都会做噩梦。”

说完,她故意摆出一股凶狠的模样,空出来的手直接伸出去佯装去抓周清梧。

周清梧这下绷不住了,直接笑开了扭着腰躲开后,一路小跑。她还拎着锄头,孟初晞怕她摔跤,连忙在后面追着:“跑慢点,你当心手里的锄头别摔了。”

但是周清梧笑得格外开心,相识以来除了特别害羞,她从不会在孟初晞面前表现出孩子气,甚至可以像个大人一样照顾她,处理很多事情。但是此刻的她,笑得梨涡浅浅,跑起来就像个孩子,她回头笑着对孟初晞摇头,明媚得真正有了十五岁豆蔻少女的模样,满满的活力,让看着她的孟初晞也生出了童心,快步跑起来追了上去。

原本听她喊的周清梧慢下了步子,结果看孟初晞跑了起来,当下又闹了起来,两个人跟孩子一样,一路小跑着,直到气喘吁吁才停下来。

周清梧小脸红扑扑的,那股玩性过去她又觉得自己太孩子气了,眼里满是不好意思,孟初晞揉了揉她的脑袋:“清梧要这样多笑笑才好。”

周清梧有些害羞,但还是抿出了脸颊的两个小梨涡,乖巧点了点头。孟初晞总觉得自己养了个好乖的女儿,而且越看越惹人疼。

地的确是已经犁好了,孟初晞看了看土壤,伸手捻了捻:“是良田,这么深的泥都很肥沃,田可以等着开春种水稻,地整好种着时蔬,还有麦子大豆都可以种一些,我们就两个人,也不求靠它挣银钱,能自给自足便好了。”

周清梧点了点头,原本之前杨家就是一块种稻子,其他的用来种蔬菜的,这地在这时候犁过一遍,来年播种时杂草也会要少上许多。

失了田地的农民在这个时代是很悲惨的,沦为佃农那意味着辛辛苦苦一年的劳作基本是为他们卖命,自己温饱都难。而周清梧这种孤女,就连替别人种田的资格都没有,能够拥有自己的地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开心的事。

孟初晞看着她在地里巡视着,时不时弯腰摸一摸地上翻起来的泥,越发觉得自己买地是件正确的事。她不是没想过多买些地做地主,但是一想到那些盘剥下去靠压榨佃农过上丰裕生活的地主,孟初晞便不想依靠土地谋生。

在她印象中大衍王朝是历史上少有的商人地位不错的时代,商业贸易甚为繁荣,甚至女子经商都很常见她手中预备了两亩薄地以备不时之需,其他的想做点生意。

想到这,孟初晞目光忍不住落在了旁边那一排桑树上。当初她这么果断买下这地便是因为这桑树,她总觉得面对这桑树时她就颇为亲切。这边盯着桑树出神,她便慢慢走到了一颗桑树下。

到了这时候,桑叶已经全部落完了,孟初晞伸手轻轻抚在了树干上,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那里满眼都是桑树,碧色桑叶挂在枝头,一眼望不到头。而此时她脑海里也突兀地闪现出一句话:“厥土黄壤,色黄者得其正气也,性壤者取其柔软也,宜种椹,厥土赤植坟,色赤者光耀也,性填者黏腻也,宜种桑。”

她当下忽然觉得有些晕眩,随后身体往前一倾,还好手撑住了树干,这才没摔了,后背冒了一层冷汗人也清醒过来。孟初晞呼吸急促了下,晃了晃脑袋,眉头也不自觉皱了起来,刚刚那场景,还有那颇为艰涩的话分明不是她记忆中有的,可是她竟然清楚地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她这突如其来的异样被那边的周清梧瞧见了,当下丢了手中的锄头,沿着田埂一路小跑过来,急急忙忙扶着孟初晞,伸手比划:怎么了?不舒服?

孟初晞脸色还有些难看,但是看到她急了连忙摆了摆手,看了眼桑树道:“你别急我没事,就是刚刚看到这桑树想起了零星的画面,所以有些晕,已经没事了。”

周清梧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神情依旧紧张:头晕?是之前伤没好吗?还有哪里不舒服,还晕吗?

她打着手势,神情急切,眼里担忧怎么都藏不住。

孟初晞心里发暖,握住她急乱的手道:“真没事,头不痛也不晕,就是突然想到一个画面有些愣神。”

周清梧盯着她瞧,看她脸色也好了,并不像不舒服这才松了口气,犹豫片刻又问她:想起什么了?

孟初晞也没瞒她,指了指桑树:“就想到一个场景,有一个地方种了许多桑树,应该是个桑园。”说完她又笑了起来,“其实我当时看到这桑树就觉得亲切,也许我以前就是种桑树的。”

周清梧愣了愣,低头认真思考起来,似乎是当了真。片刻后她给孟初晞打着手势:这里种桑的并不多,只有青阳镇有一处桑园。

孟初晞点了点头,她明白周清梧的意思。在这三个月里,她和周清梧一起基本很少看到青阳这边有大规模种桑养蚕,只有个别家中养了一些。

只是在孟初晞了解的历史中,种桑养蚕一直是古人最普遍的生存手段。尤其是在那个时候棉花还未大面积种植,桑麻一直是布匹丝绸的重要来源。不过之前种桑养蚕的中心地域都在北方,后来才往南方迁移,那照眼前来看,青阳还是以种麻和木棉为主。

如果她记忆没出问题,这只能是原身看见的场景,那她可能并不是这里的人,那怎么会被冲到周家村这个地方呢?

可是那一点点画面完全得不到关键信息,孟初晞怕小姑娘跟着她着急,只能暂且按耐下来。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她莫名其妙出现在这个时代,进入这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身上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事实,既来之则安之,为今之计只能留个心眼,一步步走下去。

“不要皱着眉头,我没事的,能想起一些总是好的,况且现在这样我觉得很好,所以不要替我烦恼了,嗯?”看到周清梧拧着眉头,神色担忧的模样,孟初晞收拾好心情赶紧宽慰到。

看她还是一脸担忧,孟初晞笑着捏了下她的脸:“不要苦着脸了,都不可爱了,像个小老太太,来笑一个。”

周清梧闹了个大红脸,看着孟初晞却没忍住,最后红着脸笑了起来。

孟初晞还在继续逗她,故作惊讶道:“呀,这谁家的小姑娘,笑起来这么好看,真水灵。”

周清梧含嗔带羞得推了她一下,转身赶紧去干活去了。孟初晞抿嘴笑着,跟在她后面,两人就这么一人一垄把地里的土拢上去整平。

两人其实都是新手,孟初晞小时候经常跟着爷爷在地里玩儿,但从没真正动手做过。周清梧也只是看过村里人把地整好的样子,所以最开始效率并不高。

一上午过去两人也才各自整了自己的这一片。周清梧弯腰久了,起身时又是一阵目眩,她晃着下身子,扶着锄头缓了缓。

其实这种情况比之前好多了,自从孟初晞来了后她基本不会挨饿,这三个多月也见了油腥,更是吃了几个鸡蛋了。但是那也只是偶尔,她身体缺损得厉害,不是这么快就能补起来的。

孟初晞看到了好几次她蹲下来头晕,知道她贫血,看她那模样便知道老毛病犯了,忙过去扶住了她。孟初晞蹙了下眉:“你身子还是虚了,之前营养不良还没补好,以后得想办法给你补补血。”

周清梧摆了摆手:比之前好许多了。

孟初晞没说话,而是在心里盘算着哪些东西可以用来补血,抽空去镇上买一些回来。

周清梧抬头看着她,孟初晞属于体寒的人,但是奇怪的是运动后特别发热,也爱出汗,这冬日里动了一上午额头就冒了一层汗。

脑子还没来得及反应,她手已经不受控制,捏着自己的衣袖伸到孟初晞额头替她擦汗。孟初晞回过神感觉到一阵阴影落下,额头微凉柔软的触感传过来,周清梧的脸就在眼前,神色认真专注在替她擦汗。

孟初晞愣了一下,当下一动不动的,只是盯着小姑娘看,养了三个多月,之前面黄肌瘦的人模样变了许多。

虽然因为过早辛劳,她肤色并不是很白皙,但是五官很清秀,看起来很舒服。特别是眼睛大而清澈,颇为有灵性,而且少年人肌肤得天独厚的水嫩,如果再好好养着,长开了也是个漂亮姑娘。

她看得微微出神,但当她目光和周清梧的对上时,孟初晞心跳莫名奇妙的漏了一拍,在周清梧赶紧收回手时也有些不自然地挪开眼神。

平日里都是周清梧一个人羞赧,这下两个人都不自在,于是气氛瞬间有些古怪。但好在周清梧很快打破了这个局面,她指了指肚子,打手势问道:饿吗?

孟初晞摸了摸肚子,点了点头:“是有些饿了,先去回家吃饭?”

周清梧点头,两个人把剩下的收了尾,准备回家做饭。还好这里离家不远,回去也不费事。

中午太阳格外明媚,远远走在路上便看到了村里人家炊烟袅袅,宁静悠远,莫名心情也好了起来。四周环绕的群山在晴空下与天想接,白云青山,蓝天黛瓦美得像画中的场景,这是孟初晞最为怀念的景色。

周清梧又在她眼里看到了那种神情,有时温柔有时怅然,但是不变的是那种怀念,叫人抓不住又看不透,每当这种时候周清梧就觉得孟初晞离她有些远,此前她隐约心慌,可是现下她却没忍耐住,伸手抓住了孟初晞的衣袖,似乎这样就可以把她抓住,不让她不见了。

这略带急切的力道让孟初晞转头看着她,眼里有询问之意,语气依旧温软:“清梧,怎么了?”

周清梧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看着孟初晞眼里有些不安,最后才有些犹豫地比划:你想家了?

孟初晞微愣,随后意识到什么,轻笑了一声:“只是偶尔看着这样的景象有些晃神,我并没想起什么东西,谈不上想家。倒是经常想,该怎么养好你,身体不好,体质又弱,愁坏我了。”

她蹙眉摇头,还叹了口气,似乎真的愁得厉害。小姑娘脸皮太薄了,这下又红了,急急忙忙比划:我好养,你别愁。

比完又觉得不对,连连摇头:不用你养我,我会很努力去养你。

大概是她觉得之前自己过得太拮据,这实在没什么说服力,又继续努力传达她的意思:我会挖药材,也可以缝补,会越来越好的。

她能吃苦,活干得又漂亮,如果不是“恶名”在外,没有人愿意给她活做,挖的药材总被人偷,她也不至于沦落到这地步。如今有孟初晞在,村里人看有人护着她不敢明目张胆欺负她,日子肯定会好的。

孟初晞眼里情绪翻滚,最后只余眼角温润的笑意:“嗯,我信你。”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在飞升前重生了 穿成渣了偏执男主的万人迷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猫大王统领横滨的日常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和深渊魔主同名后 黑笑小说 原来我才是反派[穿书] 有海 穿成玛丽苏文男主后我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