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她勉强睁开眼就看到孟初晞俯着身子面色凝重,好看的黛眉也拧在了一起。看周清梧睁开眼瞅她,孟初晞脸色也柔了下来:“很痛是么?忍着点,我给你揉揉。”

周清梧痛得都溢出来眼泪,此刻脸色苍白得看着孟初晞,一双大眼睛水蒙蒙的,看着十足可怜。孟初晞连忙坐在床边把人扶起来,端了姜糖水递给她:“我煮了姜汤放了糖,你赶紧喝了,身子暖了说不定会好些。”

孟初晞小心吹着,姜汤的气味混着蒸腾的水汽飘散在眼前,周清梧勉强扭头看着认真体贴的人,眼里的雾气越发浓了。

虽然姜的辛辣明显,但是因为给了糖,并不难喝。等到一碗姜糖水下肚,热意从肚腹散开,周清梧感觉身子都有些发热。此刻她被孟初晞抱着,身后的温度也隔着衣服传递过来,的确要舒服了许多。

“好点了么?”把碗放一边,孟初晞紧张地询问。

这突如其来的痛意几乎抽光了周清梧的力气,她虚弱地点了点头,可是脸上冷汗依旧明显。没了红糖这姜汤效果也差了,而且痛经严重光靠这姜汤显然是不够的。

想到这,孟初晞伸手摸了摸她的手,在被窝了躺了这么会儿依旧是冰冷的,刚刚摸她的小腹,也是凉的。小姑娘才到这个年纪,估计是没养好落下了宫寒的毛病这才导致这么严重。

这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保暖,这个时代条件简陋有没有暖贴,汤婆子都没有。孟初晞皱了皱眉,帮周清梧把棉衣外裳都脱了让她躺好,又去灶间把一个破了的瓦盆装了碳火端到卧房内。

周清梧痛得狠了,想转移注意力,余光瞥着孟初晞,却见她低头解了腰带衣衫,把衣服也脱了。她愣了下看着她穿着中衣弯腰烤着火,随后掀开自己的被子也钻了进来。

她几乎惊得忘记了自己不会说话,张着嘴嗫嚅了几下,她来不及比划问她,整个人已经被拢在了孟初晞怀里,那温暖到有些烫的手隔着薄薄的亵衣贴在了她翻腾绞痛的小腹处,然后像之前那般温柔揉了起来。

她顿时像被人点了穴道一样,一动不动窝在了这个柔软温暖的怀抱里,心跳倏然激烈。

“你身上好冰,难怪会疼得这么厉害。唉,是我不好,都快来月事了还让你昨天背这么沉的东西,累着了会疼得更厉害。我抱着你,身体暖了就会舒服很多了。”说完她拉着周清梧一双冰冷的手捂在自己腋下,脚碰了碰周清梧的脚,啧了一声一起勾进她腿弯捂着。

她比周清梧火气旺,身材也高挑,小小一只的周清梧整个被拢在她怀里,她身上的温度和那淡淡的清新味道铺天盖地一般,把她全部包裹进去,舒服得让她简直想哭。

原本越躺越冷的被窝因为有了孟初晞的加入,一会儿便暖和了。紧贴着孟初晞,她身体的温度清晰得传递到周清梧身上,同样是来自于这个人的温度,却比刚刚两人穿着外衣时更加温暖而直接。

单薄的衣服隔绝不了温度,甚至也隔绝不了触感,孟初晞柔软玲珑的曲线她都感知的一清二楚,让周清梧羞得厉害,想离开一些却又舍不得离了这温暖,最后只能僵硬得维持一个姿势。

周清梧觉得姜汤此刻也发挥了作用,她脸烫的厉害,浑身也热烘烘的,而那让她痛不欲生的疼痛似乎一点点消散。

孟初晞时不时伸出手去烤一下火,右手温度一直很高,暖乎乎的手一下一下揉着,缓解了那里的疼痛,舒服极了。原本周清梧心如鼓擂在那面红耳赤地胡思乱想,可是这里的温度太过舒服了,最后像被撸了毛的小猫儿一样,埋在孟初晞怀里睡着了。

察觉到她手暖了后孟初晞就松开了她,等到孟初晞揉着发现她呼吸清浅绵长时,这才发现小姑娘睡着了,那双手还揪着她的衣角,原本苍白的小脸因为埋在被子里已经红扑扑的了,可爱极了。

孟初晞给她揉肚子的手慢慢停了下来,不曾想才停下小姑娘竟然动了动身子发出可爱的哼哼,似乎有些不满意,惹得孟初晞莞尔低笑。无奈摇了摇头,继续轻轻揉着,可真像个猫儿。

低头仔细看了看她的神情,睡得很香,嘴还微微撅着。伸手捏着她的脸颊掐了掐,嗯,竟然还有点肉,低声噗嗤笑了出来,又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这小丫头,睡得还挺香的。”不过看她没有痛苦之色,孟初晞也就安心下来。

想到她昨晚就不舒服,估计没休息好,孟初晞怕起身惊醒她,便没再动。只是被窝里暖和,小丫头虽然瘦但是抱着也软乎乎的,到最后孟初晞自己也睡着了。

屋外冬阳高照,院外隔壁邻居家的鸡已经在悠哉觅食,刘大婶家的黄狗正和一只猫斗气,那只狸花猫弓着身子神情紧张凶恶,对着大黄狗呲了起来。那狗一点都不相让,身体一跃前爪匍匐着大声叫唤。一时间狗吠声,猫受惊后有些低沉凶狠的呜声在外面飘荡,一声紧过一声。

床上落下了几片日光,安静静谧。光和阴影交织在屋里呈现一副渐变的昏黄。依稀可以看到床上躺了两个人,片刻后隆起的被褥动了下,小姑娘脑袋从温暖柔软的怀抱里拱出来,有些懵地看了看满室的暖阳,随后目光便仿佛被黏住了一般落在近在咫尺的人身上。

孟初晞睡得很恬静,头微微偏着,琥珀色眸子此刻温顺地阖着,额头上碎发贴在脸侧。她本就是个温柔的人,此刻睡着了,这模样更是给这精致的五官平添几分温润。

周清梧呆愣愣盯着她看了好久,孟初晞的睫毛特别长,闭上眼时可以清晰看到每一根睫羽,日光在室内添了光亮,于是打下的阴影也就越发明显,嘴唇抿着透着红润,看起来软乎乎的。

看了好久周清梧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太痴了,连忙挪开眼暗自羞耻得红了脸。她还是被孟初晞抱在怀里的,睡着前替她揉肚子的手还放在她腹部,让她又感动又脸热。

只是即使心脏不争气地乱跳,她却十分贪恋这种感觉,舍不得离开。虽然当时的疼痛让她回想起来就打颤,但是身边这个人给的呵护和温暖却更让她难以忘记。

脸颊红扑扑的,嘴角却忍不住上扬,她目光四处乱转后还是忍不住落在了孟初晞脸上,越看嘴角的笑就越压不住,她也不知道为何,但是瞧着她就开心。

她就痴汉一般盯着孟初晞看,直到那个人睫毛颤了颤迷蒙睁开眼,周清梧才赶紧挪开眼,有些手足无措。

孟初晞只觉得这一觉睡得舒服极了,被窝里暖洋洋的,恨不得伸个懒腰。她余光瞥见小姑娘醒了,大眼睛在那无措转着,想到她之前疼痛的样子,眯着眼手摸索着揉了揉她的肚子,嗓音微哑道:“还痛不痛?”

周清梧连忙摇头,又比了手势:不疼了,谢谢初晞。

孟初晞闻言才把手收回来,眨了眨眼醒了下神道:“看日头我们睡得不短了,饿不饿,我起来做饭。”

周清梧忙撑起身体,意思是要起来一起。孟初晞正色道:“没有疼起来可以,但是这几天不要碰冷水,衣衫我来洗,也不要太劳累了。女孩子这几天要好好修养,以前你一个人逼于无奈没养好才会这么痛,你月事来的是不是也不规律?”

周清梧红着脸点了点头,但还是比划道:不能都让你做。

孟初晞起身边穿衣服边道:“不是都我一个人做,你可以帮我生火,做些其他事,这个不许多说了。”

周清梧可是很清楚孟初晞的脾气了,没再多说,只是连忙跟着起身。

孟初晞出去看了看日头,的确已经是下午了,今天算是偷了懒了。外面天气极好,她转头看了眼周清梧:“待会儿吃完饭我去趟镇里,你别忙活在这里晒晒太阳,等我回来。”

周清梧抿了下唇,模样看起来还有些委屈:我想和你一起去。

孟初晞失笑,上前捏了捏她的鼻子:“还委屈啦?这次我去,把冬笋送去卖了,这不是很快就过年了么,下次我们一起去,不去青阳镇,我们直接去江阴县城好不好?”

孟初晞心里有计较,想去县里把金箔换成银子,顺便也去见见外面到底是何种模样。也了解下行情,看看能不能做些小本生意。

周清梧愣了下,随即眼里有些惊讶:去县里?

孟初晞点头:“我忘记了许多事,到现在还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光景呢,过年也要准备年货,去一趟江阴县最好不过了,好不好?”

自从爹娘去世周清梧也没再去过县城,而且既然是孟初晞想去她自然是同意的,于是便点了头。孟初晞笑了起来,转身往厨房去:“那我去做饭。”

周清梧连忙跟进去,孟初晞做饭水平比她还好几分,但是生火却不再行,还得她去。

一顿简单的饭菜,蒸了蛋羹,炒了一份青菜,还有一盘南瓜。家里调味品并不多,但是比孟初晞刚来时已经好了很多,酱油和醋都添了,比起清汤寡水加盐要有滋味多了。

鸡蛋蒸出来不像周清梧印象中有小孔,不但颜色漂亮,口感更是滑嫩,撒了一层碧绿葱花格外诱人。孟初晞尝了一口也忍不住感叹:“这种鸡蛋蒸的不仅好看,味道也鲜多了。”

周清梧有些不解:还有别的蛋?

孟初晞一愣,然后打了个哈哈:“有的鸡蛋颜色就不漂亮了。”

周清梧到没多问,吃罢饭孟初晞就出门了。这是她第三次去镇上了,但是一个人还是头一次。

从村里路过,认识她的人有个别不是太忌讳周清梧的村民都会和她打招呼,尤其是年轻的男子,毕竟孟初晞生得太过出挑,他们总忍不住会多关注。

孟初晞只是礼貌回应一下,并不是太热情。本来不打算下午出去,她想买一些东西下午可能都卖完了,但是笋要赶着新鲜,放久了水份也差了。

虽然时辰不早了,镇上集市不如清晨热闹,但是临近年关,青阳镇人也是不少。冬笋是镇上富裕人家最偏好的珍馐,而孟初晞样貌也突出,守在那很快就有人上前询问。

“姑娘,这笋自己挖的?”来的是一个穿着绸衫的中年男子,头上也戴着冠,看起来家境不错。

孟初晞点头:“昨日才上山挖的,个头不错绝对新鲜,这个季节做油焖冬笋,或者是用来炖三鲜笋汤都是很好的。”

他听罢笑了起来:“你倒是内行,这笋家里人挖的?怎么卖?”他会停下来便是在这一群小贩中看到了孟初晞,虽然衣裳穿着很普通,但是模样太过标志,低头安静坐在那,东西摆的整齐漂亮,十分惹人眼。

孟初晞微微一笑:“我自己挖的,今年冬笋不好找,拿出来卖补贴一些家用,这一堆笋有十三斤,四百文可以全拿走了。”春笋价格要便宜很多,一百文便可以买到十几斤,但冬笋价格要翻几倍,四百文的确不贵,他点了点头:“我都要了。”

说完他转身对着不远处一个年轻小哥道:“全胜,把这冬笋带回去,老爷昨日刚念叨吃笋呢。”

“是,管家。”

伙计应了后过来把冬笋装好,被唤作管家的男人从宽袖中拿出钱袋子,把钱递给孟初晞,随口道:“不过姑娘这样貌到不像是山野人家的。”

他说完偏头斜觑着孟初晞,嘴角还有一丝打量的笑意。

孟初晞眼里有一丝诧异,但很快微微笑了起来:“这位老爷过誉了,我只是小地方的一个乡野丫头,不过家道中落之前,跟着爹娘见识了一些。”

“哦,原来如此。”他又打量了孟初晞几眼,最后摇了摇头,大概是想多了。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热门: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诛天图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圣墟 高能二维码 两小无嫌猜 樱花秘密基地 崛起吧,Omega! 混乱中立迦勒底 无上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