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带回家的冬笋周清梧留了一部分,那些个头卖相不错的分了出来,准备带到镇上去卖。孟初晞拿了一些让周清梧给刘大婶家送了过去。

送去时刘婶正和村子里周永旺的媳妇朱氏在聊天,周清梧对着两人点头算是问了好。

刘大婶看见她扬起了笑:“清梧来啦,那地的事都办好了?”她说得直接有意让朱氏听见。

周清梧看朱氏惊讶的模样,点了点头:好了。

随后她把篮子递给她,伸手比划道:给刘婶你尝尝鲜。

“这,哎呦,清梧丫头都会挖冬笋了,这东西不好弄,你自个儿留着,我不能要。”刘大婶连忙摆手拒绝,她当家的偶尔才能挖几根放在菜里当个新鲜物,周清梧这些都能煮一碗菜了,小姑娘能挖多少,可不能要了。

周清梧伸手比划:是初晞挖的,家里留了,这次买地都亏了周叔,这只是一点心意。

朱氏在这里她没料到,不过她也不怎么在意,人有亲疏她也不担心她有其他想法。

朱氏眸子悄悄瞥了好几眼,脸上忍不住有些艳羡:“这真是厉害了,村里的大老爷们有经验的一日才能挖到到一筐,清梧你倒是舍得给刘娘子送来。”

周清梧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像朱氏预料那般低头瑟缩,不紧不慢继续打手势:刘大婶照顾我,人要知恩图报,初晞也记着刘大婶的好,所以我们一定要送来。

朱氏看不懂,她也不在意,把目光落在刘大婶身上,把篮子又推了下:您一定要收下。

刘大婶哎了一声,眼里又是动容又是欣慰:“你这丫头,真是难得了,大婶也没帮到你多少,以前过得苦命,现在好一些了还这么记着婶婶,笋我收下了,也替我谢谢初晞那丫头。”

周清梧点头,等着刘大婶把空篮子还给她,便欠了下身和两人示意离开了。

朱氏看着小姑娘的背影啧了几声:“刘娘子,这清梧变了好多啊,以前都不敢正眼看我,现在大方多了,这气色模样都好看了不少,有些像她娘了。”

刘氏看了她一眼,顺着她话道:“是变了不少,她一直是个懂事有礼节的孩子,周长青夫妇都是识礼的人,那些年把这么一个女儿养的这么好,能差到哪里去。只是可怜她没了爹娘,又被压上那等煞星名头,生生把那聪明伶俐的孩子磨成那般阴郁沉闷。”

朱氏平日里虽然不像其他人那么嘴碎,但是也是爱掺和那等闲事,也没少应和周清梧是天煞孤星的事,听了刘氏的话有些脸热。但还是扭了头,清咳了一声小声道:“她那命的确不好,接二连三,没了父母,未婚夫,未来的公公人也死了,怎么能让人不说。”

刘氏眉头蹙了下,她做人一向不轻易得罪人,也知道这些人心里想什么,所以并未直接反驳朱氏,只是正色道:“等着看吧,她以后的日子定然会好起来的,是不是煞星,自有交代,况且啊,朱娘子啊,比煞星更让人恐怖的是人言啊,那可是诛心的。”

朱氏脸色微微变了下,随后笑着道:“哎我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啦,不聊了不聊了。”

看着她离开刘氏也没什么表情,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嘴里轻快自语道:“这冬笋可是好东西,今个儿可以添个新鲜菜色咯。”

孟初晞在院子里整理之前周清梧晾晒的一批药材,院子里堆了一根竹子还有一些做篾匠用的家伙,看到周清梧回来了,孟初晞拍了拍手扬起了笑:“回来了。”

周清梧有些疑惑地看着地上的东西,孟初晞知道她想问什么,弯腰把自己从山上剥回来的藤条收拾了一下开口道:“之前看到村里王猎户他们弄了一些猎物,还有山上那些动物活动痕迹,我去周二叔家借了这些,想试试做个小机关,看看能不能逮着兔子什么的。”

周清梧真是惊讶了:你还会抓兔子?

孟初晞摆了摆手:“就是试试,能不能有用还不知道呢。”当初跟着爷爷在乡下,那边人普遍都会做一些这种机关去抓兔子和獐子类的,她爷爷更是其中一把好手,她常跟着爷爷去山上收这些,耳濡目染地也知道不少,但是都没亲自实践过,这也是心血来潮罢了。

今天太阳好,忙活了大半天孟初晞让周清梧休息一会儿,周清梧便拿了马扎坐在一边看着孟初晞鼓捣。

这种抓小野兽的东西构造其实挺简单的,把竹子锯断砍开,选择一个五寸多的竹片削光滑,一端削尖,另一端挖出凹槽,将搓好的藤条缠上,盘成一个可以活动的圈,也就大功告成了。

周清梧捡起孟初晞放在一边的小东西,手勾着这个圈拉了拉,绳结是活动的,所以这个圈可以随意调整大小。

周清梧鼓捣着这玩意儿,眉宇间有些疑惑,似乎不明白就这么一个东西怎么抓猎物。

孟初晞手中的刀继续削着竹片,余光却在往周清梧那瞥,看到那小脸上不自觉流露出的思忖之色,不由漾出一抹笑。却也没打扰她,只是时不时看小姑娘一眼,直到她眸子一亮,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她才歪着头笑意盈盈道:“清梧想明白了?”

周清梧转头就撞上她的目光,立刻别来眼,随后小脸发粉又挪了回来,惹得孟初晞笑意越盛,这小丫头怎么这么爱害羞。

周清梧指了指手中这个东西的环,然后伸手比划,按着竹桩,右手手指快速一拉,便看着孟初晞。

孟初晞笑意更盛,伸出手指比了个大拇指:“清梧太聪明了,正是这样。”

周清梧摆了下手,比划道:是你聪明,什么都会做。

孟初晞失笑,她把手中东西抛了拋:“我也是试试,还不知道有没有用呢。等到过几日上山,我把它们都放下去。”

周清梧对她满怀信心:一定有用。

孟初晞笑着摇了摇头,继续把剩下的几个做出来。

晚饭吃罢,周清梧早早就歇息了。孟初晞吃饭时便发觉她精神有些不济,想着今天她非要撑着背了一筐竹笋,恐怕是累了。替她掖了掖被子,孟初晞眉头微蹙,无奈道:“真是倔丫头。”

当晚周清梧睡得并不安稳,早上鸡鸣三声后,原本都会起身的周清梧还没什么动静。来到这个时代已经一个多月了,不同于大都市夜生活丰富,在这里几乎是天黑便准备休息,所以一到卯时孟初晞也便醒了。

转头看周清梧还没醒,她静悄悄起了身,探头看了看周清梧,小姑娘还缩着脑袋在睡。有些不放心,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还好并不烫。

便想着让她多睡一会儿,悄悄起身去做早饭去了。

早饭比较简单,孟初晞熬了粥,想着周清梧昨天累坏了,之前家里买了的鸡蛋还剩两枚。孟初晞取了一颗鸡蛋打到碗中,锅中米汤沸腾,孟初晞舀了米汤徐徐倒入,筷子快速搅拌,片片蛋花立刻均匀散在米白色米汤中,一股香味也立刻飘散出来。

她弯腰嗅了嗅,眼角露出一点笑意,果然是土鸡蛋,味道香,颜色也漂亮。打开罐子她又取了一块松毛糖放入汤中搅拌。擦了擦手,正要去把人唤醒,身后就有了动静。周清梧神色有些疲倦地扶着门框有些歉疚地比了手势:我起晚了,你怎么不叫醒我?

“平日里都是你忙活的多,昨天估计是累到了,你多歇歇好。来,我给你冲了蛋花,你趁热喝了。”说着她又仔细看了一下周清梧的脸色,忧虑道:“怎么脸色不好看,是哪里不舒服吗?”

周清梧摇了摇头,伸手比划:我没事,别担心。

“来,把这个喝了,暖暖身子。”孟初晞把蛋汤端起来递给她。

周清梧没接目光在灶台上搜寻了下,伸手比划:你的呢?

孟初晞颦眉:“你看看你的脸色,身板,再看看我的,我不用喝了,你不许再多想其他的,喝了。”

周清梧无奈,捧了碗,滚烫的蛋花汤香味扑鼻,碗底被孟初晞体贴垫了布,热度传到手心却不烫手。她想了想伸手递到孟初晞嘴边,眸子盯着孟初晞。

孟初晞挑了下眉,小心喝了一口,嗯,味道香甜可口却没有一丝蛋腥味,挺成功的。

“好了,我也喝了,你快喝一口试试,喜不喜欢?”孟初晞问道。

周清梧尝了一口,甜滋滋的又满是香味,很好喝。她尝罢就点了点头。蛋花汤简单但是却很有营养,用米汤冲烫的更加香,乳白的米汤加了蛋,黄色蛋花漂浮其中,颜色也好看。这吃法周清梧都少见,但是口感的确很好。

见她喜欢孟初晞笑了起来,转身继续忙活。周清梧看着孟初晞,眼前的人穿着棉衣腰身看起来都很纤细,也不比自己胖多少,唔,最多是高了些,嗯,就一些。

一碗蛋花汤下肚,腹中暖洋洋的,原本隐隐约约的腹痛也好了许多。她是有些不舒服,方才起身发现似乎是来月事了。她之前月事很不规律,至今都快两个多月没来了,这一来就有些不舒服。想到往日每来一次就让她辗转发侧痛不欲生的滋味,周清梧脸都有些白。

吃完饭后,孟初晞把冬笋收拾好,准备去一趟镇上,正要去叫周清梧,却发现她缩着身子坐在一边脸色苍白,已经冒出了一头冷汗。

孟初晞脸色一变,赶紧上前去:“清梧怎么了?你脸色好差,哪里痛吗?”她伸手握住了她抓在膝盖处的左手,入手冰凉潮湿,竟也是一手冷汗。

周清梧勉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却没力气再做手势,又痛苦地低下头。那粉色唇已经是毫无血色,孟初晞心急如焚,目光往下发现她右手死死按在小腹,痛得浑身哆嗦,当下反应过来,试探急问道:“是来月事了,肚子疼吗?”

这下周清梧也顾不得羞涩,白着脸点了点头。孟初晞看她点头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其他病症。但是她深知痛经厉害能痛昏过去,周清梧疼成这样肯定是受不了了。

顾不得其他,她弯腰把蜷缩着的人拦腰抱了起来。小姑娘是真的瘦弱,孟初晞抱着都不觉得吃力,快步把人抱到榻上,替她盖好被子。

她俯身低声问了句话,脸色苍白的周清梧咬了下唇,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孟初晞又心疼又好笑,如果不是疼紧了,恐怕这小姑娘又要羞红了脸。

“你先休息,我立刻给你煮碗姜糖水。”家里并没有生姜,孟初晞立刻出了门去刘婶家里借去了。回来看了眼周清梧,又火急火燎去灶间烧热水煮姜汤。现下没有红糖,她只能试试姜汤能不能给她暖暖身。

周清梧只感觉自己像被人狠锤了一下,整个小腹就好像搅在了一起,一波波痛意浪潮般袭来,让她咬着唇整个人佝偻了起来,却不能缓解一丝。

就在她痛得感觉反胃时,突然有人掀开了她的被子,然后一只暖乎乎的手掀开她的外衣,贴着亵衣抚在了她的小腹上,轻轻揉着,让痛得迷糊的周清梧立刻清醒了一下,心里猛然一跳。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热门: 昭如日月 闪苍 系铃人 分身 染上你的信息素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推理者的游戏 鬼之子 破碎海岸 全校都以为我A装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