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采完后,采过的地方周清梧都会用松针再仔细盖好,不破坏菌根旁边的土,明年便可以再长了,大多数采菇人都有这种自觉。

松树林很快迎来了三三两两的妇人,有主动打招呼的,也有瞅着她们背篓里不少的成果啧啧有声的。

孟初晞也是无奈,这些人眼界小了心思也窄了,喜欢整天把心思放在别人身上。寒暄几句后,她带着周清梧挪了地方,专心做自己的。今年雨水足,茅草菇长得了不少,两个人有伴跑的地方也多,一天下来一个背篓装了大半。

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上山,等到回程时,好不热闹。毕竟这种山珍可是稀罕的,因比价格也颇高。

晚上回家周清梧早早就准备做饭了,中午吃的随意孟初晞都要饿坏了。

筐里的茅草菇在橘红色中偏向褐色,湿黏的菌面沾了不少草屑。周清梧把茅草菇摊开晾着,小心把里面发绿的挑出来晚上准备吃了,这些发绿是有损伤的不能久放,卖相也差,不懂得会以为是坏了。把剩余的摊开明日一早就得抓紧时间去卖了,这时节镇上的酒楼,大户人家的厨房可都等着供货了。

家里剩下的食材并不多,在孟初晞印象中用它做糯米饭可是一绝,可惜糯米精贵,并没来得及买。于是帮着一起洗的孟初晞开口道:“这个准备怎么做呢?”

周清梧比划道:用来煮面好不好?

孟初晞一听第一反应是家里没有挂面,后来后知后觉现在也没挂面卖,家里有面粉擀面更棒。手擀的面劲道十足,比挂面鲜香,滋味就是一绝,配上这茅草菇,想想就觉得要流口水了。

想到这孟初晞连连点头,立刻起身去和面了。还怕她吃不惯面食的周清梧忍俊不禁,手中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面粉加入适量水,原本絮状的面粉经反复揉捏后劲道越来越好,逐渐揉成光滑的面团。手擀面揉得越久韧性就越好,做出来的面更加筋道。

擀面孟初晞并不是很在行,她自己做过,吃是好吃,但是擀的面皮不规则,厚薄也是不均匀。当下看了眼周清梧:“我不大会擀面。”

原本看她这么熟练周清梧以为她又会做了,听她这么说低笑了一声,接了过来。她倒不是经常吃面,毕竟白面难得,但是擀面这件事她还是做的很好。手下擀面杖前后左右滚动,甚至可以利落卷在擀面杖上,让孟初晞忍不住在一边夸她。

周清梧腼腆接受了,很快一张韧性十足的面皮摆在她们面前,形状完美。

卷起面皮切成均匀的条状,抖开便是手擀面了。虽然这时候面粉并不细腻,颜色也发黄,但是依旧漂亮的很。

加入猪油后把水烧开,之前种在院子里一块地上的蒜也长得差不多了,取两根切段,水开时下去面,带到快熟时把切好的茅草菇放进去。

新鲜的茅草菇味道十分鲜美,孟初晞看着它下锅忍不住想起那句话,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简单的烹饪方式,就这么简单的加点油盐,这一锅茅草菇手擀面,绝对能鲜掉眉毛。

随着茅草菇在面汤中被高温熬煮,那股独属于它的香味扑面而来,一天辛苦下来,被这香味一勾,两个人肚子约好了一样齐齐叫了起来。

顿时二人对视一眼,都笑开了。转身准备碗筷,放入蒜段后准备起锅了。

原本暗红色的茅草菇煮熟后色泽就变成了橘黄色,十分漂亮。白色的面条,绿色蒜叶,橘黄的蘑菇,色香味俱全!

手擀面劲道十足,茅草菇鲜味毫无保留融入其中,一口下去简直就是满口鲜香,满满的幸福满足。茅草菇肉质鲜嫩,略有些脆,入口一股独特的浓香,口舌生津,再喝一口面汤,真真叫人鲜透了。

这面的滋味,远胜孟初晞之前吃过的,这一顿实在是太满足了,也是来到这之后她们吃过最美味的一顿饭了。最后汤汁都没剩下,一向自律的孟初晞都撑得不愿动弹了。

“太好吃了。”孟初晞嘟囔着叹息到。

周清梧看着她,眼神柔和,伸手比划:明天留一点,可以煮汤,剩下的明日去镇上卖。

孟初晞点了点头。第二日一眼把茅草菇小心装好,避免碰伤了,两人天一亮就往镇上去了。村里人也都赶着时间陆陆续续赶路,想趁早卖个好价钱。

在摆摊的地方安顿下来,周清梧立刻把蘑菇摊开,昨晚她已经细心把上面的草根压制都清理了一遍,又把破损发绿的理出来放在一边,一部分按大小成色分成了三堆,一部分就混合在一起到另做一堆。

孟初晞初时有些诧异,但很快明白了,难怪早上周清梧还带了黑炭和木片,她竟然是想着分类去卖。

这时节买茅草菇的主要是大户人家后厨,或者是酒楼。青阳镇虽不大,酒楼却不少,而且档次也不同,需求自然也不一样。

茅草菇是一味珍品,普通的一斤的价格比羊肉价格都要高,卖相好的一斤可以卖到数百文。它是达官贵人争相追捧的珍馐,每到这个时节上山采的人络绎不绝。他们这是近水楼台,碰到了好时机,这才能找到这么多。

以往这个时节也是周清梧少有的可以宽裕的日子,今年有了孟初晞却是更加好了。

按品次把价格标好,两人就等着清早来买菇的人上门。孟初晞容貌出众,即使穿着普通,在那也是吸引人目光的存在,周清梧虽瘦小但是模样可爱,眼睛又大,和孟初晞坐在那就是两个活招牌。

而且虽然周围卖茅草菇的都陆陆续续来了,但是周清梧摊子摆的整齐漂亮,收拾得又干净,发绿的放在一边后卖相整个就上去了,来挑食材的几乎一眼就相中她们的了。

最精细的一堆很快被镇上最大的酒楼买走了,这个时节雁归蕈炖鸡是他们应季的招牌菜。分门别类,各取所需,想尝鲜但手头不宽裕的会选择那些发绿的,或者已经长开了的,而拿去宴请宾客要面子或者吃食讲究的则选择卖相好,个头匀称的。分开后不但好卖,价格反而比混在一起高出许多。

这一堆雁归蕈一共有十斤多,足足卖了两千三百钱,这已经是普通家庭一两个月的收入了。孟初晞看着钱袋中的铜钱都觉得惊讶,以往卖药材每次能卖几百钱都是运气出奇好才能有的,这两千三百钱是一大笔收入了。

孟初晞稍一合计,虽然单独挑出来的菌子价格低了许多,但是折合起来比混杂卖硬是要多出三百钱。财不外露,卖完后两人买了一些家里缺的东西,便打道回府了。

在回去的路上直接给周清梧比了个大拇指,眼里笑意盈盈:“我们清梧实在是太聪慧了,很有经商天赋,就这么一变通,不但卖的快,效益也增加了许多。”

虽然有些词周清梧听不大懂,但是孟初晞是在夸她这是没跑了,心下又开心又有些难为情,嘴角的梨涡都透着羞涩。她伸手比划:因为有你在,不然我说不了话,只会弄巧成拙。

做生意不仅依靠头脑,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更是重要,这样分门别类,如果没人替她解释传达,去说服那些上门的人,那真就是画蛇添足了。

孟初晞看着她,心里的喜悦又被另一种情绪冲散了,不想让周清梧跟着扫兴,她眼里那丝心疼很快掩了下去,转头看着蜿蜒的山路:“能想到这个点子才是真的难得,当然我也是有用的,所以今天清梧要奖赏我一下。”

孟初晞难得找她讨要什么,周清梧一听眸子微亮:你想要什么?

“饿了,清梧回去给姐姐做吃的。”她说着转头笑盈盈看着周清梧。

周清梧愣了下,随即想到之前的事,脸一下红了,却还是乖乖点头,简直把孟初晞萌化了。于是心里那一丝心疼更加明显了,她要能说话该有多好。

这波寻茅草菇的热潮持续了好几天,茅草菇价格不菲,采菇对这个不富裕的小村庄而言是件大事。不过后几日收获明显少了,偶尔能遇到遗漏的。但是两人还是会上山,因为孟初晞和周清梧是挖药材找蘑菇一起进行,也不耽误事。

剩下的量足她们便会拿去卖,如果不多,周清梧都会拿来做给孟初晞吃。

茅草菇吃法很多,其中最让人难忘的当属山粉圆子红烧肉中放入茅草菇,这是周清梧很美好的童年回忆。

这一次卖茅草菇攒了不少银钱,想着孟初晞来之后除了让她吃饱就没吃过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周清梧特意买了一块肉,又买了一些山粉。

难得看到肉,孟初晞有些诧异:“怎么想起买肉了?”

周清梧看了她一眼,随后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比划:奖赏你,上次的不算。

孟初晞微愣,随后垂眸轻笑起来,凑过去颇为配合:“那要给姐姐做什么好吃的,才算?”

小姑娘一听到姐姐两个字就羞得不行,扭头不肯搭理这个坏心眼的人。但还是指了指一边的山粉。

孟初晞看她那小模样有些忍俊不禁,探头看了看纸包里略微灰白的粉,这就是山粉?怎么看起来像是红薯粉?

孟初晞又尝了尝,的确是红薯粉,原来这个时候已经有红薯了。仔细想一想她来的时候红薯都已经丰收了,周清梧家中也没有,所以她才没看见。

等到炒菜时周清梧把锅中烧好的开水加入盐粒倒入山粉中,用筷子搅拌至没有白色颗粒为止放在一边径直放凉。

把五花肉切成片锅中加油烧热后放入姜葱煸香后放入肉片炒到变色加入酱油上色,提前备好的香料加进去后倒入清水。周清梧又把之前从刘婶家里讨要的一点白酒加进去,加了酒后这肉会更加醇香,也是这道菜最重要的一步。

放好的山粉胡已经是褐色的了,揉搓成一个个圆球放入锅中,最后就是这道菜的灵魂配菜茅草菇了,一切就绪后上火一起煮。过大约两盏茶时间,锅中山粉丸子已经成了漂亮的酱色,光泽油润,香味扑鼻。

孟初晞是头一次见这种吃法,几乎是全程看着周清梧动手,加入盐后拌匀时那香味一阵阵串入鼻中,口中唾液分泌都快了起来。

出锅后浇上底下浓稠的汤汁,撒上碧绿的葱花,卖相极好,看得孟初晞喉头都不自觉滑动了几下。周清梧见状伸手夹了一个山粉丸子放到碗中,递给孟初晞:尝尝。

孟初晞夹着这颗小丸子,张口咬了一口,刚出锅的丸子烫得很,但是就这么和舌尖一触碰,它就直接抓住了孟初晞的味蕾。

山粉圆子吸收了浓郁的肉汁后,让本来寡淡的淀粉变得弹性而有滋味,茅草菇的鲜味渗入到山粉中,被牢牢锁在其中和肉汁完美融合,所有的美味都被赋予了这颗丸子,一口下去所有的鲜香都在口中迸发,实在是绝了。

孟初晞顾不得烫,把剩下的也吞入口中,这浓而不稠的口感,实在是极致的享受,原本以为之前的茅草菇面已经是难得的美味,可是这山粉圆子烧肉配上茅草菇还要更胜一筹。

“太,太好吃了。”还没来得及咽下圆子,孟初晞就含糊说着,脸上每一个表情都在印证她这句话,让周清梧忍不住笑开了。

每次看到她又馋又开心的样子,周清梧总觉得特别幸福。原来她不仅可以不是灾星祸害,还可以给这么好的孟初晞带去满足和欢喜,这实在是太好了。

吃完后的孟初晞有点放不下筷子,周清梧自然看见了,又接过她的碗,给她盛了一小碗示意孟初晞拿过去吃。

小姑娘眸子亮晶晶的,里面漾着柔和的笑意,孟初晞觉得她看着自己时还有种宠溺。想到这孟初晞老脸发热,一定是自己太馋了惹得小姑娘觉得自己像小孩子了。

她连忙摆手:“还没到吃饭的时候呢,我就尝一下就好了,不能给我开小灶。”

周清梧嘴巴微撅着摇头,右手比划:这是你的奖赏,有特权。

她小表情那叫一个认真,惹得孟初晞想笑,最后犟不过接了过来,坐在灶前捧着碗,红烧肉肥而不腻,鲜香十足,周清梧火候控制的很好,五花肉煸出了油,却又不柴,和茅草菇鲜味结合后,吃起来太过瘾了。换做以往孟初晞都不吃太肥了肉,现在油荤少了,做的又好,她吃得满足得很。

周清梧看她这孩子气的样子,眼里笑意越发浓,嗯,这样的她可不像姐姐了。

低头收拾灶台准备蒸饭,却发现半个小圆子递到了自己嘴边,孟初晞不知何时站在她身边,筷子上夹着山粉圆子笑眯眯道:“你也尝尝,这是我奖给你的。我吹过了,不烫。”

周清梧看着孟初晞精致的眉眼,目光又慢慢飘在这香味四溢的圆子上,薄唇微抿了下,最后张嘴把圆子咬入口中。

“是不是特别好吃?”孟初晞问她,周清梧抬眸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在看到她又把筷子放入自己口中时,周清梧快速伸手把沥好饭放入锅中,腾起的热气遮掩了她脸上窜上来的红晕,弥散在两人之间氤氲了她的目光。周清梧口中慢慢咀嚼着,这个真的很好吃啊。

这茅草菇不仅给这个小家带来了丰厚的收入,也给她们带来了难得的美味,淳朴的山村中,这些大自然的馈赠,实在是让人弥足感恩。而身边这个人带来的温暖,也让周清梧觉得弥足珍贵。

————

自茅草菇隐匿后,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冬天到了,杨家村两亩地孟初晞已经拿到了地契。杨首义也已经承诺了,春耕时前替二人犁地。

拿着地契孟初晞看了看,这还是她头一次真正见过古代的地契,看罢孟初晞把它们交给了周清梧:“清梧,你把这些收起来。”

周清梧看着手里薄薄的地契说不出什么滋味,她看了看随后转身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了那个小箱子,里面是孟初晞带的钱袋子,还有她们一起攒的银子,郑重把地契放进去,周清梧指了指箱子比划道:这里都是你的东西,我替你收着。

知道小姑娘还在倔强守着这份界限,孟初晞只能笑道:“好,那现下我所有的身家都在清梧你的手中了,你可不许不要我,对我始乱终弃。”

周清梧眸子一瞬间睁大,抱着箱子手足无措,最后赶紧把箱子放在一边,手快速比划着:不,不是。这都是你的,而且我,我也不会不要你。

比划完又回过神,涨得满脸通红。

孟初晞掩嘴笑了起来:“好啦,逗你的,不害羞了。”说罢,她拉着周清梧的手,认真道:“清梧你聪明能干,现下我们又有了地,以后日子第一定会和我说的那样越来越好的。”

周清梧看着她,两人眸光撞在一起,就这般对视了良久,周清梧眼里隐隐有水光压不住涌了上来,抿紧唇眼睛都克制不住红了。

孟初晞从她眼里看到了希望和开心,却也有一股言说不出来心酸和委屈。想到最开始见到她时,这双眸子里的灰暗和阴霾,磨尽了这个年纪所有的灵气和活力,心里的疼惜涌了上来,孟初晞伸手把周清梧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无声安抚她。

孟初晞怀抱又暖又干净,凑得进就能嗅到她身上的味道,明明没有用过脂粉香料,她身上也有种好闻的香味,像她这个人,暖暖的。

入冬的山村显得有些清冷寂寥,冬日里农活少天气寒冷,地里也没了往日忙碌的身影,村子里的女人们关系好的聚在一起烤火聊天,男人也是在院子里三三两两抽着旱烟。

周清梧院子里门也打开了,那屋外的草坪枯槁一片,到了那一片毛白霜还没来得及全部融化,在上午的阳光中泛出晶莹水润的光泽。

“清梧,收拾好了么?”屋内清润的嗓音传了出来,片刻后周清梧有些脚步匆匆得走了出来。

孟初晞仔细打量着,随后上前摸了摸她的衣袖,眉头略微一蹙:“这衣服太薄了,过几日我们去一趟镇上,要给你换过冬衣裳。”

周情绪摇了摇头:不冷,我扛冻。

孟初晞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有些不舒服:“我穿的都是你做的,你怎么不给自己做一件,还说不冷?”说罢又摸了摸她的手,略微有些凉。

周清梧笑了起来,伸手慢慢比划:我不冷,待会儿上山便更不冷了。

看孟初晞还是蹙着眉,又指了指屋里:家中还有布料,我再给自己做一身,好不好?

孟初晞见状只能暂且做罢,又握了握她的手:“你自个儿说了,不然还得去镇上。”

周清梧看着她乖乖点头,眼里还带着讨好的笑意,惹得孟初晞没一点脾气。

上山时孟初晞带了锄头和柴刀,周清梧也带着自己的药锄,想到孟初晞今天早上说去山上给她找好东西,有些好奇,比划道:初晞,今日要去找什么?

孟初晞挑眉一笑:“在这冬日里,山上有一种绝好的美味,你一定会喜欢的。”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热门: 惹火ABO 孔雀祭 锦衣行:秉刀夜游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我和对象比命长 大地主 张总叕去拍戏了 穿成暴君的御宠 罪子 半点阑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