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知不觉两个人就在山上找了一个时辰,药材寻了八九种,其中比较珍贵的就是那株黄精,还有在临近山顶处挖到了一株天麻。天麻是周家村附近最稀罕的药材,因为它生长环境严苛,地势高不能积水,而且土壤要求也高,能遇到一株是不容易的了。

这片山林周清梧也是第一次来,采药材辛苦而且有危险,村子里很少有像周清梧这样靠药材为生的,大多是闲暇时补贴家用,所以周清梧还能遇到稀罕的药材,但这次运气也是好极了的。

走了这么久孟初晞也有些累了,两人坐在一块石头上歇息,周清梧把装水的竹筒递给孟初晞,一双眸子熠熠生辉,忍不住给孟初晞比划:今天是我运气最好的一日,这些药材可以卖差不多八百钱。

其中这株天麻个头很大,新鲜的价格就在三百文左右,黄精通过七蒸七晒价格能翻数倍,如果直接卖,这十三年的黄精也是很值钱的。总体而言,这一天的收入就是周清梧以往上山五六次都难以挣到的。

孟初晞言笑晏晏:“看来带我来很有好处,我能旺你。”

旺和克两个字几乎是村子里人们口中的常客,周清梧本身就担了克夫的名头,听到孟初晞说旺她,她第一反应竟然是旺夫。可是想到这又羞耻地红了脸,自己这胡思乱想什么。

但是她的确觉得孟初晞就是她的福星,虽然被自己突如其来的瞎想羞红了脸,却还是十分认真的点头。然后又伸手比划着:初晞是有福气的人。

孟初晞弯腰把背篓背起来,侧脸笑道:“是有福气,所以才能被清梧你捡到了。”

她莫名其妙穿到这么一个时代,本身已经是很令人绝望的事了,可是阴差阳错被周清梧捡回去,却又是不幸中的万幸。不然换做其他境地,她都不知道会在这里遭遇什么。

她并非逗小姑娘开心,所以说完便转身专心致志看路去了。周清梧愣愣看着她,一股温暖又愉悦的感觉在她心底盘旋萦绕,这世上还有人是以遇见她而感到幸运的,对跌在泥泞中的她而言,何其有幸。

孟初晞太久没有上山的记忆了,虽然跑了这么远有些累,但是有一种让她回到上初中时陪爷爷上山的感觉,以至于她有些兴奋。

周家村后面的山脉十分广阔,还有几座山十分高,所以林木资源十分丰富。在两人回去的路上,有一大片松树林,看着那些青翠的松针,孟初晞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把一株一人高的松树枝扯了过来。果然在上面看到了记忆中粘稠晶莹的像水滴一样的东西,还有一些已经结成了白色晶壮物。

伸手摘下一根松针,孟初晞试探着舔了舔,甜甜的带着记忆中松针的香味顿时眸子都亮了。

周清梧在一边看得不明所以,孟初晞又摘了几根松针递给周清梧:“清梧,这个好甜,你尝尝。”

周清梧眸子里略带惊讶,但是孟初晞不会骗她,于是放进嘴里舔了舔,那粘稠晶莹的露珠竟然十分香甜,比她吃过饴糖还美味。

“好不好吃?”孟初晞眸光灼灼地盯着她。

周清梧眼睛也亮了起来,点了点头:好吃。

她这还是头一次知道松树上会有这种甜甜的东西,凑过去看了看,几乎稍微低矮一些的松针上都有这种糖,她都尝了尝,特别甜。

孟初晞砍下一支松树枝递给周清梧,打量这一片松树林,她在里面看了看今年这松毛糖十分多,有些松树上几乎挂满了,像刚落了雨雪一样挂满了晶莹,还有白霜。

虽然来得日子不久,她也知道这个时候糖可是稀罕东西,不像现代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她喝药苦得直犯恶心,周清梧心疼她才买了一小包糖,但自己一颗都不舍得吃。

眸子转了转,孟初晞开口道:“清梧,这树上好多这种松毛糖,明天我们再来砍一些回去熬糖,好不好?”

周清梧思索了一下,有些犹豫地比划:这个可以多吃吗?

孟初晞点头:“我记忆中应该也是吃过的。”

周清梧其实在她摘果子时就有些疑虑,孟初晞好像记得一些东西的,她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她伸手比划:你想起什么了吗?

孟初晞闻言笑意敛了下来,眉头无意识般蹙了起来,摇了摇头道:“其实很多东西我似乎都记得,可是我怎么受的伤,从哪里来,认识哪些人我都没印象了。”

说完她便有些沉默,也没了刚才的开心。周清梧眼里有些懊恼,自己干什么要提那事,如果孟初晞记得了,肯定会说的。

孟初晞蹙眉并非是难过,毕竟她为什么不记得她清楚的很,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周清梧,她是在骗她。可是有些事情总是身不由己,如今她只能借口是自己受伤失忆了。

周清梧看她沉默不语,情绪也低落下去,伸手比划: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个。你别难过,一定能想起来的。

孟初晞回过神,浅浅一笑:“没关系的,我没事。”说罢她指着这松树继续道:“这个有人叫松毛糖,是松树里面的糖分结晶后渗出来的,可以吃的。”

周清梧又听不懂她说的结晶是啥意思了,不过也没继续问,只是又尝了一口,眼里都是惊叹:初晞,你知道的比我都多。

孟初晞被她这闪亮亮的大眼睛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寻着已经凝结了不少的松针砍了一些,“这松毛糖不能碰水,下场雨就会没了。只是没凝结就不好熬了,如果明日天气好,应该能干不少,我们明天再来拿回去熬着试试?”

周清梧点了点头,两人便准备下山回家。孟初晞一路上都在观察周边的东西,想着如今没地,这山就是她们两人赖以生存的了,跟着爷爷在乡下过了十几年,她的生活经验其实要比一个人独自挣扎求生的周清梧更丰富。

现在已经是十月了,除了药材可以给她们提供经济来源,还有一些天赐的食物也出来了。今天的松毛糖算是意外之喜,再过一两个月,那竹林里面藏着顶好的美味也该出来了。另外,她看着身边瘦瘦弱弱的周清梧,要找些东西给她补身体。

之前来的路上,那片小山坳有一大片已经干枯了的藤蔓,那东西她很熟悉是葛根藤。那不起眼的藤蔓下深入地底的根茎却是一味珍品,在她们那个时代,野生的葛根粉,价格基本是一两百一斤,是难得的补品。

周清梧也会挖一些葛根当药材,但是那东西很费力气,她一个人基本只能挖一些小的,所以这片山上葛根倒是不少。

不过贪多嚼不烂,明天目标就是松毛糖了,如果时间来得及可以去竹林寻冬笋。

不过梦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孟初晞第二天根本就没法来了。

等到两人回了家已经是大下午了,中午吃的是带去的干粮饼,味道并不是很好,到现在孟初晞已经是饥肠辘辘了。而且最要命的是,这具身体还真是娇生惯养,走了这么远的山路,她现在一双腿酸痛得厉害,就连背着不怎么沉的背篓,也已经把肩膀勒的生疼。

周清梧比她小这么多,却因为习惯了完全没什么感觉。只是她看孟初晞神色疲倦,时不时悄悄捏着肩膀,走路都有些跛了,心下已是了然。她当年最开始上山,和孟初晞这样子差不多,滋味的确很是磨人。

周清梧心下有些后悔,不应该让孟初晞逞强背着背篓还带着她跑了这么远。思及至此她赶紧去厨房烧了热水,叮嘱让孟初晞坐下歇着。

孟初晞是真的累惨了,坐在床边神色都有些呆滞,直到周清梧蹲下身把装满热水的木桶放下来,给她脱鞋时她才缓过来,连忙摆手躲开:“我自己来,你也累了一天了。”

周清梧神色严肃地比划:你走伤了腿,我加了点药草给你泡脚再给你按按,不然明天酸痛狠了,都走不了路。

孟初晞实在没办法让一个十五岁小姑娘给她洗脚,连忙弯腰自己去脱鞋:“我自己……嘶”

这一弯腰抬手肩膀也痛,腰也酸,顿时佝偻着身子僵在那里,半晌抬起头眼里都湿润了,就这么盯着周清梧。

周清梧看着又心疼又好笑,坐在小矮凳上替孟初晞把鞋袜脱了。孟初晞一双脚白皙如玉,脚趾圆润可爱,只是这双漂亮的脚小脚趾那里却被磨得通红,脚底都起了水泡。

周清梧仔细看着眉头蹙了起来:你怎么不告诉我,都磨起泡了。

孟初晞有些难为情,走了一路这脚都有味道了,她忙开口道:“我之前没觉得很严重。”

周清梧神色懊恼,打着手势:是我考虑不周到,我该想到的。

说罢,她把孟初晞脚放在自己双腿上,抬头认真比划:我给你揉揉腿,再泡,不然明天走不了路了。

她也不顾孟初晞拒绝,伸手在她小腿肚子,脚脖子处揉捏着。酸痛得感觉在她恰到好处的力道下缓和了不少,甚至特别舒服。

孟初晞耳垂有些发红,低头看着认真专注的小姑娘,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真是太乖巧懂事了。

等到孟初晞腿不再绷得僵硬了,周清梧才停下手让她泡在热水里,继续替她舒缓筋骨。她揉捏地颇有章法,捏时酸痛,过后就是一片轻松,孟初晞咬牙忍耐着,这滋味实在是又痛苦又爽快。

“清梧,你这手法实在是,唔……嘶,太专业了。”

周清梧看她脸上表情时不时狰狞一下,然后又放松,看起来颇为滑稽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爹教过我的,他经常给我娘揉。

说起爹娘时周清梧脸上已经没有痛苦之色了,那双眸子里敛着怀念和一丝幸福,让孟初晞心里却是隐约发酸,却又觉得安慰。幸好小姑娘很坚强,这么苦的日子也独自熬了下来。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热门: 伊甸园的诅咒 我真没有暗示你 江东双璧 大龟甲师(下)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罗杰疑案 他是甜味道 不准摸我的鱼尾巴[重生] 波洛圣诞探案记 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