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常氏是周永亭的表妹,周永亭并不是个心狠的人,所以当初并没有把她赶出周家村,但是对常氏,他是存了包庇之心的。

他手里拿了两个绳子绑好的纸包,递给周清梧:“这是常娘子买的一些补品,给那位姑娘补身体,她现下怎么样?醒了吗?”

周清梧欠他人情,而且他又是村长,她不能不理会,但是对于常氏她头一次流露出来的不是畏缩和愧疚,而是非常直接的冷意。没有接东西,她只是比了比:“她醒了。”

带着他们进了房,看到孟初晞那病恹恹的样子,周清梧有些急:不舒服吗?

孟初晞抓着她的手轻轻捏了捏,对着周永亭开口道:“村长。”

周永亭把东西放在桌上,脸上带了笑:“醒了就好,感觉怎么样?”

孟初晞有些气弱道:“伤口有些疼,昨夜发烧现在还没什么力气。”

周永亭蹙了下眉,转头看了眼一脸阴沉不说话的常氏,使了个眼色继续对着孟初晞道:“昨天常娘子冲动了,因为愤怒失了理智,这才没分寸导致你伤口裂开。她昨日也是吓坏了,后悔不已,今天特意去买了补品给你送过来。清梧是周家村人,也曾经是常娘子的未来媳妇,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我让她给你道歉,你看在我和清梧丫头的面上,原谅她这一次,你看?”

孟初晞没说话只是看着常氏,周永亭赶紧拉了她一下,常氏这才抬起头,有些低声吐出一句话:“是我的不是,我道歉。”

孟初晞看着他们,开口道:“村长说的对,大家都是同一个村子的,没必要真的闹得这么僵。我也不需要常娘子道歉,只是村长应该知道常娘子对清梧的恶意,而清梧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只有一个要求,从今往后常娘子别再恶意针对清梧,那些恶毒的言语也不要再让我们听见。今日村长您也在,只要她当着您的面应了不犯,我也不要赔偿,也不会报官。”

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很平静,可是周永亭脸色却有些难看,如果是别人说这两个字他大概率认为就是虚张声势。他们这边陲小村,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谁敢扯上官司。遇到事情很少会有人选择报官,官府对他们来说都是让人畏惧的地方。

可是孟初晞来历不明,从谈吐表现来看,可不是山野里的小民,她说的这话他们不敢当做笑话。而身后原本满脸怒气还想倔的常氏也都吓了一跳。

到最后她眼眶微红,咬牙答应了。她是嘴毒,可是胆子其实也小,孟初晞脸色灰白躺在地上一身血的样子让她昨晚一宿没睡。而当时她对自己说的话,她虽然很想嗤之以鼻,可是终究是戳了下心口。

送走两人后,孟初晞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眉心,这只能是权宜之计,到底能不能起作用她没把握。要想周清梧不受欺负,只能改变她们现在的处境,穷才是原罪,因为孤苦无依,太过清贫,谁都能来踩上一脚。

周清梧看她躺在床上怔愣出神,眉头还不自觉蹙着,眼里神色有些担忧。孟初晞因为她再受了一次伤,又替她出头,她是真的感动,但是对于孟初晞的许多心事,她却不知道如何去了解。

不过幸好孟初晞伤势恢复的不错,等过了两天,躺了太久的孟初晞受不了了,开始撑着拐棍在周清梧搀扶下,下地活动了。

当她走出大门站在院子里时,感觉一阵阵恍惚。上一次她出来根本没心思去看外面,这几乎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看她所到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今日天气很好,秋高气爽,天清云淡。她得以窥见周清梧住的这个院子的全貌。

周家老宅子并不大,东边两间厢房,西边就是厨房,外面围了一个院子,种了一棵枣树,院里还有几个木架子上面的簸箕里晒了许多药材。

她仰头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几口气,感叹道:“这么多天了,终于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的了。”

周清梧家地势较高,她极目远眺,可以看到周边的房屋,远处一片片收拾得整整齐齐的田地,还有从村子外沿穿过去的一条河。

周家村虽然偏僻却是依山傍水,身后连绵的山脉巍峨高耸,大片树木苍绿茂密,间或有一片枫叶林,红黄交接,远远看去却是平添了几分颜色。

周清梧看她脸上神情愉悦,眼里也有些欢心。她拍了拍孟初晞的手,让她站稳,跑回家里搬了一个竹椅,让她坐着。

身上衣衫正是周清梧替她做的新衣,她昨日才从镇里取回来,因为是专门给她做的,穿在身上格外合身。素色衣裙并不是特别亮眼,布料虽然不错但是也只是相较于他们的粗衣来说,比起她身上那件衣服款式和刺绣差远了。

可是架不住孟初晞生得好看,这简单的衣服也足以让人惊艳。周清梧看得欢喜,低头又替孟初晞把未系好的绳结系好。

孟初晞垂眸看着,有些许不好意思:“我不大会穿。”古人的衣服样式可繁杂多了,她虽只见过穿上身的,但自己从没试过,刚刚折腾了半晌衣服还是松松垮垮的,还是周清梧替她穿的。

周清梧看出她的窘迫,不禁低头无声笑了起来,但是为了她的面子,很快又忍住了,抬起头便是一副正经认真的小模样。

不过孟初晞看得清楚,故作不满地嘟囔:“我都看你笑了,别以为憋着我就不知道了,想笑就笑吧。”她无可奈何摊手道,把周清梧逗得笑开了。

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看着周清梧把被子拿出来晒,孟初晞闭了闭眼竟觉得这样的单调的日子也是十分美好的。低头看到了身前的头发,她摸了摸忍不住有些嫌弃地丢开了。

再嗅了嗅果不其然一股难闻的味道,这些天她躺在床上只是擦了身子,自从被救回来她的头发就没洗过。额头的伤口太往上,洗头怕碰到水,所以她已经很多天没洗头了。

脑袋上的纱布还没解,孟初晞摸了摸转头有些恳求地开了口:“清梧,我可不可以洗头?”

周清梧微愣,随后指了指脑袋,孟初晞一脸苦笑:“应该好得差不多了,但是我的头发都有味儿了,难为你每晚睡我身边,估计熏坏你了。”

周清梧听罢笑了起来,和初见时相比,在她面前的周清梧仿佛换了个人,爱笑多了,完全想象不到之前她是那个木讷到表情有些呆滞的闷葫芦。

周清梧过去,小心解开纱布看了看,伤口结痂了。头发因为太久没洗都结成一缕缕的了,有些油腻,的确是有味道了。想到孟初晞爱洁的性子,她也知道着实为难她了。

孟初晞不好意思地挪开头:“我身上都快臭了。”

周清梧摇了摇头,头发的确有味道了,不过她每天都认真擦身子,其实身上还有淡淡的香味。那日她发烧,她便嗅到了,好闻得很。不过想到这周清梧脸烫了起来,赶紧仔细看了看她的伤口,思忖着小心替她洗,别碰到伤口应该是没关系的。

于是周清梧去烧了热水,寻到了洗头用的一点胰子。孟初晞伤口靠近前额,如果想不碰水最好是仰躺着,不过家里并没有躺椅,周清梧看着孟初晞,眸子转了转,随后拍了拍自己的腿:躺下来。

孟初晞一愣,看着那瘦弱的双腿,有些不好意思又担心压坏她。

“我很重,别压坏你了。”

周清梧摇了摇头,她救孟初晞回来的,她重不重没人比自己更清楚,她指了指她的额头摆了摆手。看孟初晞还在犹豫,她比划了几下摊了下手:那就不洗了。

没料到周清梧还会拿这个威胁她,孟初晞无奈一笑,只能由着周清梧揽着她让她坐在椅子上,上半身躺在她腿上。

这姿态实在是有些羞耻,孟初晞是爷爷养大的,所以长这么大她从没和别人这么亲密过,而且因为周清梧要给她洗头,要弯腰动作,怕滑下去因此孟初晞只能伸手搂着小姑娘的腰。

才十五岁的孩子,因为太过清苦都没能抽条,身子颇为瘦弱搂着就那么盈盈一握,原本窘迫得红了耳根子的孟初晞不由有些心疼。

她掐了一把周清梧的腰,低声道:“太瘦了。”

不仅仅是孟初晞窘迫,周清梧更是害羞得紧,尤其是孟初晞还搂着她的腰,被她掐得有些痒,周清梧没法说话只能伸手把水渍涂在她脸上,敲了敲她。

孟初晞愣愣看着她,似乎有些不敢置信那个羞涩内敛的小姑娘居然这么对她。周清梧看她傻愣的样子不由的有些好笑,低头抿唇笑得眉眼弯腰,把温热的水小心浇在孟初晞头上,伸手比划:烫吗?

孟初晞喜欢看着这个小孩儿笑,也不介意,开口道:“不烫,水温刚好。”

周清梧小心避开她的伤口把头发打湿,把胰子涂上慢慢揉出泡沫,把打结的地方一点点解开,时不时看看她的表情,怕弄痛了孟初晞。

头发太脏了,一盆水洗完还是浑的,周清梧用瓢从桶里换了水,一桶水洗完总算是把头发洗干净了。

给孟初晞擦干头发,周清梧扶着她坐起来,寻了梳子给她把头发梳整齐。孟初晞的头发又黑又直,瀑布一般漂亮极了,周清梧看着她的头发眼里有些艳羡。

孟初晞洗完头只觉得浑身清爽,坐在那乖乖得晒太阳,满脸的享受,周清梧看着心里也只觉得欢喜,这种日子太美好了。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热门: 剑徒之路 听说全网在等我出道 祖师爷赏饭吃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我的信息素风靡男主后宫 极品上门女婿 天才相师 命中注定[末世] 最强弃少叶默 逆天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