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此时的周清梧在家门口遇到了她最不愿意面对的人,宋轩的娘常氏,也本应该成为自己婆婆的人,和她一起的还有村里几个贯爱看热闹的妇人。

村子里最厌恶周清梧的大概就是常氏了。而对常氏,周清梧总会有种负疚感,虽然宋元平在她去宋家之前就生了重病,但是他们父子的确是自己去了后相继去世的。天煞孤星,想到这四个字再看着常氏的脸,周清梧从那囹圄中挣出一点的心,瞬间又被缚得死死的。

她面色惨白,眼睛空洞而无神,瑟缩着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甚至连逃进家里都不敢。

周清梧虽然也姓周,但是她爹周长青却不是周家村的人,原本是遭难逃荒到周家村,随后和周清梧的娘成亲一路奋斗发了家。

而常氏她的丈夫宋元平和周长青关系很好,两家的孩子又恰好一男一女,就随口订下了娃娃亲。

周长青夫妇惨死后,带的货物被抢,和他一起经营药材的结拜兄弟卓百钱落井下石,卷了周家药材行的钱和一部分地契下落不明,周家仅剩的田地家产都变卖抵了债,这才导致周清梧不仅一贫如洗,还举目无亲。

宋元平见挚友身亡留下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儿,立刻不顾常氏反对把周清梧接回了家,甚至当众许诺说亲事依旧算数,只等周清梧及笄就和儿子宋轩成亲。

常氏当时就很反对,对周清梧就有些微词,随后更是厌恶起来。因为亲眼看到了爹娘被山匪杀死,周清梧惊惧过度,又悲痛欲绝,救回来后高烧不退,等到好了却不会说话了。

宋轩聪明伶俐,自小读书就颇有天赋,在常氏看来那可是进士之才,周清梧当时因为打击变得木讷呆板,又成了哑巴,完全没有以前的机灵样,常氏怎么甘心儿子娶这样的人。

更让常氏不舒服的就是村里还有人传周清梧命硬克父母,是个不详的人,而这份不舒服在宋元平没熬过那一年冬天病逝后更是到了一个顶点。

她开始相信那些嘴碎又喜欢搬弄是非的人说的话,想把周清梧赶回她自家去,哪怕宋元平的病是之前就有了的。她好脸面,不想明目张胆赶,就开始助长那些流言,一个天煞孤星,为了自己家人,赶走了也无可厚非。

周清梧很清楚她对自己的态度,寄人篱下的苦楚,失去父母的伤痛让她分外煎熬,也就准备自己离开。可是宋轩一直记着他爹的嘱托,不愿周清梧离开,闹了一个月。

但是老天分外喜欢和人开玩笑,它从来不觉得它给与一个人的苦难少了。那年夏天,村子里两个小孩在河边游泳玩水溺了水。宋轩从镇上学堂回来遇见了,下去救人最后却没能上来。这给常氏的打击是毁灭的,这个失了丈夫又失了儿子的女人彻底崩溃。

她怨恨老天诅咒老天,可是老天无关痛痒,也无法发泄她的痛苦和绝望,于是所有的怨恨她都放在了周清梧身上。

这个同样可怜的女人给了周清梧满满的恶意,也彻底坐实了她天煞孤星的名头,甚至联合宗亲让村长把周清梧赶出周家村,周清梧的第二次不幸由此开始。

村长还是有怜悯之心,那时候如果赶走周清梧,等着她的不知道是什么悲惨的结局,所以还是让她留了下来。可周清梧也就成了常氏眼里的一根刺。

看着周清梧那表情,常氏心里的痛快却没有多少,她看了眼她身后的院子,继续道:“你不用在这里装模作样,一个孤女饭都吃不饱,突然到镇里买米买面,还扯了布买了新衣服,一看就是谋了那个富家公子的银子。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把一个男人藏家里,实在是丢我们村子里的脸!”

周清梧听罢摇了摇头,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要遭人唾骂。她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可是女子的清誉事关一个人的尊严,周清梧不得不解释。

“有什么好狡辩的,我儿子被你这个扫把星克死,没能娶妻生子就走了。你却在这和野男人厮混,拿着别人的银子过得逍遥自在,我告诉你周清梧,这没门!”

“你虽然配不上我儿子,但是你和他订了亲,你这辈子就得是他的人,到了地下你也得给我清清白白去伺候他!今天这人你必须交出来,我叫了村长,待会儿他也会过来,让他看看你这不守妇道,寡廉鲜耻的人。”

常氏话说的很难听,看热闹的几人心里都是啧啧感叹,不过她们也不同情周清梧。未出嫁的姑娘,家里藏着男人,的确是不像样,败坏风气。

更何况据说是大户人家的公子,落在他们村子里,那村子就是那公子的恩人,都该承一份情,怎么能让这哑女一个人占了。

周清梧心里也明白这些人就是眼红了,这才撺掇常氏出头。这时候有口难言的苦楚就越发明显了,她比划着手势她们根本不理会,也看不懂,只是嘴里七嘴八舌说着那些诛心的话。

就在周清梧快崩溃时,身后的木门突然发出一声嘎吱动静,有人打开了门走了出来。

孟初晞在屋里把那些话听得一清二楚,那些妇人说的话不堪入耳,可是周清梧有口不能辩,外面赤裸裸就是一场单方面的□□。

她怎么都无法忍受,一想到那个小姑娘一个人面对着那些人,孟初晞就心如火烤。腰处的伤动作一大还是痛的钻心,但是她不能再像那天一样躺在这任由周清梧因为自己受辱。她艰难起身,披了件外衫,捂着腰间的伤一步步蹒跚走出房间,然后穿过大堂打开了门。

这段路不过数十步,孟初晞就已经冒出一头汗,脸色也因为疼痛有些苍白。门打开后,她扶着门框再次上前一步,拉住了周清梧的手,把人往身后带了两步,看着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的一群女人,沉声道:“和野男人厮混,寡廉鲜耻,败坏名声?你们这不分青红皂白,以讹传讹,上下唇一碰,围在这欺侮逼问一个不会说话的小姑娘,又有多懂得寡廉鲜耻?”

看到一个面色苍白的漂亮姑娘从屋里走出来时所有人都呆住了,当下话都一滞,怎么是个女人?

但是随着孟初晞这话一出。原本呆愣的常氏几人顿时脸色青白交加。

常氏怒不可遏:“你一个晚辈,就这么对我们这群长辈说话,有没有教养?”

在气头上的她发现所谓的大家公子变成了一个女人,完全忘记那所谓富贵人家的言论,对着孟初晞喝道。

“长辈?这位大娘是倚老卖老惯了?放着自己家长辈不做,跑到这里充长辈?”孟初晞从不是一个凌厉的人,说话也很少这么尖锐,但是她从声音里就听出这个大娘就是刚刚骂的最凶的那个人,一股怒火完全压不过,说话完全不留情面。

“你,你……,我怎么就当不得她长辈,她和我儿子订了亲,我是她婆婆!”常氏气急败坏,最后终于抬出了她最不想承认的名头,气势汹汹反驳回去。

“订了亲?有婚书,过了礼,下过聘吗?”

常氏语塞,那桩亲事只是双方口头约定,周家夫妇身亡时周清梧才十二岁,根本没到议亲年纪。后来宋元平虽有心,可是周清梧当时那模样,根本不适合提,别说过礼,下聘,信物都没有。

“那是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你儿子也不在世,清梧也不住你家,不吃你一粒粮,不拿你一根针线,你凭什么说是她婆婆?现下还到这里来颐指气使,乱嚼舌根。”她看着虚弱,中气也不足,但是那双琥珀色眸子深邃内敛,双眼微沉语气微低,充满了力量,一字一句压的这几个村里妇道人家不知道如何反驳。

这个看起来有些病弱的女人很漂亮,是她们未曾见过的精致,头上明明缠着纱布,腰身也微弯着,但气势比她们这些装腔作势的妇人要强多了。

别说她们一时间回不过神,就连周清梧也呆了。此刻她被孟初晞侧身护着,冰冷的手被她握在手心紧紧裹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温暖和安全感从这柔软的手中传递到她身上,方才窒息一般的感觉瞬间被驱散。

她呆呆看着孟初晞,她义无反顾站在自己面前,像个天神一样替她抵挡所有的攻讦和伤害。可是她很快就发现了她脸上的汗还遮掩不住的苍白,脸色微微一变,立刻抽出手扶住了孟初晞,有些焦急地扯了扯她的衣服。

孟初晞偏头看了她一眼,左手在周清桐揪着她衣服的手上拍了拍,以示安抚。

眼看孟初晞出来护着周清梧,而且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公子,是一个实打实的美人儿,原本以为刘氏是包庇周清梧才说没有公子哥,却不料是真的,这让她们十分被动。

于是一个妇人连忙道:“之前说是这哑巴……说周清梧救了个男人,我们这不是怕这丫头没分寸坏了清白不是。而且她呀一贫如洗,突然买了这么些东西,那肯定都是从小姐你身上偷拿的银子,也不知道小姐有没有好好清点一下,免得被人蒙蔽了去。”

“是呀,我们还担心她救的人说不定没被照顾好丢了命,这丫头藏着掖着就是为了贪你身上的财物,这才想请村长来看看,免得惹祸事。这常娘子的确该是她婆婆,只可怜她命苦,好心收留这哑女,却不料她命中带煞,克死父母不说,还把常娘子丈夫儿子也都克死了。”

这妇人一说完,常氏心头痛事被挖了出来,眼泪都要出来了,哀嚎一般骂道:“她就是个天煞孤星,克死自己爹娘还不够,还要来克我相公和儿子,就是个祸害!你帮着她,留她家里迟早要被她克死!”

孟初晞清晰感觉到在听到这话后,周清梧扶着她的手瞬间僵硬,小姑娘脸也变得惨白。

推荐热门小说把酒话桑麻,本站提供把酒话桑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把酒话桑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热门: 镇魂歌:不夜城2 和顶流营业后我爆红了 完全犯罪使者 与福尔摩斯为邻 燎原 妖怪客栈整改报告 跨界演员 仙尊一失忆就变戏精 杀人株式会社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