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钱晓娜

上一章:第四章 审讯 下一章:第六章 不在场证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3号审讯室外。

福琳:“来的正好,正要再一次审问他呢。”

第五方:“再一次审问?”

福琳:“对,这个女人很难弄,之前审问过她一次。无论我们怎么套话,她都回答的很从容,回答的内容也是滴水不漏。但是,她没有不在场证明。”

第五方:“对了,关于李娜娜和孙子涵两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那个李娜娜不是半夜起床上厕所路过书房发现的死尸,而是中途和别人一起出去过。他们一起回去时,路过书房发现的死尸。剩下的的线索,和你们之前审问得到的一样,你们都知道。我重新审问了李娜娜,就得到这一个新的线索。”

福琳:“他们……一起……回去?!”

第五方:“对,他们两个去宾馆开房,后来回去的。阴差阳错的,李娜娜把宾馆的发票也放进了包里。”

福琳:“你看过发票了吗?会不会是伪造的?为了自己有不在场证明。”

第五方:“不像是伪造的。如果是伪造的话,我们去发票上的宾馆一查就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入住,还有进出时间也能查到。这种不在场证明毫无用处。但是……保险起见,还是去查一下吧。”

福琳:“我让人去,哪个宾馆?”

第五方:“多瑞宾馆302。”

福琳面无表情地说道:“感谢你,第五方顾问,多少为我们的案件侦破起到一点作用。如果你的询问结果属实,至少为李娜娜和孙子涵提供了不在场证明,解除了他们的嫌疑,缩小了嫌疑人的范围。如果不属实,那就很可能把我们的侦破工作引上了歧途,后果一律自负。”

第五方一副无奈的表情:“嗯……福琳警官,我是庆城警局的领导外聘的顾问,受命协助侦破。虽然身份是顾问,看上去很风光,但我一分报酬没有,是义务性地协助警方。即便如此,我依旧发自内心地想让案件尽快告破,贡献出自己一份绵薄之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这样以后我们还怎么合作调查犯罪策划师的案件啊。”

福琳:“用不着你,这次的真凶就在我们带回来来的几人之中,抓住他,连犯三起命案的犯罪策划师自然落网。很抱歉,你的宁城警局顾问身份天亮之后可能就要还给我们了。”

第五方轻笑一下:“呐,福琳女士,您是活跃在一线多年的老刑警了,不可能看不出这次的案件属于模仿犯罪吧?”

面对第五方的提问,福琳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很不幸,她确实也认为这个案件是模仿犯罪。

第一第二起案件之间,相隔了一个星期,而第二第三起案件只相隔一天,就算这个犯罪策划师不是典型的连环杀手,在犯下第二起案件之后,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继续作案。然后,犯罪策划师在选择被害人时,会选择特定的有犯罪嫌疑但没被抓住的被害人,充当一个法外制裁者,用这种扭曲的方式执行他认为的‘正义’。而这个案件的被害者赵广延虽然人品不好,但并没有犯罪记录和涉及犯罪的嫌疑,不应该会被犯罪策划师盯上。

第五方继续说道:“我查看过前两个案件的卷宗。应证了那句话,越是复杂的计划,越容易出错。两起案件的手法简单粗暴,虽然没有什么惊才绝艳的犯罪计划,但几乎没有留下线索。除了犯罪策划师故意留下的六枚铜钱。前两个案子的铜钱照片我看了,看铜钱上的字样,都是嘉庆二年的铜钱。而第三个案件,凶手留下的铜钱,是乾隆年间的铜钱。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警方只对外公布了犯罪策划师会在杀人后留下铜钱,但铜钱的照片没有公布。所以,这个案件的凶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和犯罪策划师不同的铜钱,这样的可能性很大。换言之,这次不是真的犯罪策划师。既然如此,我的任务是抓住犯罪策划师,所以我还会留下来,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福琳深吸一口气,第五方说的句句在理,她无法反驳:“我只想说,别添乱。”

第五方微笑一下:“我尽力吧,同时也希望您能和我配合一下。我有任何发现都及时告诉你。三胞胎的事我估计你九成九知道,但你却故意不告诉我。”

“不想和你说话。”

为了避免茅盾激化,两个人都转过头望着审讯室里对钱晓娜的审讯。

审讯室里。

警员低着头,拿着笔:“姓名。”

钱晓娜很劳累的样子:“大哥啊,你们有完没完啊,我叫钱晓娜。你们不是问过了吗?怎么一个劲地盯着问啊?”

警员:“年龄。”

钱晓娜叹了一口气,昂首挺胸,右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二十五岁。”

警员:“职业。”

钱晓娜:“无业游民。”

警员:“这么大人了,还无业?”

钱晓娜:“钱氏集团,是我家的。”

警员:“钱氏集团……赵广延,钱晓娜,赵二合……你和死者什么关系?”

钱晓娜从容镇定的表情:“我和他儿子是恋人关系,马上就要结婚了。他是我未来的公公。”

警员:“我听说的是赵广延不同意你和赵二合结婚,为了阻止你们的婚姻把二儿子的身份证扣下了。你难道不憎恨他吗?憎恨到恨不得找个机会杀了他才好。”

钱晓娜微笑:“你真是警察吗?我怎么感觉你在教唆一个少女去犯罪啊?”

警员:“不用咬文嚼字,你只要回答我,你和赵广延关系不和,是吗?”

钱晓娜表现的很大气,语气中略带悲伤:“赵老爷子和我父亲是朋友,从我父亲刚创业开始,他就在我父亲身边。所以,我和二合从小玩到大的,感情非常好。赵老爷子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就像他的亲生闺女。我小的时候,和二合过家家拜天地。父亲和老爷子就说,要不干脆长大就让这俩孩子在一块得了。现在,我和二合都长大了,也真的准备走进婚姻的殿堂。老爷子他其实跟我说过,让我抓紧点时间,赶紧结婚,并且把二合的身份证留在他那,隔三差五就拿着身份证找我让我去登记领证。我想的是,婚期可以往后调一下,好好准备一下相关事宜,毕竟人生只有一次婚姻。不要跟我扯什么离婚再结婚什么的!我这辈子就他妈嫁赵二合一个!”

警员:“根据李娜娜提供的口供来看,你还因为身份证去赵广延家里闹过。这和你说的可是有些出入啊。”

钱晓娜莞尔一笑,说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这可是有点奇怪了……我和赵老爷子一直关系很好,我确实是去过一次他家,不过是看望老爷子去的。老爷子拿我当做亲生闺女一样,而且特爱开玩笑,总是假装生气跟我打闹。啊呀呀,一把年纪还像一个小孩似的……至于李娜娜,我和她平时关系也不错,没因为我快嫁进赵家就把她当成我家的佣人,也没因为她没我有钱不愿意理她。但是,没想到啊,这个女人!居然这么陷害我!”

审讯室外,

第五方和福琳两个人并排站在窗外,望着审讯室内的情形。

福琳用手指着钱晓娜,没好气的样子对第五方说:“喂,看到了吗?第五大侦探。”

第五方的一只手扶在窗台上,一只手收在裤子口袋里,眼睛盯着审讯室里的钱晓娜上下打量着,表情很认真的样子。片刻后,开口说道:“怎么会这样……这个女人刚才谈及到和赵二合的感情时,没有任何说谎的肢体语言。这样,她对赵二合的感情是认真的……不光如此,在谈及和死者赵广延的关系时,她也没有任何的说谎的肢体语言。她和李娜娜说的内容完全相反,可李娜娜也没有说谎的肢体语言。两个人到底是谁在说谎?”

福琳:“所以我说这个女人很难弄,我问过其他嫌疑人,也走访了几个认识赵广延还没睡的邻居,他们都说这个女人和赵广延不合。”

审讯室里,钱晓娜依旧很从容地回答应对着警员的问话。这个时候,第五方注意到,钱晓娜的右手,她的手从进入审讯室开始,就一直插在口袋里。

“还有什么想问的?警员先生?”钱晓娜很礼貌地问道。

审讯室外。

第五方忽然斩钉截铁地说道:“进入告诉那个警员,让钱晓娜把右手从她的口袋里拿出来,然后再问她话。”

福琳忽然回过头,脸上恍然大悟的样子,对着第五方说道:“你的意思是,钱晓娜的口袋里有一个布娃娃。”

第五方:“恐怕就是这样。”

福琳盯着审讯室内的钱晓娜,头也不回地吩咐手下的警员:“照他说的去做。

审讯室内。

一个警员进入,在负责审讯的警员耳边耳语几句,传达了第五方和福琳的意思。之后,负责审讯的警员深吸一口气,说道:“钱小姐,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这里是审讯室,不要把手放在口袋里,像个什么样子。这里毕竟是警局,总得注意一点吧。”

钱晓娜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又看看警员,说道:“你害怕我口袋里装着凶器啊?”说着,她把右手拿出来,她的右手手心攥着一把钥匙,钥匙环上挂着一个可爱的小熊挂件。

“这是赵二合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我一直带在身边……”

警员:“不用给我看,我也没别的意思,抱歉了。”

钱晓娜把钥匙装回口袋,然后……异变,从这里开始了。

警员:“你和赵广延的关系怎么样?”

钱晓娜把左腿搭在右腿上,觉得不舒服,又换过来,迟疑了一下,说道:“啊?这个问题不是问过了吗?”

警员:“我要听真话。”

钱晓娜把一缕秀发捋到耳朵后面,说:“我们关系还行……”

警员:“你是不是因为身份证的事去赵广延家里闹过。”

钱晓娜再次交换双腿地位置,并且把双脚收回到凳子下面,说道:“没……没有。”

审讯室外。

第五方点燃一只香烟:“这就对了。”

福琳:“果然,口袋里是布娃娃。”

福琳身边的警员一头雾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让她把手抽出来,她就变化这么大?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再也没有原来的那份从容了。”

第五方:“就像你们的福琳警官说的那样,因为她口袋里有布娃娃。她的心理素质发生天翻地覆式的改变,其根本原因,不是她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而是她离开了她的布娃娃。”

在美国的FBI曾经发生过一个真实案例。一个FBI审问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很从容地说谎做伪证,并且没有任何说谎的肢体语言。起初,FBI差点相信,后来他发现女孩在接受审问时,怀里抱着一个布娃娃。这个布娃娃女孩非常喜欢,睡觉也抱着入睡。女孩最早一个人睡得时候怕黑,她之后总是抱着布娃娃睡觉。所以,时间久了,布娃娃对于女孩来说有一种特别的意义。女孩抱着布娃娃,她的潜意识里就会有一种安全感。所以,在面对审问时,她能从容地说谎。

现在,放在钱晓娜身上也一样,她口袋里装着赵二合送给她的挂件,这个挂件起到了和布娃娃一样的作用。但是,钱晓娜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完全是无意识的举动。手里抓着挂件,便有一种赵二合在他身边的错觉,她便感到安全和温暖。

第五方:“当我们拿掉她的布娃娃,她便丧失了安全感,心理防线自然而然地土崩瓦解。这期间,她的双腿不住地交换,这是紧张的肢体语言,撩头发和把脚藏在凳子下面,则是常见的说谎的肢体语言。接着问,一定能问出有用的线索来。哦,再说句题外话,从她的表现来看,她确实真的喜欢赵二合。而她的喜欢,是起源于一种安全感,认为赵二合能够保护自己。我猜是赵二合做过什么让她觉得,他很强大的事情。不过,这个可能和案件没什么太大关系。”

审讯室内。

警员见钱晓娜的心理防线已经崩溃,所以态度上也强硬了一点:“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我已经查过了,你家离赵广延家很近,而且中途出去过,有充分的犯罪时间。说吧,赵广延是不是你杀的?!”

审讯室外,第五方和福琳难得地对视一眼。

福琳:“这个女人……”

第五方:“没有不在场证明。”

福琳:“而且还有……”

第五方:“杀人动机。”

推荐热门小说八卦侦探,本站提供八卦侦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八卦侦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章 审讯 下一章:第六章 不在场证明
热门: 不死者 史上第一氪金反派[穿书]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求魔苏铭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秀色农家 破云 总裁爹地超给力 默读 全球高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