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新案件

上一章:第二章 奇怪的算命师 下一章:第四章 审讯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2018年5月14日,深夜。

那个小混混没什么可说的,已经被送到相关部门接受审问,恶意伤人罪跑不掉了。只是,福琳想不明白那个风衣男子是怎么知道自己是警察身份的。难道他真的是未卜先知吗?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吧,靠着八卦算出来的?不可能不可能。

“叮铃铃……”

福琳把双腿大大咧咧地搭在办公桌上,把一只牙签般粗细的女性香烟叼在嘴上,刚要找打火机点燃,电话铃声就响起了。无奈,她只能用脸和肩膀夹住电话听筒,然后一边找打火机一边接电话。

“您好,庆城警局刑侦一队……什么?!杀人事件?!好好,您说一下具体地点……唉,唉,好了,我们马上就到。”

三秒钟后,福琳大姐大把西服的扣子解开,将西服披在肩膀上,双手插在西服裤子的口袋里,一脚踢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大吼着:“兄弟们起来了!中心街十三号发生谋杀案了,跟着大姐走啊!”

之前还死气沉沉的警局立科严肃活泼起来,正如他们挂在墙上的标语那样。

“吱……”一名警员迅速站起,椅子摩擦过地板的声音。

“嘶……”一名警员连忙把烟头扔进奶茶杯子。

“呸。”一名警员立刻吐掉嘴里口香糖。

“啪。”一名警员赶紧把打瞌睡的新人同事拍起来。

“哗。”一名警员把手铐在手里转一圈,挂在后腰上。

“咔。”这是一名冲到福琳身边掏出打火机给福琳点烟的声音。

最后,十几号警员跟在福琳身后,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出发,清一色的黑皮鞋迈过走廊楼梯发出踢踏声……如果这是在拍电影,这群警察的背景出发的背景音乐就用乱世巨星。也别说,自从有了这群警察之后,他们辖区之内的小混混安生了不少。

“大姐,这个案件也是之前的犯罪策划师干的吗?我们之前得出他有一个星期的冷却期,这次的谋杀案应该不是他吧。”一个警员边走边问福琳。

福琳:“不,刚刚是分局同事打来的电话,一开始他们也以为是一件普通的谋杀案。但是,他们去案发现场后发现现场留有六枚铜钱,这是犯罪策划师的一贯作风。所以,这个案件有可能是犯罪策划师干的,分局那边紧急把案件引渡给了咱们专案组。”

警员:“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咱们之前得出的结论不就被推翻了吗?这个犯罪策划师根本不是典型的连环杀手,他根本就是按着心情来,想什么时候杀就什么时候杀,没有冷却期啊。”

福琳:“下这个结论为之过早,还有一种可能。犯罪策划师最近风头一时无两,很可能出现有打着他旗号模仿他犯罪的凶手,把嫌疑推给他。不管怎么说,我们先去案发现场,把嫌疑人带回来审问一下。不管这个案件是不是犯罪策划师干的,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侦破案件。”

警员:“那用不用通知一下那个局里聘请的顾问,毕竟他是局里请来的,怎么说也是这个专案组的人员。”

福琳不高兴地说道:“让他来干什么?一个外行侦探,不够添乱的呢。”

警员:“嗯,您这么说也对,反正外界对这个侦探的评价也不是很好。我听说他叫第五方,据说,他破案不靠推理,也不靠刑侦技术,每个案件都是他靠八卦占卜出来的。就是一个神棍,没被以宣传封建迷信为罪名抓起来算他万幸。”

福琳忽然挺住脚步,回想起早上那个风衣男子的表现,一再强调他没有诈骗行为,还有意无意地往自己这边看……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知道我是警察了。”

警员一头雾水地说道:“什……什么啊。”

福琳大喝道:“把那个神棍侦探给我叫过来!”

一个小时之后……

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快步走在警局的走廊上。他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依旧没有清洗。眼神依旧透着一丝慵懒,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干劲。依旧身着一身血红色的风衣,胸前陪带着一个半个手掌大小的小罗盘。罗盘都见过吧,中间是太极,往外是两仪四象八卦,再外是十天干,十二地支,二十八宿……最外是六十四卦。

“第五方顾问。”

“来了,第五方顾问。”

“福琳警官在审讯室呢。”

“就等您了。”

“嗯。”第五方象征性地点一下头。

审讯室内,福琳一只手扶在桌子上,一只手翻动案卷,仔细地思考着案件。

“案件怎么样了?福琳警官。”第五方推门进入。

福琳抬头看了一眼第五方,把案卷扔给他,用讽刺的语气说道:“呦,这不是神棍……哦,不,神探第五方吗?又见面了啊。给!这自己看吧,这个案件还是挺有意思的。”

简单介绍一下案件。

当地富商赵广延被杀死在自己的书房里,从监控录像看,死亡时间是夜晚的10:57。死因是一刀毙命同时身上有多出割伤。警方初步认定是熟人作案。

赵广延,四十五岁,男,丧偶,有三个儿子。案件的第一发现者是他家的女佣人,李娜娜,同时间内在场的还有管家孙子涵。

嫌疑人:

1大哥赵大宝

赵广延的大儿子,自己住,离富商家最快也要18分钟,10:42离开家,11:12回来,是下楼有事,回来后一直没出去。有他邀请到家里的朋友作证。

2二哥赵二合

赵广延的二儿子,正在参加一个派对,10:40离开派对,去接女友,11:00回来。但是没有接回女友,声称女友不在家。不过不要紧,二哥离富商家最快要12分钟,富豪死之后三分钟就出现在派对上,整个派对都可以作证。二哥没有工作,游手好闲,和父亲的关系自然不用说。

3三弟赵三多

赵广延的三儿子,三弟是最乖巧的孩子,在公司加班,一直加班到11:00说出去透气,11:15回到公司。他开车最快需要十八分钟才能到富商家。有同事和监控为证。况且,死者死了之后他才离开公司,只有十五分钟就回去了。三弟想当一个画家,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画画上,但父亲一直反对,并强行把他安排在朋友的公司里上班。

4钱晓娜

二哥的女友,想嫁给二哥,二哥说过没有问题,但富商不允许。

5管家孙子涵

赵广延家里的管家,在赵家工作有些年头。

6女仆李娜娜

经常被富商赵广延动手动脚,请求过涨工资,但被拒绝。

第五方皱了皱眉头:“这就是案件的全部了吗?”

福琳:“目前就只有这些线索,我们是昨晚十一点半的时候接到报案,说是发生了凶杀案。我们立刻赶往现场,12点到达现场,进行了第一次审问和初步检查尸体,然后就把人带回来进行审问。并没有决定性的线索或者证据。现在正要进行第二轮审讯呢。”

第五方:“办事还是挺效率的嘛。谁在现场做的初步验尸?”

福琳:“是我。验尸的情况都写在案卷上了”

第五方:“能描述一下尸体的样子吗?”

“死者倒在书桌前,身着一身灰色西服,里面是白色衬衫,脚上是一双黑色皮鞋。他面部狰狞,目眦欲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死不瞑目。我仔细观察一下他的眼睛,瞳孔变得像玻璃晶体,而且眼球没有正常那么圆,而是平下去一些。身上有多处割伤,然而致命的一处伤痕是来自心脏位置的当胸一刀。我查看了一下温度计,二十一摄氏度,摸了一下尸体的颈部,肌肉松弛变软,身体还很温暖。”福琳如实地说了一下自己的验尸情况。

第五方:“嗯,未出现尸僵,且未出现明显尸冷。”

福琳调侃起第五方:“哦?可以啊。为了任职顾问前做了一些功课吗?”

第五方尴尬地笑一下,不做回答。

福琳:“我撸起尸体衣袖查看过,血液早就凝固,胳膊上的皮肤变色却没变黑。”

第五方:“死后不久,未出现尸斑。”

福琳:“挽起尸体的裤脚,脚腕处出现少量紫色斑点。”

第五方:“脚腕已经出现尸斑,而上半身却没有尸斑。二十一摄氏度下,结合上半身皮肤变色程度,下半身的尸斑,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在五十分到七十分之间。也就是说……死者死亡时间在十一点左右。”

福琳:“对,我也是得出的这个结论,但想再精确一点,就得到法医室借助相关设备了。同时,我还发现一些其他的线索。我轻轻扒开尸体伤口,死者全身血液已经凝固,尸体呈现得多处伤口且都不是致命伤,而且这些伤口没有多少出血量。”

第五方:“怎么会出现这种伤口?这种伤口意味着,是死者死后凶手为了泄愤割伤,而不是死前打斗割伤的。”

福琳:“正是如此,我重新扫了一下脸部,脸部有白色的痕迹,而不是淤青。”

第五方:“证明死者死后被拳头打过,因为人死之后,血液一分钟左右凝固,毛细血管不会再破裂,所以这个时候被打击不会出现淤青。嗯……难道是凶手先用拳头鞭尸,觉得不解气,又用刀子在身上划割的。这得多大的仇恨啊!”

福琳继续说道:“当时屋子陈设很很简单,且没有打斗痕迹。办公桌上有两杯喝光的咖啡。你知道这两点意味着什么吧。”

第五方:“嗯,我知道你得意思,但光凭这两点很难说。对了,正规的尸检结果出来了吗?”

福琳:“没有。我们十一点半接到的报案,大半夜的人手本来就不够,法医那边就有一个新人值班。说句不好听的,别看我一直是外勤人员,我上去都比他强。”

第五方:“那你们怎么那么确定死者是10:57pm死亡的。”

福琳:“我们查看了监控,发现有个形迹可疑的人10:52pm进入了死者的书房,然后10:57pm出来。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进入过房间,死者也再没出来过。不过……那个人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看不出是什么人,而且……路过监控区时明显有低头加快步伐等躲避行为,有趣的是,那里安装的是针孔监控。”

第五方:“也就是说他了解监控的位置,证明他曾经去过赵广延的书房。他应该和死者认识,他进入书房后,死者还给他倒了咖啡,咖啡是喝光的而不是撒掉的,两个人很可能是交谈某件事,而且交谈了大概三四分钟,因为谈不拢,凶手一怒之下,痛下杀手。而死者方面,对凶手更是没有防范之心,换句话说……”

福琳:“基本可以断定是熟人作案,对了,你需要去查看一下案发现场吗?我让人送你过去。”

第五方:“没那个必要,我是顾问又不是职业的警察,搜查现场还是你们更专业。我去了也未必能发现更多有用的线索。比起搜查现场,我还是想再审问一下嫌疑人。谁是第一发现者?”

福琳:“是死者的女佣人,李娜娜。”

第五方:“你把他们带回来之后,没让他们互相接触吧。”

福琳:“放心,案发后第一时间我们就把相关人员带回来了,他们一直被分开审问,没有串供的机会。”

第五方:“干的漂亮。”

福琳:“对了,还有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用处的线索,就是……我在厨房里发现了一个咖啡机,咖啡机周围都是咖啡渍。不知道有没有用……”

第五方:“桌上喝光的咖啡,厨房的咖啡渍……嗯……先审问嫌疑人吧。”

推荐热门小说八卦侦探,本站提供八卦侦探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八卦侦探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章 奇怪的算命师 下一章:第四章 审讯
热门: 黑莲花攻略手册 许你万丈光芒好 赤龙 绝品神医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仙帝归来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白首妖师 花千骨Fresh果果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