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下 结局

上一章:第九章 中 下一章:尾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1.

约摸着过去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李晓伟知道,最起码章桐是已经安全地离开了这里,虽然说他还不能完全肯定章桐是否能够明白自己最后所想要表达的真正意思,但是转念一想,只要她安全了,自己也就可以放下了。接下来可就是真正来考验自己本事的时候了,不为了谁,至少是为了阿美,李晓伟觉得自己也该毫无顾忌地去做。

更何况戴玲玲本身也是个受害者!

想到这儿,他便转身看着戴玲玲,柔声说道:“现在没有人会打扰我们了,戴医生,我们谈谈好吗?”

“说什么?”房间里只剩下了自己和李晓伟两个人,所以戴玲玲也显得轻松了许多,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笑意。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李晓伟违心地说道,在脑海里,他一遍遍地警告自己千万要冷静。因为眼前这个女人已经完全分不清现实和想象之间的界限,而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在不刺激她的前提之下,稳定她的情绪,而一切的谜团,才能被解开。看着戴玲玲脸上痴迷的笑容,他深知肯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才会让本来就处在危险边缘的病情一下子失去了控制。

“你那么认真地看着我干什么?我很不好意思的。”戴玲玲咯咯笑着,神经质一般前仰后合,就好像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笑声一样,眼泪都笑了出来。

李晓伟突然感到自己心跳加速,他强作镇定顺手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戴医生,你的眼妆,有点花了,来,我帮你擦一下,不然就不好看了。”

戴玲玲听话地把脸凑了上去,轻轻闭上了双眼。

其实眼影根本就没有花,只不过李晓伟想更近距离地看清楚一点罢了。洁白的纸巾轻轻滑过最浓重的眼影所在的位置,那里离眼眶不到一公分的距离,有一块异常的血肿,皮肤虽然已经有些发白,但是却看得清清楚楚。

这分明就是接触空气中未燃烧殆尽的白磷时所产生的特有的烧灼伤!

想到这儿,李晓伟的右手不由得僵住了,他目瞪口呆脸色惨白,耳边又一次响起了阿美曾经的一句看似并不太在意的玩笑话——“那女人太夸张了,你看,整个院里有哪个女孩上班的时候画那么重的眼影的,病人都在议论呢,说这个女人怪怪的!”而他记得很清楚,阿美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好是御龙小区双尸命案的第三天,也是李晓伟案发后第一次去院里上门诊的日子,只是可惜,他并没有在意。

李晓伟都快哭了,他深深地责怪自己如果当时就留个心眼的话,阿美就绝对不会死!虽然自己还没有直接证据来证实就是戴玲玲下的毒手,但是他本能地感觉到了发自心底的恐惧。

戴玲玲注意到了李晓伟的情绪变化,不由得皱眉看着他:“阿伟,你怎么啦?”

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李晓伟目光复杂地看着她,半晌,喃喃自语:“告诉我,季俊伟是不是你曾经的大学恋人?”

第一医院和分局就隔了两条街,但是欧阳力还是开着警车接连闯了三个红灯,才终于在五分钟内赶到了第一医院楼下。

“凶手就是那个女医生!现在她和李医生就在楼上办公室里,她精神不正常!我想李晴就是她杀的,因为她的身高体态和御龙小区案发现场的年轻女人非常相近,而且我在她右眼的眼轮匝肌一公分处和降下唇肌零点五左右公分处,发现了白磷所特有的烧灼伤痕迹,她虽然在事后做了精心的处理,但是却还是很明显,所以她画了很浓的妆试图来掩盖。”章桐急切地说道,“欧阳,我担心李医生的人身安全,因为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

欧阳力点点头,和姜宇带着两个警察上了台阶。

“对了,章医生,有件事必须告诉你,DNA结果出来了,死者张林浩是卢小倩的亲生父亲,而卢浩天……”欧阳力回头招呼道。

“我知道,卢队是去救他的。因为他跟我说过,他不会杀人,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死去。”章桐长长地出了口气,自言自语,默默地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医院大厅里发生了一阵轻微的骚乱,几个保安手里拿着警棍快步向电梯冲去,周围的病人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恐慌和惊愕的表情。

“出什么事了?”欧阳力一边出示了证件一边问道。

“我们刚刚接到医生报警,也看了监控,确实有人挟持了人质。”个子高大的保安队长神色严峻地说道。

“警察来得这么快?”

欧阳力双眉一挑,并没有急着回答他的问题:“人质事件在哪里发生?”

两个保安互相看了一眼,伸手朝上一指:“楼顶。”

“你们院这栋门诊大楼有几层?”欧阳力问。

“十七层。”

电梯来了,刚打开,大家便一拥而入。

楼顶的风呼呼地吹着,李晓伟没有穿羽绒外套,只是穿了一件单薄的毛衣,外面就是自己的工作服,他浑身哆嗦个不停,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被冻麻木了。

戴玲玲紧紧地搂着李晓伟,右手的针管正牢牢地抵在他裸露在外的脖子上,里面那管五毫升的液体让李晓伟的神经都快要绷断了,她小声耳语:“阿伟,你为什么要报警!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么?”

李晓伟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刚才那该死的警笛声让他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了,他也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注意到戴玲玲的白大褂口袋里竟然还藏着一根致命的针管,不用猜也能知道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鬼玩意儿。

“你冷静点,相信我,警察不是我叫来的!”李晓伟喃喃地说道,他用眼角的余光紧张地注视着楼底,嘴里不断安慰着身边的戴玲玲,“你误会我了,戴医生。”

戴玲玲不由得冷笑:“我知道你变心了,你喜欢那个女人,阿美跟我说了,说她是法医,她笑话我自作多情,骂我贱……”

“等等,你见过阿美?你什么见过的阿美?……”李晓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浑身一震,感觉所有的血液一瞬间都涌上了脑门,便不顾尖锐的针管,扭头死死地盯着戴玲玲,怒吼道,“难道说,她也是你杀的?你怎么下得去手?阿美到底做错什么了,你要这么狠心!她还只不过是个孩子,你知道吗?好,你不是要杀了我么?那你就下手吧,我现在告诉你,我即使死了也不喜欢你,并且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一切都是你在自作多情,阿美说得没错,你就是个冷血动物,你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爱情’,你不配拥有爱情!你是个杀人不眨眼,报复性极强的可怕的女人!”

或许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温柔体贴的李晓伟冲着自己这么发火,也或许是因为在李晓伟的目光中看到了愤怒与仇恨的火花,戴玲玲绝望了,她下意识地松开了自己的左手,眼泪瞬间滚落脸颊。

“你,真的从来都没有爱过我,对吗?阿伟?”

话音未落,身后几米远的铁门被用力撞开了,欧阳力试图冲过来救李晓伟,却被后者挥手拦住了。

李晓伟面对戴玲玲柔声说道:“戴医生,我们是同事,仅此而已,我有我喜欢的女人,我也相信等你的病看好后,你恢复正常了,你也会找到真心爱你的男人。季俊伟已经死了,这一页早在七年前就已经被翻过去了,你明白吗?如今的你所要做的,就是走出来,重新面对自己的生活,我相信季俊伟的在天之灵也是希望你过得快乐的。”

听了这话,戴玲玲微微张了张嘴,紧接着却又摇摇头,嘴里一声叹息,突然伸出右手娴熟地扎向自己的颈动脉,,尖利的针头没入皮肤,五毫升液体迅速消失了。在这同时,她的身躯用力向后倒去,翻过栏杆,在一片惊呼声中坠下了高楼,重重地砸在一楼的水泥地面上,殷红的鲜血从着地的后脑勺破洞处汩汩流出。

眼前突然发生的变故让李晓伟双脚发软,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楼下,众人惊叫四散,只有章桐默默地走上前,她单膝跪地,右手伸向戴玲玲的颈动脉,却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生的气息,而颈动脉上那个清晰可辨的针孔明确告诉自己,她在坠楼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章桐不由得一声长叹,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摁下录音键,哑声说道:“性别,女,年龄25至27岁,死亡时间,12月27日上午10点08分42秒,死亡地点,市第一医院广场,死因;高坠。”

身后,大楼里跑出来的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远处,阳光明媚,雪后的天空中一片碧蓝。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九章 中 下一章:尾声
热门: 仙王的日常生活 绝世武魂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青龙图腾 六爻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默读 君九龄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