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

上一章:第八章 下 下一章:第九章 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一医院三楼的儿科医生轮休办公室里挤满了人,因为刚交完班查过病房,所以早班和昨天晚班的值班医生都还在,房间里闹哄哄的,忙碌的护士进进出出,而屋外的走廊里则时不时地传来了孩子的啼哭声和尖叫吵闹声。

这本是儿科病房里的常态,作为一家三甲医院里最重要的科室之一,医生和护士一旦开始上班,就会忙得几乎连坐下喝水闲聊的时间都没有。

只是戴玲玲除外,因为她似乎总是与身边的一切事物和人都是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她不紧不慢地处理着自己所遇到的每一个问题,不温不火,面容慈祥温和,她给人的印象是她从来都不会生气,做任何事也都是有条不紊按部就班。

于是,戴玲玲医生的同事常常想,自己要是能够活到她那种境界的话,是不是就会觉得更开心呢?不过,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戴玲玲医生在旁人眼中完美得近乎像个假人。

就像此刻,儿科的每个人都像只陀螺一样忙个不停,只有她,双手插在白大褂里,正悠闲地站在病人等候区旁若无人地抬头看着新闻,那台48英寸的液晶彩电是才换上没多久的,所以无论是画质还是音响都非常逼真灵敏。戴玲玲双眼紧盯着电视屏幕,神情专注一动不动,甚至于对身后传来的说话声都充耳不闻。

“医生,能换个台吗?孩子想看动画片。”一位年轻母亲正一边安慰着自己怀里躁动不安的三四岁模样的小男孩,一边委婉地提醒道,“或者你开小声一点,行不?”

戴玲玲却仍然纹丝不动,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很木然。

见状,年轻母亲便皱了皱眉,刚想接着抱怨,就在此刻,新闻结束了,戴玲玲转身就走,头也不回,也没有和这位被孩子折腾得手忙脚乱的母亲打声招呼,就这么毫无礼貌地离开了等候区。

“这医生怎么这样没礼貌!”年轻母亲不由得皱了皱眉,探身拿过了戴玲玲刚顺手放下的电视遥控器,开始研究如何转台。

其实呢,刚才电视中的新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火灾现场所发回来的报道罢了,如果真要在其中找什么亮点的话,那就是这次的突发火灾中死了两个人,死者中的一位是起火房子的主人,还有一位,是个警察,根据现场唯一的幸存者描述,这位殉职的警察是他的救命恩人,而悲剧的发生时间,却恰恰是警察毫不犹豫返回火场救人的时候,爆炸就产生了。爆炸事故的起因,据说是储存的天那水遇到明火所引发的一场灾难。

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年轻母亲私底下暗自感慨了好一会儿,不过很快也就忘了这件事了。

天那水,有一个很好听的昵称——香蕉水,因为它的味道闻起来就像成熟的香蕉那样甜而诱人,由乙酸乙酯、乙酸丁酯、苯、甲苯、丙酮、乙醇、丁醇按照一定重量百分组成所配制成的化学混合溶剂,微溶于水,也能溶于各种有机溶剂。被广泛使用于电子、粘胶剂制造、家具、涂料、玩具、印刷业、装饰绘画等领域。

章桐上一次接触到天那水的时候,自己还是在学校修法医毒物学的这门课上,记得当时她只过了一遍就牢牢地记住了天那水的相关名词解释、生物危险特性和化学危险特性,作为一种非常危险的化学溶剂,被用作犯罪的机会也是非常罕见的,所以,知道天那水的危害对于章桐来说,还只不过是停留在课本上的白纸黑字罢了。

但是当她看到卢浩天面目全非的尸体的时候,眼泪便模糊了自己的视线。她已经完全无法把眼前这个严重碳化,体长不足一米,就像个孩童般紧握双手的尸体和记忆中那个身材高大、满身烟草味的警察相联系起来了。

“章医生?”欧阳力注意到了章桐情绪的异样变化。

章桐没吱声,只是在尸体边蹲了下来,戴着手套的手开始逐步检查尸表的痕迹:“体表有衣物残片,尸斑鲜红,尸表有油腻,皮肤四度烧伤,眼部有纹理状改变,‘鹅爪状’,睫毛征候(备注;火烧时,受害人双目紧闭,只烧焦睫毛端,这是一种本能的生理反应。),体重减轻,身体严重缩小,呈现出屈曲状,尸表残存皮肤纹理裂开,形成棱形创口。”

说到这儿,她抬头看了看欧阳力,早晨的阳光竟然有些刺眼。

“欧阳队长,他符合生前烧死的推断,需要做尸检吗?”

欧阳力神情凝重地点点头:“拜托了,章医生。”

在收拾工具的时候,章桐转头问道:“那个幸存者呢,我想和他谈谈,可以吗?”

“刚被送去第一医院烧伤科了。”欧阳力头也不抬地回答,“我叫姜宇送你过去吧,尸体等下我们就送分局解剖。”

“通知你们分局的痕检,两具尸体都要优先做DNA检测,这是标准程序。”说完这句话后,章桐便拉开车门钻进了姜宇的警车,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好的,章医生,你放心吧,一定优先处理。”欧阳力认真地自言自语。

雪好不容易停了,但是这人的心情却也变得更加糟糕了。

“戴医生……”李晓伟在楼梯拐弯处看到戴玲玲的时候,想躲避已经是来不及了,便只能上前硬着头皮打招呼,“你去吃饭啊?”

戴玲玲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语调也突然变得夸张了起来:“李医生,你来啦?”

听了这话,李晓伟微微皱眉,心里本能地一紧,他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复她。戴玲玲倒是很大方地把手勾住他的胳膊,上半身紧贴着李晓伟,举手投足之间就像极了一对恩爱情侣。而身边经过的小护士们则不约而同地投来异样的目光和窃窃私语。

李晓伟顿时感觉浑身僵硬,他试图推开戴玲玲,却懊恼地发觉自己根本就动弹不了,便压低嗓门,脱口而出:“戴医生,你不要这样,人家看了影响多不好。”

“有什么影响不好的,……你是不是看不上我了?嫌弃我长得难看?我今天还特地画了烟熏妆,刚学的,为了你才学的哦……你看,喜欢吗?”

目光所及之处,联想起以前的种种,李晓伟心里一凉,脑子开始嗡嗡作响——天呐!327号病人!阿美说得没有错,真的是327号病人的翻版!都怪自己忽视了!李晓伟羞愧之余,不得不移开了视线。

“怎么了,阿伟,你不喜欢我了?你不要我了?”戴玲玲的目光中不断交替着失落和警惕。

“不,我不会不喜欢你,戴医生,只是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影响不好。”李晓伟暗自警告自己要冷静,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够让戴玲玲有任何察觉的,她就像一个巨大的火药桶一样,只要小小的一根火柴都能够很轻易地把她点燃。所以李晓伟不得不说出了违心的话,右手也顺势揽住了戴玲玲纤细的腰肢。

李晓伟可以非常肯定自己这么做是会遭到报应的!

在进病房之前,护士曾经提醒过章桐,如果不是被人及时给背出火场的话,这家伙现在应该是在殡仪馆的冷库里而不是病床上舒舒服服地躺着了,浅二度的烧伤,连呼吸道也没有怎么受损,至多半个月的时间就能恢复。

“他确实很幸运!大火起来没多久时就被人救了。”最后,护士小声嘀咕,“他的同伴,还有那警察,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什么时候起的火,有确切时间吗?”章桐随口问道。

“两点多的样子,我们看电视新闻了,刚播出的。”护士伸手指了指对面墙上挂着的液晶电视机,每个楼层病房外的病员休息大厅里都有这么一台标配的电视机。

两点多?卢浩天大半夜的不睡觉去那里到底想干什么?谁都知道357艺术区是远离市中心的,尤其是这么冷的天,黑灯瞎火地跑到郊外?章桐不由得紧锁双眉。

按照护士的指点,她伸手推开了烧伤科的A区15号病房大门,一眼就看到了头上涂满了药剂的幸存者丁广鑫,而自己身上的警服也顺利引起了后者的注意。

刚换完药,所以丁广鑫这时候的感觉会不是那么难受,他坐在床上,不顾身边妻子的阻止,急切地对刚进门的章桐说道:“警察同志,你来得正好,你听我说,那个中年男警察,都是他救了我,真的,他救了我,你要相信我的话,他可是好人呐!如果没有他的见义勇为,我他妈的早就被活活烧死了!为什么好人就没有好报呢……”说到这儿,他便泣不成声了起来。

“你冷静点,你还记得他跟你说过什么话没有?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章桐竭力安慰道,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病床上坐着的丁广鑫,他身上的伤确实不是很重,静养一段时间、按时换药就没有问题了。

“前天晚上我和小张谈成了一笔大生意,卖出了好几张画,价钱还不错,所以就多喝了几杯庆祝一下。因为那个工作室是小张开的,他的家在那,喝得太晚了,他就睡了床,我睡了沙发。结果半夜就着火了,我也不知道火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着了的,还有那个警察,他什么时候出现的,我都不知道,那时候我都被烧糊涂了,但是我记得大火起来没多久,他就冲进来救我了,把我背出火场以后,他并不知道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我跟他说我的合作伙伴张林浩还在里面,他感到非常吃惊,没等我话说完,就又冲进去了。”丁广鑫愁眉苦脸地嘟囔,“都怪我们,那箱天那水要是早一点被送到厂里去的话,就不会出那么大的事了。”

“等等,”一边正在低头做着记录的姜宇突然追问,“你刚才说他‘非常吃惊’?”

丁广鑫点点头:“是的,他好像认错人了,把我当做了小张,所以后来一听说小张还在里面,便冲进去了,没想到这一去就倒了霉了。”

章桐却不由得一声长叹:“别说‘倒霉’这两个字,至少他救了你。以后好好生活,就是对他的最好回报。”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本站提供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八章 下 下一章:第九章 中
热门: 永恒圣帝 斗破苍穹之大主宰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重生之都市仙尊 默读 太古神王秦问天 天才医生秦洛 长生界 龙符 天珠变